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3章番外:染色合體(259)

發佈時間: 2023-01-07 19:10:10
A+ A- 關燈 聽書

其實,更吸引她的不是照片本身,而是,附在照片旁邊的那一條簡捷的不能再簡捷的人物介紹。

李亞芳,苗族人,盅婆,多年從事這一行業,那一晚前後與阮菲菲接觸了幾天,隨後便再沒有與阮菲菲聯系過了,後面,附上了李亞芳的地址。

喻色看到這個人的資料若有所思。

不是她非要對這個女人產生懷疑,而是因為那一晚阮菲菲和季唯衍相繼接觸過的人算來算去也就那麼幾個,而在這幾個之中,就屬李亞芳看著最為可疑。

盅婆。

這是一個對現代人來說已經有些陌生的行業。

可,不代表喻色沒有聽說過。

打開網頁,喻色開始了百度,頓時一下子搜出了很多關於盅婆的傳說,還有下盅和解除的辦法。

她認真的看著,這一看就是一個多小時。

天色已經大亮了,可一夜未睡的喻色還是了無睡意,而且,越來越精神,同時帶著點亢奮的意味。

差不多把網上蒐索來的資料都看完了,喻色伸了個懶腰,習慣Xing的摸過手機,這才發現有一條簡訊來了,再看署名,居然是江君越的,喻色打開,眸眼笑得生動了起來。

“半夜三更睡得正香,被你吵起來一次不說,還被手下吵醒,嗯,我頂著困頓爬起來發資料給你,怎麼,連句謝謝都換不來?”

喻色想像著那男人在發給她這條簡訊時咬牙切齒恨不得把她大卸八塊的樣子,越想越覺得好笑。

都說戀愛中的人會弱智,她覺得江君越就是屬於那種類型的,而且,特別的小孩子氣,彷彿藍景伊就是只能歸他所有的寶貝似的,其它的人,哪怕不是碰到她而只是遠遠的看一眼他都不樂意,尤其是男人。

喻色把江君越那條簡訊看了足足有三遍,不過,她還是沒回應江君越,而是放下手機下了床,進了洗手開始洗漱,也開始了她新的一天。

換了一身衣服,喻色用手機訂了一張機票,便下了樓退了房離開了飯店。

最近一班飛往HN省的飛機,喻色安靜的坐在候機廳裏,她相信等她找到那個李亞芳,也許許多的事情就可以給出一個合理的解釋了,她太笨了,應該早想到那天晚上有人算計了季唯衍的。

“旅客朋友們,飛往CS的班機開始登機了,請旅客朋友們排好隊有秩序的登機……”

喻色聽到機場廣播員清脆悅耳的聲音便站了起來,拉著行李開始登機。

她的行李不多,幾件換洗的衣服就足够了。

而在T市和小城,一年四季都是差不多的溫度,根本無需帶厚的衣服,所以,她的行李在正在登機的人中顯得是那樣的可憐。

不過,這個季節去HN,就有些冷了。

可,喻色來不及去買保暖的厚衣服,匆匆忙忙就上了飛機,只想等到了CS再買衣服。

一個多小時的飛機,飛機上簡單的吃了早餐,喻色便買了大巴的票直接去往李亞芳所處的縣城了。

她不知道李亞芳現在是不是住在家裡,可,除了去李亞芳家裡找人,她也想不出其它的辦法,總不能再去麻煩江君越,有些事情,她决定要自己親歷親為,付出總會有收穫,盅,喻色認定了就是那個李亞芳搞的鬼,不然,以季唯衍的Xing格,他不是那種說變就變的人,而且,他這次的改變極為的古怪。

大巴車傍晚的時候終於抵達了縣城,然,這個時候去鄉下李亞芳家小巴士已經沒有了。

喻色餓壞了,就在車站的附近隨便找了一家看起來比較乾淨的小吃店,叫了一份大碗的刀削麵,餓了,所以吃什麼都香,再加上這裡氣溫低比較冷,所以她覺得這熱面特別的美味,吃著特別的舒服。

“靚女,你是外地人吧。”忙完了的老闆娘擦著手走到喻色對面,坐了下來。

“嗯,是。”喻色什麼也沒想,隨口回到。

“我一看你就是外地人,瞧瞧,你穿的真少。”

喻色再喝了一口湯,不好意思的道:“我家裡那邊現在的天氣很暖和,一點也不冷,所以沒想到這邊會這樣的冷。”

“我們這家店對面有一家賣衣服的,都是今年最流行的款式,做工精良,要不要我帶你去買兩件保暖的衣服?”

