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3章番外:染色合體(249)

發佈時間: 2023-01-07 19:05:59
A+ A- 關燈 聽書

“還有一個問題,到底要不要問了?若不問了,咱們就進行下一項,嗯?”江君越目光灼灼的看著女人,那眼神,傻子都知道他想幹嗎。

藍景伊哀哀的歎息了一聲,她怎麼總是被他給吃得死死的,“他身體好嗎?”她要趕緊問了,她太惦記季唯衍了。

“還好。”

“還好是什麼意思?”江君越不回答還好,這一回答,她更暈,這答案是介於好與不好之間的吧。

“晚上你就知道了,來,乖乖的,你只要享受就行了。”他輕輕的笑,邪痞的讓藍景伊想要打他幾拳,可她的粉拳落在他的身上就象是撓癢癢一樣,根本撼不動他分毫。

眼看著江君越一張俊顏徐徐貼近,藍景伊眨動著長長的睫毛靜靜的看著他,可是整個人,已經軟如一灘水……

這個白天,她知道了一比特故友的安好,也知道了自己男人的生猛,這個夜晚,她會在自家老公的相陪下去見那位曾經的故友,多少年不見了,只希望他一切都好,那便足矣。

“媽咪,是我們認識的叔叔嗎?”

“算是吧。”若沒有他,也許就不會有江衍衍了。

孩子們去找要換的衣服了,藍景伊也决定起床了,被迫做了兩個多小時的‘運動’,再小眠了一會兒,再醒來時,藍景伊還是覺得身子如同要散了架似的,根本沒什麼力氣,她懶洋洋的爬起來,下床,到了隔壁的書房,那男人果然正在工作中,生龍活虎的樣子讓她歎息,剛剛的運動明明都是他在做,可是結果呢,卻是她到現在還酸軟的不行,老天爺真是不講天理呀。

“醒了?”她脚步輕輕絕對沒有發出半點聲音,可他還是感覺到了。

“嗯,我帶孩子們換衣服,五點就出發,行嗎?”她自知有點早,可是一睜開眼睛就恨不得馬上趕去牡丹園,她太想見那個男人了。

阿衍,他一定要安好如從前,還是那個從來也沒有替她擋過槍的男子。

“呵,行,你說幾點就幾點,不過,到了等著的時候你可不要沒耐心喲,他是什麼人你知道,我可強迫不來他早到的。”江君越手指輕點著書桌,一副你愛咋樣就咋樣,但是我絕對不管後果的表情。

“好了啦,一會兒你也去換衣服,再囉嗦就變成黃臉婆了。”藍景伊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她能問他‘他這是在吃醋嗎?’,多年的夫妻了,哪裡有那麼多醋好吃呢。

“我若是黃臉婆,那你就要相應的變成黃臉漢了,嗯,那你說說,就以你午睡前的運動來說,你能變成女漢子嗎?”

“江君越,你給我滾。”她再度狠瞪了他一眼,隨手扯了身邊書架上的一本書朝他丟去,他也不躲,任由那書打在他的一邊臉頰上,“嗯,打是親罵是愛,老婆,我知道你很愛我了……”

藍景伊:“……”

黑色的BMW載著兩大三小行駛在馬路上,江君越開得很慢,慢得藍景伊很想探手過去敲他的頭,可,孩子們在場讓她又無從下手。

想了想,她還是忍不住的撥打了喻色的手機,一邊聽著那頭的手機鈴聲一邊在猜測這一次會是誰來接呢?

喻色還是季唯衍?

兩個人的聲音,她都想聽。

“藍姐姐,正想打電話給你呢。”不想,是喻色接了。

藍景伊心頭一松,“我出發了,你和唯衍在一起吧,你們的車子開到哪裡了?”她其實是想說‘你們也早些出發吧’,她是真不想等到七點半見面呢,那還要兩個多小時。

“哦,我們正在處理些事情,七點半應該會準時到的。”喻色歪頭看了一眼正躺在病床上小憩的男人,他睡著了,可是氣色看起來還是不太好,那一槍雖然不足以致命,可是流了很多血,可這男人非要在今天與藍景伊見面,他是有多想念藍景伊呢?她真擔心一會他去了牡丹大酒樓會坐不住或者再把處理好的傷口繃開。

那般,遭罪的是他季唯衍。

“處理什麼事情呀?能不能改天再處理。”

江君越歪頭瞄了一眼妻子,也不管她是不是在通電話,就低低笑道:“這麼猴急的樣子,不知道的還以為你去偷男……”

“孩子們在呢。”藍景伊扭頭,警告的看了他一眼。

江君越這才硬生生的收回,他在她面前,總是控制不住的犯這種小學生才會犯的低級錯誤,唉,娶妻如此,影響了他的智商,真是沒辦法。

喻色聽著那頭的打情罵俏,心裡不知有多羡慕呢,她這邊是不可能了,阮菲菲雖然同意她留了下來,但卻是時時以虎視眈眈的表現看著她的,“藍姐姐,事情已經處理了一半,不能改天的,嗯,七點半見,我還要見見我的兒媳和女婿呢。”

