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1章番外:染色合體(247)

發佈時間: 2023-01-07 19:05:19
A+ A- 關燈 聽書

“下去,誰讓你上來的?”阮菲菲緊隨著季唯衍上了車,見喻色要跟上來便又是一推。

喻色的手緊緊攥著車門,死也不肯鬆手,反正,說她死皮賴臉說她死纏著季唯衍不放她都不管了,她就要跟到醫院去,至少知道他只是傷了皮肉,她才能放心。

兩個女人一時之間僵持不下了。

車上的小護士眸光掃過兩人後,大抵是先分析了一下三個人的關係,最終不屑的看向喻色,“這位小姐,請你鬆手,不然車開得晚了影響了救治時間,說不定他胸口的傷會留下後遺症。”

“對,你給我鬆手。”阮菲菲抬腳就踢向了喻色的手。

“不要,我要去。”喻色小臉漲紅了,她就是不肯鬆開,“我只要跟過去看看就好,我不會纏著他的,阮菲菲,你讓開。”

救護車裏救護車外,兩個女人就這樣對峙著,很快的,周遭圍著的看熱鬧的人越來越多了,季唯衍皺了皺眉,輕聲的道:“菲菲,讓她上來吧。”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阿哲……”阮菲菲滿臉的委屈和不樂意,可是再看季唯衍不容置疑的表情,她就不敢忤逆了,恨恨的瞪了一眼喻色,“快點上來。”

喻色顧不得手疼,急忙跳上了車,彼時,季唯衍已經安靜的躺了下去,護士正在為他的傷口做簡單處理,至少要把血先止住,不然,她就有種感覺他的血會流盡了一般。

透過他滿臉的疤她依然能看出他虛弱的樣子,這男人從來不這樣的,可見那子彈在他的身體裏讓他有多疼了。

救護車一路呼嘯著往醫院趕去,可是路上車太多,那些車即便聽到響聲讓了路車子也是開不快。

終於,護士處理好了季唯衍的傷口,他一臉虛弱的抬眸,就在阮菲菲期待的以為他是要看向她時,他卻慢慢緩緩吃力的轉向了喻色,“你手機裏有她的號碼,對不對?”

“誰?誰?”喻色一下子沒反應過來。

“藍景伊。”季唯衍淡淡的,可又分明很在意他才提起的女人,不然,也不會讓喻色來找藍景伊的號碼。

“哦,有。”她還以為他是記起她從前對他的好了呢,結果,他跟她說話居然是為了另一個女人。

是的,他從前是喜歡藍景伊的,所以,他記起從前的一切時,要聯系的那個人也自然是藍景伊了。

他喜歡藍景伊,很喜歡很喜歡。

喻色還記得她救了他後,他初初要醒來時一直低喃著的就是‘伊伊’的名字,那時她還不知道他口中所喚的人是藍景伊,但是現在,她知道。

“好,我給你。”喻色拿出手機就翻看了起來。

“找到號碼把手機借我。”季唯衍目光期待的看著她,他是有多急切的要見到藍景伊呢。

而她,則完了,之前不止是有了一個阮菲菲在阻擋她追求愛情的脚步,現在又多了一個藍景伊。

阮菲菲她還可以與之對抗,可是藍景伊呢,她真的不好意思與藍景伊鬥的,再說了,她也不見得是藍景伊的對手。

都說初戀是一個人最難忘卻的情。

她的初戀是季唯衍,她忘不了,即便是有了丈夫和孩子也忘不了,而季唯衍的初戀就是藍景伊。

心思在飛轉的時候,她的手指也在通訊錄裏翻飛著,很快就找到了那個號碼,她把手機遞給季唯衍,“喏,這個就是了。”

“怎麼還是以前的號碼,她一直沒換?”他詫異的看著那一串號碼,眸光清澈如水,彷彿在看著他深愛的女人。

“哦,我不知道藍姐姐以前的號碼,這個,是嗎?”

“是。”季唯衍十分確定的應了一個字,隨即,絲毫不猶豫的撥打了出去。

“阿哲,藍景伊是誰?”阮菲菲到了這個時候才後知後覺的想到了她可能又有一個情敵了,因為,藍景伊這名字所代表的一定是個女人,還有,以季唯衍現在的表現就證明他對藍景伊這個女人相當的重視。

“一比特故友,你別擔心,我只是想起了很多以前的事情,想見見她,知道她現在安好就可以了。”季唯衍輕握了一下阮菲菲落在他一隻大掌下的小手,安撫的說到。

喻色覺得自己幻聽了,這怎麼可能呢?

看季唯衍的情形他現在的最愛還是阮菲菲,根本不是他這才記起來的藍景伊呀?

