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1章番外:染色合體(277)

發佈時間: 2023-01-07 19:17:53
A+ A- 關燈 聽書

簡非凡一下子頓住了手裡所有的動作,先是定定的看了喻色足有三秒鐘,才沉聲道:“我恨他。”

說完,他起身,大步走向陽臺,摸了根烟,就在黎明前的黑暗中點燃了那根烟,狠狠的吸了一口又一口,其實,他也恨自己,他想恨她的,卻,怎麼也恨不起,這就是命吧,是他上輩子欠了她的,所以,這輩子他才要如此的償還欠她的債。

喻色把頭埋進了被子裏,被子擋住了光線,視野裏一片黑暗,她吸著鼻子,想著自己才沒了的孩子,心情低落到極點,此時的她誰也不想見,誰也不想理。

真想把自己藏到一個沒有人烟的地方,安安靜靜的看著藍天看著大地,遺世而獨立。

可是安靜只維持了幾分鐘的時間,病房的門就被篤篤的敲響了,而且,一聲高過一聲,同時,陽臺上簡非凡的手機也響了。

“阿濤,什麼事兒?”簡非凡煩躁的皺眉問著,這個時候,他與喻色一樣,只想在一個相對安靜的空間裏去慢慢舔舐心口的傷,卻,已成了奢侈。

“喻瑤跑到了樓頂,她要跳樓,喻家後來了,她求你去勸勸喻瑤。”

“我不認識那個女人。”簡非凡隨手就掛斷了手機,喻瑤是死是活都跟他無關,那樣一個三觀不正的女人看著都討厭,最好一輩子都不要再遇見,否則,他覺得自己與喻瑤多相處一分種就能少活一年,理解不了那女人的思維,跟常人簡直沒辦法比。

阿濤的電話可以掛斷,可是病房的門一直被敲響他就不得不去處理了,他不想吵到喻色,冷怒的沖到門前,隨手打開了門,也許是他打開的太突然,讓外面一直在敲門的連香一個站立不穩,整個人就慣Xing的沖進了房間,沖了兩步才堪堪站穩,顧不得還粗喘著氣就急急的道:“簡先生,麻煩你救救喻瑤,這個時候,估計她只會聽你的話。”

“報歉喻家後,我不認識她,我妻子手術結束才沒多久,需要靜養,請你們家裡的人不要再過來騷擾她,若是再來,別怪我簡非凡不会。”他說話也的確沒有客氣,這一個晚上,喻家的人折騰的還不够嗎?那麼有背景的人家居然做出這種小兒科讓人笑掉大牙的事情,喻家的家教便可見一斑了。

連香的臉白了白,唇張了又張,半晌才低聲道:“我勸過了,勸不了,若不是不得已,我也不會來麻煩簡先生,你看……”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阿濤,送喻家後回去。”簡非凡不耐煩的沖著阿濤的方向吼了一句,說完,便欲關門,“除了醫生和護士,這道門不許別人再碰了。”

“好的,先生。”阿濤看看簡非凡悄然隱在門間的身影,眉頭也皺了起來,“喻家後,不是我不幫你,我們先生不想見你女兒,他也不認識你女兒,還是請你另請高明,不要再來打攪他,也不要再來為難我們這些小人物了。”

“怎麼不認識?是他把阿瑤從直升飛機裏抱下來送進手術室給喻色抽血的,利用完了就不管了,果然你們這樣的人是最最無情的。”連香有些惱怒,說話也就有些口不擇言。

“我們怎樣的人?”忽而,病房的門又開了,簡非凡冷冷的問過來,語調間彷彿夾帶著刀峰一樣,讓人就覺得他目光所到之處被狠狠的割了一下,很疼很疼。

“用過就丟的人。”連香什麼也不管了,“若我女兒有個三長兩短,簡非凡,我會讓你後悔的。”說完,她大步朝前走去,急切中幾次險些栽倒,可簡非凡冷漠的全然不理會,喻家的女人和女兒,那喻色也姓喻,不知道是誰霸佔了誰的位置,所以,他不待見連香和喻瑤。

“簡少,怎麼……”

“你買一盒薰香送過來。”

“好的。”

簡非凡進了病房,喻色睡不著,他就想著在家裡的時候,那時喻色剛剛生產完,身體很差勁,整夜整夜的睡不好,他為了讓她安眠試了各種東西,最後發現就只有上好的薰香既不損害她的身體,還可以肋她睡眠,只是這次他出來的急,所以沒有帶來,便只好讓阿濤去買了。

那個香,阿濤也知道的。

病房裏安安靜靜的,只有牆壁燈的燈光溫溫淡淡的灑在每一個角角落落,喻色的頭已經從被子裏鑽了出來,長長的發鋪展在枕上,如同水墨畫一般牽引著他的眼不想離開她的視線,“試著睡覺,別玩手機。”小月子呢,看手機看電視看書都不好,最好是閉目養神,多休息最好了。

“龍驍的簡訊,他希望你能幫他去勸勸喻瑤,她在樓頂鬧著呢,要跳樓。”喻色平靜的敘述著龍驍簡訊的內容,心底無波無瀾,其實喻瑤怎麼樣她也不在意的。

於她來說,喻瑤也不過是個才剛剛認識的仍然還算陌生人的陌生人吧。

“你想我去救她?”

