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5章番外:染色合體(242)

發佈時間: 2023-01-07 19:03:22
A+ A- 關燈 聽書

阮菲菲愉悅的坐下,再系上安全帶,眸眼輕眯的哼著小曲,看著空姐走來走去的身影都覺得順眼呢,“小姐,那邊那個位置的人是不是不會上飛機了?”都這個點了,再不上來,很有可能就不來了,而只要飛機起飛了,若那人不來,那空位置就直接是她的了,都不用浪費口舌就可以與季唯衍坐在一起,多好。

其實,要不是她急著與季唯衍離開這座小城,也不一定非要趕這班飛機,換一班飛機她一定要挑一挑座位的,可是這班,她買的時候就只剩兩個這樣的隔著過道的頭等艙位置了。

“還不知道,還沒關艙門。”空姐禮貌的回應了一句,繼續檢查乘客系安全帶的情况了。

“哦。”阮菲菲也沒想其它,打開隨身攜帶的化妝包,摸出小鏡子就開始左看右看起自己的精緻妝容來,不錯,挺好的。

“先生,請讓一讓。”突然,一道熟悉的聲音打破了她所有美好的心情,她是不是聽錯了?這聲音怎麼這麼熟悉?而且就在季唯衍的身邊,而且,明顯是對著季唯衍說的,阮菲菲倏的抬頭,瞬間,她石化了。

是喻色。

居然真的是喻色。

與阮菲菲同樣詫異的還有一個人,那人不是別人,正是季唯衍。

熟悉的聲音讓他緩緩抬起了頭,黑眸輕眯了起來,“喻色?”

喻色也石化了,先是瞪大了眼睛看著面前的男人,是季唯衍,再看,還是他。

不可能的,哪裡可能這樣巧,她去哪裡他也去哪裡,這也太巧了吧。

喻色不相信的拿手揉著眼睛,揉了又揉,確定自己眼睛沒問題了才再度看向面前位置上的男人,如假包換,這人絕對是季唯衍,她拿出登機牌看看自己的名字與位置,沒錯,季唯衍裡面的那個比特置的確是她的。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怎麼是你?”

“怎麼是你?”

喻色脫口而出的問出來,不想,季唯衍也是與她一字不差的質疑,兩個人的聲音重疊在一起,男聲女聲,就象是和音一樣居然特別的和諧。

“喻色,你是不是故意的?你一定是偷偷查了我們買了這個班機的機票,然後,你也買了?你就是要故意的跟著阿哲的,是不是?”阮菲菲已經跳了起來,咄咄逼人的指著喻色吼道。

喻色並不急,而是沉穩的站在原地,先是仔細回想了一下她買這張機票的過程,機票是她讓梅琴買的,她記得當時梅琴還對她說這一排的位置一個也沒有賣出去,而季唯衍和阮菲菲現在正是買在這一排,那就說明她是在他們之前買的機票,阮菲菲她憑什麼認定是她在跟踪他們呢,相反的,倒是她可以認定是阮菲菲和季唯衍在跟踪她,輕輕的一笑,她看著阮菲菲淡淡的道:“阮小姐別急,只要知道了購票的時間就可以證明是誰在跟踪誰了,阮小姐,把你買下機票的時間說出來吧。”

阮菲菲狠咬了一下唇,說實話,她也不確定是自己先買還是後買的,因為,她這票是換的,之前是買的其它班次的機票,後來,她嫌太晚擔心留在這座小城裡季唯衍會與喻色扯不清就改了這班最早的,結果,越是不想有牽扯這卻偏偏牽扯上了,她千挑萬選換來的機票呢。

呃,她這是有多倒楣,“我不管,反正,就是你跟踪我們。”

“請阮小姐出示買票的時間。”喻色還是一付淡淡的模樣,堅持非要知道阮菲菲訂機票的時間,反正,她就是要以此來證明她的機票是先買的,梅琴不會亂來的,梅琴說的一定是正確的。

“我憑什麼告訴你?”阮菲菲有點惱羞成怒了,其實在惱羞成怒的背後是心虛,心虛自己買票的時間,她買的時候這一排就只剩下兩個位置了,所以……

越想越是心虛,可是她與喻色這都已經杠上了,若是退縮了,最後難看的是她。

“阮小姐連個時間也不能提供嗎?還是你在心虛,根本就是我買票在先你買票在後。”喻色連連出招,她孤家寡人一個,什麼都要靠自己,所以說什麼也不能被阮菲菲壓下氣勢。

兩個女人就這樣質疑了起來,那邊空姐已經過來了,“兩位小姐請馬上坐好並系上安全帶,飛機馬上就要起飛了。”

