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0章番外:染色合體(246)

發佈時間: 2023-01-07 19:05:11
A+ A- 關燈 聽書

“阿染……”喻色根本來不及思考,下意識的驚叫出聲,手裡的行李落下,她撒腿如飛的奔向季唯衍。

那槍口太近了,近得讓她膽戰心驚,那樣近的槍口,只要那女人出手,季唯衍絕對會……

人潮,躁聲,周圍很亂。

她的喊聲被淹沒在人群中。

但,就是那一聲,季唯衍彷彿聽見了般的就轉過了頭,也是這一轉頭,低低的一聲悶響響起,那聲響在人潮湧動的通道裏甚至可以忽略不計。

可,這一聲響的殺傷力有多大,季唯衍瞬間就感覺到了。

“***……”美女低叫一聲,明明都對準了季唯衍的心臟處了,不想他居然就回了一下頭,讓她意外的打偏了,她還想再補第二槍,但是來不及了,季唯衍一手捂著胸口頃刻間流出的血,另一手隨意一擋,那絕對是一個人本能的反應,只是,他的反應比常人快了N多倍,“啪”,又一聲響,只是這次那響聲大了些。

響聲過後,一把精緻的小**掉落在了地上。

“啊……槍,槍……殺人了……殺人了……”阮菲菲先是看見了槍,然後才抬頭看到季唯衍胸口的血,她臉色白了,驚悸的拉著季唯衍的袖口,“阿哲你沒事吧?”

那個女人在跑,這個時候她必須跑,否則,就只能等著束手就擒了。

這個時候,季唯衍或者是受傷倒地不能動,或者是去追那個女人。

但是,這兩樣他居然什麼也沒有做,修長挺拔的身形依然伫立在那裡,彷彿那個中槍的是別人而不是他一樣。

他靜靜的站著,目光悠悠的落在正拼命飛跑而來的喻色身上,眼神飄忽深遂,但那若幽潭般的眸子任誰也望不盡他的眼底。

誰也不知道這個時候的季唯衍在想什麼。

“阿染,你流血了,走,快去醫院。”喻色到了,也不管他是不是認自己了,反正,她不能眼睜睜的看著他流血而不管。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阿哲,你怎麼了?那女人是誰?她跑了。”阮菲菲急得直跳脚。

“警衛在追那個女人,不必管她了,我們先把阿染送去醫院。”喻色迅速的分析了一下眼前的形勢,那女人應該是一個職業殺手,下手的速度和奔跑的速度都比她這樣的强太多了,一看就是受過訓練的,所以,她和阮菲菲加起來也追不到,而季唯衍已經受了傷,更不可能去追了,况且,這男人現在一動不動如雕像般的根本就沒有追那女人的意思,那還不如讓警衛追呢,眼下,最重要的是季唯衍的傷。

“可她傷了阿哲。”阮菲菲氣惱的跺著脚,“還有,喻色你走開,我會照顧他的,不要你管。”阮菲菲說著就去推喻色,在她眼裡,喻色就是絕對的情敵,有喻色在季唯衍身邊一天,她就一天不能放心。

喻色全身心的都在季唯衍的身上,一個不防被阮菲菲推了一個趔趄,“阮菲菲,你瘋了嗎?這都什麼時候了,救人要緊你知道不知道?你放心,對於一個心不在我身上的男人,我不會再對他有任何肖想的,我留下,只不過是出於道義而已,因為,他曾經也救過我。”她此刻腦海裏就閃過那一次在山裡的那幢小樓裏,他護著她跳下去,可Zha彈卻把他傷了,那時他可以為她,她如今自然不能丟下他不管。

“我會照顧阿哲的。”阮菲菲理不理喻色了,扯了扯季唯衍的袖子搖著他的手臂,“阿哲,你怎麼了?你說句話,你別這樣傻站著,疼嗎?”

“快讓開,救護人員到了。”這是機場,所以有救護的設施和人員,喻色轉頭,果然看見了兩個護士推著一輛醫用推床往這邊飛快趕來,所經,圍觀的人紛紛讓道。

“這是造的什麼孽呀。”

“應該是仇殺,你看那人一臉的疤,一看就不是普通的角色,說不定是黑道中的人物呢。”

“噓,你小聲點。”

“我覺得不是黑道上的人,很有可能是那兩個女人因為爭風吃醋,所以下狠了心要殺了對方,不想誤傷了那男人吧。”

……

喻色揉了揉額頭,若照別人這樣的說話,那個跑了的美女要殺的就應該是阮菲菲了,然後,一不留神傷了季唯衍?

不可能的。

男人和女人她絕對分的清楚,還有,那女人開槍的時候絕對是准准的對著季唯衍的心臟的,只是被他回頭一轉才打偏了的。

喻色也不理會那八卦的女人,擔憂的把目光重新落在季唯衍的身上,他受了傷,還流著血,可他就是站在那裡,任憑阮菲菲搖著他的胳膊不動了。

那石化般的身形讓喻色迷糊了,“阿染,你怎麼了?”她腦子裏瞬間閃過的就是看過的電視劇的鏡頭,他是被點Xue了嗎?

