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8章番外:染色合體(245)

發佈時間: 2023-01-07 19:04:06
A+ A- 關燈 聽書

“阿哲,你在和姓喻的聊天?”過道一側的阮菲菲就在這時候醒了過來,睜著惺忪的睡眼,像是在仔細的回味著什麼。

喻色轉頭,氣惱的道:“誰要跟他聊天,來,我們換位置,我不想挨著他。”

煩,越是跟季唯衍坐在一起,她越是煩躁,一顆心彷彿被距離她最近的那顆男人的心牽引著似的,總是撲騰撲騰跳個不停,偏偏,他對她再也沒有感覺,那麼,再挨得這樣近,就只剩下了感傷。

那種感傷就象是一把刀,正在輕輕淺淺的劃過她的肌膚,疼,卻不至於要人的命,只是,在慢慢的逼瘋她。

讓她越來越受不了。

阮菲菲頓時收起了回味,欣喜的一下子就站了起來,“好,我們換。”她沒想到喻色會這樣慷慨,居然就要跟她換了,這是她求之不來的呢,她應著,人已經站起轉眼就到了季唯衍的身邊,只覺得剛剛聽到的話是天上掉的餡餅,味道太好了。

又或者,季唯衍就是她眼裡的一道美食,不想放過不說,還要盡數的拆吃入腹,他這樣的男人,一定很好吃。

喻色也起身了,說到做到,况且,她現在是真的不想挨著季唯衍了,她甚至覺得老天爺把她安排坐在季唯衍身邊根本就是一種折磨,就象是一個餓得不行不行的人眼前只有一份食物,然,這份食物卻不是屬於她的,而是別人的,那麼,看著別人吃的感覺就是她身體裏的餓意只會越來越滋長的讓她難以控制。

她覺得自己要瘋了,所以,在瘋了之前一定要先行閃來,不然,傷了的不止是自己,還有那個人。

而那個人,不管她有多怨,可到底她還是深愛著的他的,那種愛,讓她無法割捨。

她管不了她自己的心。

只能管得住自己的腿,而且,也只是暫時的。

明明去T市是要躲著他的,不想,不但沒躲成,相反的,還跟進了。

這樣的狀況,絕對是她所想不到的。

於是,兩個女人,全然站起,一個在季唯衍的左邊一個在季唯衍的右邊,只等著交換位置,就各自的圓滿了,至少,是暫時圓滿了,只要心裡不受煎熬就好。

可,此時的季唯衍非但沒有移一移腿讓兩個女人交換位置,相反的居然是伸長了兩條修長的腿,不疾不徐的把原本還可以稍稍過一下人的空隙全然的給擋死了,那結果,分明就是在告訴兩個女人,若是想要從此過,必須從他的身上跨過去。

喻色懵。

阮菲菲更懵。

兩個女人完全一致的看著面前的男人,喻色恨不得宰了他,阮菲菲也好不到哪裡去,臉上全都是黑線,“阿哲,喻小姐都同意換位置了,你不想挨著我嗎?”她的愛情她的男神她不能相讓給喻色,絕對不行,她可是花了大價錢的,他只能愛她。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季唯衍腦海裡全都是喻色剛剛說過的話,若真是她救的自己而非阮菲菲,那阮菲菲的人品實在是讓人無法接受,不管他多愛阮菲菲,都要好好的糾正這個女人的人生觀世界觀,不然,他接受不了,再有,在飛機落地之前在他沒得到手下的彙報之前,他不想改變現狀,突然間發現挨著喻色也沒那麼難捱,雖然不是喜歡她,但是挨著她也不討厭,相反的,還有一絲他很難表達的感覺在心底裏如小溪一樣淺淺的流淌著,他喜歡那種感覺,“我腿麻了,想動一動,可伸直了腿,更不能動了。”

喻色睜大了眼睛,象聽著什麼鬼話一樣的看著季唯衍,她從不知道季唯衍也會說出這樣的話來,怎麼就有一種男人在賣萌調皮使壞的感覺呢?

可,當再回看季唯衍那一張臉,他平靜的沒有任何波瀾,跟她剛剛所想的賣萌調皮使壞一點也搭不上邊,難道,是她的錯覺?

“阿哲,你腿麻了?”阮菲菲也不相信,急急外加擔憂的問過來,對這個男人,她是真的上心了,自然而然的,她的擔心是真的。

“嗯。”季唯衍淡淡的,伸長的腿再也不動一下,彷彿真真的似的。

兩個女人的視線轉移了,全都落在了他的大腿上,喻色根本不信,季唯衍是何等人物,打架的時候十幾二十人都不見得是他的對手,這不過才坐一會兒,她的腿都沒麻,他的更不應該麻,他在裝。

可喻色還沒反應,阮菲菲已經蹲了下去,小手落在了季唯衍的腿上,“阿哲,我幫你揉揉,很快就好了,麻了的話必須要先微微的動一動,不然,會一直麻。”

“嘶,別動。”可阮菲菲的手才動了一下,季唯衍就咧嘴嘶了一聲,驚得她立刻就縮回了手,“很疼?”

