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4章番外:染色合體(270)

發佈時間: 2023-01-07 19:15:11
A+ A- 關燈 聽書

季唯衍耳聽著那聲音,真恨不得掐死龍驍,他是有多能搗亂呢,每一次都跟喻色做對一樣,這樣子拖下去,只怕,他根本帶不走喻瑤,根本救不了喻色了。

可,此時他也沒有其它的選擇,只能先避過去而複返的龍驍,只要他找不到喻瑤先離開喻瑤房間的陽臺,然後只給他幾分鐘的時間,他就可以安安全全的悄無聲息的帶走喻瑤離開喻家了。

幾分鐘,其實很短,卻又很寶貴,季唯衍擔心著喻色,眼睛裏紅絲遍佈,被迫的藏到了花圃間的過道之間,眼前,是被風雨催殘過的花兒朵朵,水珠映著那花瓣格外的嬌豔,也格外的冷香,若是平時,他或許還有心思賞賞這雨中的花兒,可此刻,原諒他真的沒有半點賞花的心情,他只想立刻馬上的離開喻家,然後上了直升飛機,就悄然的走人了。

雨一直下。

心一直沉。

“阿瑤,你再不出來小心我刨了你家的別墅,別以為我不敢,我龍驍說到做到。”不想,龍驍居然不走了,站在陽臺上喊了起來。

這嗓門太高,高得讓季唯衍有些心驚膽戰,他這樣的喊法,只怕不出兩秒鐘就能把整幢別墅裏的人都給喊出來。

大白天的,雖然下著雨顯得昏暗了點,可白天就是白天,這個點應該是人人都醒著呢。

“龍少,小姐怎麼了?”果然,不出季唯衍的意料,有人搭腔了,聽著像是個傭人,還是一個女傭人。

“臭丫頭藏起來了,快叫人去找。”

“好的,龍少,我這就派人去找,龍少覺得她是藏在別墅裏還是園子裏了?”

“別墅裏園子裏都給我找,快點。”急切的語氣,帶著濃濃的催促,似乎,龍驍很想馬上找到喻瑤,似乎,他有很急的事情要告訴喻瑤。

聽完這話,季唯衍眉頭皺得越發的深了,完了,雖然他現在離那院牆只有十幾米的距離,可想要離開,卻比登天還難,而留在原地,不出三分鐘就能被人找到,除非他有隱身術,可他沒有,這麼大的兩個大活人,想要不被找到,除非對方忽略他們當看不見他們。

可,這個可能只能為零,不可能的。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一瞬間的千思百轉,可也不過是一瞬間,季唯衍就做了决定。

走。

扛著喻瑤走人。

反正,留下只能幹等著被人發現,那還不如試一試在他們發現他之前就先行離開呢,這樣,至少還有一點點的希望,也許他的動作足够快,快得讓喻家的人追不上他也是可能的,再者,喻瑤在他手上,即便是那些人發現了他,他手上只要有喻瑤這張王牌,喻家人是見不得喻瑤出事的,所以也只能被迫的放他和喻瑤離開。

是的,馬上離開才是上上策。

季唯衍是行動派。

想好了馬上就行動,一分一秒都不耽誤。

可,他頎長的身形還沒站起,就有聲音洩露了他所在的位置。

季唯衍眯起了眼睛,真恨不得掐死這個打他電話的人,也在暗自懊惱自己的粗心大意,太急著趕過來帶走喻瑤了,以至於,他下了直升飛機後甚至連手機都忘記了關機。

花圃間,優雅的輕音樂悄然響起,卻怎麼也無法被雨聲掩去,淅瀝的雨聲混著他手機的鈴聲,就這樣突兀的揉合在了一起,這聲音沒法子讓人忽視不見。

“誰?”身後陽臺上的龍驍低聲喝了過來,同時,季唯衍也已經看見了一條影子從陽臺上飛速的躍了下來。

龍驍沒傷。

他生龍活虎的可以對付十個現在這樣的自己。

季唯衍閉了閉眼,隨即慢悠悠的直起了身形,扛著喻瑤慢慢轉身,剛好對上已經躍到他面前的龍驍,“我要帶走她。”他的大手早就在轉身的時候扼在了喻瑤的咽喉上。

不必任何語言的威脅,是人都能看得懂封锁他離開的後果是什麼。

那他會要了喻瑤的小命。

與喻色比起來,喻瑤的命就顯得微不足道了。

雨中,兩個男人靜靜而立,有那麼片刻間,誰也沒有說話。

雨靜靜的下著。

季唯衍的身上濕了,喻瑤身上的毯子也濕了。

肩膀上的女人微微的動了一下,那幾不可察的動感只有扛著她的季唯衍才知道,他打她的那一下本來就不重,照現在這樣的拖延管道,只怕再等那麼一小會兒她就會醒過來了。

若她醒了,一切就更加麻煩了。

冷冷的目光睨著對面的龍驍,他雖然跳了下來追了過來,可,並沒有喊來喻家的其它人。

就在季唯衍猶豫著要怎麼甩掉龍驍或者說服龍驍放過自己帶走喻瑤的時候,龍驍開口了,“你還喜歡喻色?”

