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4章番外:染色合體(280)

發佈時間: 2023-01-07 19:18:53
A+ A- 關燈 聽書

“家後,你要的大衣我幫你買回來了,你看,還滿意嗎?”病房裏,只有喻色和今天才來的月嫂,簡非凡大抵是真的有事情要處理,公司那麼大,凡色加上染色的,兩個大公司,他已經出來三天了,要說沒公事處理那絕對是假話,他知道瞞不過喻色這個內行人,便真的去處理公事了,不過,說好八點就過來一起用晚餐的。

喻色接過這件厚厚的大衣,很長,及脚踝的那種,穿在身上一定很保暖,而且絕對會把她包裹的很嚴實,好歹也是在坐月子,雖然只是等等計程車的時間,她還是要保護好自己的。

“謝謝呀,我很喜歡。”接過來穿在身上,尺碼剛剛好,Ru白的顏色也很適合她,這月嫂的眼光倒是不錯,“多少錢?”

“五百三。”

“哦,那這些都給你,一會兒呢,我想出去一下,八點前一定會趕回來,我先生不在,可我不想他太過擔心,我雖然在坐小月子,可我會照顧好我自己的。”月嫂接過了錢一邊查著一邊聽她說話,她說完了月嫂也數完了,整整一千塊,其實五百三她就報多了,還多賺了一百塊呢,這喻色居然大手筆的給了一千塊,在這樣的小縣城,這可不是一筆小錢,月嫂一臉的菊花笑,“家後放心,我不會亂說話的。”做了那麼久的月嫂,什麼當說,什麼不當說,她很清楚。

喻色點了點頭,倒是個會看眼色的,“謝謝。”穿了大衣,裹了圍巾,喻色覺得自己成了北極的企鹅了,臃腫的連她自己都看不過去,可是沒辦法,大冷的天,她也只能這樣子出去了。

不能作。

作就是作自己。

她才不跟自己過不去。

五點半鐘,喻色悄然的推開了病房的門,正想著要怎麼躲過簡非凡派來守著她的人呢,不想她的病房門側居然一個人也沒有。

此時不走,更待何時。

喻色抬腿就走。

反正,等那保鏢回來也不會進去病房查人,月嫂會幫她守著秘密的,到時候等她人不知鬼不覺的回來,就萬事大吉了,後面即便是簡非凡知道了她也不怕,她之所以背著簡非凡出去,是怕他知道了中途把她給逮回來。

他雖然寵她對她好,可有時候還是很大男人主義的。

這些,不得不防。

她可不想約了一半就被他當著很多人的面給扛回來。

穿過走廊,就是電梯。

下樓。

這個點是醫院要下班的點,而且距離晚飯還有一點時間,所以電梯的人很少,下了電梯,喻色正要往醫院大廳的玻璃大門走去,她的手機就響了,喻色緊張的看過去,生怕是簡非凡打過來說要回來陪她的,還好不是,居然是那個約他的男人的號碼。

“喻小姐,你看看大廳外是不是有一輛黑色保姆車,若看到了,你坐進去司機會直接把你帶來覓羅餐廳。”男人彷彿有**眼一樣,居然知道她現在正好到了醫院住院部的大廳。

喻色抬頭看出去,果然,玻璃大門外停了一輛豪華的黑色保姆車,“好的,謝謝。”她應了一聲就掛斷了,生怕被簡非凡的人發現,那就約不成了。

快步的走出去,那輛車的司機應該是第一時間就發現了她,還沒等她推開玻璃大門車門就開了,然後,大冷天的打著傘就迎了上來,“喻小姐,請上車。”

可其實,那車距離大門只有兩步的距離。

再近就不安全了。

難道,那個男人知道她在坐小月子?

所以,安排的這樣細緻?

他到底是什麼人?

喻色迷糊的坐進了車裏,明明是一個絕對陌生的男人,可她去見他居然一點慌亂和害怕的感覺都沒有。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她不怕他。

“你好,請問派你來接我的那位先生他貴姓呢?”喻色低聲問過去,也攏了一下身上的大衣,車上的暖氣開得很大,一點也不冷,讓裹著大衣的她甚至於是有點熱了,可是她這會子的身體熱點沒關係,若是冷了就不好了。

“報歉,我也不知道,我收了錢,他讓我來接你,講了你的特徵,,這位小姐的氣質與我們小縣城裏的人的氣質一點也不一樣,一眼就認出了。”

喻色微微搖頭,一點也不相信這個人的說詞,這小縣城她也不是第一天來了,根本不可能有這樣的奢華的豪車,再有,她剛剛上車的時候已經偷偷瞄了一眼車牌號,明顯是外地的車子。

不過,她也不想挑明。

她去見那個男人只是為了要氣季唯衍罷了。

輕輕的一笑,“那就謝謝你了。”

“喻小姐笑起來真好看。”那司機不由得低喃了一句。

喻色發現他的年紀也不小了,就跟那個男人的年紀差不多的,於是,便試探的道:“象小芳吧。”她記得的,那個男人初見她時是把她當成一個小芳的女人了。

司機的臉色微微一變,“你知道小芳?”

