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卡不是我凍結的

發佈時間: 2023-01-07 15:25:58
A+ A- 關燈 聽書

江君越當真是連個電話也不打給她了。

藍景伊進了餐廳,點了一份義大利面,這裡的西餐她統統吃不慣,能吃的也就是這面了,雖然不如自己做的炸醬麵好吃,但是,能果腹就好了。

她要找房子了,只是不知要在哪裡落脚,這異國他鄉,看著哪裡都不像是家的感覺,可是媽媽喜歡,她說在這裡有可能遇見爸爸,所以,她執拗的要留在這裡。

算了,她想走也走不了,她沒護照,護照在放高利貸的人那裡押著呢,所以,人家也不怕她跑,她跑也跑不出他們的手掌心。

慢慢的吃著那碗義大利面,有點難以下咽,卻,又不得不吃。

“嘭”,一聲低微的悶響,隨即,一盤子土豆絲放在了義大利面的前面,而後,又是一盤子糖醋白菜,真佑人,她看著直流口水,下意識的就看向對面才坐下來的人,隨即,她有些懵了,“陸文濤,你怎麼在這裡?”

“餓了,來吃飯。”他居然隨手一變就變出了一雙筷子,然後,愜意的吃起了面前的福斯飯菜來,很快的,又上來了一盤子椒鹽排骨,還有一條清蒸魚。

藍景伊低頭看著自己碗裏的義大利面,只好加快了進餐的速度,只想著快點吃完快點離開,不然,她怕自己受不了那四盤菜的佑惑,她好想吃呀,就要那種家常菜的味道,她有多久沒感受過了。

突的,手裡的餐具被抽走,很快的,一碗白米飯放在了她面前,“吃吧,吃完了替我付一半錢就好。”陸文濤淡漠的說過,那樣子還如從前待她的樣子一樣,只是,話語中卻透著幾許的暖融。

“這些我在國內都吃夠了,我不愛吃,把我的面還給我。”藍景伊氣惱的低吼。

“你就喜歡吃面?”陸文濤挑了挑眉,“可你每次都是一碗面吃個二十幾分鐘,就好象吃毒藥似的,你放心,我這菜裏絕對沒毒藥,是這裡新來的中國廚子做的。”

“這裡有中國人?”藍景伊的眼睛一亮,從前在國內天天都能看到的國人,此刻卻覺得還沒見面就很親切了。

“嗯,不信你去後面看看。”

藍景伊撇撇唇,真的站了起來去了後面的廚房,一眼掃過去,當真有一個中國的漢子,“先生,你貴姓?”她熱絡的凑過去,真的真的好親切。

“哦,免貴姓張,小姐來這裡就餐?”

“嗯,我媽在這邊的醫院住院,我陪著她呢。”她輕笑,許多天了,第一次的露出笑臉來。

“那你跟才來點中國菜的那個人是一起的吧,我聽著你們口音差不多呢。”

“沒,我是我他是他。”藍景伊急忙澄清,才不要跟陸文濤再扯上關係。

“呵,看見老鄉真開心呀,今天我請你,你想吃什麼儘管說,我做給你吃。”

“不了,我已經吃飽了,改天再過來麻煩你。”藍景伊拍拍半飽的肚子,其實,還真的想吃中國菜了,可是,一來她不想吃陸文濤買的飯菜,二來她捨不得錢,她現在的錢都要花在刀刃上。

“行,那你隨時過來,我這邊隨時候著。”老鄉見老鄉,那感覺,真的沒的說,藍景伊開心的退了出來,外面的餐廳裏,陸文濤卻已經不見了,才吃了一少半的飯菜就放在那裡,藍景伊瞟了一眼就準備離開,突然間,服務生攔住了她,“這位小姐,請把帳結了。”

“什麼帳?”她的義大利面是先付了錢的,她沒什麼帳要結吧。

卻不曾想,那服務生手一指剛剛陸文濤吃剩下的菜道:“那位先生說他只付一半的錢,你們AA制,剩下的你付。”

靠,好他個陸文濤,真討厭。

藍景伊惦起脚尖朝著餐廳門外望去,卻哪裡還有那個男人的影子。

好吧,她付就她付,藍景伊氣鼓鼓的付了錢,才要出去,又覺得不對,既然付過了錢,那些菜現在就是屬於她的了,不吃白不吃,她付過錢的,坐下去就吃起,菜還溫著,正可口,藍景伊吃得很快,或者也可以說是肚子裏的兩個小東西在幫著她吃吧。

