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0章番外:染色合體(266)

發佈時間: 2023-01-07 19:13:49
A+ A- 關燈 聽書

“小色……”簡非凡急跑兩步,彎下身子急切的審視著喻色,她的臉色太蒼白了,彷彿沒有了聲息一樣。

她靜靜的躺在那裡,嬌弱的如一朵被風吹殘了的小花,看著只惹人心疼。

簡非凡伸手就要抱起喻色,忽而,耳中傳來急刹車的聲音,讓他下意識的抬起了頭,幾步外,一輛黑色越野已經停了下來,他剛剛是看喻色看得太專注,以至於一點也沒有發現那輛正在駛來的越野車。

季唯衍推開越野車的車門就跳了下來,長長的發遮住了他的半邊臉,讓人分辯不出他的美醜,他大步朝著他而來,一步一步,帶著沉穩帶著矯健,那看向他和喻色的神情,傻子都能感受到,他是為喻色而來。

簡非凡淡淡的瞥了他一眼,隨即轉過頭,剛剛還面無表情的臉色已經轉換成了溫柔,一邊輕輕的將喻色打橫抱起窩在懷裡,一邊冷冷的對身後的保鏢道:“攔住他。”

“是,sir!”

“簡非凡,喻色怎麼樣了?”季唯衍只走了兩步就被攔住了,他目光緊隨著簡非凡懷裡的女人,那是一種說不出的感覺,反正,喻色昏迷了,他的心也一下子慌得不行,那是從來也沒有過的反應,從小到大,他經歷的太多,也遇到過太多,唯有這一刻他的心亂了。

“我妻子昏迷不醒,我送她去醫院了,季先生一個外人就不要過問也不要跟過來了。”沒有回頭,簡非凡語氣淡冷,彷彿能將人的血液凍住一樣。

那一句‘季先生一個外人’讓季唯衍身形一滯,剛剛才抬起來的要推開兩個保鏢的手臂瞬間軟了下去。

喻色是簡非凡的妻子,簡非凡在宣佈喻色是他的所有了。

所以,以他的身份,他沒有任何立場去關心那個女人。

可她之所以出事,全都是因為他,她來這樣偏僻的地方是為了李亞芳,而李亞芳是為了阮菲菲,然後,阮菲菲是為了他。

雖然謎底還沒有最後揭曉,可是從種種迹象上來推測判斷,他喜歡阮菲菲絕對不是偶然的事情,而是人為。

所以,喻色如何,他沒辦法不去擔心,他也管不住自己,“簡非凡,讓我看看她一眼,一眼就好。”

簡非凡低頭看了一眼懷裡的女人,忽而,他的眸色變了,她的褲子上全都是血迹,天,那意味著什麼他一個大男人雖然不十分明了,卻也猜了個七七八八,“你想要她死嗎?”他冷斥了季唯衍一聲,便向身後的自己人道:“全都上飛機,快,馬上去醫院。”

只以為她是太虛弱了才昏迷的,現在看來,情况比他預想中的要嚴重多了。

喻色出事了。

“我也去。”飛機怎麼也比車快,季唯衍隨著兩個保鏢就要上直升飛機,這是他第一次如此的放下身段肯委屈自己去乘坐別人的飛機,目的只有一個,他放心不下喻色,那是一種發自內心的擔憂。

“報歉,坐不下。”簡非凡頭也不回冷冷的拒絕,若不是因為季唯衍,喻色此時怎麼會昏倒呢?

揣測著她身上的血意,他的臉色越來越難看,若她真的是流產,那她的孩子也只可能是季唯衍的,除了季唯衍,她從不讓其它任何男人碰她,包括他這個受法律保護的她的准丈夫。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季唯衍頎長的身形頓了頓,他想跟上去,可是簡非凡的拒絕就象是一把刀紮在他的心口上,他與喻色在法律上沒有任何的關係,他甚至找不到一個理由跟上去。

不過,也只有一瞬,他長指一撩遮在面上的長髮,隨即便動了起來,他的動作太快,以至於等他沖到直升飛機前面的時候,簡非凡的人才反應過來,而簡非凡,亦是被他攔在了機艙的艙口前,“我要去。”

“走開。”簡非凡不耐煩了,低頭再看了一眼喻色的腿間,那一抹抹的紅讓他心驚。

隨著簡非凡的視線,季唯衍也發現了喻色的不對,一雙眸子深幽若潭,“我跟過去,只要知道她無事了,我立刻離開。”這是他長這麼大以來他第一次如此低聲下氣的求人,雖然聲線裏只有低沉沒有祈求的意味,可這也已經是他的極限了。

簡非凡眼看著季唯衍擋在身前,再看喻色昏迷的越來越沉,哪裡還等得了季唯衍如此的威脅,輕歎了一聲,他冷哼道:“你最好說話算話。”說完,他揮了揮手,示意留在裡面的飛行員將艙門打開。

