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3章番外:染色合體(269)

發佈時間: 2023-01-07 19:15:03
A+ A- 關燈 聽書

不知道過了多久,季唯衍彎身半蹲在花叢間,只想等龍驍離開了他在上去,否則,以他現在的身體狀況要與龍驍鬥的話,勝率幾乎為零。

龍驍能從他的眼皮子底下搶走喻色,就也能封锁他帶走喻瑤。

若他身體好好的,他並不怕龍驍,可受了那一槍,就讓他有心而無力了。

避開自己的短處,這樣才能帶走喻瑤。

可偏偏,龍驍一直都在喻瑤的房間裏。

就在季唯衍快要堅持不下去的時候,喻瑤一下子歇斯底里般的吼了出來,“滾,你給我滾,我再也不想見到你,你既然不愛我,那又何必來管我的死活。”

她的聲音尖銳、激動,像是受了極大的刺激,聽得季唯衍一陣皺眉,原來喻瑤喜歡的是龍驍,腦海裏回閃過在小縣城裡與龍驍的對抗,同樣身為男人,若不是他們處於敵對的兩端,對龍驍他還是欣賞的。

“阿瑤,愛情不是強人所難,愛情也不是一定要佔有,我一直把你當妹妹,你該明白的。”龍驍低低沉沉的嗓音帶著些無奈,“再說了,我的身份也不適合你,話說到這裡,也夠了,我走了。”

輕輕淡淡的男聲,根本就是在宣示男人不愛女人。

那邊又靜了下來,季唯衍足足又等了有一兩分鐘,才聽到女子的低泣聲,想想時間,他不再猶豫,猫一樣遊走在花圃間,很快就到了那座小陽臺的樓下。

二樓,說高不高,可說低也不低,對於手無任何工具的人來說,要爬上去還是有一定難度的。

更何况,他如今還傷著。

季唯衍迅速的掃了一遍周遭,雨水早就打濕了他的衣服,頭髮也濕成了一縷縷,散亂的披在肩上胸前,早已擋不住他的容顏。

他也絲毫不在意。

决定了路線,身形矯健的只輕輕一縱,就借著一旁空調的下水筦道順了上去,然後,側身一拉,便拉住了二樓陽臺的欄杆,再起身一跳,不過是十幾秒鐘的時間,季唯衍已經輕巧的跳進了那間他想要去的二樓的陽臺。

雨天,空氣濕冷,四周都是霧朦朦的,陰沉的氣氛中他脚步輕移,很快就到了陽臺的門前,探頭從旁邊的玻璃窗看進去,半個人影也無。

好在,他聽到了喻瑤低低的抽泣聲,循著那聲音,終於在一個角落的位置發現了喻瑤。

看不清她的臉,只有她隱隱約約的身形。

季唯衍微微思量了一下,便輕輕推開了陽臺的門,他的動作很快,門一開就閃了進去,否則,這室外的冷風吹進去若是被喻瑤發現就麻煩大了。

他的目的只是要帶走她,除此不驚動任何人。

直升飛機停的位置很遠,再說也是在這幢別墅的後面,即便龍驍離開也不一定發現,因為,龍驍一定會走正門。

而雨天的朦朧把一切都掩住了。

房間裏很暖,讓他被澆濕的身體多少恢復了一點點的溫度,季唯衍慶倖自己穿了一雙布鞋,也慶倖喻瑤還處在她自己的思緒裏,所以,直到他靠近她,她都沒有發現他的到來。

這是最近以來他的行動中最為順利的一次了。

身形繞到喻瑤的一側,她還在呆呆的看著房間中的某一點,像是在思考著什麼,又像是什麼也沒有思考。

大手倏的一捂,瞬間便捂住了喻瑤的小嘴,“不許亂動,我不會傷害你,只是要帶你去做一件很有意義的事情,做完了,立刻送你回來。”他的嗓間帶著疲憊的沙啞,卻,又滿滿的都是不容人拒絕的威嚴,明明是他在強迫人,可是卻讓聽者下意識的就想要遵從他的意思,而且,居然一點也不害怕他突然間的出現和威脅。

喻瑤一愣,剛想要說話答應他,忽而又覺得她憑什麼答應一個陌生男人的請求呢,她想說話,卻說不出來,男人的手帶著一股淡淡的男Xing味道就那麼的捂在她的小嘴上,讓她不由自主的輕吸了吸鼻子,男人身上的味道很好聞,她眯起了眼睛轉頭看男人,頓時,被他長髮半遮半掩間的面容給嚇得呆住了,一雙眼睛睜得圓圓的,寫滿了疑問和困惑,明明他是闖入她的房間威脅她的,可她竟莫名的覺得與他之間有種親切感。

喻瑤輕輕的點了點頭,再扭了扭身子,她這意思就是答應他的要求了。

季唯衍卻還是不放心,他進來的太順利,挾持喻瑤也來得太順利,順利的讓他只覺得詭異,所以,此時仍是提高了警惕的問道:“你不會喊?”

