第758章番外:染色合體(284)

發佈時間: 2023-01-07 19:19:43
A+ A- 關燈 聽書

“阿染,我們私奔吧。”她看著他,瘋了般的小聲說到。

那時她才懷上曉越曉美和曉衍的時候他們就說好要一起私奔的。

卻,經過了五年總沒有成行過。

如今的她已婚。

如今的他心裡都是阮菲菲。

他們不私奔還能有其它的出路嗎?

他不說話,只是靜靜的看著她的眼睛,這些天走過來,他心裡很清楚他和阮菲菲之間是怎麼回事,也知道自己心裡真正有的那個人是喻色,可是,知道是一回事,做到卻是另外一回事,他每次欲把阮菲菲摒除在心門之外的時候,身體裏都會出現一股强大的力量再與他抗衡著,那是一股摸不到看不見的無形的力量,讓他很是無力。

這樣的情况若不是發生在自己身上,他真不相信這世上真的有下盅這一說。

可,他的確控制不了自己的心。

阮菲菲三個字就象是釘在了他的心口似的,怎麼也摘除不掉。

他的無言,讓喻色緊張了,小手輕扯了扯他的衣角,“阿染,你不願意嗎?”她小心翼翼的問著他,眼神裏都是期待,她就不信那個曾經為了她而不顧死活的去擋Zha彈的男子不愛她而只愛阮菲菲了。

不,他的心裡一定還有她。

‘私奔’二字說出口的那一刻,連她自己都嚇到了。

她已經過了青Chun年少的年紀。

可,她就想跟他在一起。

一天也好。

兩天也好。

只要能跟他在一起就好。

覓羅餐廳裏一片安靜,之前所有進來的人彷彿商量好了似的全都離開了,而後面,再沒有人進來過,就連服務生也在奇怪一向人滿為患的餐廳今天怎麼會再不來人了呢,彷彿就是為那餐廳一角的兩個年輕人預留的一般,誰也不來打擾他們在一起。

季唯衍修長的指帶著薄繭輕輕抬起喻色的下頜,黑眸灼灼的看著她,他一向不怎麼會表達自己的感情,可是,他眼睛裏的神情已經洩露了所有,“色,你真願意?”

喻色頓時心花怒放,從醒來到現在的委屈一瞬間就全都消失殆盡了,她沒說話,只是拼命拼命的點頭,私奔是她建議的,她自然願意,很願意。

“傻。”他輕輕一摟,她就靠在了他的懷裡,“嘶”,他條件反射的輕哼了一聲,這疼才讓他想起來自己的傷,可讓他此時再推開喻色,他不想了。

“怎麼了?”喻色一張小臉趴在季唯衍的肩膀上,深深的嗅著他身上的氣息,她滿足的閉上眼睛,恨不得這一刻就到了地老天荒,就只剩下了他們兩個人。

“沒。”季唯衍輕拍著她的背,感受著懷裡軟濡的小女人,他喜歡她,可是這一刻居然又是該死的想起了阮菲菲,卻,不敢將那女人從自己的腦海摒除出去,不然,那頭疼的滋味最是折磨人了,比傷口的疼更磨人,就這樣的摟著喻色足有一分鐘,目光所及之處餐廳裏的服務生全都自動自覺的避開到廚房裏了,這整個餐廳只剩下他們兩個人了。

季唯衍在男女事情上一向臉皮薄,不由得就輕聲道:“色,把湯喝完,我們就走,好不好?”

“好。”喻色應的極快,一個激欞坐直了身體,有點沒想到季唯衍會這麼痛快的答應她跟她私奔,她開心的跟個孩子似的,“阿染,你真好。”說著,小嘴就在季唯衍的臉上蜻蜓點水般的親了一下。

那是一種久違了的感覺,她愛他,更喜歡與他如此的親近。

季唯衍唇角微勾了一下,她這一吻很美味,可是卻是很輕很輕的刮蹭了一下他的胸口,惹起他小疼了一下。

喻色哪裡知道呢,他答應帶她走了,她心情愉悅的喝著湯碗裏的湯,原本老半天也喝不下一口的湯不到五秒鐘便喝光了,“阿染,我們走吧。”

季唯衍瞧著她孩子氣的樣子有些失笑,拉著她的手站起,“嗯,我們走。”

餐廳的光線明亮中帶著柔和,一大一小兩隻手十指相扣的走向收銀台,“小姐,買單。”男人與女人一起,付帳便是男人的專利,這個,喻色從來不與季唯衍搶,從她跟他認識的那一天開始她就知道這個男人的Xing格了。

“這位先生,之前離開的那位男士已經付過帳了,二比特只需帶好隨身的物品離開就好了。”收銀小姐微笑的望著季唯衍和喻色,雖然男人的臉大半被長髮遮住,雖然隱隱約約的可見他臉上的疤痕,可他是男人,男人臉上有疤痕絲毫也不讓人覺得有什麼違和之感,相反的,倒顯得他特男人。

