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9章番外:染色合體(245)

發佈時間: 2023-01-07 19:04:46
A+ A- 關燈 聽書

四道目光,刷刷的落在季唯衍的臉上,他卻沒事人一樣的慵懶的靠在椅背上,那姿態宛如一隻剛剛醒來的豹子,對於周遭虎視眈眈看過來的視線沒有任何不適感,他就是林中之王,他怕誰?

喻色咬牙,若是從前,她一定一脚踹在他的身上,拽什麼拽呢?裝什麼裝呢?

可現在的季唯衍,她實在是看不透。

回想剛剛騎坐在他身上的感覺,那驟然間的肢體接觸彷彿如夢一樣的不真實。

輕輕歎息了一聲,她轉身就坐到了剛剛阮菲菲的位置上,再不看那一男一女。

不想給自己心裡添堵,其實她更想離他們遠點,可是飛機還在天上,她無處可逃。

不過,看看時間已經過去了大半,她這才欣慰了些。

再一個小時就要抵達T市了,到吧,她去看看沁沁壯壯就走。

有季唯衍在的世界,她不想停留。

入目是藍天白雲,她身子微側著,越過身側美女的身姿看到了外面藍色的海洋,遼闊無邊,真美。

看了許久她才收回視線,然後,就覺得這飛機上似乎正有一道目光一直在看著她,可當她轉過頭去掃過周遭時,又哪裡能找到那目光的來處呢。

喻色無聊的翻起了電影,想著剛剛沒看完的恐怖片,連她自己也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她想獨自一個人看完,她要證明給自己看離了季唯衍她一樣可以看恐怖片的。

小手緊攥著衣角,喻色安靜的看著,遇到恐怖的鏡頭她就急忙閉上眼睛,然後,根據耳機裏的聲音來判斷那樣駭人的鏡頭是不是演過去了。

還好,看了好一會兒都沒事。

喻色沾沾自喜了,雖然看不全,可她很開心。

又有一個嚇人的場面來了,喻色閉上了眼睛,足足等了一分多鐘耳朵裏的恐怖聲音才沒了,她這才睜開眼睛繼續看下去,然,下一秒鐘,喻色慘叫了一聲,她嚇壞了,那是怪獸香人的畫面,血淋淋的,慘叫後她急忙又閉上了眼睛,整個人嚇得都顫抖了起來。

“躁音。”季唯衍在聽到聲音後頎長的身形倏然站起,然後身子一彎一探一按,“啪”,喻色眼前的電影換了一個艺文言情片,“嗯,看這個吧,不然,整個飛機裏的人都以為有恐怖份子出現了,你被劫持了呢。”

喻色臉紅,緩緩睜開眼睛,正好季唯衍調開了頻道從她身側移開,那男Xing的氣息再度的襲上鼻間,她狠吸了一口,只想把他的味道留下來,留得愈久愈好,那完全是下意識的行為,不過,這些只是偷偷的動作,下一秒鐘,自尊心就讓她的小手推了過去,“姓季的,誰要你管,走開。”

“呵……”季唯衍輕笑一聲,雖然不覺得自己喜歡喻色,可他居然也不討厭她了。

“阿哲……”阮菲菲不樂意了,可,剛剛喻色看電影的時候季唯衍雖然坐在她身邊,但並不理她,她就知道他是對自己失望了,失望自己對喻色的反應了,他之前就說過他不喜歡潑婦一樣的女人,可是事情突然間發生了,她忍也忍不住,等到後來坐下來,才知道自己錯了,卻已經晚了,所以,這個時候她雖然很想發作,卻不敢發作,只好委委屈的喚了他一聲,只想他離喻色遠些。

季唯衍淡然的坐了下來,彷彿剛剛的行為只是去教育了一個孩子似的,半點不自在都沒有。

“阿哲,我想喝咖啡。”

季唯衍便朝著機艙裏正推車叫賣東西的空姐打了一個響指,“一杯咖啡。”說完轉向阮菲菲,“加糖還是牛Nai?”

阮菲菲才要說話,喻色身邊的美女搶先道:“這男人真是奇怪,自己女朋友的喜好不知道還要問了,可是對旁的人卻知道的很清楚,加糖加牛Nai,呵呵。”

喻色怔然,一時之間不知要怎麼回應了。

她沒回應,不過阮菲菲的目光卻朝著她這邊直直的射了過來,“你什麼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切,就討厭這種仗著有男朋友就欺負別人的人了。”美女不会的回應,絲毫也不理會阮菲菲的臉是不是黑了。

“你……你……”

季唯衍黑眸眯了眯,也許是他的功力夠了,也許是好男不跟女鬥,他抬手推了推已經站起來的阮菲菲,按著她坐下,淡淡的道:“糖還是牛Nai?”