不然為什麼一直不動?

可,這個年代,哪裡有點Xue這一說?

而且,那個開槍的女人除了開了一槍以外,根本沒有碰過季唯衍一根手指頭。

機場的應急醫護人員已經到了,“讓開,快讓開。”

“阿哲,你這是怎麼了?”阮菲菲嚇得哭了,她可是花了大價錢請了那個阿婆婆才讓季唯衍喜歡上她的,但是現在……

“阿染,告訴我你怎麼了?疼嗎?”喻色惦起了脚尖,兩隻手這才得以輕輕落在季唯衍的臉上,她捧著他的臉,認真的審視著他,“你流血了,不疼嗎?”季唯衍雖然沒有倒下去,可他流得血太多,喻色也被他的樣子嚇壞了。

“嘶”,終於,男人低嘶了一聲,那樣子彷彿剛剛的走神是因為魂被人掠走而現在又被送回來身體裏了一樣。

“疼了是不是?”

季唯衍黑眸微俯,靜靜落在喻色的身上,他停頓了彷彿有一個世紀那般的漫長,才輕聲的道:“我這是在T市的機場嗎?”低聲問著的時候,他不顧身上流著血就向周遭看了過去,而且,不等喻色回答,就小聲的呢喃著,“是T市,真的是這裡。”

“阿哲,這裡當然是T市了,我們一早坐飛機就是趕來這裡的,你別嚇我,你這是怎麼了?”阮菲菲不明所以,著急的哄勸著季唯衍。

“哦。”低低歎息了一聲,季唯衍這才拉下了阮菲菲緊攥著他衣袖的手,“除了安排演出的事宜,我今天想見一個人。”

“你要見誰都行,只要你不嚇我就成,阿哲,咱們先讓護士推你去處理一下傷口好不好?”

阮菲菲一直在哄勸著季唯衍,倒是換成喻色現在呆愣愣的站在那裡,現在的季唯衍神情有些古怪,那是讓她完全陌生的一種神情。

季唯衍低頭看向了自己的胸口,血還在流,鮮紅的顏色格外的讓人觸目驚心,這樣的傷不處理是不行的,也是這個時候,那種疼意越來越强烈了,他皺眉轉向了一旁的護士,“不用推床,我可以自己走,我中槍了,要去醫院取出子彈。”還好,子彈的位置打偏了,據他的感覺應該只是傷到了肌肉組織,臟器什麼的應該沒問題,不過,這要感謝那個在他身後叫他的人,“喻色,剛剛是你在提醒我嗎?”等護士點了頭,他慢慢的隨著護士往機場外走去的同時低聲問著喻色,只要上了救護車就可以去醫院了。

“你怎麼知道?”喻色有點不好意思了,她遠遠的喊了那麼一嗓,不想,他居然就感覺到了是她。

“第六感,這次,謝謝你。”

阮菲菲在一旁撇唇,“要是我看見那女的要對你動手,我也會提醒你的,怪不得在飛機上那女人對我們陰陽怪氣的呢,原來她早就要對我們動手了,就是不知道為什麼不是在飛機上而是在機場呢?”

“簡單,機場方便她逃走,若是在飛機上,若她得不了手,無處可逃。”季唯衍目光直視前方,淡淡的陳述著他的看法。

“阿哲,你好厲害呀,我怎麼就沒想到這個呢。”阮菲菲崇拜的看著季唯衍,她是愛慘了這個男人。

喻色眨了眨眼睛,季唯衍一直都很能,這沒什麼稀奇的,“阿染,你剛剛怎麼了?”她還是好奇,好奇季唯衍剛剛如木偶一樣站著的神情。

“我記起來了。”季唯衍已經走到了救護車前,站住,停下,慢慢的俯身彎進救護車。

“記……記起來了?你記得是我救了你了?”喻色咧嘴笑開,那樣,就最好了,那樣,她是不是就不用出局了?

那句‘你記得是我救了你了?’讓季唯衍微微一頓,可手下還沒有回來結果,在沒等到電話之前,他什麼也不能確定,“菲菲,打電話給江氏的夫人藍景伊,讓她來醫院,我想見她。”

喻色更懵了,緊跟在季唯衍的身後就要跳上車,“阿染,你記起以前與藍姐姐和江姐夫之間的事情了?”到了這個時候,她若是再想不出季唯衍記起什麼了,那她從前就是白白的與他相守了那些時光,沒有誰比她更知道他的故事了,她錯過的,就只有他五年的失踪。

卻從沒有想到,五年的錯過,便是五年的等待,更是五年後他對她的陌生。

讓她心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