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8章番外:染色合體(264)

發佈時間: 2023-01-07 19:12:58
A+ A- 關燈 聽書

微風。

卻是黑夜。

喻色耳朵裏是龍驍歇斯底里的狂叫聲,卻隨著滾動越來越不清晰,她只想,逃離他越來越遠,管他是什麼人,都與她無關。

身上臉上手臂上,隨著翻滾而被刮傷,她卻全然不在意,那是一種連她自己都不明白的對龍驍的敵意,似乎,只要被他帶走了,她從此的生活就會完全走樣,再也回不到她想要的如初的那種日子了。

那種骨子裡的恐慌讓她就這樣不要命的逃了。

山坡上的盤山路上,喊聲腳步聲,聲聲傳來,可她卻覺得離自己越來越遠。

疼。

全身上下都疼。

喻色終於停了下來,那是一株兩個人都抱不住的大樹,粗粗的樹幹阻擋住了她的路,喘息著,她看著周遭伸手不見五指的黑,這樣的夜只要她刻意的把自己藏起來,誰都休想找到她。

喻色不動了,以不動應萬變。

背脊輕輕靠在了樹幹上,那一觸之下的痛讓她低哼出聲,好在,離上面的人比較遠,他們聽不見。

喻色皺著眉頭,忍著劇痛側耳傾聽著上面的動靜,奇怪,這時候好象並沒有人下來追她了,相反的,原本下來的那些腳步聲也已經停止了下行,變成上行了。

“龍驍,你若是敢去救她,我就死給你看。”激烈的女聲,也是陌生的女聲,那女子的話語彷彿是知道她的存在也知道她是誰似的,可於她明明是不相識的人,喻色皺起了眉頭,雖然心底裏在暗暗慶倖有人在封锁龍驍派人追下來,可是同時又對女子和龍驍的身份無比的好奇起來。

“我查過了,她就是被丟棄的那個女孩,她叫喻色,這名字意味著什麼,你不懂嗎?”龍驍吼這去,喻色聽聲辯比特,覺得他與那女生只有兩米左右的距離。

“我不管,反正她已經消失了二十幾年,那就繼續消失好了,你若是敢把她帶回家,我會讓你後悔的。”

“隨便你。”龍驍似是混不在意,喻色仰頭看著那個方向,燈光中一道人影正快速穿過人群往這坡下而來。

“阿驍,你真的敢?”又是女子的聲音,帶著一種視死如歸的口氣。

“哼,你不想見她可有人想見她。”

“好好好,那你就去……就去……”女子的聲音顫抖了起來,聲聲都帶著絕望。

龍驍在移動,不作遲疑的在光影的照射下往喻色滾下山坡的方向大步走去。

“大小姐……”忽而,人群裏發出了驚叫聲,隨即又是一聲驚叫,“阿瑤……”這驚懼的叫聲居然出自龍驍之口,彷彿那個叫阿瑤的女子此時身上發生了什麼似的,喻色看不清自己的周遭,但卻能看見盤山路上被車燈照亮的那一小片區域,那裡影影綽綽,圍滿了人,“阿瑤,你這是何苦,我答應你不去找她就是,也不帶她回去就是了。”

“阿驍,帶我回家……帶我回家……”繼繼續續的女聲,也越來越小聲,很快的就再也聽不見了,隨後,盤山路上開著大燈的車整齊的駛離,那光線離喻色越來越遠,她的世界也越來越黑暗,她靜靜的靠著那株樹幹,整個人虛脫般的半點也不動不了了。

黑暗,越來越濃。

死寂的山間只給喻色窒息的感覺,她很害怕,這時候若是遇到狼蟲她根本就只有等著被受傷的份兒。

奔跑時身上的行李什麼的全都落在了那家服裝店,此時也不在落在誰的手中了。

手機也不見了。

她半點求救的工具都沒有。

阿染會來救她嗎?

她甚至不清楚他現在的心有所屬是她還是阮菲菲,本想著來這裡弄清楚他那天晚上發生變化的原因,結果,弄巧成拙,李亞芳已經死了。

頭痛,加上理不清的事情纏纏繞繞在心間,喻色覺得自己要死了,而且,越來越冷。

手費力的探到額頭摸了摸,喻色知道自己發燒了。

她想離開,可半點力氣都沒有,只能等著天亮後有好心人路過再救起她。

從她記事起,她從來也沒有做過什麼壞事,都說好人必有好報,她相信她也會有好報的,她做了那麼多的義工,不求回報,只求自己和自己所愛的人一生平安。

至於那個要找她的人,她突然間竟是沒了興趣,一直住在小城裏,目的就是等一個要找她的人,如今,龍驍應該是她的生命裏出現的第一個要找她的人,可顯然,那個叫阿瑤的女孩對她是有敵意的。

