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0章番外:染色合體(276)

發佈時間: 2023-01-07 19:17:06
A+ A- 關燈 聽書

“我不懂你這勞什子的彎彎繞繞,反正,你更喜歡季唯衍就對了。”喻瑤無視別人的反應,想什麼就直說什麼。

這話,喻瑤並沒有說錯,喻色也無從反駁。

在簡非凡和季唯衍之間,她更喜歡的絕對是季唯衍,她認識季唯衍在先,認識簡非凡在後,這些,並不怪她。

病房裏靜了下來,那寂靜讓門前的男人頓時黑了臉,手拎著粥盒,他終於動了,一步一步踩在大理石的地面上發出低低的響聲,若是在平時有人說話的時候這腳步聲幾乎可以忽略不計,可是此刻這病房裏太靜了,以至於所有人都瞬間感受到了他的出現,然後,整齊一致齊刷刷的全都看向了簡非凡。

不過,簡非凡的眼裡卻只有喻色,長腿幾步就到了病床前,“餓了吧?”他對著她溫柔的笑著,並沒有如喻色所想的那般狠狠瞪她一眼,這讓她略略的松了口氣,可是下一秒鐘,男人開口了,“既然喜歡我,那就乖乖的聽話,乖乖的做我的妻子,嗯?”

呃,他這是斷章取義,她只是喜歡他不是愛他呀?

這一點,她從來沒有對他否認過,從他們認識的第一天開始她就告訴過他了。

喻**哭無淚,眼看著他在病床上放下了小桌,再把食物一一的擺上來,濃濃的粥香飄過來,男人仿若這病房裏只有他和喻色兩個人一樣,其它的人他全都當成了空氣,“我讓人現熬的粥,所以就慢了點,不過味道很不錯,都說好飯不怕碗,讓你等了這樣久一定是值得的,嗯,吃吧。”他大男人的親自舀了一碗粥,再親自拿起小勺子盛了一小勺放到唇邊吹了吹,然後,旁若無人的遞到她的唇邊,“我試了,不燙,乖,吃吧。”

喻色這個時候不敢看任何人,不過,即便沒看她也覺得喻瑤此時的臉色一定是相當難看,喻瑤一定是恨死她了吧,而且,此時一定是緊盯著她的。

喻色有些頭疼,輕扯了扯簡非凡的袖子,“人多,我吃不下。”

“阿濤,沒聽見家後說什麼嗎,都出去吧。”

“是,先生。”阿濤之前還不敢惹喻瑤手上的兩個軍人,可此時簡非凡發了話,那他是絕計不怕的了,管那兩個人什麼背景,萬事都有簡非凡兜著,“三比特,請吧。”

“嘭”,喻瑤站了起來,一拳打在椅背上,“簡非凡,你犯踐是不是?她喜歡旁的男人不喜歡你,你還巴巴的這樣侍候她,你傻不傻?”

她這樣一句,病房裏除了喻色所有的人都愣了。

這還是第一次有人敢如此的對簡非凡說話,簡非凡的手下也只有那麼幾個貼心的知道他和喻色的關係是貌合神離,而小護士就一點也不知道了,聞言她嚇了一跳。

每個人都滿懷同情心的看向了喻瑤,連她自己的人也是如此,都覺得簡非凡一定不會放過喻瑤了,不想,他還是連看都不看喻瑤一眼,神情氣質一如既往的淡漠疏離,而那溫柔也只是在面對喻色時才會體現出來,“對小色,我願意傻也願意犯踐,你管不著,我就說一遍,你立碼給我滾出這間病房,否則,你信不信我直接把你丟出去。”

“簡非凡,你怎麼能這麼對我,我喜歡你的,很喜歡很喜歡的那種。”喻瑤擦起了鼻子,大小姐哭了。

下一秒鐘,就在她眼前一片水霧的時候,身體猛的被人擄起,然後便騰空了,不等她反應過來,一個極快的抛物線,“嘭”的一聲,她整個人就被摔在了喻色病房門前的地上,“滾。”男人冷冷的低喝,就象是她有多討厭似的。

“簡非凡,我瞞著我媽偷偷跑過來找你,我有家不回在這醫院裏住著,這些全都是為了你,你怎麼可以這麼對我?怎麼可以呢?怎麼可以呢?”門還開著,先前陪著她的人已經驚得沖了出去,彎下身就要扶起她,哪裡還想起手上有槍的事情呢,那兩把槍是真的不錯,可開槍的事兒,來的時候他們壓根就沒想過。

“阿濤,關門,然後報警。”簡非凡說完微笑的看著喻色,“人都清了,這下,能吃得下了吧?”

