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7章番外:染色合體(244)

發佈時間: 2023-01-07 19:03:57
A+ A- 關燈 聽書

正沉沉睡著的喻色激欞一抖,隨即迷糊的睜開了眼睛轉頭瞪著身側的男人,這才發現自己的手攥著人家的手腕了,“對不起。”他就那一聲,喻色全醒了,不過,她可真不是故意的,完全是睡著了下意識的行為,她可沒那麼不要臉,不好意的撓撓頭,“我是睡沉了,不然不會的。”

眼看著她的小手移開,那滑膩如脂般的觸感也從手臂上消失了,季唯衍淡淡的,“無妨。”她移開就好,不然,他渾身上下都覺得怪怪的。

手上的溫度悄然的逝去,可是空氣裏那股子熟悉的男Xing味道卻更加的强烈,小睡了一會兒,喻色被他這一折騰,醒透了。

可,醒歸醒,她卻絕對沒睡飽,煩躁的狠狠的睨了一眼季唯衍,“姓季的,你不叫我自己扳開你能死呀?”她小聲的嘟囔著,恨不得砍了季唯衍。

明明很小的聲音,可是季唯衍卻聽得一個清清楚楚,薄唇抿開微彎的弧度,清冷尊貴的道:“男女授受不親,你不懂嗎?”

喻色倏的又次轉頭,這一下,是真的徹底徹底的醒透了,“哼,別人說男女授受不親這話我也許還相信,可是季先生,你說的話,真的可信嗎?我們相親相愛了很多次。”不是她要不要臉的問題,她只是在陳述一個事實,做都做了,她一向看得開,既做了就不後悔。

“從前是從前,現在是現在。”他依然淡冷高貴,一付雲上仙人的感覺,讓她都覺得自己再與他走近了就是高攀了。

“季唯衍,我不知道你最近身上發生了什麼事情,不過,你變得越來越讓人討厭了,以後,麻煩請你不要再走進我的世界,不要再讓我看到你,懂?”她可不想她走到哪裡都遇到他,煩死了。

“是你走近我的世界。”季唯省神色清清,一付什麼都不關他事的傲嬌樣子,喻色就鬱悶了,他怎麼就變成這樣了呢?

可她這個人偏生就有反骨,他越噁心她她就越是想要還回去,“姓季的,記得我們的最後一次嗎?那時可是你主動,鎖著我在床上要了好久,現在說不想我走近你是不是晚了些?反正不管是從前還是現在,都做過了,你抵賴不掉。”

男人的眸光若幽潭般深遂的看著身側的女人,聽了她的話他明明應該生氣的,可,就看著她的小臉,他居然半絲氣怒都生不起來,從前的事情他也想不明白,那便不想了吧,轉過頭,他不再看她,再度閉目養神。

喻色戴上耳機看起了電影,也沒挑挑撿撿,隨手就打開的一部,電影一開頭就吸引了她,然,看著看著她才知道自己這電影選錯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是恐怖片。

她膽小,最害怕看這樣的片子了。

然,已經看過的開頭讓她對這部電影有些欲罷不能,一個懸念牽引著她放不下了,喻色緊張的看著電影,兩隻手一忽緊攥成拳,一忽緊絞著衣角,她害怕。

可是,越害怕越想看下去。

她靜靜的看著,人已經完全被電影的情節吸引了,口鼻間是身側男人熟悉的氣息,那一刻,喻色恍惚中就覺得她回到了小出租屋,她和阿染在一起,那時他總是坐在電腦前安靜的做著他的工作,而她就軟軟的靠在沙發上看電影,看到時緊張的時候就叫過他,兩個人一起看。

那時,歲月靜好,她從沒有想過有那麼一天他們會分開。

“阿染,我怕。”腦子裏全都是那時的感覺,所以,當一個恐怖的鏡頭來襲,她不由自主的就靠向了季唯衍的肩膀,“阿染,你幫我看看下麵的情節,等嚇人的過去了告訴我。”然後,她好接著看。

“喻小姐,請自重。”可,她恍若穿越了的行為換來的是身側男人冷冷的語調,喻色這才反應過來她剛剛完全的走神了。

訥訥的坐直了身體,再也不敢看這樣的恐怖片了。

或者,以後再也不能够看了。

沒有他陪著她,她從來不敢看。

喻色懶懶的把身子貼靠在機身上,靜靜的看著窗外的藍天白雲,還有冉冉升起的太陽,這樣明妹的一天她就應該是開心的高興的,何苦因為一個男人而壞了自己的好心情呢。

空氣裏又恢復了冷凝的氛圍,兩個人誰都不再說話,抑或,她和他也沒什麼好說的了。

“咖啡飲料和小吃,有需要的嗎?”氣氛正冷清的時候,空姐推著售貨車走了出來,首先經過的就是頭等艙。

“小姐,一杯咖啡。”