呵呵,其實她也無意走進阿瑤的世界。

她就是被丟棄的那個女孩。

如今,是誰丟棄了她,她都無關緊要了,她缺失了那個狠心拋弃她的人的世界二十幾年,這麼久的歲月裏,有他們沒有他們她早就無所謂了。

不是她要故意的往那個方向聯想,實在是之前發生在盤山路上的一男一女的對話讓她不得不往那個方向聯想。

龍驍,他為了阿瑤到底沒有管她的死活。

呵呵,世間冷暖,她早就看淡了。

風輕輕的吹,很冷,冷得她牙齒打顫,可更冷的是她的心,就只剩下了那種被人遺棄的感覺,很殤很殤。

一夜的黑,都說是度日如年,這一夜她卻是度秒如年,遠處近處,偶爾聽見一聲狼嚎,每一次都驚得她的魂要飛到了天外一般,怕,除了害怕還都是害怕。

說不怕,那是不可能的。

天亮的時候,她甚至想要歡呼了,只要天亮了,她就不怕那些山裡的動物了。

雖然明知道動物其實比人更無害,知道最能傷人的其實更是人類本身,她還是祈盼著有一個人突然出現,來拯救她受傷的身體和靈魂。

從天明到太陽升起,陽光暖了些她的身體,喻色試著動了動,全身都如散了架一般,可她真不想再呆在這山裡了,只有爬到了盤山路上,她才有機會得救。

那裡,會遇到車,只要遇到了車她就得救了。

痛。

每爬一步都是痛。

可是想到孩子們,想到季唯衍,甚至還有簡非凡,她就不能停下,咬牙也要堅持。

滾下來的時候還不覺得這裡離盤山路有多遠,可這往上爬的時候,她才知道那是有多遠多高,太陡了,所以,每往高爬一步都是寸步難行。

天空,傳來一陣轟鳴聲,惹得喻色下意識的仰起了頭,一架直升飛機正在緩緩駛過。

喻色想也不想的手扯著身邊的雜木就想要站起來,可,還沒站穩就受不住的倒了下去,昨晚滾下來時愛的傷早上看到的時候她才知道有多嚴重,可以用觸目驚心來形容。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太多的傷了,大大小小的密密麻麻的到處都是。

她覺得她要成了廢人了。

站不起,她就扯了一根樹枝,拼命的用力的搖晃著,“救命……救命……”也許這架直升飛機是來找她的,可她所在的位置草叢茂密,若不仔細觀察,根本發現不了山中的她。

直升飛機開得並不快,可再不快那也是飛機,十幾秒鐘的時間就從她頭頂的上空飛走了,“救命……救命……非凡,是不是你?”她高聲的喊著,可是自以為的高聲在出口的時候竟是那麼的小,在這山間根本不值一提。

直升飛機越來越遠,喻色的希望也落空了,失落的看著那個方向,她只好繼續的往山上爬,想著昨晚若早知道那個阿瑤會出現會封锁龍驍帶走她,她還不如不跳下車呢,這樣,他們把她丟在盤山路上她也不會受傷更不會生病,也更容易遇到路人和車。

喻色艱難的朝著山上爬去。

天冷,她身上的衣服早就破爛不堪了,僅有的乾淨的都扯了下來包紮了比較重的傷處。

從小就在熱帶地區長大的她真心受不了這樣的冷。

喻色就有種到了世界末日的感覺。

可每每想到剛剛飛過去的直升飛機,她就覺得自己還是有希望的。

只要沒找到她的人,那架直升飛機的主人就會繼續找她吧?

那段山坡,她滾下去的時候只用了幾分鐘的時間,爬上去的時候卻足足用了兩個多小時。

盤山路上,一片安靜,可見,這裡很少有車經過。

喻色掃過昨晚她跳車的地方,那裡只有一小段急刹車的痕迹,除此外什麼也沒有了,若不是她真真切切的記得自己是從那裡跳下去的,就有一種昨晚上只是做了一場惡夢的感覺。

深吸了一口氣,喻色沿著路邊慢慢的往小縣城的方向走回去,她恨死龍驍了,都是他害她現在是要多慘就有多慘。

忽而,一陣清脆悅耳的手機鈴聲響了起來,遁著那聲音喻色看了過去,頓時,她的眼睛一亮,那是一款超薄的男款手機,金色的外殼,超大螢幕的款式,很潮範,這一瞬間,她腦子裏閃過的就只有一個人,龍驍。

是他的手機。

那個男人太蠢了,居然把手機丟在了這裡,這也是老天爺在可憐她,她終於可以自救了。

看到那款手機,喻色一下子就有了力氣一般,很快就沖了過去,可她才要接起,對方就掐斷了,然後就是一條簡訊發了過來,喻色打開荧幕看過去,“喻色,你給我接電話,別說你沒有發現這個手機,若沒發現,那就是你在自找死路,與我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