“好吧,你要見他們三個的話就給我快點過來,否則,我可不認你這個親家母了。”

“好好好,我知道了。”喻色笑,可是笑意中更多的是擔憂,她不是不想去見藍景伊,可至少要等到季唯衍的身體恢復些了才好。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不能只知道,一定要快點過來喲。”藍景伊催促了起來,又說了幾句才掛斷了。

病房裏隨著她掛斷手機就安靜了下來,阮菲菲一臉敵意的看著她,“姓喻的,你不能自己主動消失?你這樣一直纏著阿哲有意思嗎?”

阮菲菲的聲音壓得很低,明顯是怕吵醒睡著的季唯衍,更怕他聽到,喻色很討厭她這樣的鬼臉,低低的一笑,“是阿染讓我陪著他的,你要是有問題,可以跟他說。”

“你……”阮菲菲呼呼的喘著粗氣,氣壞了,“你等著,早晚有一天我會讓你後悔。”等她徹底的擁有了季唯衍,到時候只要她偶爾吹吹枕邊風,就什麼都有了。

喻色淡淡一笑,也不氣惱,“阮小姐隨意就好。”以後的事情以後再說,反正現在,她是不想離開季唯衍,他受傷了,她心疼。

說她犯踐也行,說她不要臉也罷,她就是不能眼睜睜的看著他受傷而不管不問不理睬,即便是他本人要趕她走,她也不會走的。

“菲菲,去找護士要一些紗布和止血的外用藥拿給我,一會兒出門的時候帶上。”不想,阮菲菲還沒回應,床上的男人開口了。

那聲音染著房間裏空調散發出來的清清冷冷的意味,讓阮菲菲打了一個寒顫,“阿哲,你醒了呀。”

“嗯,醒了,你去拿吧。”

阮菲菲看看喻色,再看看季唯衍,他這樣把她支開,那他與喻色豈不是可以單獨相處了?

不過,她就算再不甘心也沒用,他一句話,就把什麼都决定了。

她可以對著旁的男人撒潑,唯獨不敢對著季唯衍,他就是這世上唯一一個可以降服她的男子,恨恨的瞪了喻色一下,她這才起身慢香香的去找護士要那些東西了。

阮菲菲的腳步聲消失在了門前,病房裏也只剩下了喻色和季唯衍,這突然間的靜再加上只有兩個人的獨處,讓喻色微微的緊張了,想了想,她抿開了唇角,擔憂的走到床前,雖然是她站著他躺著,可她居然還是沒有居高臨下的感覺,倒是那躺著的男人彷彿在居高臨下的看著她,“當初在海邊,是你救的我?”他現在喜歡阮菲菲是真,可是他從前所有的記憶都恢復了,醫院裏他第一次睜開眼睛的時候,看到的的確是喻色,這是不容質疑的,不過,她救起他時的畫面他是不可能有記憶的,那時他昏迷不醒,幾乎就要死了。

他看著喻色的眼睛,只想從她的表情中分辨出到底是她撒了謊還是阮菲菲撒了謊。

手下的電話已經接到了,答案是他在醫院裏全都是喻色照顧他的,可是海邊他被救時沒有人可以證明是喻色救的,不過,也沒有人能證明是阮菲菲救的,但單獨從醫院裏他醒來時看到喻色來分析,倒是喻色救起他的可能Xing大些。

喻色委屈了,小嘴一撅,“我說是的話你會信嗎?”若是信,他現在也不會來問她了,“你鬼迷心竅了,阿染,你以前不這樣的,她有什麼好,你連藍姐姐都要放下了。”她以前與他初初相處的時候就想過,若是他找到了‘小伊’,或者他娶小伊,或者他為了小伊而終生不娶,因為,小伊未婚他可以娶,小伊婚了他就只能放弃了,那時她卻沒有想到,他現在居然是把心放在了另一個絕對是旁人的女人身上,說實話,喻色很不甘。

“回答我。”只有三個字,他從來都是這樣的淡淡冷冷的,而且惜字如金,喻色一向知道,可是,聽著他這冷冰冰的聲音,不知怎麼的,她累積了許久的委屈一下子爆發了。

“嗚……”喻色轉身,眼淚如同開了閘的洪水一樣滾滾落下。

病房裏,氣氛沉悶的連呼吸都覺得困難了,兩個人,一個靜靜的躺在床上,一個靜靜的站在床前,誰都不再言語。

非常重要的說明:前兩章(番外:染色合體247章和248章)把藍景伊的第三個孩子Xing別寫錯了,現在有修改,看過的親們可以重新再看一次,最近事多,請親們見諒呀,**下,群麼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