“我要咖啡。”

幾乎是同一時間,喻色和季唯衍同時出口,說完,兩個人對視了一眼,全都莫名的皺起了眉頭。

“先生,加糖嗎?”空姐俐落的倒了一杯咖啡準備先給季唯衍,因為,他在外邊。

“不加。”不想,回應空姐的不是咖啡的主人季唯衍而是喻色。

空姐有些奇怪的掃了一眼喻色,“這位先生不加糖,那這位小姐的呢?”她記得這位先生是與過道另一側的女子是一起的,之前上飛機的時候過道一側的女子還與喻色爭執過,怎麼現在好象兩個人很熟悉似的,連咖啡喜不喜歡加糖都知道的這樣清楚。

“她的加糖和牛Nai。”不知是不是喻色說了他的喜好傳染了他,季唯衍居然沒做思考的脫口而出就報出了喻色的喜好。

喻色眉心一跳,他不認她,可是這些瑣碎的事情卻記的這樣清楚,是的,從前他們一起喝咖啡,他一向喜歡喝原滋原味的,什麼也不加,而她呢,就喜歡加糖和牛Nai,他常常會揉著她的頭髮淡淡的笑,“象個孩子。”

那樣的畫面就這樣毫無預警的襲上腦海,一遍遍的在眼前打著轉轉,“阿染,你想起我來了?”她轉頭看他,眼神裏都是期待。

那時,她還不是孩子媽媽。

可現在,時過境遷,時光已經荏苒走過了五年多。

季唯衍端起空姐才遞給他的咖啡,咖啡的熱汽飄渺在他的周遭,兩個人離得是這樣近,可是透著烟汽看著他時,她就有種不真實的感覺,彷彿他是不食人間煙火的一般,永遠都給人一種高高在上如仙人般的感覺,即使,他現在一點也不好看。

“記起或者記不起有區別嗎?喻色,我已經不喜歡你了。”他說著轉頭看了一眼過道另一側的阮菲菲,她睡得真沉,怎麼喜歡阮菲菲的連他都覺得莫名其妙,可是喜歡就是喜歡了,喜歡沒道理,季唯衍就是喜歡上了阮菲菲。

喻色抿了抿唇,再狠狠的喝了一大口咖啡,入喉的時候才知道燙死了,“好燙。”拿手煽著風,她燙的舌頭都痛了。

“蠢。”看她像是被燙著了,季唯衍漫不經心的哼了一個字,緊接著又道:“從來都這樣蠢,喝湯也這樣,你就不能長長智商?”

“季唯衍,你這是嫌弃我?”喻色火大了。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對呀,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不管他是不是嫌弃她現在都沒用了,他不喜歡她,就一個‘不喜歡’就判了她的死刑。

“季唯衍,你好討厭好討厭,早知道你現在會這樣待我,當初我就不應該救你,我是笨蛋,是笨蛋。”喻色的腮幫鼓了起來,她氣壞了,她是真的救了一隻大白眼狼。

季唯衍黑眸微眯,冷冷的視線落在喻色的臉上,像是在確定她剛剛的說話是不是摻了水份,可她此時此刻的樣子,倒也不象摻水份了。

她似乎是真的在懊惱,生氣自己之餘兩隻小手抱著頭,像是,頭很疼。

他突然間想起昨晚安排許山去查他當初被救的事情了,救他的到底是阮菲菲還是喻色,這一刻,聽著喻色的話,他也懷疑了。

若真是喻色救的他,那不管他喜歡的女人是誰,他都欠了喻色的。

不過,他也覺得阮菲菲不應該騙他,但,覺得只是覺得,每個人的心都有著自己的獨特,她所能走的只是屬於自己的那一部分人生,至於別人的,他再番想也走不進去。

見他不語,喻色小臉一歪就到了季唯衍的面前,眼睛看著他的眼睛,“姓季的,你真是命大,那時活過來一次,現在又活過來一次,你還真是只野貓呀,居然有九十九條命。”喻色如玩笑般的說著,頗有點玩世不恭的意味。

見季唯衍依然不出聲,似乎是想什麼想得出神,喻色更氣惱了,“臭阿染,壞阿染,真應該讓你再挨一身的槍子,再被人丟到海裡,哼,那樣滿身都是傷口滿身都是血的滋味一定挺好過的,到時候,我一定不救你。”這完全是因為氣惱脫口而出的抱怨,她甚至說著的時候都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可,她就是說了。

季唯衍緊皺著眉頭,就在喻色才說話的當口,他腦海裏好象有什麼一閃而過,可當他再想捕捉,卻,半點也不捕捉不到了……

算了,等飛機停了,許山也該來彙報了,到時候,一切就該水落石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