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6章番外:染色合體(262)

發佈時間: 2023-01-07 19:11:47
A+ A- 關燈 聽書

這個世界不知道是誰瘋了。

是她。

是龍驍。

還是季唯衍?

抑或是這個時候他們三個都瘋了。

沒有人瘋跑,只有越來越快的腳步聲刺著她的耳鼓生生的疼。

“阿染,你別過來,別過來。”棍棒的反光越來越强烈,伴著的還有刀光,那些人越來越近了,那些東西可不是用來開玩笑的,喻色知道深淺,她不能讓季唯衍走進危險中。

然,季唯衍沒有聽見般的繼續健步如飛的走過來。

他到了。

“放下喻色。”如吼的聲音傳過來的同時,一股風至,一隻大手落在了喻色的肩膀上,季唯衍用力的扯著喻色,要把她扯到自己的懷裡,可是龍驍豈是那麼容易對付的,他身形一轉,帶著喻色强行的避過季唯衍的手,隨即立住,淡淡笑道:“季先生,你若是不怕打在她的身上,那你儘管出招。”

“你卑鄙。”

“這怎麼能算是卑鄙呢,我只是合理的使用我手上的王牌而已。”龍驍眉眼彎彎,邪氣的笑著,那神情與簡非凡有一些些的象又不是全象,簡非凡多了幾分內斂,而他則是多了幾分年少氣盛的張揚。

喻色還是衝突著,一方面為著季唯衍肯為她出面而心暖,可另一方面又是擔心他,其實說白了,龍驍現在是拿她當人質了。

這樣,即便季唯衍功夫了得,可難免因為她而施展不開,她現在成了他的拖累了。

她是真的不明白了,龍驍何以如此的為了她而不惜使用武力呢。

都說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是不是阮菲菲?”喻色不管了,認定了就是阮菲菲請他對她下手滅口的,輕蔑的目光掃過龍驍俊逸的一張臉,可他再英俊,此刻落在她的眼裡也是面目猙獰了。

“呵,我能說我也是來找李亞芳的嗎,可惜來晚了,不過,帶回你也不錯。”囂張的語氣,強勢的冷硬,半點都沒有回轉的餘地。

“我又不認識你,你帶走我有什麼用?信不信我告你?”喻色惱,想掐死他。

“呵,你告呀,你現在就告。”龍驍不以為然的笑道。

“阿染,打110,快打。”喻色豁出去了,她不想惹事上身的,可惜,禍事總是找上門來。

“不必了。”季唯衍淡淡一笑,眸光深遂的像是那深不見底的幽潭,“若是有用,他也不會這樣囂張了。”

“你到底是誰?”

“你管得著嗎?”龍驍眼皮微挑,好看的眉眼現在落在喻色的眼裡都變成討厭了。

“你……你個紈絝子弟。”

“我就紈絝了,我喜歡,你管不著。”

喻色才要回敬這位自戀到極致的男人,便覺得一股風至,季唯衍已一掌揮向龍驍的後腦,眼看著他的手馬上就要落在上面了,龍驍的頭突的一側,瞬間就避過了季唯衍的手,兩個人的速度可謂是半斤八兩不相上下,不過,龍驍身上多了一個她還能有這樣的反應速度,可見他的功夫也是了得,喻色知道季唯衍是遇到對手了,別說是龍驍有那麼多的手下,即便只是龍驍一個人,季唯衍也難以應付。

“季唯衍,你老了,想跟我鬥還需要好好的練練,嗯,就給你時間回去練練吧,這是我的號碼,等你練好了再來打我電話,隨時恭候。”龍驍說著單手從口袋裏掏出了一張名片一樣的東西便拋給了季唯衍,季唯衍抬手兩指一夾,便夾住了,眸光迅速掠過那張紙片,可就是這麼一走神的時間,龍驍動了,這次,他不是用走的,而是用跑的,喻色只覺兩耳邊全都是呼呼的風聲,眨眼間他便扛著她到了他的手下那裡,“撤”。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簡單一個字,幾十人便擁著他和她往一邊的一輛越野車走去。

“兄弟,拜拜啦。”等季唯衍反應過來,看到的就是那一大群的人簇擁著他和喻色兩個人,此時再想擠進去那是難如登天,畢竟,那是要先過五關斬六將,將他的手下打敗才能往前沖的。

喻色聽見了打鬥的聲音,她急的眼圈都紅了,可是沒用,龍驍根本不放過她,只一條手臂就鉗制著她分毫也動不了。

“阿染……阿染……”喻色驚恐的低叫,這一刻,她想他救她,又不想他來救她,衝突的呼喊聲中全都是痛苦。

季唯衍的眼睛也紅了,那是一種連他自己都無法理解的感覺,他看不得喻色這樣被人委屈的帶走,可,眼前的人太多,再加上來這座小縣城之前他在T市受的槍傷根本沒有好俐落,不然,區區一個龍驍他根本不在話下。

