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8章番外:染色合體(274)

發佈時間: 2023-01-07 19:16:43
A+ A- 關燈 聽書

夜已深,只有清冷相伴,即便有個男人握著她的手,喻色也感覺不到暖意。

她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只是在略略的感受了一下之後知道自己的身體還很虛弱。

她想起了昏睡前的場景,再回想自己睡著時一直在做著的惡夢,一隻手不由自主的就滑向了小腹,可,她什麼也摸不出來,原本那裡就是平坦的,那孩子,也才懷上沒幾天呢。

現在,不知道有沒有保住。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想到這個,她心焦了。

她和阿染的孩子,她想要保住,不然,她一定會悔死了的。

真是恨死了那個龍驍,都是他的折騰,不然,她也不會流產的。

“阿染……”她輕輕喚,那完全是下意識的反應,醒來,她最想看到的就是他吧,雖然知道不可能,卻還是這樣的期待著。

果然,微微轉過頭看到的就不是那個男人。

而是簡非凡。

此時的簡非凡正趴在她的床頭沉沉的睡著,一隻手緊握著她的手,緊的,讓她試著抽了一下卻怎麼也抽不出來。

他睡著了還這麼霸道。

她皺眉。

歎息。

目光掃向窗子處,天還黑著,病房內亮著的一盞牆壁小燈讓她只覺得自己像是在做夢一樣。

似乎,什麼都不真實了。

她現在在簡非凡的身邊,那麼,季唯衍來救她了嗎?

他說過他會來的。

那就是兩個人男人相遇了,打起來了?

而,那個贏了的人是簡非凡?

所以,她醒來看見的只是簡非凡而非季唯衍?

什麼也不能問。

因為,此時陪著她的是她的丈夫。

喻色輕輕閉上了眼睛,她不想吵醒簡非凡,他一定是太過疲倦了,所以,才會趴在她的床頭睡著的。

她不知道後來都發生了什麼,所以,心底裏還是癢癢的,很想知道她的孩子怎麼樣了。

又等了一會兒,簡非凡還在沉沉的睡著,她再也等不下去,便試著輕輕動了一動,再感受一下腿間,頓時,衛生棉的觸感襲上了心尖,讓她的心突的一沉,一種不好的預感頓時席捲了她所有的神經,她再也等不下去了,“非凡,你醒醒。”她想摁鈴,可是抬不起手臂,所以,只好退而求其次的叫醒簡非凡問個究竟了,雖然知道問他對他也是一種傷害,畢竟她懷的孩子不是他的,可,再不問出結果來,她覺得自己會瘋了的。

孩子的事兒,是天大的事兒。

她一分一秒也等不及了。

可是當簡非凡帶著迷朦的睡眼抬首看向她時,喻色立碼就後悔了。

他像是很久沒有睡過了,才睜開的眸子裏紅絲密佈,臉色微暗,一身的休閒裝也有些皺巴,這應該是守著她很久了,可她居然叫醒了少眠的他,甚至,要問的事情也絕對會是傷害他的。

“醒了?”他看著她,眸眼中帶起溫柔,“想不想吃東西?醫生說你醒了可以吃一些流質的食物,比如粥,比如湯。”

喻色搖搖頭,她現在什麼也不想吃,就只想知道她肚子裏的孩子是怎麼回事,偏偏,對著簡非凡又問不出來,想了又想,她輕聲道:“非凡,我想要你親自給我買粥好不好?”

“好。”簡非凡自然是答應了,她小產了,如今的身子特別的虛弱,只有吃東西才能給她補充能量。

“就要那種白粥,什麼也不要加,不然,我吃不下。”

“嗯,我曉得了。”

“那你去吧,快點回來喲。”她鬆開了他的手,等他起身,便急急的說到,生怕他猜出來她是故意的支走他的。

然,簡非凡是什麼人物,他是那麼的瞭解喻色,她一開口說要白粥要他親自去買,他就知道她要做什麼了。

好在,她最後催了一句要他快點回來,否則,他的心只怕更傷了。

邁著長腿步出病房,他甚至不等喻色摁鈴自己叫人去問季唯衍和孩子的事情,就揮手叫了一個小護士過來,“你進去照顧她,若她問孩子的事情,她問什麼你就答什麼,至於其它的人,就不必了。”她流產了,這個她早晚會知道的,早知晚知都是一樣的,也不差這麼幾天,索Xing就告訴了她,因為,這是她眼下最關心的,至於季唯衍,在他還處於昏迷中而沒有醒過來之前,他不想喻色知道,以免她心情鬱結,坐小月子的女人最受不得的就是這個了。

