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2章番外:染色合體(258)

發佈時間: 2023-01-07 19:09:52
A+ A- 關燈 聽書

“是我又怎麼樣?”女人早就習慣了驕橫跋扈,才不管對方是什麼人呢,大著嗓門震天般的高喊著。

簡非凡也不生氣,“不怎麼樣,不過,有一句話本少爺要奉勸你一句,是你的不必你求也終是你的,不是你的,你再番强求也沒用。”

阮菲菲手一抖,“你什麼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簡非凡將手機從左手交到右手,冷嘲的笑道:“男人若是你的,不管旁人怎麼勾都是你的,若不是你的,即便沒人勾那也不是你的。”

“姓簡的,你胡說什麼?”

喻色眼看著阮菲菲越來越氣急敗壞了,她的唇角咧開笑意,伸手一把奪過自己的手機,“阮小姐,其實非凡不想跟你說什麼的,是你自己非要搶了我的手機跟他講這些個有的沒的,呵呵,你怎麼對自己男人這麼不自信呢?就這麼怕他甩了你嗎?”

“我才不怕,我阮菲菲相中的男人,他就一定是我的,我告訴你,我最不怕的就是你這樣的不要臉的女人。”

“啪”,喻色一手握著自己的手機,另一手“啪”的一掌打在了阮菲菲的臉上,冷冷的睨著阮菲菲,“若論天下不要臉的人,你阮菲菲若是排名第二,那就無人敢認第一。

“你……你給我……”阮菲菲抬頭,就要回敬回去。

“阮菲菲,可以走了嗎?”忽而,她的聲音被男人低沉而磁Xing的嗓音打斷,那語氣中透著一股子徹骨的冷意,冷得阮菲菲一個抖擻。

“阿哲,你不是……”

“華僑城的安總到了,他說他已經與你約好了今晚見面商談馬戲團的演出事宜。”季唯衍眸光淡如水,那表情讓阮菲菲一時之間怎麼也猜不出她剛剛說的話他是聽到了還是沒有聽到呢?

“哦,我這就進去。”說著,她揉了揉被喻色一巴掌打得只覺火辣辣痛著的臉頰,不甘心的道:“喻色,我記下了。”

她沒說她記下什麼,可是,是傻子都能聽明白她是要記下喻色打她的那一巴掌了,若不是季唯衍及時出現,她是一定要還回給喻色的。

喻色轉身,才不想理會阮菲菲,她只想躲到一個無人的角落安安靜靜的想一想她接下來要怎麼辦?

她卻不知道,直到她跳上計程車,直到她徹底的消失在醫院的大門口,季唯衍才轉過身走進了醫院大廳。

他一直望著她的背影,若有所思。

喻色更不知道,她才一離開醫院,季唯衍就掙開了阮菲菲扶著他的手,只一句,‘我自己能走’,阮菲菲就再不敢造次不敢扶著他了。

從醫院到飯店,天色早已經黑透了,遠處近處的霓虹襯著這夜隔外的朦朧夢幻。

T市之於她其實還是陌生的,遠不如千里之外的那座小城來得親絡,那裡見證了她和季唯衍從相識到如今的一幕幕,他們曾經那樣的深愛那樣的親近,那些過往就象是走馬燈一樣的閃過腦海,讓她又怎麼能甘願就真的放棄他呢?

不,她是真的放不下。

對他,還是深愛。

夜很深了。

深夜十一點,回到飯店的喻色先是打了個電話給家裡,她這邊才撥通,那邊曉越就已經接了起來,“媽咪……”

喻色眼睛一熱,她就知道孩子們一定是還沒睡的在等她的電話,回想著他們的小模樣,這才與他們分開不到二十四小時,她卻有了一種恍若隔世的感覺,她想他們。

那麼,若她將來真的與簡非凡分開了,那麼孩子們要怎麼辦呢?

離異這個詞彙對孩子們來說無異是殘忍的,也絕對會給孩子們的人生寫上最最殘酷的一筆。

想到這個,她又捨不得孩子們了。

可她與阿染,她又真的放不下。

兩相的衝突,可她終是要取捨其中之一的。

與孩子們說著聊著足足有半個小時,直到那邊傳來接二連三打哈欠的聲音,她才哄勸著他們三個掛斷電話去睡了。

喻色洗了個澡,一身清爽的靠在床上,本想著萬事都等明天再說,可,睡不著的她再也等不及了,想了又想,她拿起手機又打給了江君越。

那頭,響了七八聲才被接起,“大晚上的,你孩子都有了,還好意思半夜三更吵得人家不得安寧,怎麼了?”電話那頭,江君越的聲音不情不願的飄了過來,彷彿她的電話吵到了他和藍景伊正在進行的……

