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8章番外:染色合體(254)

發佈時間: 2023-01-07 19:08:35
A+ A- 關燈 聽書

“小姐,請問有什麼需要嗎?”有服務生過來了,關切的問到。

“洗手間在哪兒?”她這才想到她的藉口的目的地是洗手間的,還是先問了,一會兒季唯衍出來就可以直接過去了。

還好,她把紗布和藥都放在自己的背包裏了,隨時可以拿出來用。

“直走,然後右拐就是了。”服務生指著那邊的方向,很熱情的向她解釋著。

喻色點了點頭,服務生便走開了。

可,她等了又等,季唯衍都不出來,喻色煩躁了,她再發了一條簡訊催促著他,“季唯衍,你快出來。”

這一次簡訊發過去後終於有回復了,她聽到叮的一聲響,急忙打了開來,可,當看到荧幕上那孤零零的一個字時,她臉都綠了。

季唯衍只有一個字的回復,“不。”

“靠。”喻色一脚踢在了牡丹大酒樓走廊的牆壁上,她這邊擔心他擔心的要死要活的,可他呢,根本不為所動,就那一副冰山臉。

“小姐,請問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嗎?”見也如此,不遠處候著的服務生再度迎了上來,小心翼翼的問候著。

來這裡吃飯的人都是酒樓的上帝,更何况,喻色才吃飯的那間包厢裏的男人點的菜差不多都是牡丹大酒樓裏最貴的菜,在T市能吃得起的人並不多。

是的,江君越雖然很不待見自己媳婦與季唯衍見面,可是當初季唯衍不要命的保了他媳婦和江衍衍小朋友的命,這個情他是領的,他不說不代表不記得,只是,男人對男人間的表達方式與女人不同。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沒什麼。”喻色皺了皺鼻子,脚踢疼了。

又歎息了一聲聲,最後,她拿起手機就撥給了季唯衍,然,那男人居然不接。

喻色足足等著鈴聲響了三遍,他才慢香香的接了起來,“有事?”

“你別說話,你只要聽我說就好了。”

那邊沉默了一下,隨即淡淡的道:“嗯。”

“你對藍姐姐和藍姐夫說你朋友也在這裡用餐,剛剛看到你進來了,你要過去打個招呼,五分鐘就好,然後,你出來,好不好?”最後這三個字,喻色幾乎是用了求著他的口氣,他再不出來處理傷口,他沒疼死,她快要瘋死了。

那頭又沉默了。

“阿染,算我求你了,我告訴你,不管你信不信當初是我救了你,我都可以十分肯定告訴你,那次在海邊就是我救了你,所以,你的命其實是我給的,所以,你給我立刻馬上的滾出來,不然,你這輩子都會對不起我。”喻色連珠炮似的吼了出去,吼完,只覺得口乾舌燥,可那邊,還是沉默的沒有聲音,“兩分鐘,你要是不出來,我進去就告訴藍姐姐你受了傷,而且還是很重的槍傷。”

喻色在走廊裏轉著圈圈,恨不得咬他一口,良久,那頭終於應了一個字,“好。”隨即,就掛斷了。

喻色繼續的轉圈圈,等,除了等她再沒有其它的辦法了。

好在,這次男人沒有讓她失望,她只轉了三四圈,他就推門走了出來。

還是那頎長的身形,慢慢踱步出來的時候,一張臉上沒有任何表情,這樣的他任誰都不會相信他是受著傷的。

是的,就連喻色也是腦補了一下他受傷時的場面才能十分確定他是受了傷的。

她沒說話,因為,他身後的包厢的門正在緩緩合上。

而他也沒有說話,高大的身形徐徐朝她走來,兩個人居然是默契十足的聚到了一起。

他到了,人就停在她的身邊,喻色這才邁步朝著洗手間的方向走去,兩個人都不說話,只有走廊裏低低的幾不可聞的脚步聲響在耳中,這一層樓的包厢都是VIP包厢,消費的檔次都很高規格,所以顧客並不嘈雜,而候在走廊裏的服務生也很安靜,只是在他們走過的時候低頭行個禮。

很快的,兩個人就到了洗手間。

男女分開的洗手間。

甚至,連洗手池也是分開的。

喻色有些懵,這樣,是她要去男洗手間,還是讓他跟著她去女洗手間呢?

這要是再找其它的地方吧,還真有點難度,畢竟這一層裏除了VIP包厢就是VIP包厢,總不能他們再包下一間VIP包厢進行包紮,但是,要她在走廊裏給季唯衍換藥包紮他也絕對不可能同意的,他不想讓藍景伊知道他受了傷,她很清楚。

求救的看著他,“阿染,怎麼辦?”