喻色這會子真想簡非凡乾脆喜歡喻瑤好了,他對她的好她受不了,她受不起他這份認真執著。

“非凡,對不起。”對不起,她不愛他,對不起,她沒有辦法讓自己愛上他,不是他不够好,而是他太好,只是,他在錯的時間找到了她,而她,已心有所屬,“非凡,你放了我吧。”

“他不要你,你也要我放了你?那不是雞飛蛋打,一無所有了嗎?”手中的勺子固執的放在她的唇邊,大有她若是不吃他就絕對不移開的意思。

喻色皺眉,想想還是吃了,不然,他一直這樣舉著僵持下去也沒勁兒。

粥很稠,配著小菜,再加上她餓了,吃著隔外的香,唯一彆扭的就是是簡非凡喂著她吃的,可她,拒絕不了這個霸道的男人。

喻色的腦子裏全都是簡非凡才說過的話,她想問他,卻又無從開口,季唯衍真的不要她了嗎?

所以,他連她的電話都不肯接,直接就關了機?

帶著這個問題,喻色機械的吃著簡非凡喂過來的一口口的粥,其實吃什麼她渾然不覺,只知道不吃不行,不吃簡非凡不許。

而她,拗不過他的霸道。

被人寵是件好事,可也不是件好事。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終於,一盒粥被她吃光了。

那餓意也悄去了,粥熱,她吃的一頭一臉的汗,細密的汗珠密佈在額頭上,簡非凡收拾好了東西便親自拿了紙巾為她輕拭了起來,一舉一動彷彿他是她的保姆一樣。

“非凡,為什麼對我這樣好?”她寧願他對她吼對她怒,她懷了旁的男人的孩子,還流了產,這樣明晃晃的給他帶的綠帽子,他居然忍著沒有打她,還親自來照顧她,說不感動是假的,人心都是肉做的,喻色真的感動了。

“你愛他,有道理嗎?”

他輕聲一句,喻色便噤了聲,她愛季唯衍,也沒道理的。

反正,她在海邊發現季唯衍蔔一救起季唯衍,看著那血淋淋的男人,再到他第一次睜開眼睛看著她時的眼神和模樣,那時,她就無可救藥的沒道理的愛上了季唯衍。

愛情果然沒道理可講的。

她看著簡非凡眼睛裏的血絲,眼淚一下子就流了出來,“非凡,你真傻,喻瑤說得沒錯,你就是一個地道地道的大傻瓜,我討厭你,很討厭你。”

“可你還是嫁給了我。”他伸出骨節修長的指,一點一點的擦著她眼角的淚,心有些疼。

可娶了她,他並不後悔。

至少努力過。

即便沒有得到她的心,也值得了。

有些人,有些事,便是這樣的不需講道理,只需,用心去做便是了。

喻色重新躺回到了枕頭上,而收拾完餐具的簡非凡也再度坐到了床前,不過這回他搬過來的不是喻瑤坐過的那把椅子,而是換了一把,“那個女人的話你不必放在心上,她是瘋子。”

“非凡,她跟我一個姓呢,還跟我是一個血型,非凡,我與她之間……”喻色起疑了,那天在盤山路上她就起疑了,如今看到與自己略略有些相似的喻瑤就更加的起疑了。

“乖,睡覺吧,什麼也別想,你跟她沒關係。”簡非凡淡淡笑開,輕柔的哄著她,喻淵庭拋妻弃女另娶新妻,這樣的父親不認也罷,若喻色知道了,免不了更要生氣,他只想等她身體稍稍的好些了,就帶她離開這裡回去小城,那裡就不是喻淵庭的地盤了,即便他知道這個女兒想要認回,他也不許。

他的妻子,即便不愛他,他也要護著。

“非凡,我睡不著。”喻色撇嘴,睡了那麼久,她能睡著才怪,“我想孩子們了。”想著的,還有季唯衍那個人。

“那就給他們打電話?”簡非凡寵溺的捏了捏她的臉頰,“算你有良心,終於還記得自己是一個媽媽了。”

喻色翻了個白眼,“這個時間點打電話?簡非凡,我不同意。”孩子們正睡得香呢,她可捨不得攪醒他們的好眠。

“要不,我給你講故事?”不想,簡非凡眯眼一笑,大言不慚的建議到。

“你講的故事能聽嗎?”喻色深度懷疑,三個寶貝從小到大,他簡非凡給他們講故事的次數沒超過三次,三個孩子說了,聽不了他的故事,平淡的比白開水還白開水,不好聽。

後來,給孩子們講故事這個重任就一直都是她的。

就聽他插諢打科了,她現在其實最想知道的就是季唯衍的消息,可他就是不說。

喻色煩躁了,再加上孩子沒了,她其實也挺難過的,只是剛剛被喻瑤給插進來一時沒有時間想那些個,此時的心底裏這些事全都湧了起來,“非凡,孩子是他的,你不恨我嗎?”有些話,還是說出來的好,不管她承認不承認,他都知道。

而她,是欠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