“好,謝謝你。”喻色點頭,她不差錢,她只是差時間,太急著去見李亞芳了,况且,天這樣冷不穿暖一些她也受不了。

長這麼大,這還是第一次到這樣冷的地方,若不是吃了面,她真是冷的受不了。

老闆娘是個好客的,而且很會拉生意,親自帶著喻色出了麵館去往那家服裝店。

小縣城不大,可也不小,正是下班的點,所以來來往往的人很多。

遠處的街道上傳來哀樂聲,音量特別高,那哀怨的音樂讓人聽著有些不舒服,一聽就知道是哪一家裡死了人正在辦裏發喪的儀式。

喻色也沒在意,出門在外遇見這些在所難免。

紅白喜事,每個人都要經歷的,她已經見慣不怪了。

“小姐,就是這家店,你看看,這裡的衣服都很不錯的。”

喻色進了服裝店,都是賣的冬天的款式,她以前根本沒機會穿這樣厚的衣服,而且她穿衣服一向不挑,以前與季唯衍在一起的時候幾乎都是季唯衍為她買,後來是簡非凡,喻色隨意的選了兩件,一件穿在身上才終於不冷了,付了錢,正在往旅行包裏放另一件,忽而,店門開了,兩個女人一前一後的走了進來,其中一個還披著麻戴著孝。

“喂,我們這裡不是賣壽衣的,你們去對面一條街往北走就能看到了。”售貨員眼看著兩個女人進來,就迎上去要趕人,縣城裏的人覺得遇上這樣辦喪事的人很不吉利,晦氣。

女人不肯出去,“我又不是來買壽衣的,我是進縣城的時候穿得少了,這會有點冷,我想買件厚的衣服穿。”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售貨員這才表情和氣了些,指著那一排排的衣服道:“那就多試試,喜歡再買。”

喻色將衣服塞近了行李包,抬腿就往外面走去,就在喻色轉動門把手要出去的時候,那個正在挑衣服的女人與另一個女人道:“你說李姐死的真蹊蹺,就是摔了一跤怎麼就一下子斷了氣呢?”

“誰知道呢,不過報了警也沒查到什麼,可能是她運氣不好吧,誰讓她為了錢做了那麼多的壞事造了那麼多的孽,活該報應。”

“可不是嗎,聽說只要是給錢,她就什麼盅都敢下,那豈不是謀財害命嗎,唉,報應報應呀。”

喻色轉身,不知怎麼的,心裡突然升起一種很不好的預感,她一把抓住那女人的一隻手,“你好,你說的李姐是叫做李亞芳嗎?”喻色聽到人家說起李姐,想到李亞芳也姓李,再有她也是一個盅婆,忍不住的就往她的身上猜想了,問著的時候她只想自己的猜測是假的,若是真的就麻煩了,因為,通常的盅一般都是解鈴還需系鈴人,誰下的盅就要誰來解,否則,只能找一個道行比這下盅之人更高深的來解,而且很不容易解盅。

“嗯,是的,你也認識她?你以前找過她?”女人下意識的問了過來,好奇的打量著喻色。

喻色只覺得腦子裏轟轟作響,眼前的一切都開始天旋地轉起來,她覺得自己也快要死了,若是李亞芳真沒了,那若是季唯衍真被下了盅,那就真的麻煩了。

還有,她也覺得李亞芳的死很古怪,死的這個時間更是古怪,本以為明天就可以見到人了,卻不曾想,李亞芳居然死了,這實在是太出乎她的意料之外。

“靚女,你怎麼了?怎麼臉色這麼不好?”售貨員看著喻色有些不對,便關切的迎了上來,畢竟喻色剛剛可是很痛快的在這裡買了兩件衣服,還是比較貴的那種款兒,雖然也講了價錢,不過,在這個小縣城裡能一下子買得起兩件這樣衣服的人可以說是屈指可數。

喻色扶住了貨架,還是覺得頭暈的厲害,搖了搖頭,她低聲道:“我坐一會,休息一下就好。”

深吸了一口氣,緩了緩心神,喻色這才又看向那兩個女人,斟酌了一下,才沉聲道:“對,她以前給我留過地址,說是若是有事可以來找她幫忙,這不,我這才來了,她就……她真的……”

“嗯,前天晚上摔了一跤,就在她家的大門外,然後被救起來還沒送到醫院就斷了氣,唉,真是蹊蹺。”一個女人又重複了一遍。

“那你們能帶我見見她的家人嗎?”線索一下子就斷了,喻色頭痛了。

“這也沒什麼不行,不過,你見她的家人有事情嗎?”

“你看,我這麼大老遠的來到這裡,為的就是來見她,這人沒見到多遺憾呢,總得見了她的家人再回去,你們說是不是?”

女人點了點頭,喻色這才略略的松了一口氣,或者,見到李亞芳的家人還能有什麼新發現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