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7章番外:染色合體(263)

發佈時間: 2023-01-07 19:12:16
A+ A- 關燈 聽書

龍驍微眯起了眼睛,淡冷的看著她的同時抽過了兩張紙巾,一張遞給她,“擦乾淨了,真醜。”

說完,他也不管她是不是要接了就塞在了她的手裡,另一張則是擦拭著他自己的手指,慢慢緩緩的擦著,“喻色,你是這個世上第一個敢咬我的女人,我希望今天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

“你希望是你的事情,與我無關,停車,放我下去。”面紙雖然到了喻色的手裡,可她根本無意去擦,此時的她甚至感覺不到舌上的疼痛,不過,她算是知道了一點,龍驍想要的是活著的她,而不是死了的她,雖然,她一點也不明白這世上的女人千千萬,他為什麼偏要對她起了好奇之心呢?

龍驍擦乾淨了手指上的血迹,這才淡冷冷的抬眸,“你不是說我不男人嗎,只要你說出來原因,我就答應你不對你用强,如何?”

這算什麼狗屁的交換,半點都不公平,“不如何,我不幹。”

龍驍咧了咧唇角,那微揚的弧度映出了一股笑意,可那笑意卻卻彷彿一把無形的刀,隨時都有可能紮進對手的心口,“信不信我打個電話過去,我那幾十號的人就能把他滅了?”

他這一句,輕描淡寫,卻驚得喻色一身的冷汗,咬唇,口中驟然傳來劇痛,她覺得自己要死了,可,又不能死,她放不下季唯衍,“你要是敢,我絕對死給你看。”龍驍可以傷自己,卻不能傷季唯衍,她不許。

“那你說吧,為什麼說我不男人?”

喻色翻了個白眼,她現在算是知道了,這龍驍最在意的是自己的名聲,其它的什麼都不重要,哪怕被咬了都不在意,“他受傷了,槍傷,還沒超過三天,在胸口的位置,你說,你今天贏他贏的男人嗎?”

“呃,他受傷我是知道,只是他出現的時候跟常人無異,呵呵,我倒是把這個給忘記了,好,這次算是我輸了。”龍驍微微一笑,居然磊落的承認他是勝之不武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這倒是讓喻色出乎意料之外了,她看著他,眉梢皺起,“你到底是誰?你從前認識我嗎?”之前,她一直認定他是阮菲菲派來滅口的,那個女人先是滅了李亞芳的口,現在再來滅她的口這很正常,可此時通過龍驍的反應她覺得好象一切又不是那麼回事了,好象龍驍與李亞芳並沒有什麼關係。

“給你三次機會猜,猜出我與你的什麼人有關係我就告訴你答案,若猜不對,那就別怪本少爺守口如瓶了。”

“呃,真弱智。”喻色嫌弃了。

“你若猜出來就算是我弱智,你若猜不出來就算是你弱智。”

“切,那我即便猜對了,你也說我猜錯了,反正,無論我猜的對錯你都不會承認我猜對了。”喻色才不傻呢,這男人不是那麼好對付的。

“你放心,我龍驍說一是一,說二是二,絕對不會你猜對了我還不承認的,你猜吧。”

呃,這是有多自戀呢,他說他會承認她就要相信他嗎?

喻色閉上了眼睛,不理會他了。

車廂裏一時間安靜了下來,龍驍也沒有吵她,像是也累了,懶洋洋的靠在了椅背上,“你不猜就不猜,隨你的便,不過,本少爺是不會告訴你我是誰的了。”

窗外有風,隨著車行而被飄到遠方,喻色依舊閉著眼睛,若是季唯衍真心要救她,不管龍驍把她帶到哪裡,他都會想到辦法的,不然,還有簡非凡呢。

心口疼了疼,她來到這裡沒找到李亞芳,卻給自己惹了一身的麻煩。

這個時候,特別的想念三個小寶貝,真想他們就在身邊,然後一一的摟在懷裡,讓她感受到他們的存在,她的心就會踏實許多。

夜漸深了,耳中都是車輪疾駛的聲音,喻色困了,卻不敢睡。

陌生的人,陌生的車,她不知道的目的地,還有她不知道會見到的人,所有,都讓她的精神高度的緊張。

龍驍象是睡著了,傳來低低淺淺的呼吸聲,喻色久不見他動一下,便悄然睜開了眼睛。

整個車內,只有司機在全神貫注的開著車,喻色掃了一眼車前車後,這才發現龍驍的氣場挺大的,他這可不是一部車,而是幾部車的車隊,應該都是用來保護他的吧,那他的身份不是豪門世家就是道上有頭有臉的人物的富二代。

這氣場,一點都不比簡非凡的少半點。

喻色計算了一下,每部車之間的距離大約是五六米的樣子,而且頒佈極為均勻,這樣近距離的車間距,她想要跳車只怕才一跳下去就得被人發現,除非是有意外發生。

可是,身邊坐著龍驍,真的會有意外發生讓她逃離他嗎?