“不知道,不過,我知道你和那位先生都跟小芳很熟,我跟她,很象嗎?”她問這個,完全是好奇心在作祟。

司機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先生是有身份的人,所以,只要他不說,我也不便說出他的身份來,還請喻小姐見諒,不過,你和小芳真的長得很象。”

“沒什麼。”她也不是會為難人的人,“我早就猜到你是他的人了,我呢,去見他也不過是要氣一個人罷了,沒什麼的。”他們愛什麼身份什麼身份,都與她無關。

“小姐,先生他……”司機聽她這樣說,突然間的開口了,“先生他為了跟你吃這一頓飯,特意的請了一天的假,特意的包下了覓羅餐廳。”

喻色也沒怎麼注意他從‘喻小姐’到‘小姐’這兩個稱呼的改變,就聽到他說包下了覓羅餐廳,她有些不舒服了,“為什麼包餐廳呀?就兩個人吃飯多沒勁兒呢,你打電話告訴他,我不要包餐廳。”包了就沒人知道她和這男人的約會了,那季唯衍後面怎麼知道怎麼生她的氣?

那豈不是違背了她來約會的初衷,也沒意義了嗎?

那她還不如不去。

“小姐別急,我這就打電話給先生說說看,小姐想要怎麼樣,先生一定答應的。”

“謝謝。”喻色頓時開懷了,她想見季唯衍,又不知道要怎麼見到他,哪怕是他氣勢洶洶的沖到她面前一言不發也沒關係,只要讓她看見他就好。

她覺得她也被人下了盅了,下了只能愛他的盅。

“小姐,你別客氣,有什麼要求你告訴我一樣的,我都會轉告先生的。”司機熱絡的,彷彿她是他家什麼親戚一樣。

喻色有些懵,“我只是與你們先生的故人有些象罷了,其它也沒什麼的,對了,大叔你姓什麼?”說了這麼半天的話,她居然連人家姓什麼都不知道。

“吳。”

“吳叔,一會兒到了覓羅餐廳,你一定要在外面等我喲,七點我一定要離開的。”她在趕在簡非凡回去之前趕回去。

“好的,小姐放心吧。”吳叔應了,便打了個電話給喻淵庭,告訴他喻色不想他包下餐廳,那邊‘嗯’了一聲就掛斷了。

傍晚的時分,小縣城的路上車多人多,下班的點,人人都在往家裡趕,趕著回去吃一頓團圓飯。

想到‘團圓’二字,喻色又想三個寶貝了,她們一家五口,卻分了兩個地方,她和簡非凡也只是名義上的夫妻,從來都是有名無實。

喻色也想到了自己的身世,從被人丟在海邊到現在,還從沒有人來找過她。

她乖乖的用著當時小被子裏的‘喻色’這個名字,想想都是白叫了。

喻瑤出現的時候,她還有想過那是與她有關的人,想著有可能會帶來她的親生父母來找她,可是現在,喻瑤和她媽媽已經離開了醫院,簡非凡說,他把喻瑤勸下來後就被一個男人帶走了她們母女,至於去了哪裡,他也不知道。

算了,若是與自己的親生父母沒有緣份,那她用這個名字用多少年也沒用的。

不知是她欠了父母的,還是父母欠了她的,她一個人在孤兒院裏長大,又成家到了現在,竟然連他們半點的消息都沒有。

“小姐,到了。”吳叔停好了車,車子自然還是緊臨著覓羅餐廳的大門停下來的,只隔了一步遠的距離,吳叔已經下了車,繞到喻色這邊親自為她打開了車門,喻色才要下車,就見餐廳的大門打了開來,那個男人筆挺的站在門間,“喻色,你來了。”他的聲音輕輕淡淡,卻潤著一股子說不出的親切,那種感覺是喻色怎麼也無法形容的。

那聲音也佑著她不由自主的下了車,一步就邁進了覓羅餐廳,她喜歡這餐廳的名字,很雅致。

她才一進去,大門兩側的服務生就急忙的關上了門,也擋住了外面的冷風,“小姐請進。”

喻色掃了進去,餐廳應該是之前真的被男人給包下了,所以此刻除了她和他之外就只有一比特小夥子在拿著手機等著上餐,應該也是才進來沒一會的。

他為她,倒是很用心。

她看著他的側影,由著他把她帶向早就選好的視野開闊的位置,心口,突的就鈍疼了起來,“你是誰?為什麼一定要請我吃飯?”似乎,並不只是她象他一比特故人的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