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5章番外:染色合體(251)

發佈時間: 2023-01-07 19:06:46
A+ A- 關燈 聽書

喻色拎著面具心情愉悅的上了車,只要一想到這面具戴在季唯衍的臉上會有的效果,她就忍不住的笑了起來。

“笑什麼?”身側,男人第一次好奇的問過來。

“不告訴你。”喻色調皮的吐吐舌,心情終於回復到了她初初與他相識的時候。

好吧,其實仔細算起來,那時的她也挺犯踐的。

那時他是怎麼都不肯與她一起的,不過後來到底是被她給吃幹抹淨了,每每回想起來,她都會無數次的為自己那時候的勇氣點贊。

她看著他,他卻不經意般的扯了扯唇角,落出一個讓喻色看呆了的微笑,他笑起來很好看,即便是頂著這樣一張臉也好看,只是,他很少笑。

“隨你。”蘭博繼續行駛在馬路上,喻色低頭看看時間,已經七點過一刻鐘了,就快要到達牡丹大酒樓了。

藍景伊的手機又打了過來,她是去得太早了,以至於孩子們都要等瘋了,全都在鬧著她,這個時候的藍景伊已經不是單純的想要馬上見到季唯衍了,還有一種想要解脫那種無邊等待的煎熬的心情,“喻色,快到了嗎?”

喻色才要說話,可手裡的手機卻突的被搶走了,季唯衍冰冷的指腹滑過她的手指,那輕輕的一下觸碰時間很短,卻讓她莫名的心跳加快。

接藍景伊的電話一直都是免提的,他能聽到,她也能聽到。

“七點半準時到。”季唯衍看看時間,再計算了一下許山開車的速度,對T市的道路,他還是記憶裏的那些,不過,一路走過來這裡幾乎沒有什麼改變。

“好的,唯衍,我和傾傾一起等你。”聽到他的聲音,藍景伊就覺得踏實了。

“孩子們都大了吧?”

“嗯,兩個上學了,一個來年也要上學了。”

“真快。”他就覺得他與藍景伊之間彷彿沒有經過任何時間的洗禮一般,只是突然間再想起,上一次見面已經是那樣久的事情了。

“衍衍六歲了。”藍景伊輕輕的說著,眼淚不由自主的就流了下來,她懷着孩子的時候他就失踪了,如今,她的孩子已經六歲了,想著他後來的再度失踪,就覺得冥冥之中老天都安排好了一切,當年有多少的痛苦,如今,就有多少的欣慰和歡喜。

能再度相見,便是最好最好的了。

她很知足。

“媽咪,是季叔叔嗎?”一旁,江衍衍小朋友已經凑了上來,大聲的詢問著,似乎對季唯衍很好奇很好奇。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嗯,是他。”藍景伊微移了一下手機,看了一眼兒子。

不想,小人直接搶下了她的手機,然後直接道:“季叔叔,媽咪說你有才有我,嗯,等你到了,一定要抱抱我喲。”

喻色臉一皺,讓季唯衍抱江衍衍?

她看著季唯衍的胸口,心懸到了嗓子眼,就只剩下擔心了。

“好。”季唯衍溫溫一笑,回想著藍景伊還大著肚子的模樣,那時他從沒有想到他彷彿只不過是睡了一覺而已,那個還在女人肚子裏的小胎兒就長成一個小小少年了。

“臭小子,是有我才有你。”那邊,江君越的聲音也傳了過來,他在糾正兒子對季唯衍說過的話,沒有他,哪裡懷得上這個兔崽子,居然跟他吃裏扒外來了,他叫這個兒子從來不叫衍衍,這名字是藍景伊自己親自起的,不管他怎麼反對她都是鐵了心的起了這個名字,但是每次藍景伊叫衍衍的時候,他的胃裡都會自動冒上酸水,他就是覺得藍景伊是在叫著季唯衍一樣。。

“爹地羞羞羞,說髒話了,說髒話的不是好孩子。”

季唯衍靜靜的聽著那邊的熱鬧,唇角的弧度始終保持著優雅,小伊如今一定過得很好,這樣,他就放心了。

只是,還是要見一見她。

手機掛斷,兩個人還是安靜的坐著,喻色的手裡還是那個才買的面具,而季唯衍也始終沒有再問她那是什麼面具。

面具在袋子裏,只等待它即將的出場亮相。

霓虹燈早就在次第的亮起了,T市的夜還如從前一樣彷彿綻在夢幻裏,讓人常常會做一些孩子氣般的浪漫的夢。

季唯衍的思緒回到了從前,那時他每年都會來T市,然後遠遠的看著那個女孩,她的一顰一笑都牽動著他的神經。

只過經年,她已經長大,還是人妻,也已身為人母。

長指輕彈了一下窗子,那低低的響聲讓他的心情越發的朦朧了,他只想親眼看看她。

“先生,到了。”許山停車足有十秒鐘了,那邊喻色已經推開了車門下了車,可是季唯衍這祖宗還是坐在原地,又如雕像般了。

喻色也沒催他,就想著他最好如之前在機場那般想起她和他的過往而放下阮菲菲,那樣,最好不過。

不過,她的失望很快落空了,季唯衍像是被許山的聲音震了一下,這才清醒過來,原來,他是沉醉在過往的思緒中了,車門開了,他慢慢的下車,慢慢的站直了身體,然後,朝著喻色走去,兩個人並排走在一起,喻色就喜歡這樣的感覺,與他一起走走都是幸福的味道。