直升飛機很小,原本只能容下五個人,如今多了一個季唯衍就顯得窄小了許多,再加上喻色是橫躺在簡非凡的懷裡的,簡非凡眼看著喻色睡不舒服,便留下了一個保鏢下去開著季唯衍的車回去。

這似乎是兩個男人第一次這樣近距離的充滿火藥味的呆在同樣的空間裏。

不過,因為喻色的原因,誰也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守在她的身邊,只區別是,簡非凡是抱著她,而季唯衍只能在一旁守著她。

去往醫院的飛駛路程不是很長,卻又顯得那樣漫長,彷彿永遠也趕不到一樣。

喻色睡得越來越沉,一張小臉蒼白如紙一般。

血濕了簡非凡的長褲,他卻全然不覺,這個時候,飛機裏全都是男人,全都不知道要怎麼辦才好,只能,靜靜的守著她。

二十幾分鐘後,飛機停在了CS第一醫院的草坪上,機艙門才一打開,等了許久的醫生和護士就迎了上來。

喻色被放在了推床上,簡非凡隨著護士推著她往手術室而去,而季唯衍只能亦步亦趨的緊跟著喻色的推床。

喻色被送進了手術室。

當手術室的門合上,簡非凡便靠在了牆壁上,閉上了眼睛,沒有人知道他在想什麼,可,他的手下全都是虎視眈眈的盯看著季唯衍。

季唯衍如標杆一樣立在手術室的門前,他的表情凝重,一動不動如雕像一般。

不知道過了多久,手術室的門突的開了,一個小護士匆匆忙忙的往外走來,兩個男人瞬間同時動了,一左一右一下子攔住了小護士。

“她怎麼樣了?”季唯衍問。

“她什麼病?”簡非凡問。

“刮傷摔傷再加上過度疲累導致流產,血庫裏的血不足了,讓開,我去想辦法。”

簡非凡是讓開了,不過,卻是讓到了季唯衍這一邊,一拳狠狠的擊向季唯衍的面部,他的動作很快,可是,季唯衍若是想躲他一定躲得開,可他沒躲,任由簡非凡這一拳擊在他的鼻樑上,鼻子是一個人面部最脆弱的地方,只一下,就流血了。

“你***對她到底做了什麼?”簡非凡吼著的同時,又一拳落在了季唯衍的臉上,季唯衍依然沒躲,由著簡非凡發洩著。

簡非凡出手的速度極快,十幾秒鐘的功夫,季唯衍已經挨了好幾下,鼻子流著血,可是長髮遮面的他居然一點也不顯狼狽,直到簡非凡打累了停了下來,他才道:“我跟過去看看血源是不是可以籌够。”

他這一嗓,簡非凡才反應過來這個時候還不是他教訓季唯衍的時間,閉了閉眼,他不耐煩的朝著季唯衍揮手,“你去,這裡我守著她。”

“好。”

兩個男人就這樣快速度的在幾秒鐘的時間內達成了一致的意見,為的,只是喻色的安危。

醫院裏人多,那個護士已經走得不見了踪影,可季唯衍並不慌亂,他快速的走到了問詢台,“幫我找張小嫻護士,立刻馬上。”他語調不快不慢,也並沒有威脅人的意味,可發自他的口中,就讓人不由自主的想要為他辦了。

是的,就在小護士轉身離開的時候,他快速的記下了她胸上的身份胸卡,所以,得以在第一時間提供最快的找到小護士的管道。

問詢台的女護士拿起電話撥打了起來,半分鐘後,她指著走廊一側的方向,“先生往這邊直走,再轉彎去十樓找她就是,我已經告訴她你在找她了。”

“謝謝。”這兩字尾音落下的時候,季唯衍已經走出了好幾步,可見,他是有多急切了。

手術一直在進行中。

血源也在緊鑼密鼓的籌集中。

喻色失血過多,若不輸血很難在短時間內恢復。

季唯衍就站在張小嫻的身邊,她到哪兒他跟到哪兒,讓人想要懈怠一下都沒機會。

“什麼,再找不到了?”

“……”

“可是蔣醫生說了,最好再輸800CC的血才能保證病人不會有什麼後遺症,你看,能不能再想想辦法?”張小嫻一邊壓低了聲音說著,一邊緊張的看著身邊男人的側影,她知道季唯衍在聽,也明白若是血源籌不够,依這男人對她寸步不離的表現來看,他很有可能撕了自己,說不怕那是不可能的,這男人太可怕了,目光彷彿要殺人一樣,至少,此時他的目光就是給她這樣的感覺。

她的聲音越來越低,以至于連她自己都要聽不見了,因為,對方告訴她再也找不到血源了。

手裡的電話一下子被搶走,轉而落在了男人的手裡,“必須籌到,否則,我關了你們醫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