“隨便你。”

“嗯,那我便不去了。”他也懶著見那個女人,覺得見一次就折一次壽的感覺。

喻色疲憊的放下了手機,重新閉上了眼睛,“非凡,孩子們還好嗎?”

“很好。”

“嗯。”她輕應了一聲,大腦就開始自動自覺的送上她曾經與季唯衍一起的點點滴滴,那每一個畫面都是美好的讓她嚮往的,可惜,都是從前的場景,她跟他,已經很久沒有在一起過了。

“咚咚……”簡短的敲門聲,不高,卻也不低,簡非凡一下子就聽出來了,“阿濤,何事?”這是阿濤敲門時的招牌響聲,他知道。

“簡少,薰香給你,還有,我剛剛從樓下上電梯過來的時候,醫院裏來了很多軍人,喻淵庭來了。”

“知道了。”簡非凡接過薰香,卻對阿濤後面的彙報沒有什麼反應,直接就回了病房,點香,插在床頭,“小色,睡吧。”

“好。”喻色閉著眼睛應了,嗅到那熟悉的薰香的味道,困頓感就强烈的襲了上來,她身子好乏。

喻色一直在做夢,夢裏,有時是季唯衍在追著她,可她卻始終看不清他的面容,有時候是一個模糊的小人,扯著她的袖子軟軟濡濡的喚媽咪,可,只要她伸手一抱,小人就消失不見了。

“寶貝……寶貝……”她伸手去抓,握到的卻是一隻溫潤乾燥的大手,“小色,醒醒,醒醒……”

那低低的輕喚,讓她終於睜開了眼睛,眼前,是放大的一張俊顏,此時正滿面擔憂的看著她,“非凡……”

“冷不冷?”他輕聲問,手指輕拭著她額際的冷汗。

床頭桌上明明有紙巾,他卻偏要以手拭去,她迷朦的搖頭,“不冷。”

“她不下來,非要我上去,已經驚動了院方和整個縣城,還有官方。”

“那你去吧。”喻色頭痛了,她都睡了一會兒的覺了,窗外的夜色也悄去了,此時的天空已經泛起了魚肚白,這樣久了喻瑤還在樓頂鬧騰,那女人就不嫌累嗎?

算了,就讓簡非凡去吧,不然,總是個事兒,結束了,也便省了心。

“要不要我叫護士過來照顧你?”

“不用。”

“也好,你要是有事就摁鈴,護士很快就過來的。”他的手下清一色全都是男人,哪個也不適合照顧喻色,可他又嫌弃他在的時候小護士也在太礙眼,所以,便沒有請看護。

簡非凡走了。

喻色慢慢的坐了起來,睡了一覺,雖然做了夢,可精神已經好了很多,她想下床走一走,再躺下去要成僵屍了。

病房是這座醫院裏唯一的一間特級VIP病房,很寬敞,她慢慢的走著,腦子裏空空的,什麼也沒想,什麼也不想去想,再想季唯衍,她怕自己要瘋了。

明明他都接過她用龍驍的手機打過去的電話了,可她都醒了這麼久了,他連來看她一眼也沒有。

這是有多無情呢。

她想出去走走,去聽聽喻瑤那邊情况怎麼樣了,簡非凡已經出去十幾分鐘了,這樣久還沒處理好,可見那小女人折騰的太厲害。

到底是也姓喻,讓她不由自主的就想關注。

“家後,先生說你不能出去。”門外,只有一個不怎麼熟悉的保鏢守在那裡,其它的,都跟著簡非凡去頂樓了。

“我就在走廊裏走走。”早晨的空氣很清新,房間裏一直開著暖氣,呼吸起來的空氣遠沒有這走廊裏的來得乾淨清透。

她慢慢的走著,忽而,電梯那邊的門開了,十幾個人走出來,然後,全都朝著她的方向而來。

有拿著攝像機的。

有拿著話筒的。

“喻小姐,聽說你受傷是為了季唯衍季先生,是不是?”

“聽說你與簡非凡先生已經結婚,如今有了婚外情,是不是?”

“作為一個已婚女人,你插足於阮菲菲小姐與季唯衍先生的戀情中,還甘願做一個小三,這就是你的人生價值觀的體現嗎?”

……

呼啦啦的,所有的人都把矛頭指向了她,喻色靜靜站在人群裏,原本蒼白的臉色更加蒼白了,只是神情淡漠冷清,不見半點慌亂,許久,她沉聲一語,“無可奉告。”轉身,便朝病房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