她手裡,拎著兩個袋子,一個是阮菲菲交給她的紗布和止血的藥,這個是以備不時之需的,而另一個就是那個面具。

快要到了,季唯衍徐徐轉身,“面具給我。”

“好的。”喻色停下,打開了袋子拿出了那個面具。

蒙娜麗莎的微笑面具,她當時買下來的時候就在想像這樣一個女人的面具戴在一個男人的頭上會是一個什麼效果?再有,她喜歡面具上那朵淺淺的微笑,總想著她的阿染有一天也會這樣總是微笑著。

微笑多美。

她喜歡。

蒙娜麗莎停在了兩個人中間,季唯衍下意識的看了過來,當看到是這樣的一個面具的時候,他的唇角居然牽起了一個如面具上的微笑般的笑意,“喻色,你還是喜歡看我笑的樣子。”可是,他卻喜歡了另一個女孩。

“戴上吧。”她順著他的手一起把面具落在他的面上,惦起脚尖親自為他戴好面具,然後,瞬間驚豔了。

他一頭長髮配上這個女人的面具,雖然骨子裡都是偉岸的男人味,可是,還是多少有點象女人的。

“好看嗎?”

他這樣問,就象從前在小出租屋裏的樣子,那時,他們親密無間,“好看。”在她眼裡他什麼時候都好看,哪怕是毀了容也一樣好看。

“走吧。”他抬起手臂,靜靜的就在她面前。

喻色先是有一秒鐘的愣怔,隨即訕訕的道:“你這是讓我挽著你一起進去?”這可能嗎?一定是她的異想天開。

“嗯。”只有這樣才能消解些江君越那個男人身上的醋酸味,瞧瞧,他這人還沒有進去呢,就已經遠遠的嗅到了那個男人身上的酸味,酸透了。

“好的。”她一定是做夢了,做夢的真的挽上了季唯衍的手臂,兩個人一起走在牡丹大酒樓前的紅色地毯上,他是那樣的優雅,帶著她也一併的優雅了,於是,只是這麼片刻間,便有數不清的目光望了過來。

喻色微微有些緊張,不過那緊張感很快就被季唯衍所傳遞給她的從容消解掉了,這男人就象是在走紅毯一樣,舉手投足間都足够惹人眼球,再加上他才戴上的蒙娜麗莎的面具,讓看不到他真面目的人更加的好奇他到底是何許人物了。

有低低的私語聲傳過來。

無不是在猜測著他的身份。

這個世界從來都不乏八卦的男人女人,他們盡情的用無聊的言語來打發無聊的生活。

日復一日,年復一年。

只是可惜了這個男人太淡定,無論你說什麼,他都是充耳不聞,永遠都是那一付高冷的姿態,讓人越發的想要發掘出他一個什麼樣的人。

可偏偏,那戴著的面具不給人任何的線索。

那一條路,因著他胸口的傷他走得很慢,讓喻色就有種錯覺,彷彿這條路怎麼也走不到盡頭一樣,而這個,正是她所期待的。

就想這樣一直一直的挽著他走一輩子,多好。

“那女孩真是清秀,那男人的面具也不摘下來,不知道配不配得上女孩呢?”旁邊,居然有女人在向著她說話了。

喻色臉紅,她哪裡是女孩了,她早就是孩子媽了,老人家了。

“我覺得那男的好看,瞧瞧,雖然看不見他的臉,可是那氣度,嘖嘖,你學十年也學不來,那是骨子裡自然而然散發出來的。”

“怎麼,你看上了?”

“看上也沒用呀,他已經有女人了,我要是去追,那不是成了小三了?我才不要。”

季唯衍完全沒聽見般,繼續著他的路,而喻色也只能裝作沒聽見,不過,每每聽到自己很配他的時候她的心情都是極愉悅的。

紅毯就要走到盡頭了,喻色隨著季唯衍踏上了兩個臺階,眼前牡丹樓的大廳裏燈影交錯的夢幻般畫面終於盡收了眼底,就在那成千上萬的朦朧的光影中,一個女人一襲白色的旗袍飛跑著朝著他們的方向奔來。

藍景伊,他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