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你懷孕了

發佈時間: 2023-01-07 15:25:34
A+ A- 關燈 聽書

藍晴什麼也沒要,只要她早些回去。

掛斷電話,擦乾了眼淚,她是該回去了,真的不能讓媽媽擔心的。

去買了幾個蘋果,不然,去量販店什麼也沒買媽媽一定會多心的,進了醫院便去了公共衛生間洗了把臉,臉色這才好了一些,只希望一會兒看見媽***時候她不要多想什麼。

到了,藍景伊悄悄推門而入,病床上的藍晴已經睡著了,安祥的面容透著淡淡的微笑,而她身邊的床前卻赫然坐著一個男人,那男人跟藍晴的年歲相仿,此時正靜靜的坐在那裡看著藍晴,聽見門開聲轉過了頭,“伊伊是嗎?”

“你是……”藍景伊遲疑了,畢竟是陌生人,還是她第一次見,即便是媽媽許他進來她也還是有些狐疑。

“哦,我是喬#8226;約翰,你叫我約翰就好了,有空嗎?我想跟你談一談。”約翰壓低了聲音說道。

藍景伊看得出約翰神情上的凝重,似乎是有什麼重要的事情要跟她說,“好。”

兩個人一起出了藍晴的病房,走到了走廊盡頭的公共陽臺坐了下來。

“約翰先生,您說吧。”

“哦,是這樣的。”似乎是有些難於啟齒,所以,約翰頓了頓才又道:“有人找上我說他可以提供給你媽媽腎源。”

“真的嗎?”藍景伊的眼睛一亮,這一刻的她是開心的,開心的甚至忘記了江君越與那個女人挽在一起的照片。

“真的,只是……”

“多少錢?很多是不是?”藍景伊什麼也沒多想,只以為人家是要錢。

卻不想,約翰先生直接道:“不是,人家只講了一個條件。”

“什麼條件?”隱隱的,藍景伊也覺察出了不對,看來這條件應該是對她不好的。

“那個人說你必須離開江君越,一輩子也不能去見他,否則,你和你媽媽都會……”

藍景伊才起的笑容頓去,這一刻的她的心是複雜的,腦海裏又是閃過江君越與那女子相挽而行的照片,其實,她真的該馬上答應的,可不知為什麼,真的要答應的這一刻,她的心很不舒服。

“那個人說給你一天的時間考慮,若是你不同意,那便算了。”

藍景伊回頭望向走廊一側媽媽病房的那扇門,那裡面,媽***生命正在一點一點的消逝,若是她不同意,媽***日子真的沒有幾天了。

而她和江君越又能走多遠呢?閉上眼睛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隨即睜開道:“約翰先生,明天,我會給你答覆。”也是這一刻,她突然間覺得即便是他不要她了,她也不想一輩子不去見他,哪怕,只是偶爾的見一面也好,或者是遠遠的也好。

“行,那我回飯店等你的答覆,你媽媽醒了告訴她我明天再來看她。”

“謝謝。”

約翰先生走了,藍景伊還是靜坐在陽臺上,若是真的有了腎源,那媽媽就可以立刻做手術了,她忽的站了起來,然後飛快的走去了醫生辦公室,敲門進去了,直接問道:“醫生,我媽媽換腎的手術費用大概需要多少?”這些,一定要在手術前都準備好,不能出任何的差錯。

醫生沉銀了一下,微微思考後才道:“哦,大概四萬歐元左右。”

“謝謝。”問到了答案,藍景伊便離開了醫生辦公室,那麼多錢,她也只有先用江君越的了,不管他怎麼對不住自己,都是先救媽媽重要。

一夜,藍景伊幾乎沒合過眼,她睡不著,腦海裏一忽是江君越一忽是媽媽,亂得很。

母女兩個很早就起床了,“媽,約翰先生說他今天還會來看您的。”

“呵,他呀,是媽媽在國外的一個老朋友,住在法蘭克福的,這麼老遠的還來,媽真是過意不去,伊伊,他跟你爸爸以前是朋友。”

或者,這最後一句才是重點吧,就因為約翰與爸爸的關係,所以,藍晴才一直與約翰有來往,“媽,爸爸一定會找到的。”

“誰知道呢,伊伊,媽想喝檸檬茶。”

“行,那我出去買,一會兒就回來。”藍景伊說著便出去了,很便宜的東西,可是出去了她才想到她身上的零花錢昨天就沒了,是得取一點錢了,醫院裏有櫃元機,藍景伊走去插了卡進去,是江君越的卡,她自己的錢已經花得差不多了,這還是她第一次用江君越的卡,心裡真的很不自在,他已經不要她了,她卻只能花他的錢,錢這東西真的是不能缺,缺了會憋死人的。

輸入密碼,果然還是她的生日,他可以做到這麼細心,又怎麼會背叛她呢?