其實流產的事他原也想瞞著她的,可他知道瞞也瞞不住,第一她的身體狀況她自己最清楚,她還在走血,走血意味著什麼她其實在支走他的時候就已經猜出來了,只是要透過別人的口來證實一下罷了,再有,之後每天的食物都與小產後的滋補有關,她一天看不出來,兩天三天總會看出來的,所以,便由著她知道吧。

“好的,簡先生。”小護士應了,靜靜的看著簡非凡走進電梯,她才走向喻色的病房。

裡面,喻色正在吃力的抬手,準備去摁鈴,然後叫來小護士好問個究竟。

“簡家後,你有事嗎?”護士沖了過去,放下了喻色的手,關切的問到。

“我想知道我的身體狀況,我的孩子他……”衛生棉那麼清晰的擺在那,喻色心裡早就是不好的預感了,只是,强撐著只想知道最終的結果。

“簡家後,你已經有三個孩子了,所以,以後還會再有的。”小護士審視著喻色的表情,小心的斟酌了用詞,她並沒有說喻色流產了,可是這話的意思根本就是在告訴喻色她的孩子沒了。

雖然早就猜到,可此刻她還是心頭一陣悸痛,半晌才强忍下那股子痛意,輕聲的道:“他知道嗎?”這話,她指的是季唯衍,她若是流產了,那個男人再番不愛自己,也該猜到她的孩子是他的,可他居然連來看看她都不肯,想到這裡,她喉頭哽咽了一下,輕咳了一聲,只覺得嗓子眼腥甜無比。

可小護士卻誤會了,以為她說的那個‘他’是簡非凡,便不由笑道:“當然知道啦,不然他也不會徹夜的守著呢,這都一天一夜沒休息過了,任誰想要替換他,他都不肯。

原來,她昏睡了一天一夜了。

“那有旁的人來看過我嗎?”

“都是簡先生的手下,不過他們來了從來都不進你的病房,就在外面守著,簡先生處理不了你的事情時就會叫我們進來幫忙,嗯,他對你真好,女人能嫁這樣的老公真的是一生的運氣,喻小姐,你很有福氣。”

她有福氣嗎?

可偏偏這個福氣是她最最不想要的。

那時是別人強逼著她結的這個婚。

而她想要的,卻怎麼也要不來。

她想季唯衍。

“我沒事了,想休息一下,能幫我把手機拿過來嗎?”她看了一下,她的行李和手機應該是被簡非凡派人給找回來了,此時就放在這間病房裏,這樣,最好不過了,不然,丟了行李不怕,她怕丟了裡面的證件,那些若沒了她連小城都回不了,說實話,這兩天她有些想曉越曉美和曉衍那三個小東西了,尤其是在知道剛剛沒了一個孩子之後,就更加的想念他們了。

“行,那你好好休息,我出去了。”

喻色接過護士拿給她的手機,等護士出去了病房,便吃力的撥打起季唯衍的號碼,接通了,然,卻沒有人接電話。

她等了又等,不知道鈴聲響過幾次,卻怎麼都是沒人接。

喻色不死心,繼續的打過去,這一次,居然連前面的鈴聲都沒有了,手機直接關機了。

他是有多不想見到她呢,甚至連她的電話都不接。

手裡的手機落了下去,那一聲悶響彷彿打在她的心坎上。

有淚,緩緩的滴淌而出。

喻色閉上了眼睛,這一刻,竟有種心如死灰般的感覺。

他到底還是愛著阮菲菲。

可,李亞芳已經死了。

又有誰還能解了她心底裏的疑惑呢?

她好累,身體累,心更累,她為了他什麼都肯去做,可那又有什麼用呢,一切只是她的一廂情願罷了。

他們的緣份到了盡頭了嗎?

想到這個,她只覺全身的力氣都被抽光了般的很是無力。

原本就軟軟的身子此時連動一下都不可能了。

就那般呆呆的躺著,看著天花板一角漂亮的石膏圖案,她腦子裏空空的,又像是被什麼填充滿了,此時再也進不去任何的心緒。

以至於,連病房外的吵鬧她半點也沒有聽到。

又或者,是這病房的隔音太好了吧。

醫院裏頂級的VIP病房。

房門突的響了一下,也吸引著她終於回了神也看了過去,“誰?”若是簡非凡回來了,他直接進來就是了。

剛剛,像是有人踢了一下房門。

可,門外又靜了下來。

喻色皺起了眉頭,她動不了,只好再度去摁鈴。

不知道費了多少的力氣才摁到了鈴,那邊很快接起,“簡家後有事吧,我這就過去。”

“嗯。”

三兩分鐘後,門開了,不過只開了半邊,小護士才一擠進來就關上了房門,喻色依稀聽到了門外的吵鬧聲,“外面有人在鬧嗎?”是醫鬧吧,她如是的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