“嗯。”

阮菲菲的臉更黑了,“喻色,你從他的腿上邁出來吧。”為了防止夜長夢多,省得喻色後悔要換位置,阮菲菲退而求其次,一定要先換了位置再來解决季唯衍的兩條大長腿。

“這個……”喻色看著季唯衍的兩條長腿,即便是伸展了起來,也還是很高,她個子嬌小,這樣跨過去她整個人雖然可以從他的腿上越過,但是難免會碰到他的腿,那樣……

“你若不先出來,我怎麼進去?喻色,你快些。”阮菲菲催著,急著呢,天上掉的餡餅若是不及時接住,很有可能會被大風給吹跑的。

喻色繼續盯著季唯衍的腿,一張小臉悄悄泛起潮紅,腿抬了又抬,怎麼都不好意思就這樣跨過去,“這樣不好吧。”

“有什麼不好的,你快點。”

季唯衍依然坐在原位上,也不插言也不表態,至於兩條長腿還是沒有任何的反應。

喻色咬了咬牙,再皺了皺眉頭,似乎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才道:“季先生,那喻色就要得罪了,可能有點不雅,你將就一下吧。”

季唯衍還是沒吭聲,倒是阮菲菲更急了,“喻色,你什麼意思?你說話不算話,才答應就想收回了?”

“哦,不……不是……”喻色說著,也沒倒數計時給季唯衍準備的時間,為了證明自己是真心實意的要換位置,真的就抬腿朝外面邁去。

季唯衍如雕像般的紋絲不動。

那兩條長腿太長了,隆起的高度也特別的高,再加上是兩條腿,所以,那跨度便非常的大。

喻色的腿是真的邁過去了,然,她沒辦法落地了,她的鞋尖够不著過道的地毯,喻色囧了,尷尬的不知要怎麼辦了,可是這樣只一條腿站立根本不可能維持很久的。

一張小臉越漲越紅,“我……我邁不過去。”

“阿哲,你稍微動一下腿,放下去一點。”阮菲菲也幫忙喻色盯著呢,可這個時候的季唯衍就象是沒感覺似的,腿不動,身子更不動,悶悶的坐著,不知為什麼,喻色的逃離讓他心生彆扭了。

“快……快點,麻煩季先生了。”喻色覺得自己就快要站不住了,這個時候她就是想把那條腿縮回原來的位置都有困難了,“我……我要站不住了。”

“喻色,你敢……”

來不及了,喻色真的敢了。

但絕對不是故意的,她整個人都跨坐在了季唯衍的大腿上,雖然不是她的故意,可是那讓看著季唯衍的阮菲菲特別的不爽,於她來說這太有礙觀瞻了,她可不想季唯衍和喻色如此近的貼在一起。

“姓喻的,你一定是故意的,你給我下來。”阮菲菲如潑婦一樣,怒了,抬手就去扯喻色的手腕,恨不得把喻色扯下來剁成肉醬,這居然敢當著她的面,她不幹了,也喪失了理智。

飛機的頭等艙就這樣的亂了。

三個人擠在一處,中心就是季唯衍。

口鼻間是喻色身上淡淡的香混合是阮菲菲身上濃濃的香水味,那香水的味道他還是不能適應,再見阮菲菲駡街一樣的神情和反應,他的臉沉了沉,還是一動不動的道:“阮菲菲,你先起開,我才能扶她起來。”大庭廣眾之下喻色這樣跨坐在他身上的確不妥,不過,他為著自己居然不反感喻色的親近而震驚,可也不過一瞬,理智就在催促著他先把暫時的問題解决了。

“不要你扶,我來扶。”阮菲菲哪裡肯讓季唯衍再碰喻色,那對於自己來說太冒險了。

“你最好是扶而不是推搡,人這樣多,阮菲菲,你別讓我失望。”連他自己也不明白,看著阮菲菲對喻色又吼又叫的,他居然就心疼起了正驚慌失亂的小女人。

喻色那模樣那反應,彷彿他是洪水猛獸似的。

阮菲菲强忍著氣,她只要達到目的就好,至於跟喻色的帳,以後日子長著呢,她不怕算不到,氣咻咻的去扶喻色的手,喻色哪裡肯讓她如此虛假的相扶,小手一推,“我自己起來就好。”那條腿終於著地了,她也終於從季唯衍的身上起開了,不過代價是她必須要扶著他才能起來,但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

人起。

身輕。

喻色終於站在了過道上,可季唯衍非但沒有覺得輕鬆,反而,覺得身上更沉了,輕眯著眼睛,他淡淡的移了移長腿,“阮菲菲,你進來吧。”

喻色懵,阮菲菲更懵。

他的腿,現在不麻了?

PS:衍衍好可愛有木有?這兩天家裡來客人,更新會不穩定,我儘量穩定呀,嗚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