這一刻,藍景伊突的就不信了那些照片還有那個接電話的女人的事情。

可,當藍景伊輸入金額時,介面上的回應卻是一句:你的卡已經被凍結了。

看著那一行字,藍景伊的心頓時無法形容了,拿了信用卡就去外面的店面買東西,刷卡,給她的提示依然是你的卡已經被凍結了。

她手上的卡是江君越的副卡,那麼,也就是說主卡的持有者一定知道她這副卡是被凍結了的,可是事先,他沒有給她任何的知會。

從昨夜到現在,藍景伊的心就象是過山車一樣,經歷的是她起起伏伏的心跳,現在,她真的再也沒有理由猶豫了,她還要再見他嗎?

不要了,再也不要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一輩子也不要見了。

藍景伊直接就拿出了手機打給了約翰先生,“約翰先生,昨晚你說的事情我同意了,我答應那個人一輩子也不見江君越。”至於錢,她另想辦法,路是人走出來的,一定會有辦法的。

這世上,離了誰地球都一樣的轉,藍景伊沒哭,哪也沒去直接就回去了醫院,“媽,找到腎源了。”一推門就把這個消息告訴了藍晴,于藍晴來說,這是一個好消息。

“真的嗎?”

“真的。”

“太好了,我終於又有機會等著你爸爸回來了,呵呵。”

這世上,就是有象媽媽這樣癡情的女人,或者,這世上的女人都是如此的傻吧,就象自己也是一樣,明知道那個男人不會回來不會出現了,卻還是忍不住的會想他。

提供腎源的人是一個很神秘的人,他拒絕見媽媽和自己,藍景伊也沒有辦法,對方提供的腎源的檢測顯示,果然是與媽***腎相匹配的,藍景伊終於還是簽了那份協定,親手寫下自己名字的那一刻,她的手微微的顫了一下,卻,還是堅定的落了筆。

手術定在了半個月後進行。

這個時間也讓藍景伊松了一口氣,她要去籌錢,四萬歐元就是三十幾萬,對於有錢的人來說,那不過是九牛一毛的事情,可對於藍景伊來說,這確是幾頭牛的問題,可她,連一頭牛也沒有。

藍景伊想到的第一個辦法就是借,可她無人可借。

焦頭爛額的思慮著,即便是天天賣血也來不及了,眼看著手術的期限一天一天的臨近,那天,馬路上的一個小廣告吸引了她所有的注意力,借高利貸。

她知道那東西不能沾。

可是,那是救命的高利貸,所以,她一定要沾。

打了電話過去,只要押了護照什麼的就可以放給她,藍景伊沒在猶豫,直接的就答應了。

江君越,離了他,她一樣會活得好好的。

快一個月沒有他的消息了,快一個月沒有看到他的人聽到他的聲音了,她也一樣的活到了今天。

款,很快就貸了下來,手術那天,那個神秘的捐腎者很早就進了手術室,可藍景伊卻一點也不知道那是誰,醫院給她做了全面的保密工作。

罷了,只要能救媽媽就好了,有些事兒,不是你想强求就强求得來的。

手術,正在進行中。

藍景伊坐在冰涼的椅子上默然的等待著,約翰先生一早來了又離開了,他有工作,說是等手術結束後再過來。

手拿著水杯,藍景伊不停的喝著熱開水,只有那熱度會讓她的心舒服些,時間,就在煎熬中走過,從早上到晚上,天黑了,手術還在進行中。

藍景伊喝過了一杯杯的水,她餓了,卻沒什麼胃口,什麼也不想吃,餓就餓吧,餓不死人的,還有,她想省點錢,一下子欠了那麼多的高利貸,那錢讓她常常不安,很不安。

等媽媽手術結束了,她就去賺錢,一定可以賺回來的,在這裡工作,不會再有陸文濤那個人來搗亂了。

胡思亂想著,頭卻有些暈暈的,那暈眩的感覺讓她急忙扶住了椅子的把手,眼前開始天旋地轉一般,看到有人走過,她急忙叫了一聲,“救我。”隨即,暈倒在了手術室外的座椅上,藍景伊什麼也不知道了。

醒來,人躺在醫院的病床上,輸液正一滴一滴的輸入到血管裏,她看著走進來的護士,急忙的道:“我***手術結束了嗎?她現在怎麼樣?”

“這位小姐,你媽***手術很成功,現在正在重症監護室裏觀察,你就算是起來也沒用,那裡除了醫生和護士以外誰也不能進去,還有,你懷孕了,胎兒很不穩定,若是要保胎,那就乖乖的臥床休息,若是不想要這孩子,那就趕快申請做手術,還不到兩個月,可以做流產手術。”護士一邊調著輸液一邊飛快的說過,一點也沒發現藍景伊漸漸轉青的臉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