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2章番外:染色合體(239)

發佈時間: 2023-01-07 19:02:17
A+ A- 關燈 聽書

“小姐,去哪兒?”喻色默然無聲的上了的士,然後,還是不說話,眼看著前面是十字路口,開了近半裏地的司機再度忍不住的開了口。

喻色慢慢的抬起頭,髮絲沿著臉頰垂落,擋住了她的半邊臉,望著車外,她輕聲道:“去海邊。”

“海邊的範圍太廣了,小姐,你能不能確定一下大概的位置。”不然,他都不知道他要往哪個方向開了。

“過了標緻塔大約開兩公里左右就可以了。”

“哦,好的。”司機應了一聲,又瞄了一眼坐在副駕上的喻色,她是說話了,可是感覺這女人彷彿魂不在她身上似的,整個人看著輕飄飄的,他急忙收回視線,再也不敢看一旁的女子,只想著儘快抵達目的地,拿錢走人才好。

車開得飛快,喻色還是呆呆的坐在那裡,像是在看著車外的風景,又像是什麼也沒有看。

她喜歡這樣的靜,這可以讓她有思考的空間。

現在回想剛剛發生的一切,她突然又覺得自己根本沒有氣怨簡非凡的理由,她是他的妻子,他對她那樣的要求本就無可厚非,可她……

“小姐,到了,五十一元,你付我五十元的整數就好。”司機停了車,催著喻色付錢下車。

“哦,好的。”喻色摸出了錢包付了錢便要下車,然,她正要推開車門的手卻突然頓住了。

這世上怎麼就有這樣巧的事情呢?

她來。

季唯衍也來了。

只不過,他身邊多了一個女人。

不是她。

而是阮菲菲。

一條白色的裙子在浪花的襯托下顯得格外的飄逸,也襯著她帶上了點清靈的美,阮菲菲笑得張揚極了,一邊笑一邊做著各種動作,“阿哲,再給我拍一張嘛。”然後,就是季唯衍不住摁下快門的聲音,‘哢嚓哢嚓’,很是刺耳,尤其,刺著喻色的耳。

喻色聽著阮菲菲嗲裏嗲氣的聲音,混身的雞皮都起了,“師傅,我……”

“小姐,你們認識?”

不想,她和的士司機居然是異口同聲,喻色點了點頭,可馬上就覺得不對了,急忙又搖了搖頭,“不……不認識。”

“那你是怕海風?”司機看著她的眼神越來越古怪了,難不成是剛坐完月子或小月子吹不得海風?所以,才遲遲不下車的?不過,這坐月子不坐月子的事他也不敢多問。

“呵,不是。”喻色想了想,還是推開了車門,邁步而下,才不管沙灘上那個奔跑的女人看過來的吃驚的眼神呢,這是公共場所,她來她的,他們來他們的,各不相干,她有什麼可怕的,她又不是跟踪過來的,而且,既然是已經來了,那就大大方方的來,絕對不能遮遮掩掩的來了又逃走,那不是她喻色的作風。

喻色下了車,的士很快就開走了,轉身,她朝著海邊走去,根本不看那邊還在搔首弄姿的阮菲菲,那女人讓她看著噁心,很噁心。

然,她不理阮菲菲,阮菲菲卻沉不住氣了,她帶著季唯衍來這裡,就是在告訴他當年那個救他的人是她阮菲菲,而根本不是喻色,不想,喻色居然也來了,都是心虛惹得禍,她踢掉了高跟鞋,大步沖向喻色,“姓喻的,你個狐狸精,你來這裡幹什麼?你是不是跟踪我們來的?”說著,還猛的推了喻色一把。

喻色沒想到她這麼蠻橫,再加之剛剛是背對著阮菲菲的,不由被她推了一個趔趄,然後摔倒在了沙灘上,好在沙灘很軟,她並不疼,可是,一種屈辱感卻倏然襲上心頭,她氣得跳了起來,“姓阮的,你才狐狸精,你全家都狐狸精,你不搶別人男人你會死呀?”

“你罵誰?誰搶別人男人了?”阮菲菲自然不服輸,哪裡肯受這樣的氣,而且還是當著季唯衍的面,那她多沒面子呀。

“我就罵你,罵你,我罵的就是你就對了。”

“你……”阮菲菲的手又揮向了喻色。

這一次,喻色不幹了,才吃了一記悶虧,這一次怎麼也不肯吃虧了,憑什麼總讓別人欺負自己呢,她可沒有被虐的癮,她沒擋著阮菲菲,只是身體靈巧的一閃,便避開了阮菲菲的攻擊,同時,彎下身便抓了一把沙,想也不想的就朝著一側的阮菲菲的面部灑去,“啊……”阮菲菲驚聲大叫,她被喻色揚了一個正著。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喻色不疾不慌的站穩,淡淡的看向阮菲菲,此時的阮菲菲正手忙腳亂的在那揉著眼睛,揉了又揉,“沙子,我眼睛被她這個踐女人揚進沙子了,阿哲,你快來幫我看看,阿哲,你來……”阮菲菲呆亂的站在那裡,什麼也看不見了,所以,她也不敢動,揚起手臂不停的呼叫季唯衍。