若是女人臉上有疤,那可就醜爆了。

這就是男人和女人的區別之處,“歡迎下次光臨,先生小姐慢走。”

餐廳外,一輛小車停在那裡,許山看見兩人出來,急忙的把車開了過去,再恭敬的打開了車門,他對喻色再有意見也沒用,季唯衍對她沒意見,他就也只能隨著季唯衍的接受而接受,可是看著自家老大他是真的很心疼,那胸口的傷只怕又白醫治兩天了,這一準又得繃開。

季唯衍牽著喻色的手一起坐進了後排的位置,喻色看到許山臉上一臉的階級鬥爭,好象對她很不滿意似的,這才想到季唯衍身上的槍傷,“阿染,你身上的傷怎麼樣了?”

“沒事了。”季唯衍輕應了一聲,只不想喻色為他擔心。

他這輕描淡寫的一句讓許山恨不得封了他家總裁的嘴,這是赤果果的撒謊呀,他那傷可不是沒事,而是事大了,他這是不想傷好了的徵兆呢,“先生,回醫院嗎?”沒好氣的,他真是替自家總裁著急,這都什麼時候了,他居然還不在意自己的傷。

“不。”

季唯衍輕聲一個字,許山頓時懵了,“那去哪裡?先生,你的傷醫生可是說了,再不好好將養,以後陰天下雨你就等著你那裡疼吧,再者,簡家後現在的身體也不適合長途顛簸吧。”喻色流產的事情他也知道了,真不懂這兩個人這樣十指相扣的走出來這是要去哪裡?

許山想歪了,以為是喻**惑了季唯衍兩個人要一起去那個……那個……

“阿染,你的傷到底怎麼樣了?”喻色再笨也從許山的嘴裡聽出與季唯衍完全不一樣的答案了,她問著,小手就伸向了他的胸口就要解開他的外套好看個究竟。

不想,季唯衍隨手一撥她的手,“等買了藥,再給你看,隨便你給我上藥,現在,我們先離開這裡。”

他的話溫溫的,再安撫的握著喻色的手,喻色這才安靜了些許,他這才有時間對許山道:“車子一直往前開,開到轉彎的地方停車,然後我們下車,你再開車去醫院把我的證件拿出來,記得多帶些藥,若是能拿到喻色的證件最好,若是不能也沒關係,拿到手你再打電話聯系我,我再告訴你接下來要怎麼做。”

時間很趕,現在距離八點鐘只有半個小時左右了,而且,也不知道簡非凡是否已經回去了醫院,所以,他和喻色只能利用這半個小時脫離開簡非凡的視野。

許山更懵,“先生……”

季唯衍讓他去取證件,季唯衍的倒是好辦,到了病房就可以拿到了,可是喻色的就有些麻煩了,簡非凡派了人二十四小時的守著喻色的病房,即便簡非凡現在沒回去,他要進去喻色的病房也很難,這個,真的太難辦了。

好在,季唯衍並沒有要求他必須拿到喻色的證件。

想到這個,許山才長舒了一口氣。

先生呀,他許山可沒有先生那個能耐。

“去辦吧。”季唯衍卻沒有多說什麼,只是目視著前方,很快就到轉彎了,許山只好把車停了下來,後面的兩個人一前一後的下了車,他看著他們並排站立的身影,低低歎息了一聲,終是什麼也不能說,把車開走了。

“阿染,我們去哪兒?”終於只有兩個人了,雖然他們還處在隨時都能被人發現的可能Xing中,可是喻色還是興奮的,激動的,她終是等到這一天了,等了五年多。

雖然,他們還不能名正言順的在一起,可是能有這樣一天,哪怕只能呆在一起一個小時她都心甘情願。

“哪也不去。”季唯衍拉著她站到了背風的地方,親手為她攏了攏身上的大衣,再拿下她脖子上的圍巾蒙在了她的頭上,“怕嗎?”

“不怕。”她的世界黑了,可她知道他是為了她好,現在的她吹不得風受不得冷,小產中的她必須要時刻的注意著。

有他如此,她流掉孩子的傷心才稍稍的淡去了些。

季唯衍目光掃視了一遍周遭,然後帶著喻色就走向了這轉彎處的一個小巷子,巷子深深,再加上天黑,一眼望不到盡頭,淡弱的光線從家家戶戶的房子裏照射出來,喻色並不知道季唯衍要做什麼,可是有他牽著她的手,那麼,不論他帶她到哪裡,她都樂意。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是的,只要有他的地方,她就歡喜。

PS:阿染現在的表現不錯吧,歡迎親們給阿染寫長評,寫長評可以拿薪水喲。

親愛的們在作品書評區發佈不少於200字的長書評,若被編輯選中,將在新版用戶端–嗨閱“書吧”(舊版發現-書評)中獲得展現。

書評被採納的親還將獲得500點券獎勵,點券獎勵將於書評被採納後的第二天發放,親愛的們不要錯過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