喻瑤繼續點頭。

季唯衍的手便迅速的往下一移,轉而落在了喻瑤的脖頸處,大掌一握,剛好握住喻瑤纖細嫩白的脖頸,只要微微一使力,立時就可以讓她斷了氣,“好,我相信你,不過,你若是真喊了,就休怪我不会了。”

“你是誰?”喻瑤沒喊,只是很好奇的打量著季唯衍,對於一個敢闖進她家的男人她的確是好奇了,要知道她的房間在二樓,而且,普通人也沒膽子進她家的別墅。

“季唯衍。”沒有任何的隱瞞,他也不屑隱瞞,反正等喻家的人發現喻瑤沒了,早晚會查出是他出手帶走喻瑤的,而且等他送回喻瑤,喻瑤也會告訴喻家人的,所以,他隱瞞也沒用,直接說出來也沒什麼。

“你膽子可真大。”喻瑤的眼睛一亮,掃視他的眼神裏居然一下子就多了些微的崇拜,“嗯,敢一個人單槍匹馬闖進我家的人還真沒幾個,不過,你長得可真醜。”崇拜之餘,她嫌弃的看著他的臉,“怎麼那麼多疤呀?醜死了。”

女人這是在跟他嘮家常呢?

季唯衍一愣,他與女人間的接觸僅限於喻色和阮菲菲,現在與喻瑤之間的距離是這樣的近,近得讓他很不自在,是的,他大男人的居然最怕的是與女人的接觸,可,又不能放開喻瑤,“你閉嘴。”他低吼,帶著些無可奈何。

“我偏不,我就要跟你說話,好玩。”

喻瑤大小姐般的睨著他,半點也不覺得她現在是處於危險之中,那蠻橫的表情讓季唯衍很煩躁,這女孩與喻色並不十分象,卻也有著五分的相象,他心頭微微一跳,也許她與喻色之間真的有什麼血緣關係吧,不過,這個時候這些事情都不在他的思考範圍內,把她帶走,去救喻色才是最為重要的,想到這裡,他抬手一敲,就敲在了喻瑤的頭頂,這一下不輕不重,拿捏的恰到好處,目的只有一個,安全帶走她,只要把她帶出了喻家的別墅,她愛怎麼喊愛怎麼折騰他都不怕了。

喻瑤頭一歪,身子一軟,便倒在了季唯衍的懷裡。

“嘶”,季唯衍冷哼了一聲,低頭看向頭正倚在他傷口處的女子的頭,真想直接把她的頭爆了,她這一下撞得他很痛,傷口只怕又更嚴重了。

可再番想爆人家的頭,那也不能。

忍著疼,季唯衍將喻瑤甩上了肩頭,扛著她就朝陽臺走去,從哪裡來再從哪裡回去,院牆外有許山接應,只要他小心些的帶著喻瑤出去了,一切就算大功告成。

雨勢大了起來,風也大了起來,季唯衍在走過喻瑤的床邊時,隨手抓了一件毯子蓋在喻瑤的身上,太冷了,她穿得少,猜想著她與喻色或多或少的可能有的關係,他下手自然就輕了些。

開了陽臺的門,汩汩的風吹進來,也夾帶著冷冷的雨,肩膀上的小女人似乎是受不住冷的哆嗦了一下,可她身上還裹著毛毯呢,季唯衍再也不管了,走到陽臺的一側,抓住之前借力而上陽臺的空調的下水管,身體一悠一蕩,便順著下水管滑了下去。

雨更大了,打在身上除了冷還是冷。

雨簾讓視野不那麼清晰,他單手扶了扶肩上的女人,另一手去撩了撩額前的碎發,只想讓視野開闊些。

園子裏不見半個人影,再不走就錯過機會了。

季唯衍舉步就往花圃間走去,喻家一定有一個人很喜歡花,不止是種植了很多花,而且這些花都被修剪的很整齊,開著的和沒有開著的看起來全都很漂亮。

“阿瑤,你在哪兒?”就在季唯衍在花圃間穿梭而往院牆那邊而去的時候,身後的陽臺間傳來了龍驍略帶些迷惑和焦慮的聲音。

季唯衍抬頭看向前方,彼時,他正穿梭在花圃間,花圃並不高,周遭最高的花圃也只及他的胸口,若是要前行,只怕龍驍一到了陽臺上,只要站高而望下來,一眼就能發現他的存在。

可是若不前行,他扛著喻瑤就只能藏身在這花圃間,但是這樣停下來,那是要多危險就有多危險,隨時都能被人發現。

那時,就麻煩了。

那時,再想帶著喻瑤離開這幢別墅,比登天還難。

季唯衍的眉頭狠皺了起來,十幾米外的院牆看起來很近,卻,又是那麼的遙遠。

“阿瑤……阿瑤……”龍驍的聲音一聲接一聲的傳過來,近在咫尺一般,而且,聲音也愈發的響亮,他已經進了喻瑤房間的陽臺……

PS:强推紫月闌珊《惡魔總裁有點甜》,名門世子東方焰,絕非善類,更談不上正人君子,否則,他不會趁火打劫,霸佔良家小白兔童語烟。如果欺負人家是寄人籬下的私生女,那就錯了,讓你看看什麼叫做兔子急了會咬人。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書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