他睡著了,她坐在他的身旁仔細的打量著這個男人,若是摒除她討厭他的心思他的確算是個美男子,一點也不差了簡非凡和沒有毀容前的季唯衍,此時她腦海裏全都是他之前的問題,若要她來猜,一時之間她還真猜不出他是跟與她有關的哪個人有關係?

是的,她猜不出。

他不像是認識季唯衍認識簡非凡還有她三個寶貝的人,那麼,其它的她認識的人就太多了,哪裡有辦法三次就猜準確呢,那便,不能去猜。

明著不猜,可心底裏還是好奇的,還是想猜的。

他是認識洛嘉旭嗎?

或者是與江君越有關的人?

喻色越想越好奇了。

男人睡著,不過一隻手還是死死的扣著她的兩手,讓她還是動彈不得。

“驍哥,你放手好不好?我不會逃的。”她低聲的在他耳邊低語,希望睡著的他會因為聽到她的話語而下意識的鬆開她的手,以前讀書的時候,她跟一個同學學過催眠,當時只是好奇,沒想到此時會用到,反正,不管行不行,她都要試一下。

“驍哥,你好好睡,握著我的手不舒服,慢慢鬆開就好。”她的聲音低低的,有種催眠的味道,喻色一邊低語一邊觀察著龍驍,說實話,她這只是試試而已,然,很快的,她覺得那緊握著她的手開始鬆動了,然後一點一點的放開了她的手,而後垂在了他自己的身側。

再看司機,他還在專注的開著車,因著有椅背的遮擋,他一點也沒有發現後排座位上此時正發生的一切。

逃,一定要逃,喻色現在就只有這一個念頭了。

夜這樣深,即便是兩部車間的距離很近,可只要她掌握好跳車的位置和角度,還是有希望的。

只是,前面的司機有些難搞。

喻色透過車窗望著車外,此時車子早就駛出了小縣城,正在盤山路上一圈一圈的繞,繞得人有些頭暈,不過,這樣的路才最容易逃呢,她跳下車後,後面沒有轉過來的車上的人不見得會發現,等後面的車轉過彎跟上來,她人已經沒影了。

“師傅,車裏太悶了,我想開窗子透透氣。”喻色低聲的說道。

司機沒吭聲,根本就沒把她放在眼裡,他認的就只有龍少一個人吧。

“我告訴你,龍少既然千方百計的抓了我,就證明我跟他關係匪淺,你信不信以後我會讓你吃不了兜著走。”見司機依然不語,喻色又道:“我不過一個小女人,只是開開窗子透透氣罷了,你至於這麼緊張嗎?你瞧,你家少爺已經鬆開了我的手,那就證明他對我早就不設防了。”喻色繼續說繼續說,反正,非要說服司機開窗不可,開窗了,她開車門的時候,司機才不會對突起的風敏感。

“好吧,你坐穩了,風大。”

“知道,謝謝師傅。”見司機師傅鬆口了,喻色頓時笑顏逐開,對方也一定是以為她是個女生而不會做出什麼激烈的事情吧。

窗子開了,汩汩的風飄進來,吹著喻色頭腦清醒了許多。

身邊的男人動了起來,明顯要醒過來的迹象,喻色的眸光迅速掠了一下車外,此時不跳車更待何時,機會總是留給擅於把握的人。

喻色的手輕輕一按車門的按鈕,原以為不會成功,以為司機會上鎖,不想,居然給她一按成功了,很有可能是司機對於龍驍太過信任,以為他在就不會出什麼紕漏,不想,車門被喻色打開了。

那只有一瞬間的功夫,根本由不得你再細想什麼,喻色推開車門就往外面跳去,速度快的連她自己都不知道,那完全是一種要逃生的本能的反應。

“滾回來。”不想,她才抱著頭沖出車外,整具身體才碰到路邊的草地,龍驍已然醒了,長臂抓了過來,他的手觸到了她的衣角,“嘶啦”,喻色只覺衣服正在被撕裂開來,這個時候,她除了逃已經沒有第二種選擇,回手用力的一關車門,而龍驍因為車廂內太狹窄根本施展不開,等他將要挪到她這邊車門的時候,喻色已經回手狠狠的關起了車門。

“嘭”的一聲,車門關上,也緊緊夾住了喻色的衣角,這一次,不是龍驍在撕扯了,而是她自己用力的一撕,半邊的衣角便撕了開來,一半在車內,一半在車外隨著喻色的前滾翻而滾向路邊斜斜的陡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