不過,這念頭一閃而過她就釋然了,他早就知道藍景伊愛的是江君越,而且,還有了孩子,所以他和藍景伊根本沒有未來的,所以,他自然會選擇阮菲菲了。

可,他這樣的選擇還是讓她忍不住的覺得哪裡有些不對。

他不愛自己可以,但是不可以不愛藍景伊……

不可能。

絕對不可能的。

他昏迷不醒的時候叫的都是藍景伊的名字。

那是一種刻骨銘心的愛戀。

當初,她還吃過藍景伊的幹醋呢,現在想想都不好意思。

她迷糊的時候,季唯衍已經撥通了藍景伊的電話,而且,還摁下了免提,他所有的動作雖然遲緩,卻依然掩不去他身上那種天生的尊貴的氣質,一舉手一投足間都是王者的風範。

“喻色,怎麼有空給我電話?哈哈,是不是想我了?”電話彼端,藍景伊還以為是喻色呢,開口就問了過來。

“是我。”低沉的嗓音略帶著沙啞的男人味道,而且,他是變了聲的,至於怎麼變的聲線,喻色還沒來得及問他,他就一夜之間翻臉不認人不認她了。

“你是……”藍景伊先是頓了一秒鐘,隨即急急的道,“你是阿……衍……?”完全的不確定的問過來,因為,藍景伊沒看到他的人,而他的聲音又與從前不一樣,但是,這也很厲害了,她能只聽到兩個字就辯認出他可能是季唯衍來,喻色汗顏了,想當初她都見過他幾次了都不認得呢。

“是我,我想見你。”

“你……你在哪裡?”藍景伊似乎還在消化季唯衍打電話給自己的這個訊息,喻色聽著,很不好意思自己沒有事先通知她其實是找到阿染了,不過,那時她以為以江君越的本事,這樣的事傳到他耳中再透過他傳到藍景伊的耳中不過是秒秒鐘的事情吧,再有,還不及她與阿染合好如初,他就變了一個人似的與阮菲菲好上了,讓她不知道要怎麼通知藍景伊,這些,也不能全怪她。

“我和喻色在一起,晚上七點半,約在牡丹大酒樓好了,記得帶上你一家人。”季唯衍從容不迫,就這麼一句話,就把什麼都决定了,而且,語氣中絲毫不給藍景伊拒絕的機會。

“喻……喻色,哦,這是喻色的手機,你們一起來了T市?”藍景伊反應不慢,眸光中全是欣喜,季唯衍回來了,那麼,她心底那塊壓了幾年的巨石也終於可以移開了,對他,她有太多的內疚。

“對。”

“那你們現在在哪裡?我能不能現在就去見你。”藍景伊急了,她想看見他,哪怕先只看一眼也好。

“不必,我還有事,掛了。”

嘀嘀的盲音響徹耳邊,藍景伊呆呆的站在原地,就有一種做夢般的感覺,季唯衍真的回來了,他打電話給她了。

等等,也是這個時候她才恍然驚醒,那個男人,他的記憶一定是恢復了,不然,他不會提出請自己吃飯的。

藍景伊轉頭看著客廳裏的三個寶貝,今天是週末,所以,三個小東西都在家裡沒有去幼稚園,此時正三個扯一個的拉扯著江君越,恨不得要把他撕成三半平均分了似的。

“爹地,陪我去打遊戲機。”

“不行,玩物喪志,壯壯,你是江家未來的希望。”江君越一臉嚴肅,對於這個兒子,他自然是很期待這孩子的成長的,而且,平時對他的教育也特別的嚴格,儼然是在培養江氏下一任總裁的樣子。

“爹地,那你帶我和弟弟去蕩秋千吧,好不好?”沁沁繼續大力的扯著他的袖子,“弟弟還小,他想玩蕩秋千。”

“去,你不是昨個才買了那些個衣服料子嗎,去給你的洋娃娃做衣服去,爹地忙著呢。”衍衍還小?六歲了不小了,小男生玩蕩秋千,太不男人了吧,江君越說完就求救般的看著藍景伊,再被扯下去,他今天手頭上的工作完不成了,早知道這樣他一早就去公司了,可是,想想嬌妻,想想三個寶貝蛋,他就留下了,想著在書房裏工作也不錯的,偶爾疲憊了還可以出來遛遛彎看看嬌妻和孩子們,哪裡想到他三個寶貝根本不給他去書房的機會。

藍景伊雙手環抱著胸,好笑的看著那爺四個,到底還是心疼自家老公周旋在工作和孩子們身上的辛苦,搖了搖頭,她走過去,“行了,都放開爹地吧,媽咪我找他有事。”

“有什麼事?”沁沁手叉上小腰,表情象極了江君越的嚴肅勁,認真的問著呢。

“很正經的事兒。”藍景伊只好這樣回應,她要跟江君越談談季唯衍的事情,這的確算是很正經的事兒了。

不想,她尾音還沒落,‘小三’就眨動著一雙大眼睛,再撇了撇小嘴,“媽咪,是談跟爹地滾床單的事嗎?若是,那不用談了,趕緊去滾就好了,我和哥哥姐姐都想要弟弟了。”

“刷”,江君越看了過去,‘滾床單’這樣的詞彙從一個六歲的孩子嘴裡說出來,那感覺很怪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