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6章番外:染色合體(272)

發佈時間: 2023-01-07 19:15:53
A+ A- 關燈 聽書

簡非凡一揮手,他的人便全都迎了上去,頓時,那些的氣焰就弱去了幾分。

人多人少不能說明什麼,每個人的身手才能證明一切。

幾個人纏住十幾個人,護著他很快就到了機艙前。

“許山,打開艙門。”他拿出手機沖著直升飛機裡面喊道。

“好……好的。”略略顫抖的聲音,許山正在檢視著季唯衍身上的傷,他的傷很嚴重,只怕這次即便是搶救過來,那傷口也要做下什麼病的,而且,絲毫不會差了他臉上的傷疤。

至於這樣拼命嗎?

許山搖搖頭,歎息著打開了機艙的門,清新的風拂進來,帶起絲絲的凉意,“簡先生,喻瑤小姐在那邊,你把她帶走吧。”他如今,只管季唯衍,至於喻瑤和喻色的死活,他全都不放在心上,只有季唯衍是最重要的。

草色青青。

簡非凡抱著喻瑤直奔醫院大樓,兩邊,是護著他的手下。

他步子很大,飛快的前行中低頭瞄了一眼懷裡的女人,她睡得很沉,輕闔的眼睛上長長的睫毛如小扇子一樣靜靜的寫下光影,那眉,那鼻,那唇,那尖尖的下頜,有一瞬間,簡非凡覺得自己抱著的喻色,可很快的,他就發覺了兩個女人的不一樣,喻瑤比喻色重些,圓潤的身體比喻色有肉多了,想到她不是喻色,他不由得就皺起了眉頭,不管有多象,他都不喜歡,“阿濤,你過來抱她。”才不管身後那些個小混混們被打成什麼樣,更不管那些人怎麼向喻家的人告狀,他現在只想救醒喻色,其它的,都是次要的。

阿濤一怔,有點沒反應過來,“你讓我接過她?”

“對。”簡非凡直接把女人往阿濤的懷裡一送,“沉死了。”他更喜歡抱喻色,柔弱無骨的感覺特別的軟濡,可惜,他的妻子居然一點也不喜歡他的暖抱。

他是有多失敗呢,想到這個,他回頭瞄了一眼直升飛機的方向,季唯衍他最好永遠也不要醒過來。

那邊,喻家請來的人早就被打的四散開了,有推床被護士急急的推過去,許山正與護士一起把季唯衍弄下飛機,那男人還處於昏迷中,一動不動的任由著那些個人折騰著他。

簡非凡的唇角抿了又抿,為了喻色,季唯衍是有多拼呢?

那一次在山間,季唯衍親自為喻色擋下了Zha彈,若不是季唯衍,那個被毀了容的就是喻色了。

而這一次,就為了救喻色,他不要命的帶著傷開了直升飛機去搶人,想到他胸口的傷還有血迹,簡非凡突的止步,突然間竟是覺得自己對喻色似乎總比季唯衍對喻色差了那麼些分。

是的,似乎就差那麼一點點。

所以,喻色的心裡季唯衍就總比他重一分嗎?

清冷的光影中,季唯衍被推遠了,他身上的手機也響了起來。

“簡先生,血源到了嗎?再不來,只怕你家後就……”是手術室裏的小護士打過來的。

“好,馬上送到。”簡非凡掛了電話便從阿濤的懷裡搶過喻瑤,救喻色的女人,管她姓什麼,先送去抽了血再說。

從醫院的草坪到手術室,那一路並不長,只是,要走醫用電梯。

簡非凡的速度很快。

然,當他趕到手術室門前的時候,還是被人攔住了。

那是一個女人。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一身的名牌,看起來雍容而華貴,看面色甚至猜不出她的實際年齡,畫得精緻的妝容襯著她最多也就三十幾歲。

然,她一出口的話語就暴露了她的年齡,也暴露了她的身份,“請你放下阿瑤,我女兒並不認識你,你為什麼要劫她?”一雙白皙的手上,十根手指的指甲上全都畫上了一朵朵的小小的茉利花,清雅,亮麗,很特別,不得不說,這女人很漂亮。

再看喻瑤,與這女人倒是有幾分的相象。

“救人。”簡非凡伸手拂下女子擋著他的手,不管不顧的就朝手術室走去。

“救什麼人?”女子被他一拂一個站立不穩,差一點就摔倒了,好在她下意識的扶住了牆才堪堪站住,但還沒站穩就沖向了簡非凡,急急的問到。

“家後,小心。”身後,一個也是打扮不俗的保姆樣的婦女擔憂的扶上了女子。

簡非凡依然朝前走去,不過,想到喻瑤是無辜的,他還是淡淡的回那女子道:“救我妻子。”

“你是要我女兒捐器官?這世上那麼多人,為什麼偏偏是阿瑤?還那麼遠的開直升飛機去搶人,這位先生,我們喻家也不是好惹的,等阿瑤爸爸過來,他是不會准許你這樣做的。”女人微微有些狼狽,卻不見半點慌亂,目光直視著簡非凡懷裡的喻瑤,眸色都是焦慮。

簡非凡想想喻瑤也姓喻,覺得這女人的想法有些好笑,光天化日之下,他怎麼能夠說摘就摘一個活人的器官呢,淡淡一笑,他沉聲道:“只是輸血罷了,喻家後的反應是不是太過了些?”