“嘭”,季唯衍一拳揮倒一個,“嘶”,可對方倒下的同時,他也低哼了一聲,傷口已經繃開了,他甚至感覺到了有粘稠的血液正沿著胸口滴淌著,“驍哥,他好象受傷了,真不禁玩。”人群裏有一個人高聲的向龍驍彙報著。

“嗯,是真不禁打,比我知道的那個季唯衍可是差多了,果然傳說不過是傳說,孬種一個。”龍驍已經坐進了車裏,喻色被丟在他的身旁,他還是一手鉗制著她的兩手,根本不容許她有任何掙扎。

“撲”,喻色一口唾沫吐向龍驍,許是他此時正關注著季唯衍而沒有防備到她,還真是被她一吐一個准的吐在了龍驍的臉上,“你個混蛋,我又不認識你,你為什麼要帶我走?”

“爺樂意。”不想,龍驍不怒反笑,微眯起的眼睛寫著無所謂,抬手一抹就抹去了她吐上來的口水,那畫面居然一點也不顯他的狼狽,反倒是襯著他優雅的如一個貴公子。

喻色氣惱的想咬人,可她現在被固定在一個小小的空間裏根本動彈不得,“你到底是誰?”

“以後你就知道了。”龍驍眨眼一笑,沖著外面道:“季唯衍,再見。”說完揮了揮手,示意司機道:“開車。”

“是,龍少。”司機隨即啟動了最新款的路虎越野車,喻色用力的往外看著,可她只看見了季唯衍的一角衣角,就再也看不見他了。

路虎越開越快,喻色的心底也漸漸的從慌亂而歸於了平靜,這一刻,被帶走的她認命了,也不鬧騰了,她累壞了。

輕輕的閉上了眼睛,喻色低聲說道:“龍驍,你即便是從他手上帶走了我,你也沒有什麼值得得意的,也不見得是贏了他,相反的,只能證明你這人很不男人。”

她的聲音低低的,沉沉的,帶著獨屬於她的那種小女人味,撩著龍驍倏然轉身,“什麼意思?”

“反正,你不男人就是了。”喻色不屑的瞟了他一眼,她不想多說,有些人你越是理他他越是拽,那乾脆就不要理他就是了,人都是犯踐的,她不理他,他就越會求著她理。

“喂,你給我說清楚,我怎麼不男人了?”果然,龍驍惱了,這還是從她第一眼見他到現在他第一次著惱了。

喻色好笑的眯起了眼睛,“果然不男人,孩子就這樣的表現。”

“***,你什麼意思?你給我說清楚。”這下,龍驍氣急敗壞了。

喻色偏過了頭,不準備再理他了,“切,真是小孩子,氣Xing這樣大。”

“你***少給我敬酒不吃吃罰酒。”男人吼著的同時,喻色的身子便被龍驍一個大力給扯進了他的懷裡,他扣著她的小腰,强行的讓她與他臉對著臉,“喻色,你信不信我在這車上就辦了你?”

龍驍灼灼的目光緊盯著她,那目光讓喻色就有種感覺,好象自己沒穿衣服似的,整個人都被他看過了,“你敢!”

“我敢不敢你試試就知道了。”削薄的唇隨著話語出口就已經落下了,尾音淹沒在兩個人的唇邊,他的吻落了下來,灼熱,滾燙,喻色的呼吸瞬間就成了一種奢侈。

喻色睜開了眼睛,卻,根本拗不過男人的強勢和掠奪。

那是一種窒息了的感覺。

長這麼大,與她如此親昵的除了季唯衍還是季唯衍,而與簡非凡的‘那一次’,她根本沒有任何的記憶,有時候,她甚至在懷疑她與簡非凡到底有沒有過那一次呢?

龍驍太強勢了,與記憶裏的季唯衍根本是天差地別,她的阿染從來也沒有這樣對過她的,他對她一向溫柔。

喻色的心慌得不行,直到呼吸快停止了,龍驍才緩緩的移開了唇,可是並沒有放過她,一付真的要把她就地辦了的樣子。

喻色再也受不住了,貝齒狠狠的落下去,她不咬他,她死給他看好了。

看他是要一個活人還是要一個死人。

血腥的味道片刻間就彌漫在了整個車內,“你***在幹嗎?”龍驍的手摳進了喻色的口內,也不管她是不是會咬他,强行的分開了她的貝齒,於是,不過是十幾秒鐘的時間,她的嘴裡就血紅一片,他的手指也是血紅一片,血腥味越來越濃,喻色冷冷的看著面前的男人,“我告訴你,你可以封锁我死一次,卻不可能封锁我死一百次一千次一萬次,你給我離遠點,別碰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