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1章番外:染色合體(257)

發佈時間: 2023-01-07 19:09:41
A+ A- 關燈 聽書

季唯衍的唇角一下子咧了開來,從進了這個包厢,他第一次笑容這樣燦爛,“好。”

小人的話季唯衍可以聽到,離他最近的喻色也能聽到,她微怔了一下,沒想到江衍衍對季唯衍居然比對他那個爹地還親昵,季唯衍當初的付出果然沒有白白付出。

就在這時,對面的江君越好奇的問了過來,“臭小子,你說什麼了?”

“沒說什麼。”小傢伙稚嫩的嗓音響徹在包厢內,慢慢的消散在空氣中。

江君越的臉又黑了下來,他這個做爹地的是有多失敗呢,居然敗給了一個兒子第一次見面的男人手上。

原本他是要離開的,可當回來,藍景伊低低的在他耳邊低語想要再與季唯衍坐一坐,他就只好答應了。

沒辦法,妻命難違。

這時候面對季唯衍的時候,有一瞬間他真的很想反悔,可是當感受到藍景伊柔弱無骨的小手緊握著他的手時,他內心便瞬間圓滿了,不管季唯衍多惦記他的小妻子都沒用了,藍景伊是他的,由著她現在握著他的手他就可以在季唯衍面前炫耀了,“老婆,輕點握。”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藍景伊臉紅,便要鬆開手,不想,她是鬆開了,可是桌子底下的男人又把她的手給握回去了,“嗯,你們談吧,什麼時候談好什麼時候離開。”季唯衍可是答應過他了,這次見後,從此再不與他的女人見面了,這是他今天晚上得到的最好的承諾。

藍景伊和江君越兩個人就這樣不經意的打情罵俏著,在他們自己的世界裏這或許不算什麼,但是落在季唯衍的眼裡卻是格外的刺眼。

他沒有動,亦沒有說話,只是安靜的坐在那裡,或者是品一口杯中的紅酒,或者是有意無意的掃一眼對面的男人女人,像是他們不與他開口說什麼,他是絕對不會主動開口的。

喻色就有點心疼季唯衍了,他這受了傷還不要命的來赴約,可是換來的就是人家兩夫妻的恩愛秀,他這是有多慘呢。

“咳……”喻色故意的低咳了一聲,以示意藍景伊注意一下場合,這裡不是只有他們夫妻兩個,還有她的恩人季唯衍。

聽到聲音,藍景伊這才回神,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傾傾他越來越象個孩子了,唯衍,你以後有什麼打算嗎?”

“嗯,有,馬戲團要走遍全世界,還有,季氏我一定會收回的。”

“呵,你媽媽已經把季氏的大權交到那個人手上了,她親手簽下的名字,那可是白紙黑字的協定,也是受法律保護的,你想要拿回來,可能嗎?”江君越淡淡的嘲諷的說到。

喻色對季家的事情不是很瞭解,當初,她才知道季唯衍是季家的人他就在醫院裏失踪了,而沒了他,她自然對他的家事沒有興趣了,她悄悄看了一眼臉上全都是淡漠表情的男人,有些不明白了,“阿染,那個人是誰?”

“你不需要知道。”季唯衍看都沒看她就淡淡的回應了,然後,舉起酒杯碰向了江君越的,“不管那些資料是不是真實的,我都要感謝你提供給了我。”

“客氣什麼,你是景伊的朋友,也就是我的朋友。”江君越優雅的一仰而盡手中的一杯酒,眸子也沾染了些微的醉意,“所以,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以後,有什麼事情可以用得到我的,季兄直接找上我就好。”

這話按照字面上的意義來說,就是在告訴季唯衍,他可以與季唯衍交往,可是季唯衍不必與藍景伊交往。

男人的眼睛裏都是揉不得沙子的,江君越也亦是。

季唯衍淡淡的看了一眼江君越,明明他臉上的面具與他本人的冷然氣質很不搭,可,他只要一個眼神,便將那張臉原本要表達的意思全數表達了出來,“謝謝。”做了那麼多年的季唯衍,他早就習慣了禮貌待人,即便不喜歡,也會如此的。

“好說,你看我們家小三最喜歡你這個叔叔了。”

“對,唯衍,以後你要常過來T市看衍衍,好嗎?”藍景伊無比期待的問了過去。

季唯衍端起酒杯的手微微一頓,剛剛在洗手間,他已經答應江君越以後不再見藍景伊了,想了又想,他輕輕點了點頭,“好。”

答應是一回事,來不來見又是另外一回事。

雖然他很想,可是江君越整個人從裏到外所展現出來的就是不希望他來見藍景伊。

“唯衍,你臉上的傷是怎麼回事?”孩子們不在,藍景伊終於敢問出來了。

“咬的。”

“咬的?什麼咬的?”