他唇角咧開溫溫的一笑,低聲的道:“在這等我。”

“好。”

可‘好’字說完,她就覺得不對了,因為,季唯衍已經進去了男洗手間,“喂,你等一下。”

他沒影了。

喻色恨恨的跺著脚,他這是在開什麼國際玩笑。

就在喻色剛要出口叫季唯衍出來的時候,那男人已經轉出了身影,人就停在洗手室與洗手間之間的位置,他朝她招了招手,“沒人,你進來吧。”

喻色頓時張大了嘴,手指著自己的鼻子,“你……你讓我進去?”這可是男洗手間,她一個女人進去男洗手間?只要想想就覺得怪怪的。

“快點。”男人催促著,似乎,她再不過去他就要走過來把她拎過去了。

算了,還是她過去吧,畢竟,他還受著傷呢,他走一步她都心疼,那還矯情個什麼呢?

只是,走過去的那片刻間就是覺得不踏實,他先進去應該是去看裡面有沒有人在用洗手間吧,那麼現在讓她過去就證明他已經確定裡面是沒人了。

可,若一會兒她進去了又來男人用洗手間了怎麼辦?

心有點慌,可到底還是進去了,這個時候,她已經沒有回頭路了。

去為他處理傷口比什麼都重要。

她有時候就想,他晚兩天等傷好些了再見藍景伊不好嗎?

可,她做不了他的主。

他現在,就是說一不二,就連阮菲菲也好象有點怕他呢。

她倒是不怕他,只是覺得始終都是自己死纏著他沒勁兒。

她不是那樣的女人。

到了,她就要越過他先進去洗手間,這樣,只要藏進了隔間裡面,若再有人進來她都不怕了。

可,腰上卻一緊,她被季唯衍拉住了,他的力氣不大,可也不小,讓她不由自主的就貼在了他的身上,“幹嗎?”她人在男洗手間裏,看著面前的男Xing小便池,那種感覺是說不出來的怪異,讓她恨不得現在就藏起來。

“你就不怕有旁的男人進來?”他沙啞的男聲在她的頭頂響起,噴出的氣息拂過她的臉頰,帶起了絲絲的癢,讓她全身不由自主的就緊繃了起來。

怕,她很怕,就是因為怕才要趕緊藏起來,也要他跟她一起進去隔間,這樣,在裡面就可以隨便包紮了。

“怕有用嗎?你非要我進來。”她白了他一眼,努力控制著自己不要去慌去亂。

“知道怕就好,下次,長點腦子。”他緩緩的鬆開了她的小腰,然後目光帶著些恨鐵不成鋼的意味,“嗯,去把那個放在門口。”說著時,他的目光已經轉移,轉而落在了角落的位置。

喻色這才看到那裡放著的一個牌牌。

“打掃中,請稍後再用。”

原來是保潔員清洗洗手間放在門口擋人用的。

不得不說,這男人是聰明的。

喻色笑了,一張小臉如花般的綻開在男人的眼中,“好的,我去。”

她跑過去,動作迅速而俐落,轉眼間那個牌牌就放在了男洗手間的進門處。

拍了拍手,喻色這時候終於放輕鬆了,這樣好,這樣她就不用跟著他進去那個小隔間了,那裡太窄,還有,即便是保潔員把那裡面打掃的再乾淨,她都不覺得洗手間這地方是什麼好地方。

季唯衍安靜的站在原處,就看著面前的女人飛速的打開自己的背包,然後就要摸出紗布和止血的藥來。

“等會再拿出來。”他突然制止了她。

“為什麼?”喻色頓住,一時間不懂他這是為什麼要封锁她了,她才不信他的傷口沒繃開呢,不可能的,再有,若他傷口沒繃開,他也不用出來吧,這都已經出來了,他還矯情什麼?

她家阿染從前從來不這樣的。

季唯衍唇角的笑意溫溫的,淡淡的,黑色的瞳仁也彷彿寫上了什麼,“蠢。”

對,他就是在他全身上下都寫上了‘你很蠢’這三個字。

“喂,你怎麼敢……”

“衣服都沒解開,你紗布往哪纏藥往哪上?”

喻色臉紅,她是急得瘋了,他說得對,她是得先把他身上的傷曬出來才能換藥的,努了努嘴,“抬手。”這樣,她才能幫他脫下外套,也才能換藥。

這個活計,她是會的。

而且,做的不比專業的護士差,她在醫院裏做了好久的義工呢。

她是吃百家飯,穿百家衣,被不知道多少好人捐的錢養大的,所以,只要是有時間,她都喜歡做義工,這五年來都是一樣,差不多每個月都要抽出那麼一兩天去醫院幫忙。

喻色的手落在了季唯衍的衣服上,這不是她第一次為他解衣服,卻,是最讓她激動的一次。

手輕輕的落,心輕輕的跳。

她站在他的身前,嗅著他的氣息,兩個人離得是那樣的近,近得,讓她只想讓這一刻到天荒到地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