明兒,她也給媽媽來這裡點上一份中餐,真好。

那是藍景伊吃得最飽的一餐,雖然被人算計了,卻也沒有不愉快,得饒人處且饒人,她和陸文濤做不成夫妻也做不成朋友,她只希望不要做仇人就好。

她不喜歡恨一個人的感覺,不管有多少的不甘,也不應該活在仇恨中,那多累呀。

一大早就醒了,一推門,走廊的盡頭一道頎長的背影正悄然離去,她覺得有些眼熟,卻也沒想其它,去打了熱水回來,藍晴也醒了。

“伊伊,你跟媽說說清楚,你和君越到底怎麼了?”一大早的,藍晴又要來折騰她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藍景伊正想著要怎麼搪塞藍晴,突兀的,她的手機就在這時候響了起來,藍景伊摸出手機看過去,只一眼,她就定在了那裡,不動也沒什麼反應了。

手機,依然還在繼續的叫囂著。

“伊伊,誰的電話?”見她不動,藍晴便搶了過去,荧幕上只一串號碼沒稱呼,“伊伊,這誰的電話?”

“騷擾電話,媽,掛了吧。”她伸手拿過,直接掛斷了,江君越的電話號碼她已經給删除了,但是,潛意識中她居然還記得他的號碼,記得分毫不差。

法國清晨七點鐘的時候,T市那邊正好過了午,這個時候,他打過來幹什麼?

可,她才掛斷,手機又響了。

藍景伊不想接,一咬牙,她的手就要去按關機按鈕,可,彷彿是那邊感覺到了她要關機似的,手機鈴聲一下子斷了,緊接著的,是一條簡訊提示音。

她不會接他的電話,可是,真的有他的簡訊,她的心卻癢癢著很想看,他到底要幹什麼?

不管她的是他,一回去就有了新歡的也是他。

簡訊打開。

“接電話。”

靠,只有三個字,還那麼霸道。

她會接才怪,不接,絕對不接。

於是,電話再響起來的時候,藍景伊仿若沒聽見,任由它響著的去疊被子,她得長點臉有點骨氣,不然,連她自己都要瞧不起自己了。

電話自動掛斷,隨即,又一個簡訊傳了過來。

她想不看的,可是,好奇心驅使她就是不由自主的又是打開看了。

“卡不是我凍結的,從法國回來一下飛機我就被關了起來,這才出來,第一個撥的電話就是你的,你敢不接,我直接飛去法國‘弄死你’。”那後面三個字讓藍景伊臉一紅,那是字面意思與理解的意思完全不同的,每一次他要她的時候總是會在她耳邊說‘真想弄死你’。

卡,不是他凍結的?他現在才知道?

他被關了起來?

藍景伊的心頓時七上八下了起來,定定的看著那則簡訊,眼淚,不由自主的就流了出來,這麼些天了,她從來沒哭過,可是這一刻,她忍不住了,似乎所有的委屈都在這一刻盡數的瓦解崩盤。

“伊伊……”藍晴心疼了,“接吧,聽話,別鬧小Xing子了,那孩子媽知道,他對你是真心的。”

手機,又響了。

那串熟悉的號碼不住的在荧幕上晃動著,那麼多的氣怨居然就在他兩條簡訊的解釋下一下子煙消雲散了,她又沒用了一次,手指微微顫抖的落下去,接通時,她甚至聽見了自己的心跳聲,原來,她還是那麼的想要聽到他的聲音,好想聽呀。

“伊伊,對不住,我被老媽老爸給合夥整了一次,他們居然……”說到這兒,他突然間頓住了,藍景伊甚至能從聽筒裏聽到他微微的喘息聲,似乎,打這個電話給她他有多激動似的,“怎麼不說話?”再開口,他居然就來了這麼一個三百六十度的大轉彎,就轉移話題了。

藍景伊的唇動了動,眼淚還在撲簌簌的往下掉,她不敢說話,生怕一出聲他就聽出她是在哭了,手抹了抹眼淚,可是抹掉了一滴,另一滴又流了下來,她忍不住,怎麼也忍不住。

“乖,叫聲‘傾傾’哥哥我聽聽。”那邊,他邪魅的嗓音飄了過來,竟是那樣的好聽。

“藍景伊,你再不說話你信不信我一飛過去絕對把你摁倒再狠狠的打你的小屁股。”

她信,那男人什麼壞事都能做得出來,對她用强更是他的強項,屢教不改之。

藍景伊深吸了一口氣,卻還是沒能忍住眼淚。

“藍景伊,你想怎麼的?你說。”他吼了過來,那嗓門真大,象老虎,呵呵。

“我都跟你說對不住了,不是我,我也是才知道的,蔣瀚也被一起關了,不然,他一定會代我去照顧你的,伊伊,你***手術費你怎麼付的?醫院有沒有為難你?”

眼淚,越發的汹湧,他一聲聲的關切讓她心暖,卻也讓她愧疚,這樣看來,一切都不是他的本意,甚至於這個時候她還替他在心裡辯解了,那個手挽著他的女人也一定不是他所願意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