“不行,那也不行,阿瑤從小到大連打針我都捨不得的。”女子上前,還欲攔住簡非凡。

簡非凡眼尾都不掃她一下,直接抱著喻瑤就進了手術室,腳後跟輕輕一磕門,門便關上了,也把那個女人擋在了門外,“阿濤,不許她進來礙事。”輸點血罷了,至於這樣心疼嗎,“再吵再鬧,你信不信我抽光她的血?老子說到做到。”

他這最後一句,讓外面的女子的聲音頓時小了些,“阿瑤她貧血,麻煩一定不要超量,好不好?”帶著哭腔的哀求的聲音,這是自女子出現後第一次這樣的示弱。

“知道了。”簡非凡淡淡應了一聲,便將昏迷中的喻瑤交給了小護士,“抽吧,她可以不醒,可是我家後不能不醒。”

小護士一愣,這男人是有多霸道呢。

可,她不敢多說一句,也不敢看簡非凡一眼,這男人再帥再酷都不是屬於她的那盤菜,此時的他只是瞄她一眼,都讓她有些膽戰心驚,看來,手術室裏那一位只要一分鐘出不來,他就一直這樣冷冰冰的彷彿隨時都能殺人似的。

所以,能躲多遠就躲多遠。

手術臺上,喻色安靜的躺在那裡。

她睡著了。

冷。

除了冷還是冷。

腦海裏殘存的意識還是昏迷前的那一點。

她覺得她流血了。

還是從腿間流出的。

那會是一個孩子嗎?

若真的是一個孩子,她想保住,這孩子是她和阿染的孩子,他們,終於有孩子了。

這一生,她只想要與他的孩子,卻,陰差陽錯的生下了簡非凡的。

“孩子……孩子……”她念著,真想掙扎著醒來,然後告訴所有人,她要這個孩子,很想很想要這個孩子。

可無論她多用心多用力,她的眼睛都睜不開,身體也不像是她的了,讓她連動一動都不可能。

她這是怎麼了?

起來,她要站起來,她要保住這個孩子。

“簡先生,你家後動了。”忽而,手術室裏傳來小護士驚喜的聲音。

簡非凡的臉色這才好看了些分。

若不是院方堅持,他早就沖進去了。

不過,現在的他其實也是在手術室裏的,只是,在門裡而非手術台前。

“血源够嗎?”驚喜的看著小護士,也停止了他一直踱來踱去的脚步,喻色終於要醒了,真好。

“夠了,抽了1200CC,那位小姐也在輸著葡萄糖在補充能量,你放心吧。”

簡非凡松了一口氣,“行,那把她推出來吧。”既然喻色的血源夠了,他就把那個喻瑤還給那個女人,他對喻瑤沒半點興趣,留在手裡更棘手。

“好的。”小護士巴不得,那邊正在手術中的時候,院長就打給了主刀醫生,讓他們儘快的放那個輸血的女孩出去,還說這是上面的要求,可見,這個被抽了血的女孩也不是普通人,不然,什麼人能驚動他們院長呢。

推了人就往外出去,才一開門,先前的女子就迎了上來,“阿瑤,你沒事吧?”

“家後放心,她只是受了驚嚇處於昏睡狀態罷了,沒什麼大礙的。”

“果真沒事?”女子不放心的追問。

“沒事,這輸的藥液也都是補血的。”

“抽了多少血?”

“1200CC,家後放心,這個量雖然比平常人輸血的量大了些,不過,只要抽血後好好補充營養,很快就可以恢復如常的。”小護士小心翼翼的哄勸著,這手術室裏手術室外,哪個人她這樣的小人物都得罪不起。

女子抹了一下潮潤的眼睛,再輕輕摸了摸喻瑤的臉蛋,面上似有恨意,一邊隨著小護士朝醫用電梯走去,一邊漫不經心的問道:“手術室裏手術的是什麼人?姓什麼,叫什麼?”

“哦,她叫喻色。”小護士什麼也沒想,隨口就說出來了。

忽而,她只覺得手中正推著的推床怎麼也推不動了,條件反射的轉身,只見身後原本與她一起推著喻瑤的女子身形滯在原地,一手死死的攥著推床的欄杆,站在那裡不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