季唯衍一直眯著眼睛看著眼前的一幕,他不想看的,可是不看不行,畢竟,阮菲菲是他的‘女友’,就在喻色出現之前阮菲菲才向他控訴過喻色的‘罪行’,說是喻色從來也沒有救過他,是她阮菲菲救的人,而喻色憑空搶走了她的功勞。

所以,這一刻,他看著喻色是很不爽的。

冷沉著臉走向阮菲菲,大手也握住了她的小手,然後一點一點的放在阮菲菲的身側,“乖,先你手放下,你別動,我來看看。”

“好的,阿哲,我眼睛進沙子了,好大一個沙子,嗚嗚,磨得我眼睛好疼。”阮菲菲全都是哭腔。

喻色拍了拍手,抱著膀子看著季唯衍和阮菲菲一起秀著恩愛,很刺耳,可她卻沒有避開,索Xing就讓這樣赤果果的事實把自己喚醒吧,從此,再也不會對季唯衍有什麼幻想了,他不值得。

“別怕,放輕鬆,過一會我就幫你拿出來。”季唯衍沙啞的嗓音透著磁Xing,雖然與他從前的音質不同了,可是還是一樣的好聽,他專注的看著阮菲菲的眼睛的表情也是那樣的好看,一個男人,毀了容貌還能這樣吸引女人,喻色覺得他真是一個最會惹桃花的男人了。

女人最遭不住的就是男人這樣的輕柔吧,或者他說話很冷很淡,可是動作卻是輕柔的,而他現在所輕柔對待的女人是阮菲菲,不是她。

然,他的話尾音還未落,“啊……”的一聲,阮菲菲尖叫了起來,就在這時,季唯衍已經動作俐落的指尖一蹭,隨即放下了兩手,輕拍了拍,“好了,沙子已經取出來了。”

“你……你不是說還要過一會嗎?”阮菲菲緩緩睜開了眼睛,嬌嗔的看著他,一臉傲嬌,那模樣根本就是做給喻色看的,就算喻色再揚一把沙子她也不怕,她有季唯衍,季唯衍會把一切都搞定的,她這受了一粒沙子可一點也不傷心呢,相反的,還收穫了季唯衍的關心。

“不這樣說你會放鬆嗎?”等她放鬆了,他才能一下子翻開她的眼皮再解决那粒沙子。

“阿哲,你真聰明,嗯,你不那樣說我還真是害怕呢。”害怕的一直抖眼睛,越抖越痛不說,季唯衍也沒辦法下手取沙子,阮菲菲想著,越來越佩服季唯衍了,她果然沒有看錯男人。

雪白的藕臂輕輕一摟,便纏上了季唯衍的脖子,“阿哲,你看,都是那個踐女人,她的心太毒了。”

喻色也不搭言,由著阮菲菲繼續,一付看戲的樣子,彷彿阮菲菲說的是別人,與她無關似的。

“阿哲,你看她那是什麼眼神,迷了我的眼睛她還有理了是不是?”

喻色還是不說話。

季唯衍靜靜的站在那裡,任由阮菲菲摟著他的脖子,也是不說話。

阮菲菲突的就有些發毛了,這是嚴重的心虛的表現,“阿哲,你倒是說句公道話呀,不然,下次這女人見了我指不定又會使什麼下三濫的絆子……”

裝,她就裝吧。

不裝就能死嗎?

喻色真心不想理會這樣的女人了,理會了就掉了她的身價。

季唯衍樂意掉身價喜歡上這女人是他的事情,只與她無關,反正,為了這樣的女人生氣上火都不值得,她想開了,以後不理季唯衍也不理這個阮菲菲了,就是希望以後不要再遇見他們了,這樣的總是遇見,怎麼就有種冤家路窄的感覺呢,不想遇都能遇上,不知是她倒楣還是怎麼著?

“阿哲,她……她根本就是想要我難堪。”阮菲菲繼續發動眼淚攻勢,這是非要整一整喻色的意思了。

季唯衍眼睫輕動了動,這才抬手,動作雖然輕柔,可是做法卻是絕情的,“把手放下來,我們有理說理,別鬧。”

“阿哲……”阮菲菲有點沒想到季唯衍會對她這樣冷淡,“明明是她……”

“她揚了你沙子是她不對,可,起初是你先動的手。”

“但是是她跟踪我們。”

“她跟踪我們是她的事情,總不能人家咬你一口你再回咬回去吧?”

“阿哲,你這是在說我是狗?”阮菲菲惱羞成怒了。

季唯衍的表情更冷了,他什麼也沒說,是這女人自己個腦補的,“我有點累了,回去吧。”說完,他看也不看阮菲菲,轉身就往不往處的豪車走去。

那背影,很帥,帥得讓喻色看得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