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5章番外:染色合體(281)

發佈時間: 2023-01-07 19:19:01
A+ A- 關燈 聽書

喻淵庭黑眸若潭,靜靜的看著面前滿是疑問的女孩,在他眼裡,她永遠都是一個小女孩。

其實,他印象最深刻的是她滿月時的小模樣,那時,小芳抱著她遞到他的面前,那一幕曾經是那樣的美好,如今,卻已經成了過眼雲煙。

他沒有回答喻色,只是抬手做了一個手勢,服務生便開始陸續的上菜了。

一道接一道,也打破了兩個人之間的靜寂。

喻色卻如何能吃得下,這男人太古怪了。

“你到底是誰?你若是不說,那我便走了。”男人的一舉一動都透著絕對的威嚴和不容拒絕,可她不怕他,一點也不怕,那是骨子裡的一種感覺。

喻淵庭深吸了一口氣,喉結湧動著,良久,他低聲道:“喻淵庭。”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只三個字,卻如同十幾級的大風過境,吹得喻色一個抖擻,為的,只是那一個‘喻’姓。

這個姓氏實在是太少有,至少,她曾經生活過的小鎮就從來也沒有遇見過一個與她同樣姓氏的人。

男人女人都沒有。

而,面前請她吃飯的男人卻是姓喻的。

無緣無故的,他不可能請她吃飯,又是姓了這樣一個姓氏。

喻色猛的抬頭,目光如炬的落在男人的臉上,她想說點什麼,可是話到嘴邊才發現,竟是一個字也吐不出來。

她與這個男人是什麼關係?

他請她吃飯又是什麼用意?

白天喻瑤出事的時候他出現了醫院,那他和喻瑤與連香又是什麼關係呢?

一連串的問題突襲喻色的大腦神經,她來見他,原本只是要氣氣季唯衍的,結果,現在變成了她的大亂。

說不亂是假的。

從記事起她就期待著她的這個姓氏能給她帶來什麼親人。

渴望親人的愛與被愛,她渴望了二十幾年。

二十幾年過去了,她曾經一度絕望,以為這輩子都不會遇見什麼姓喻的人,可是此刻,就在她的對面坐了這樣一個看起來絕對尊貴威嚴的男人,細細的品味,似乎,她與他之間還有著那麼一些的象。

或者,她更象小芳吧。

所以,他才會認錯了人。

小芳,是她的親生媽媽嗎?

喻色什麼也不知道。

唇張了又張,目光裏已經泛起了水意,她想像過無數次,卻怎麼也沒有想到終有一天會以這樣的管道來面對一個姓喻的男人。

一道道的菜上來,空氣裏只有菜落下與服務生報菜名的聲音,兩個人只是互相對望著,竟是,誰也沒有說話。

又或者,誰都不想打破這樣寧靜的氣氛,喻色不知道要說什麼,喻淵庭似乎也不知道怎麼面對她。

忽而,一股冷空氣飄了過來,覓羅餐廳的門開了,十幾個人湧進來,指指點點的找著位置,再聊著天點著菜,把這原本靜謐的空間一下子就變成了熱鬧。

“喻色,你過得還好嗎?”喻淵庭以這一句作為了兩個人之間的開場白。

喻色抿了抿唇,像是不會說話了一般,只好端起了桌子上才倒好的紅酒,想要抿一口再說話,不想,手中的酒杯一下子被搶了下去,“別喝這個,你身子不好。”說完,他動作迅速的拿過了一個空杯子,再拿過一旁暖過的椰子汁為她滿上,遞到她的面前,“喝這個,熱的。”

喻色看著眼前還冒著熱汽的杯子,再順著杯子看著男人粗礪的手掌,他的手很寬很厚,可是能明顯的看到一些疤一些繭,那是經年累月摸爬滾打所形成的吧,她不知道他是做什麼的,不過從他身上所展現出來的氣質上可以確定他應該不是做苦工之類的工作的,有些迷糊的看著他,然後輕輕而疏離的道:“謝謝。”

對他談不上有什麼好感,因為,從她記事起就沒有見過這個男人,他拋下她這麼多年都沒有找到她,那便證明也許在他心裡她並不是如何如何的重要。

既然如此,她又何必要與一個不太想與她相認的人親近呢。

“喻色,別與我這樣客氣,好不好?”喻淵庭看她小小的淺酌了一口椰子汁,姿勢優雅而純美,若不是手下報告說她已經是三個孩子的媽媽了,他真不敢相信她已婚,還有了孩子,在他的記憶裏,他一直給她定格的畫面就是那個小小小小小的嬰兒,皮膚白皙,小臉皎如月,小小的她很美,卻,被他遺失了。