“不行,她不能坐這個位置,這位置不是她的。”阮菲菲女流氓一樣的不許,說什麼也不能讓喻色與季唯衍一起呀,不能。

“那是誰的?”空姐迷惑了起來。

“這是我的票,這個位置是我的。”喻色指著季唯衍裡面的靠窗的位置,該她的她絕對不讓,憑什麼要讓出去呢,要走也是季唯衍走。

空姐接過了喻色手中的登機牌,再核對了一下喻色的身份證,那位置的確是喻色的,“喻小姐請坐。”

“謝謝。”喻色說著就要越過季唯衍坐到裡面去。

“不許,反正就是不許你坐那個位置,你要坐也是坐我這個位置。”那位置是她的,她要挨著季唯衍。

喻色笑了,“阮小姐不知道乘飛機是要對號入座的嗎?若你連這點常識都不知道,不如現在就下飛機去培訓一下比較好,不然,你喜歡打架別人可不喜歡,報歉,我沒時間與你奉陪。”打了一個哈欠,她困死了,現在,她就想睡覺,毫無打擾的好好的睡上一覺。

阮菲菲的小臉都氣綠了,可偏偏喻色有登機牌,她拿喻色一點轍都沒有,“你……你……你……”連著三個“你”字,她氣得連聲音都抖了。

“這位先生,請讓一讓。”喻色不再理會阮菲菲,看著季唯衍的兩條長腿,他不讓,她還真進不去,不然,就要碰到他的腿了,可是,她現在不想碰到他的身體部位,哪裡都不行,他天天都在碰阮菲菲,用碰過阮菲菲的肢體來觸碰她,她覺得噁心。

季唯衍皺了一下眉頭,沒有說話的臉上寫著冰冷,不過,他的長腿還是移開了,喻色眼看著自己可以進去了,不想,阮菲菲無理取鬧的一下子跳到她的面前,“你不許坐這裡。”

“阮小姐,要不要我請人現場教一教你教養這兩個字是怎麼寫的?還有,你自己的位置你自己不會看登機牌嗎?憑什麼不許我坐我的位置?”喻色知道阮菲菲是個胡攪蠻纏的人,可沒想到竟會是這樣嚴重的胡攪蠻纏。

“反正,我就是不許。”

喻色突的笑了,“切,沒想到季先生的新女朋友原來是這樣一個連做人起碼的禮貌都沒有的女人呀,嘖嘖,真是丟臉至極。”

是的,這會子不止是喻色這樣說,這周遭在看熱鬧的人也全都用嘲諷的目光看著阮菲菲。

數十雙眼睛都在盯著這頭等艙的位置,一旁的空姐也在催促她們趕緊坐好,不然,飛機沒辦法按時起飛了。

就在阮菲菲擋著喻色,兩個女人僵持不下的時候,季唯衍白皙而骨感的手遞向了喻色,“手機給我。”

“為什麼?”

“證明一下誰對誰錯。”

季唯衍的聲音並不高,可是每一個字都擲地有聲,讓人不由自主的就臣服在他聲音製造的魔力當中,喻色就在這樣的情况下把手機交到了他的手中,而阮菲菲的他根本沒要,而是直接就從阮菲菲的手中搶過去了,飛快的翻過了兩部手機預訂機票的簡訊回執,然後就把手機歸還給了兩個女人,“嗯,喻色買機票的時間是在我們前面,菲菲,你讓開,讓她坐下。”

“阿哲……”那麼多的人在看著,阮菲菲覺得沒面子極了。

“坐下。”季唯衍突的站了起來,扯著阮菲菲的胳膊便將她摁在了她的位置上,同時也讓開了讓喻色得以坐進去,“喻小姐請。”

“謝謝。”喻色點了點頭,不会的就坐了進去,若是阮菲菲不這樣,或者,她還會把位置與阮菲菲對換一下,可現在,她不想了,憑什麼要她換呢,若阮菲菲想換,可以與她旁邊位置的那位美女換一下,她和那美女一起坐也不錯,她沒意見。

挨不挨著季唯衍,她現在已經無所謂了。

喻色坐定,季唯衍這才坐下。

“先生,小姐,請三比特馬上系好安全帶,飛機就要起飛了。”空姐催促著,阮菲菲一時之間也沒空與美女討論換位置的事情了,先讓飛機開了再說,不然,飛機遲飛了可不是她一個人的事情,而是整班飛機乃至整個機場的事情,她再番不樂意,可是看著季唯衍似乎已經不爽的表情也不敢再亂來了。

他不喜歡無理取鬧的人,可剛剛,她好象又犯錯了。

飛機起飛了,那騰空而起的瞬間喻色的心狂跳了起來,緊張的攥著扶椅把手,一顆心都要跳出去了一樣。

“別怕,馬上就平穩了。”一隻大手過來輕拍了拍她的手背,只是一個很簡單的動作,她的心卻驀的暖了,從前,阿染從來都是這樣對她的。

“阿染……”她輕聲呢喃,眼角,有淚水輕輕潮濕了容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