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2章番外:染色合體(248)

發佈時間: 2023-01-07 19:05:46
A+ A- 關燈 聽書

“臭小子,你這是跟誰學的?”江君越淩厲的目光射過去,那眼神若是落在旁的人身上,一定會驚得一個抖擻,可落在江衍衍小朋友身上她是半點反應都沒有,一點也不害怕。

小手叉上了小腰,江衍衍學著江君越嚴肅的樣子,一本正經的道:“跟爹地學的。”

“胡說。”他從來沒有在孩子們面前說過這三個字的,這可是不良教育。

“爹地你確定你最近從來都沒有說過嗎?”臭小子繼續眨著一雙大眼睛,不疾不徐一付我看你要怎麼回答我的樣子,特別的欠扁。

江君越又一次在面對這小東西的時候頭疼了,果然天底下的‘小三’都難養,他心虛了,最近還真的有說過這三個字,不過,都是對著藍景伊說的,難不成被小人給偷聽了去?

“爹地,你怎麼不說話了?你不是告訴我們,說了做了就要認,不然就是孬種嗎?”

江君越抬起修長骨感的大掌,狠狠的揉了一下眉心,瞧這小東西那趾高氣揚的勁兒,彷彿已經手握證據了,“你空口無憑。”他不承認說了也不否認說了,反將了小傢伙一軍。

小人也不著急,邁著方步緩緩走到了江君越的身前,然後,壓低聲音道:“爹地,我手機裏有段視頻,你要不要看看?”

“什麼時候錄的?”這一問,江君越沒有任何遲疑,他覺得自己一定是被小傢伙給算計了。

“前天晚上呀,淩晨一點鐘,你回來晚了,嗯,媽媽還給你等門了呢。”

江君越的臉都綠了,這說的,真真的一樣,前天晚上他還真的回來晚了,“那麼晚了,你不睡覺錄什麼視頻?”

“爹地,你說話太大聲,你把我吵醒了,不然,你以為我樂意醒呀,睡得正香被吵醒很難受的,要不,我明早早起些也把你叫醒試試?”

“滾。”江君越一拳揮過去,可,他的拳頭只到了江衍衍小朋友的臉前就被迫硬生生的停住了,然後,只能被迫的看著有只小手刮到了臉上,“爹地羞羞羞,說了做了不敢承認,是孬種。”

藍景伊搖了搖頭,“衍衍,你與哥哥姐姐出去玩,一會兒我去陪你們蕩秋千,嗯,只要你們今天乖乖的,媽咪晚上帶你們去牡丹大酒樓。”

“哦耶,真的嗎?”壯壯握拳,興奮了,他最愛吃那裡的海鮮,鮮著呢。

“真的,嗯,爹地也會一起去的。”

“太好了。”三個孩子被藍景伊成功的轉移了注意力,現在只想著要乖乖的然後晚上去牡丹大酒樓了。

“去吧。”藍景伊揮揮手,三個小朋友就撒鴨子的飛跑了出去,大廳裏終於從嘈雜變為了安靜。

可是那安靜也只維持了兩秒鐘,藍景伊身上就不安靜了,一隻毛毛手輕輕攬住了她的腰,“還是老婆有辦法。”

藍景伊嗔怒的看著他,“看你以後還敢不敢亂說話了,瞧瞧,被孩子們聽見了吧?”

“那又怎麼樣,他們還小,不會懂的。”

“都知道要弟弟妹妹要先滾床單了,呃,你還想讓她有多懂?”藍景伊真恨不得給這個男人洗洗腦,“行了,從現在開始你不許在除了臥室以外的地方對我毛手毛脚的,不然,對女兒兒子來說就真的是不良教育了,起開,把手拿開。”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我偏不。”季唯衍霸道的還是緊摟著藍景伊,讓藍景伊特無言,他這樣,就象個小孩子一樣。

好吧,是孩子就要哄著的,藍景伊彎起了眸眼,笑咪咪的看著男人清貴的俊顏,早就過了而立之年,可他看起來還如她初初與他相識時的模樣,還是那般的好看,“好吧,那就不拿開,不過,我很擔心江衍衍小朋友會偷偷溜回來,然後再悄悄的在角落裏拍個視頻啥啥的,不過,不可能每一次她都是為了拿來威脅你的,說不定下一次就發到網上了呢,到時候,你想被人觀賞你……”

“行啦,少說幾句。”江君越喵向大廳的玻璃門外,三個小東西還在外面,不過,他還真不敢在這裡對藍景伊做些什麼了,若是別的事情,他一定極有自控力,偏偏是對她,只要吻上了便一發不可收,自己家裡就更容易投入,一投入的後果就是被孩子們逮個正著而無處可逃,想著有可能會被孩子們給吃得死死的,他大掌便狠握住了藍景伊的手,“走,有事上樓去說。”只要進了臥室,他愛滾多久的床單就滾多久的床單,大白天也不怕了。

“傾傾,我有正經事要跟你說。”藍景伊卻是一掙,季唯衍到了T市的事情她必須要說了。

“嗯?”江君越輕輕勾起她的下頜,對上她清清亮亮的眸子。

“唯衍他到T市了。”

低低的一語,絕對沒有任何高音,卻還是給江君越如驚雷一樣的震撼,“你確定?”

