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9章番外:染色合體(275)

發佈時間: 2023-01-07 19:16:56
A+ A- 關燈 聽書

“哦,不相干的人,你不必管,我們院方會處理的,簡家後,你是不是餓了?”護士小心的問過來,替她掖了掖被子,也把她的手蓋進了被子裏。

喻色搖搖頭,“我不餓,再說非凡就快回來了。”這麼黑的夜,去買粥一定是現煮的,她剛剛真不應該讓他出去買粥,堅持一下明早就有東西吃了,心裡頭有點亂,也覺得對不住簡非凡。

“也是,大晚上的,簡先生對你真好。”

“嘭”,兩個人正說著話,門好象又被踢了一脚,這一脚有些重,聲音明顯高過前一次。

喻色的眉頭皺了起來,“你去開門,我想聽聽是誰在外面鬧。”若是醫鬧,也是去鬧醫生或者是護士,這在她的病房門前鬧算是怎麼回事?有意思嗎?

小護士的臉色變了,“不關家後的事兒,你才醒過來,還是多休息的好,不必Cao心那些有的沒的。”

護士越是這樣說,喻色越是狐疑,聲音也冷了下來,“麻煩你幫我把門打開。”這一聲,疏冷多於客氣,她有些著惱,發生在自家門口的事情,她沒理由不知道。

“這……”小護士遲疑了一下,就笑道:“簡先生很快就回來了,他會處理的。”

“我要你開門,你若連個門也不會開,我想,護士這個職業你也不用做了。”喻色有些煩躁,她已經表達的很清楚了,可是這小護士就是不肯為她開門。

小護士撓了撓頭,這才道:“那我去開門,不過,你要先向我保證你聽到任何事情都不生氣。”

“嗯,行。”小護士的話已經挑起了喻色所有的好奇心,到底是有什麼事情會讓她不開心呢。

門開了。

這一次是大開。

門外的吵鬧聲盡數的傳了進來。

“讓我進去,我就是要見見那個小**,憑什麼把我强行的押來這醫院白白的輸了血給她呢?我就是要告她就是要她賠償我的各種損失。”喻瑤的聲音就這樣突然間的傳到了喻色的耳中,這個聲音,她聽過。

那時是在盤山路上,是喻瑤與龍驍的對話。

不過,她也只是聽過喻瑤的聲音而已,並沒有見過喻瑤本人。

“讓她進來。”她輕聲低語,明明很低,可居然讓門外的人全都聽了一個清清楚楚,阿濤有些皺眉,“家後……”簡非凡不在,他就有保護好喻色的責任,可惜這會子喻瑤不是一個人來的,她還帶來了兩個荷槍實彈的男人,這是醫院,可不是開玩笑的事情,槍走火了打傷了病人那可不是小事,所以,阿濤不敢亂來,不想這個喻瑤就仗著她的人有槍,越發的囂張,非要闖進喻色的病房討個公道不可。

不過,喻色只記得她叫阿瑤。

想到自己現如今倒在這裡全都是因為那個與這個阿瑤認識的龍驍造成的,她就忍不住的咬牙,聲音也淩厲了起來,“阿濤,讓她進來,不過,她身後的兩個人不能進來。”雖然是深夜,可這裡畢竟是法制社會,她就不信那兩個人會真的開槍。

“憑什麼不許他們進來?我到哪兒,他們就跟到哪兒,喻色,別以為你也姓喻,你就能對我頤指氣使了,我可不怕你。”轉過頭,她沖著身後拿槍的兩個男子道:“她越是不讓進,咱們就越是要進去,嗯,誰要是敢攔著,就直接給我開槍,出了事我擔著。”

“小姐……”那離喻瑤比較近的男子低喚了一聲,面上顯現出了一絲絲的不贊同的意味,雖然一閃即逝,卻被喻色及時的捕捉到了。

原來,這個阿瑤不過是在虛張聲勢罷了,她帶來的兩個人中看不中用。

不過,能擁有槍的人又敢在公共場合裏使用,那就不是普通人。

道上的人是不敢這樣明目張膽的,除非是……

想到是軍方的可能,喻色不敢想了。

這個阿瑤竟是這樣有背景的人嗎?

可她看起來那麼的年輕,那就一定是她的家庭有軍方做靠山了。

只是片刻間的分析,她心裡已經有了底,再看那兩把槍,就覺得是兩把玩具了。

“阿濤,讓他們都進來吧,有事說事,說完了就請走人,免得吵來吵去,吵得這一層樓的病人都不得好好休息。”她是睡多了睡不著,可是大晚上的,這還沒天亮,正是一個正常人最好睡的時候,把醫院裏其它的病人吵醒了太不人道。

阿濤無奈的歎息了一聲,他已經擋了很久,只想著等簡非凡回來處理了喻瑤就太平了,而簡非凡也說馬上就要回來了,偏這個時候家後發現了。

看來,今個晚上喻色與喻瑤是絕對要對上了。

兩個都姓喻,這少見的姓氏讓人不多想都不成。

喻瑤氣勢洶洶的就走進了喻色的病房,卻不是先看她,而是快速的將整個病房掃了一遍,“簡非凡呢?”