又或者,是陰差陽錯的把她遺失在了這個世界的某一個角落。

醫院裏關於她所有的身份數據以前血型檢查都足以證明她是他的女兒,這是不容質疑的。

“呵,我餓了,可以開吃了嗎?”一整天都是吃的流質的食物,她不餓才怪,不想委屈了自己的胃,既然有人請,客氣了就是傻蛋。

喻淵庭眸色微暗,為著她繼續的客氣疏離而歎息,手指著一個陶瓷湯罐,“這個湯已經煲了一個下午,你先喝些。”

她掃了一眼桌子上擺得滿滿登登的菜,沒有一樣冷菜,全都是熱菜,看來,他知道她不能吃冷的。

而且,這些菜差不多都是很滋補的菜色,尤其適合女人食用,倒是,一點也不適合對面的男人。

喻色拿起了筷子,夾了一塊香酥雞入口,雞骨已經剔淨,吃起來鮮嫩可口,特別的美味,這些菜或者不全對她的胃口,不過,大抵都是女孩子喜歡吃的。

她慢慢吃著,杯子裏的椰汁也在一點點的减少,就在快要見底的時候,一杯熱湯推了過來,正是喻淵庭之前建議她喝的那個煲了很久的大骨湯。

“謝謝。”她還是兩個字,然後就是悶頭的吃東西。

好吃。

覓羅餐廳這個名字也好聽,環境也算優雅,這樣的小縣城能有這樣一個餐廳,真的很不錯了。

喻淵庭手裡的筷子卻一下子掉落了下去,驚得這餐廳裏其它的人條件反射的看過來,尤其是那十幾人的大隊伍,男人女人全都看了過來。

“咦,好象有點面熟。”有人小聲嘀咕著,可與她這一桌很近,她想要忽略都不可能。

能不面熟嗎,她今天上了電視。

想到電視,想到那些新聞對自己的無害,“電視裏的新聞是不是你做的?”簡非凡不知道,那就一定是面前這個男人為她做的了,因為當時他也在場,自然是聽到那些人對她的侮辱了。

喻淵庭沒有說話,只是伸手拿過一旁的一個公事包,一絲不苟的從裡面拿出了一張紙一支筆,然後,刷刷的寫下一串數位,“以後有事打我的電話,那些對你不利的新聞不可以發佈出去。”

喻色看著男人遞過來的字條,他的字寫得很漂亮,龍飛鳳舞的顯得很有氣勢,想來他年輕的時候也一定是一個不可一世不差了季唯衍或者簡非凡的人物,可,那些都與她無關了,他們今天才第一次見面,遠還沒有熟絡到可以打電話可以交換電話號碼的程度,“不必了,謝謝。”她根本就不在意那些新聞怎麼說,她只是不想傷害簡非凡罷了,所以,他幫或者不幫她,她真的沒所謂,他幫了,她還欠了他一個人情。

人情這種東西,不是你簡單的用金錢就可以償還了的。

所以,還是不欠的好,“我的事,我先生我朋友會幫我處理,就不需要麻煩喻先生了,不然,給你家人帶來困擾就不好了。”她想起喻瑤和連香,沒人告訴她那兩個女人與喻淵庭的關係,可那個喻姓讓人想要不聯想都難,一想就是一家子的人,而那兩個女人對她的敵意她早就感受到了,她不可能是連香的女兒,那麼,小芳在喻淵庭曾經的世界裏到底扮演了一個什麼角色呢?又是如何的生下她再消失不見的呢?

也許,與連香有關。

喻色這一刻就覺得自己的大腦裏在上演一部港版大片,超亂的家族史理也理不清,更不是她這樣一個才一丁點大還不會說話時就被人遺棄的人可以理得清的。

於是,她選擇不去理會,也不去覬覦喻家的一切。

早就不屬於她的。

那麼,從前不屬於現在她也不會要。

她的話讓喻淵庭的臉色難看了,不知道他在想什麼,良久才輕聲的道:“給我點時間。”

“不必了,我來見你也是有目的的。”嗯,絕對是有目的,而非真的要與他一起吃頓飯。

“我能幫到你嗎?”

“不了。”她要找男人,找季唯衍,這個,她不需要他的幫忙,即便他有本事把季唯衍强行帶到她的面前她也不需要,因為那樣沒有意義,她綁住了男人,卻綁不住男人的心,他的心還是在阮菲菲那裡。

喻淵庭的臉色又是一黯,他靜靜的看著她許久,才又輕聲道:“我知道你喜歡季,可,三個孩子需要父親母親,你自己就曾經歷過沒有父母的痛,喻色,在選擇上請你一定要理智。”

喻色再度抬眼,原來,他把她的一切都調查的這樣清楚,又是這樣的瞭解她,“可,我想要的幸福呢?沒有他,我不快樂。”她不快樂,一點也不快樂,那是孩子們也無法完全填補給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