喻色臉紅,不過,想好的要請江君越幫忙的事情卻是必須要他幫忙的,反正,她是不想再退縮了,“幫我查她。”喻色深吸了一口氣低低的說到。

“查誰?”她指的是阮菲菲,可江君越彷彿聽不懂似的,非要她說出來。

“姓江的,你明知道。”喻色咬牙,這男人腹黑起來根本是個吃人不吐骨頭的渣渣,可偏偏,除了江君越她還真找不到其它的人來幫他。

“喻色,你這可是真冤枉我了,我真不知道。”起床氣稍稍的淡去了一點點,江君越很無辜的吼過來。

喻色翻了一個白眼,想到自己想要得到的那個答案,只好迫不得已的道:“阮菲菲,不過,我只要你查她和季唯衍一個晚上接觸過的人就好,其它的就不敢勞架江大總裁了。”

其它的,她自己會篩選其中所有的人來找出原因。

“那報酬呢,在商言商,既然你都叫我總裁了,那我怎麼好白做工不要報酬呢,那就是傻子了。”

喻色聽過,耳朵裏是男人低沉悅耳的聲音,腦海裏卻是自己下意識的腦補出來的江君越吊兒郎當壓榨人的尾瑣模樣,雖然,他在她的記憶裏從來也沒有表現出那樣的形象來,“這樣缺錢?”她嘲諷的回敬過去,即便明知道他的目的是什麼也不忘好好的調侃他一次。

“錢呢,養家糊口都沒問題,爺還真不缺,爺想的報酬是什麼,你知道。”

“呃,我不知道,而且是真不知道。”喻色學著他剛剛的話,一點不差的都回敬了過去。

那頭頓了一下,像是在吊著她的胃口似的,他不說話,喻色也不說話,好半晌,江君越才低低歎息了一聲,“喻色你明明知道的,你要是不給我那個報酬,你的事兒就不是我的事兒,也休想我幫忙。”

聽江君越一本正經的話語,喻色“撲哧”笑出了聲,“姓江的,原來你也有今天,原來你這樣會吃醋呀,我覺得T市整座城的醋都因為你而缺貨了,行了,我曉得了,以後,若是我與他和好如初,我一定答應你讓他少出現在藍姐姐的面前,這樣總行了吧?”

她是急著要查出真相,不然,還真想為難為難江君越,這臭男人太會酸了,不過,一個男人對一個女人酸到這種程度,也證明他是有多愛那個女人,想著幸福中的藍景伊,她是真的賺了。

也是讓她羡慕至極的,會有那麼一天,她和季唯衍也那般的幸福嗎?

“這還不錯,行,就這樣定了,你好好睡覺,明天醒來後再給我電話,我保證你想知道的一切都妥妥的給你。”

喻色不由自主的點了點頭,報上了小花死了的那個晚上的日期,那天晚上,見過季唯衍和阮菲菲的人她都要知道。

只要知道了,她相信季唯衍的變化一定會水落石出的,她真是笨,現在才想到去調查。

“我不睡覺,不管你什麼時候有結果了都告訴我。”喻色深吸了一口氣,這一晚,她又怎麼能夠睡著呢,既然睡不著,那便索Xing不睡,就默默的等著好了。

“呃,就這麼想要搶回他?”江君越哈哈大笑,“喻色,原來你是這麼放不下的人呀。”

喻色就覺得今晚的江君越很欠扁,話也特別多,“江大總裁,要不,我想辦法讓你女人的心另有所屬,那時候,你會發現你比我還有過之而無不及。”

“那就不用了,等我電話。”江君越說完就掛斷了手機,喻色聽著手機裏‘嘟嘟’的盲音,紅唇微微咧開,這麼多天,她第一次露出一個發自內心深處的笑容,彷彿,季唯衍的變化她已經找到了原因一般。

可,她相信只要江君越出手,一切就都不是事兒。

不用到明早,她就會查出原委來了。

只是,她是很不相信這個事上還有一個人能把季唯衍這樣的男人給算計了。

這很難。

在她的認知裏,能算計江君越季唯衍這樣的人少之又少,她靜靜的回想著,若是僅憑阮菲菲自己的本事絕對不可能。

那麼,又是誰在背後幫襯著阮菲菲呢?

喻色百思不得其解,就那般呆呆的靠在床上回想著,不知不覺中時間悄悄走過,天要亮了,她還是了無困意,江君越那厮居然還沒有電話過來,讓她甚至在質疑那男人到底有沒有傳說中的那樣有本事?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正想的出神,忽而,手裡的手機震動了一下,她想也不想的接起,聽到那邊道:“已經查到了,我發到你的郵箱了。”

“好。”喻色應了一聲掛斷,轉身拿過筆記本,開機,打開郵箱,目光迅速的掠過才收到的資料,當掃過資料裏一張又一張的照片時,她的目光凝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