季唯衍微怔,沒有想到龍驍此時問過來的居然不是喻瑤而是喻色,微微思量了一下,他輕聲道:“我不知道。”

“不知道你來這裡幹嗎?你要帶走喻瑤難道是為了旁的人而不是為了喻色?”龍驍邪氣的撩了一下額前的碎發,不屑的盯看著季唯衍,“喜歡就追,不喜歡就放弃,扭扭捏捏的連自己喜不喜歡都不知道,你還是男人嗎?區區一個李亞芳你就被折騰的連自己的心都不知道了?蠢。”

“也許你說的對,可,現在還沒有定論,不過,我的確不想喻色有事,她身體出現了問題,你的原因占一半,或者,我的原因也占了一半,所以,你不該阻攔我帶走喻瑤,若喻色有個三長兩短,龍驍,我季唯衍這輩子都不會放過你。”

“那又怎樣?這世上有太多的人不想放過本少爺了,可也沒見他們把本少爺怎麼樣,呵呵呵,這樣威脅人的話是不是太小兒科了,季唯衍,你多大呀?三歲?”

季唯衍眸光淡淡,平靜的彷彿龍驍所說的話是說別人而跟他無關似的,只是唇角微微勾起,心思百轉間也只能賭一賭他對龍驍的猜測了,“龍驍,你轉回來找喻瑤,我想,你也是為了喻色。”只是猜測,可也只能利用這猜測來勸服龍驍放自己離開,他就是覺得當時龍驍要帶走喻色也許並不是有什麼惡意,也許只是要把喻色帶進喻家,至於原因,他無從去探究,也不想去探究,他如今只想喻色無恙就好,其它的,都是浮雲。

“那是我的事兒,與你無關,你把喻瑤給我。”龍驍伸手,朝他要人,一付先禮後兵的樣子。

“若我說不給呢?”

“你信不信爺能把你打得滿地找牙。”龍驍淡斥,囂張的就要沖上前來。

季唯衍知道他此時絕對不是龍驍的對手,姑且不說他的傷,即便他身體完好,可是肩上多了一個沉沉的喻瑤,與龍驍打起來就大打了折扣,更何况他此時傷的是那樣嚴重,只是隨意的微微一動都能牽扯著傷口特別的疼,很疼。

“你覺得以你現在的身體贏了我很光彩?”季唯衍冷冷一語,隨即,單手猛的一撕,頓時,他胸口的傷便暴露在龍驍的面前,那血淋淋再伴著水淋淋的一片要多驚人就有多驚人,曉是龍驍見多了血腥,也不免皺了一下眉頭,小聲的嘀咕著,“那丫頭倒是沒有撒謊,你果然傷的很重,嗯,這樣打起來即便是本少爺贏了你也沒什麼光彩的,可是就這樣讓你帶上阿瑤在本少爺的眼皮子底下走人,你說傳出去是不是好說不好聽呢?”

這是季唯衍平生第一次在別人面前示弱,若不是為了喻色,他寧願被打死也不願意曬出自己的傷好快點離開,於他,這已經是奇耻大辱了,可為了喻色,他沒辦法,“那你要怎樣?”

“不怎樣,你把喻瑤給我。”

“不行。”

“切,你說不行就不行?我偏要搶。”龍驍動手了,還真是一付不管他死活的樣子,季唯衍一手扶著喻瑤不掉下去,另一手抬手一擋龍驍劈過來的一掌,他豁出去了,這樣更好,一對一,雖然他受傷他扛了一個人吃虧點,可總比求龍驍放過他要好,這一擋,他用足了全力,生死由命,他不管了。

“嘭”,一聲重重的悶響劃破了雨色,兩個人先是碰撞在了一起,隨即被對方的力道震開,各自退後了兩步。

龍驍的眸色凜了凜,隨即笑開,“呵呵,還挺拼命的。”

季唯衍瞄過別墅門前正在趕來的喻家的人,目光冷了冷,雨水打在他的傷口上有些疼,他卻全然不覺,“除非我死,否則,你別想搶回喻瑤。”

“那你會娶喻色嗎?”龍驍笑涔涔的看他,語調裏邪邪的氣味濃厚,可嚴肅認真的味道更濃,顯然,對喻色,他的感情是特別的,至於原因,季唯衍就不明白了。

“不知道。”他說得是實話,喻色現任的丈夫是簡非凡,還有三個孩子,而他還有阮菲菲,雖然喻色對他的情已經擺在了明面上,可那些是實實在在都存在的,他不能不去面對,說大話誰都會,可,他從來不會做沒有把握的事情。

那,不符合他的作風。

PS:二更到,親們今天購物爽了吧?只有我悲催的在碼字,沒逛天猫也沒逛京東,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