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沒有消息

發佈時間: 2023-01-07 15:25:49
A+ A- 關燈 聽書

她一直有吃藥的,確切的說是那個男人給了她藥,而她也乖乖的每次事後都吃了,為什麼會懷孕?

為什麼呢?

她想不通。

可是懷了就是懷了,醫生和護士不會跟她開這樣的玩笑的。

靜靜的看著棚頂發呆,她的思緒陷入了一片混沌之中,她甚至再也聽不清護士在說著什麼了。

腦子裏全都是她懷了孩子的這個消息。

要嗎?

她要這個孩子嗎?

幸好藍晴在重症監護室,否則,若是被媽媽看到她現在這個樣子,一定擔心極了。

又是一整天沒吃東西,好在,輸液裏為她補充了營養成份。

護士又來了,“小姐,孩子是保還是流你决定了嗎?若是不保,你這樣輸液也是浪費。”

藍景伊目光遲滯的轉過了頭,她欠了好多錢,還是高利貸,她連還錢都成問題,又怎麼來生養腹中這個胎兒呢?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况且,這孩子他爸根本就沒想要孩子,若不是意外,她根本就懷不上孩子。

一咬牙,她輕聲的道:“安排流產吧。”

“唉,真是可惜了,還是雙胞胎呢,這要是生出來,多招人喜歡呢。”護士搖搖頭,便朝著門外走去。

“你……你說什麼?”藍景伊叫住了護士,回味著護士才說過的話,“你說我懷的是雙胞胎?”

“嗯,還看不出是男是女,說不定是龍鳳胎呢。”

似乎,龍鳳胎是每一個女人的嚮往,只為,遭一次罪女兒兒子都有了,那是每個母親都希望的,而藍景伊自然也不例外。

這一刻,她又想要留住這兩個孩子了,不管這兩個孩子的生身父親是誰,只要是她生的,那就是她的孩子,更是她生命的延續。

這一刻,她忽的又改變了之前的决定,“護士,保胎吧,不用申請流產了。”這一瞬說出這個決定,她忽而長舒了一口氣,手落在小腹上,兩個寶寶,媽媽會留住你們,一定會的,即便是吃糠咽菜她也要把他們生出來。

藍景伊開始進食了,漸漸的身體好了一些,下床的第一件事就是去看媽媽,媽媽還在重症監護室裏,手術後的這幾天是最為關鍵的時期,若是換上的腎與媽***身體不融合,那麼,會有强烈的反應的,所以,醫生和護士誰也不敢馬虎了,都在全力的監護中,隔著玻璃看著裡面臥在病床上的母親,這一刻,她突然間覺得,其實,活著就好,活著,就有希望。

幾天後,媽媽終於熬過了那最最關鍵的時期,也終於出了重症監護室,藍景伊推著輪椅帶著媽媽走在醫院的園子裏,看著哪裡都是舒心的,花草樹木,青葱翠綠,真好。

藍景伊走得極慢,想著肚子裏的小寶寶,她的心是溫柔的,似乎,在知道這兩個孩子的時候,她的心便被他們填的滿滿的,甚至於最近幾天都沒再想起江君越那個人的存在了。

“伊伊,最近怎麼沒見你給君越打電話呢?是不是小倆口鬧矛盾了?若是的話,媽可要說你了,不要太任Xing,這男人呢,你總要給他留些面子的,不然,說走呀就再也不見踪影了。”

“媽,你說的是我爸吧,媽,我爸叫什麼?”

“你爸呀,他是個混血,呵呵,可帥了呢。”

“媽,我爸以前是做什麼的?”眼見藍晴不肯說出爸爸的名字,她也不便追問,媽媽願意說多少就多少吧。

藍晴的臉色就黯然了下來,“不說他了,再說他他也不會出現,他的心可真狠。”

“媽,你就說說唄。”長這麼大,這一次是藍晴跟她說起爸爸說的最多的一次,她真的很喜歡聽也很愛聽,自己的父親呢,她居然從沒有見過一面,雖然有些恨,可是,那終是與她有著血緣關係的父親。

“不說了,媽累了,咱們回吧,伊伊,聽媽***話,一會兒上樓就給君越打個電話吧。”

又來了,媽媽今天似乎是跟‘君越’這個名字耗上了,可是,她聽著卻是那麼的彆扭,那個男人,她再也不會見他了,只為,她簽下了那份協定,只為,他對她做過的所有的一切。

那個男人不值得她去愛,一點也不值得。

藍景伊往回推著輪椅,不遠處飄來一股烤麵包的香氣,那是以前她最最愛聞的味道,可是此刻,那味道一飄過來,她的胃裡忽的一陣翻江倒海,急忙的跑到一株樹下蹲下去嘔吐了起來,小東西,是不是以後出生了最不喜歡的就是麵包?抑或是最喜歡麵包呢?