“確定,他剛剛打電話給我了,他和喻色在一起,晚上約了我和你還有孩子們七點半在牡丹大酒樓一起吃飯。”藍景伊條理清楚的陳述著,言簡意賅。

江君越有兩秒鐘的閃神,隨即恢復如初,口裡喃喃的道:“沒想到還真的是他。”

“什麼?”藍景伊不明所以。

“晚上你見到就清楚了。”

“喂,你是不是知道些關於他的事情?”聽著江君越話裡有話,藍景伊就急急的追問,其實她恨不得是現在就見到季唯衍的,可惜,那男人不給她機會。

江君越薄唇微勾,彎起一個邪痞的笑意,“一個吻一個問題,問吧。”

“你……”藍景伊咬牙,想砍人。

“只給你三個問題的機會。”

“呃,我不問了,機會留著給你自己用吧。”她說著就要掙開他。

然,江大少爺豈是她想掙開就掙得開的,用力的把她帶進懷裡,趁著孩子們在外面園子時,江君越乾脆是用扛的把她扛到了樓上的臥室,“嘭”,藍景伊被拋到了大床上,床褥很軟,她並不疼,可是當她抬頭對上江君越一張俊顏時,心跳不由自主的就加快了,他通常這樣看她的時候就代表他想滾那個了,“傾傾,不要……”大白天的,孩子們都在家裡,隨時都有可能沖上二樓,她緊張。

“不怕,我去上鎖。”他說著,大步的走到門前,“哢嗒”一聲把門上了鎖。

這回,兩個人絕對的都可以沒有顧忌了。

藍景伊知道,這接下來要做什麼已經完全不受她的掌控了,與這男人一起,在臥室裏的事情從來都是他在掌控在决定一切。

說白了,決定權在他手上。

她曾經想過要反抗的,可是沒用,他俯身一落在她身上,只需幾個輕淺的呼吸,那氣息就會拂得她心神蕩漾,不知所以然了。

既然已經到了這個份上,那三個問題她不論是問了還是沒問都會是同一個結果。

那不問,她就虧了。

“一個吻一個問題,還作數嗎?”若不作數,她才不會主動吻他。

江君越興味的笑了,他當然喜歡藍景伊的主動,唇角越來越彎,笑意越來越濃,“作數,問吧,不過,要先交費喲。”

藍景伊深吸了一口氣,紅唇這才凑了上去……

她的唇柔軟而富彈Xing,帶著女子獨有的馨香,再加上這是很久以來才有的一次主動,江君越立刻就心猿意馬了,空氣裏飄著兩個人一起的氣息,濃濃的,讓人迷醉。

藍景伊是不想吻久了,可是吻少了又怕這男人反悔不回答她的問題,所以,到底還是吻了他好久,直到氣息微弱不得不移開紅唇去呼吸的時候她才施施然的移開的唇,再看向男人時,他臉上氤氳的全都是那股子味道,他想幹什麼,全都寫在了臉上。

那就是江衍衍小朋友錄下來的那三個字。

不過,她必須要他回了她的問題才能把自己交給他。

他說過只有三個問題的,所以,她絕對不能浪費,不然,以江君越的智商,她很有可能被忽悠了。

“傾傾,剛剛你說‘沒想到還真的是他’,那個‘他’指的是誰?”

“很想知道?”

“當然,你快說。”

“一個你認識的人,嗯,第一個問題回答完畢。”

可聽到答案的藍景伊差點要吐血了,她被男人給玩了,“叫什麼名字?”

“呵,好吧,我坦白,應該是季唯衍,第二個問題回答完畢。”江君越笑眯眯,手撐在她的身體兩側,目光灼灼的看著她,彷彿她是一塊等待他來品嘗的甜點,美味極了。

“他現在怎麼樣了?身體好嗎?他和喻色在一起了,那簡非凡怎麼辦了?”那個死丫頭,一點也不透露給她,讓她現在只能乾著急的等著晚上的約會。

“老婆大人,你只能問三個問題的,我之前已經回答了兩個,你這連著又三個,你是想讓我回答你哪一個呢?”

“江大混蛋,你都回答了能少塊肉怎麼的?”藍景伊咬牙,其實她很想咬下他一塊肉,那他身上還真的就少了。

“能,君子言而有信,我答應過你要回答你三個問題的,就絕對不能違反這條,嗯,這是必須的。”

“滾。”藍景伊一拳揮過去,狠狠的砸在男人冷硬的胸膛上,“真硌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