“糖。”他聲音雖淡,可到底溫和,再加上他的氣勢,阮菲菲便乖乖的坐了下來,咖啡來了,加了糖,她慢慢喝著,那邊的美女見她這邊再沒什麼反應,便無趣的繼續看電影了。

然,這個時候,喻色和季唯衍的心卻同時亂了。

尤其是季唯衍,他就是莫名的覺得古怪,那位美女說的沒錯,他是知道喻色的喜好而不知道阮菲菲的,這說明什麼?

說明他從前與喻色更親近而與阮菲菲不親近。

喻色呢,她這個時候心底裏則是五味雜陳,啥味道都有了。

季唯衍瞭解她而不瞭解阮菲菲,讓她心裡甜甜的,可又是烦乱了起來,他這樣是不是變相的給了她希望呢?

她原本要放棄他的心,就在這一刻開始迅速的攀升再攀升。

又想要與他一起了。

甚至在後悔與阮菲菲換了位置。

喻色嘟著小嘴翻著雜誌,心情很不爽。

好在,只剩半個小時飛機就要抵達目的地了。

想到沁沁和壯壯,還有藍姐姐家的‘小三’,心情就暖融了些。

機窗外,海天一色,很美。

半個小時後。

“各位旅客,飛機即將抵達T市,請系好安全帶等待飛機著陸……”

喻色安靜的坐在位置上,第一次一個人旅行,她是有些小興奮的,壓下季唯衍和阮菲菲,她總要為自己活一次,開心一回。

飛機開始降落了,落地的那片刻間她的心彷彿又揪了起來,緊張急了,一張小臉也是煞白一片。

著陸了。

她安全了。

揪著的心也落了下去,眸目輕轉間她才發現自己緊攥著扶手的手指節早已泛白,她是有多緊張呢?

“阿哲,我們走。”阮菲菲恨恨的瞄了一眼喻色,恨不能帶著季唯衍一下子從喻色的世界裏消失,她是真不喜歡喻色,喻色之於她其實就是一個大大的威脅。

季唯衍淡聲不語,挺拔的身形走在阮菲菲的身側,若是只看側影看背影,兩個人還蠻相配的,喻色還坐在原處,就那麼傻呆呆的看著兩個人張揚的走出了她的視野,“喂,你不下飛機了?”她不急,可是她身旁的美女急。

喻色擋著人家了。

“哦,真不好意思。”喻色這才起身,她只背了一個行李包,拿下就走,東西少就走得快,隨著人潮往前移動著,不遠處那男人高大的身影讓她想要忽略都不行。

就是這樣只看著他的背影,她都覺得自己會傻傻的心跳加快,她是中了他的盅有多深呢?

“讓開。”從她身後跟上來的美女越過喻色身側的另一個男人,大步的朝著前面走去,像是在趕時間,她走得太快了。

喻色微微皺眉,真是不喜歡這樣旁若無人的彷彿這條通道只有她一個人似的。

美女越走越快,因著離季唯衍越來越近,所以,喻色的視野中就怎麼也除不去那個女人。

同一架飛機,又是認識的人,喻色的目光便總是下意識的追著女人的身姿走。

突然間,女人一下子拎起了小巧的行李包,而她的另一手上像是握住了什麼,一閃而過的被行李包給擋住了。

那是什麼?

離得不遠,喻色就覺得那是一把**。

不過這不可能吧。

美女才從飛機上下來,身上怎麼可能有**呢,那玩意根本不可能通過安檢的。

喻色搖了搖頭,覺得自己的眼睛一定是花了。

她故意的放慢了速度,離季唯衍近了,她就會無端的升起幻覺一樣,總是會不由自主的追著他走。

她討厭自己這麼沒用。

不過,即便是慢了,也不影響那男人繼續的留在她的視野中。

他停下來了,修長挺拔的身形在人群裏很是鶴立雞群,也特別的惹眼。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喻色就想他幸好是毀了容,不然一張俊顏配上他的氣勢,秒秒鐘就讓這世上的其它男子相形見絀了。

不過,這應該不包括江君越吧,藍姐姐就是對他不感冒愛不上呢,藍姐姐愛的只有江君越一個人。

季唯衍摸出手機接起了電話,像是很重要的電話,他停下來很專注的聽著,而阮菲菲就站在他的身側,然後,趁著季唯衍不留意狠狠的瞪了喻色一眼。

喻色也不在意,反正,被瞪了她也不能少什麼。

她好著呢。

就是要好好的氣死那個女人。

通道裏人很多。

那個男人在打電話。

身邊,陪著阮菲菲。

一切,自然的再也不能自然了。

只不過,偶爾她還是覺得自己來T市而他也來了像是冥冥之中有老天爺在安排一樣。

喻色胡思亂想著,可是目光始終沒有離開季唯衍。

槍。

那絕對是槍。

只不知是真槍還是玩具槍。

但是此時,那槍口正對著的就是那個男人,季唯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