手撫著小腹,吐過了正要站起來,忽然,一道身影斜斜的灑在了樹幹上草坪上,“伊伊,你怎麼了?”

一隻溫熱而寬厚的大掌落在了她的背上,輕輕的拍動著,那樣的輕,輕的一點也不像是陸文濤,他從前何曾這樣溫柔的對待過她呢?

“嘔……”又吐了一會兒,她以為她這樣的狼狽還有這嘔吐的味道陸文濤一定會起身離開的,可是沒有,他的手依然在她的背上輕拍著,讓她漸漸的舒服了些,也終於停止了嘔吐,這才吃力而渾身酸軟的站了起來,那只手也自動自發的從她的背上滑落下去,藍景伊看也不看他一眼,冷聲的道:“謝謝。”她這個人,一是一,二是二,以前他待她不好是以前的事兒,現在他幫她是現在的事兒,她分得很清楚。

“伊伊,我們之間一定要這樣冷默相對嗎?我想跟你談談,還有,你這樣嘔吐是不是吃壞了肚子,我帶你去看醫生吧。”他伸手過來就要握她的手,藍景伊迅速往前一移便錯過了他的手,“陸文濤,如果我沒記錯的話,我和你之間已經沒有任何關係了吧。”

“有。”卻不曾想,陸文濤卻給了她肯定的一個字。

“有什麼關係?”藍景伊氣惱的轉身,她已經够倒楣的了,可不可以請陸文濤再也不要再來騷擾她呢?她真的很累了。

“你欠我一個夫妻之實。”輕輕的聲音,卻帶著不容置疑的味道。

“呵……”藍景伊笑了,淡淡的笑容拂在臉頰上,讓那張小臉一下子就生動了起來,“陸文濤,請你弄清楚一個事實,從前,是你欠我,不是我欠你,如今,我已經不想要了,我們,早就兩訖了。”說完,她轉身朝著輪椅上的藍晴走去,她如今,只要和媽媽和自己未來即將出生的寶寶相依為命就好了。

“可我想要。”陸文濤再度捉住她的手腕,磁Xing的嗓音壓低在她的耳邊,這就是她曾經以為會給自己一生幸福的男人,可他沒做到。

“陸先生,天下的女人多的是,還有,我想陌小姐會不開心的,再見。”用力的一掙,大步的走到藍晴身邊,藍景伊推著藍晴便往住院部的大門走去。

“伊伊……”陸文濤低叫。

“伊伊,是媽對不住你。”藍晴低聲說過,眼淚已經含在眼圈裏了,陸文濤當初要娶藍景伊的用意她是早就猜到了的。

“媽,不怪你,你也反對過的,是我自己一意孤行,不過,我也不後悔。”至少,她可以在再面對紀敏茹和簡非離的時候不用自責,不悔,真的不悔,就算是與江君越之間發生的所有,她也不悔。

“伊伊……”手落在輪椅把手上女兒的手上,藍晴的心暖暖的,有這樣一個女兒真的是她的福氣吧,這麼些年,她所有的心思都在那個不見了的男人身上,又哪裡真正的關心過自己的女兒呢,若不是這場病,她都忘記了有女兒的好。

女兒,果然是媽***貼心小棉襖。

望著母女兩個漸行漸遠的身影,陸文濤沒有追過去,而是掏出一根烟狠狠的吸著,連他自己也不明白他為什麼要追到這裡來,只是想要再看她一眼嗎?

可是現在看過了,他還是不想走。

以前在一起的時候,隔三差五的總有機會見到她一次,但是現在,醒了睡了,她再也不會出現在他的面前他的身邊了。

這一個晚上,藍晴睡了,藍景伊卻怎麼也睡不著,肚子裏的兩個小東西有點折騰人,讓她吃不好也睡不好,吃什麼吐什麼,這會兒,她又餓了,她想出去覓點東西吃。

從醫院出來,慢騰騰的走著,她現在,最多的就是時間了,無休無止的都是時間,在媽媽還不能自理之前,她也只能留在醫院裏浪費著這些時間,醫院對面就有一家小型餐廳,她朝那裡走過去,就看著那招牌都越發的覺得自己餓了,於是,脚步也越來越快,忽而,只覺身後也有一串腳步聲,似乎,自己快那腳步聲也快,自己慢下來,那腳步聲也慢了下來。

心,不由得有些慌了,算算時間,還高利貸的日子還差二十幾天呢,二十幾天,說長不長,說短不短,一想著她答應人家每個月要還的那些錢,她的心便一抖,二十幾天后她能賺到嗎?

不知道,什麼也不知道,如今的她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風,明明是輕輕的風,卻吹得她心亂如麻,那個男人有多久沒有消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