“出去了,你是來找他不是來找我的?”喻色打量著這個女孩,不得不說,阿瑤是個大美人,不過,這美人身上的戾氣太重,看著就讓人不怎麼舒服,應該是從小就嬌生慣養長大的,不然,有些氣質可不是一天兩天就養成的,那是經年累月的結果。

“都找。”喻瑤也不会,阿濤和小護士不理她也不招待她,她就自己把喻色床前的椅子往旁邊挪了一下,然後坐定,“簡非凡坐過這把椅子是不是?”舒服的靠著,她笑眯眯的問過來,似乎心情一下子好了不少。

“是。”喻色不習慣撒謊,應了。

“喻色,我告訴你,你的命是我救的。”大小姐翹起了二郎腿,很高調的宣佈著。

“哦?那我的手術也是你做的?”喻色笑,這女孩太自戀了,這樣不知輕重的人世上還真是少有,好在人家家世好,不然早就被人笑掉了大牙。

果然,小護士一個沒忍住,笑噴了。

“你笑什麼?”

“沒……沒什麼。”手捂著嘴,小護士不敢說話了,要知道,那兩個男人還拿著槍呢,看起來絕對象真的,不假。

“不許笑了。”喻瑤吼,轉過頭就一本正經的對喻色道:“你的手術不是我做的,可我給你輸了血,若不是我,那些笨蛋醫生也救不活你,所以呢,算起來我就是你的救命恩人,對不對?”

喻色眯了眯眼睛,眼裡全都是笑意,唇開,輕聲的道:“你說的也有道理。”若真是這個阿瑤為她輸了血,那人家也算是救過她了,知恩圖報,她不是不講理不懂得感恩的人,因為她知道她的血型很稀有,能遇上一個與自己的血型一樣的人,那也是緣份,“對了,你叫阿瑤是不是?那你姓什麼?”想到自己與阿瑤的血型一樣,喻色就不由自主的好奇喻瑤的姓氏了。

而且,剛剛阿瑤提起她的姓氏時說了一個‘也’字,那個‘也’字就代表阿瑤認識的人中也有人姓喻,難道……

“我叫喻瑤,既然你承認我是你的救命恩人,那我就跟你打開天窗說亮話,我喜歡簡非凡,你把他讓給我吧。”喻瑤看著喻色,臉不紅心不跳,彷彿她要的只是一件平常而普通的物件似的。

喻色抬頭,目光卻落在了喻瑤的身後,唇開了又開,半晌,才低聲道:“他是人不是物,他有他自己的選擇權,喻小姐,若你今天來這裡是為了這件事,那麼,你找錯人了。”她見過不要臉的,卻沒見過這麼不要臉的,向人家要男人要的這麼理所當然這麼理直氣壯。

若不是親眼看見,她還真不相信這世上會有這樣自以為是的人。

真是給天下的女人丟臉。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我沒找錯,你跟他結婚了不是嗎?”

“呃,既然喻小姐知道我與非凡已經結婚了還想要插進來,那算不算是第三者插足?”不知怎麼的,雖然這個喻瑤為她輸了血,可,她看著這個女人就是不舒服,不舒服到極點,若不是强忍著,她真想直接把這女人掃地出門。

“可你不喜歡他,不是嗎?所以,我這就不算是第三者插足,我這是在拯救你,在幫你脫離苦海。”

這邏輯,讓喻色無言了。

她抬頭看向此時正站在門前的男子,他手中拎著粥盒,那是買給她的食物,他風風火火的停在那裡,目光看著的卻不是對他表白的喻瑤,而是她。

喻色頭疼了。

她這只要一個說不對,那人一定會沖過來砍了她。

喻瑤還是張揚的坐在那把簡非凡曾經坐過的椅子上,喻色揉了揉額頭,“你從哪裡聽說我不喜歡他的?”她是喜歡簡非凡的,可是喜歡歸喜歡,喜歡不是愛,她愛的男人只有季唯衍一個,所以,她這樣回過去,並沒有什麼不妥。

“你喜歡的是季唯衍,不是嗎?”

喻色倒是沒想到這個喻瑤會把她查的這樣清楚,“錯,我不喜歡季唯衍。”

“不可能吧,驍哥都說你喜歡季唯衍了,他是不會騙我的,喻色,喜歡就要勇於承認,你為什麼不肯承認?”

喻色又瞄了一眼如雕像般站在門口的男人,頭又大了,想了又想,她給了一個折衷的解釋,“喻大小姐,愛是一個字,喜歡是兩個字,那是完全不同的。”所以,她喜歡簡非凡,她愛著季唯衍。

兩者,並不衝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