“不知道,原始森林裏的動物,呵呵,我命大,你放心,不是都說大難不死必有後福嗎,以後,我一定會幸福的。”他說著,就看了一眼身邊的喻色,有些事情他腦子裏有些亂,彷彿與喻色之間的過往被人給抹去了許多似的,竟是,怎麼都不真切了。

這幾乎是他話說的最多的一次,喻色悶聲不響的聽著,他會幸福嗎?

如果他幸福了,那她會幸福嗎?

可她的幸福,唯有他才能給她。

“喻色,你怎麼了?心情不好?”藍景伊發現喻色一直不吭聲,便關切的問了過來。

喻色輕輕的搖了搖頭,這個世上,每個人的人生都要自己走過,開心不開心,難過不難過,都是自己的事情,好與壞,也唯有自己才自知。

就如人飲水,冷暖自知。

後來,他們說了什麼,喻色像是聽見了,又像是什麼也沒有聽見,直到三個孩子睡了,幾個人才一起離開。

好在,睡著的江衍衍沒有再纏著季唯衍,好在,江君越也沒有讓季唯衍幫忙把孩子們送到車上,而是叫了服務生抱去了車裏。

直到藍景伊所乘坐的車子駛遠了,季唯衍才徐徐的轉身,吩咐喻色的道:“打車。”

喻色翻了個白眼,沒動,“季唯衍,我又不是你的跟班。”憑什麼他讓她做什麼她就得做什麼?她現在心煩著呢。

季唯衍也不生氣,抬手便摘下了面上的面具,“就憑我這張臉全都是為你才這樣的。”

他只這一句,喻色頓時不知要怎麼反駁了,立刻乖乖的瞄著前方,尋找計程車的踪影。

好在,這大晚上的計程車很多都沒生意,她揮了揮手,便有車駛來了,“少爺,上車吧。”她欠他的,從此,她就當他的奴隸好了。

不過,這個男人怎麼不說他還欠著她呢?

他欠她的,也是一條命。

季唯衍慢慢的上了車,因著重新包紮後他再沒有抱過江衍衍,所以傷口現在的情况還算可以,並沒有再繃開了。

車上,兩個人都不說話,氣氛一下子就有了一股子冷凝的味道,喻色報了醫院的名稱,司機也是個悶葫蘆,問完地址也不說話了。

當車子終於停在醫院大門口的時候,喻色才松了一口氣,下車,拉開車門,沒想到她脚步還沒站穩,迎面就沖過來了阮菲菲,“阿哲,你的傷沒事吧?”

季唯衍淡淡的移了移身形,“沒事。”

“那我們上去吧,快讓護士再為你檢查一下。”

“不必,喻色已經為我重新包紮過一次了,回去病房就好。”

“阿哲,你臉色很差,怎麼這麼晚才回來?”阮菲菲戰戰兢兢的,可是有些話她現在若不問,一會進了病房再問更加不好,因為,時間不對了。

“老朋友見面,就多聊了一會兒。”

今晚的季唯衍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那一槍的原因,連話都多了起來。

喻**在原地,看著阮菲菲扶著他一步步的朝著醫院大廳走去,那身影倒也相配,可,她心裡就是彆扭著。

忽而,男人站住了,然後,慢慢的轉過了身,“喻色,今晚你住哪裡?”

他這是終於想起她的存在了嗎?

喻色絞了絞衣角,“我住飯店。”

“哦,那你早些去休息吧,再見。”

再見,多陌生多疏離的字眼。

喻色咬了咬唇,再看了那男人一眼,然後,便倏然轉身,毅然離去,“再見。”

這兩字,她的聲音輕輕的,再見,他們還會再見嗎?

他壓根都不想見她吧。

可,喻色才走了兩步,她的手機就響了,默然低下了頭,當看到荧幕上閃爍跳動的‘簡非凡’三個字的時候,一時之間心底裏五味雜陳,“非凡。”她輕聲的一喚‘非凡’,立刻的,身後正在走路的男人就停下了脚步,像是在傾聽著她這邊的動靜似的。

“嗯,是我,孩子們都睡沉了,就想打個電話給你,飛機上還順利吧?”

喻色心虛了,簡非凡是知道她是挨著季唯衍坐了?所以,才這樣問的?

“還好。”

“什麼叫還好,那就是遇到不好的事了?”

“沒有,你別亂想,我挺好的。”

忽而,喻色只覺手裡一輕,手裡的手機被人奪了下去,“簡非凡,管好你自己的老婆,不要再讓她勾;引別人的男人。”阮菲菲拿了喻色的手機走到一邊低聲的吼了過去,若不是季唯衍在,她才不會壓抑著心底裏的不痛快呢。

電話彼端,簡非凡黑眸一眯,淡淡冷冷的笑開了,“阮菲菲是不是?”

PS:這兩天白天都出門,晚上更新,儘量多更,摸摸大,親們一定要體諒呀!!澀也不想這麼多家事,可是,有時候真心沒辦法!!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