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1章番外:染色合體(238)

發佈時間: 2023-01-07 19:02:01
A+ A- 關燈 聽書

頓時,沖天的酒氣撲面而來,還有辦公桌上一個又一個的酒瓶,簡非凡喝酒了。

“非凡,你怎麼喝酒了?”喻色閃進去,隨手就關上了他辦公室的門,皺著鼻子走向簡非凡,這是喝了多少呀,目測他辦公桌上就有六七個空瓶子了,一旁還有沒開封的,這是一定要喝醉的節奏嗎?

“嗝……”簡非凡打了一個酒嗝,醉眼迷朦的望向喻色,“小色,你怎麼來了?那姓洛的小子呢?”

“我們一起吃了午餐後他就回去了。”然後,她就來了他這裡,她與洛嘉旭在一起可談的談資就是那些老同學了,談得最多的是孟小凡,孟小凡現在是一家化妝品公司的銷售代理,早就辭去了醫院的工作,事業順風順水,不過,她的個人生活卻還是一片空白,經歷了分手,即便是簡非凡出手幫她挽救了那段戀情,最終也沒能走到最後,用她自己的話來說,摔破了的鏡子無論你有多好的粘劑也粘合不回如初的樣子了。

“他走了你就沒再約一個?”簡非凡的腦子裏閃過毀了容的季唯衍,再想想自己這張臉,以前他很自信,但是現在他一點也不自信了,長得再帥也沒用,女人對你不動心你帥也是白帥了。

他甚至在想,要是他變成了現在季唯衍的樣子,喻色不知又會拿什麼樣的眼神來看他。

“瞧你說的,我都要出國了,這還要來你這裡忙著交待家裡的事情呢,這些還忙不過來,哪裡有時間去約什麼人。”嗔怪的睨了他一眼,喻色伸手就要搶下他手裡的透明高腳杯,她這一搶,簡非凡下意識的一閃,“那季唯衍呢?你不去與他道別一下?呵呵,你怎麼捨得?”

當‘季唯衍’三字從耳中飄過,喻色的大腦騰的空了,空空如也,只是呆呆的看著簡非凡,半晌才道:“你都知道了?”他知道季哲就是季唯衍了,不然,他也不會這樣問,那麼,他還知道多少?簡非離警告她的他也知道了嗎?

簡非凡眯著眼睛輕笑,“知道什麼?”知道了也要當做不知道,他這個綠帽子戴的太窩囊了,以他行事的管道,若他知道就應該與喻色離婚,可,若真離婚了……

他想不下去了。

所以,他寧願不知道。

喻色這才長舒了一口氣,知道他是醉了,便柔了聲音哄著他,“非凡,你把酒杯給我,我再給你滿上,行不行?”

“好的呀。”簡非凡也不会,最喜歡看著她在自己面前晃來晃去了,而且怎麼也看不够,所以,手裡的酒杯不由自主的就交到了喻色的小手上。

喻色哪裡再肯給他倒酒了,轉身就把酒杯放到了一旁會客區的小幾上,然後再收拾他辦公桌上的空酒瓶。

“小色,你在幹嗎?你怎麼晃來晃去的?晃得我頭好暈。”簡非凡揮舞著手臂,他想抓住喻色,卻,怎麼也抓不住,一雙眼睛早就迷離了,他是徹底的醉了。

喻色搖了搖頭,這是喝得太多醉酒了的節奏,動作俐落的收拾好了,她這才又走到他身邊,“非凡,你累了,我扶你去休息室休息一下,好好睡一覺,下午再起來工作。”

她輕柔的聲音具體說了什麼簡非凡根本沒聽到,只是覺得這聲音好聽,高大的身形隨著她的力道站了起來,他靠著她,貼著她軟軟的身子,身體裏的男Xing荷爾蒙便隨著酒意在迅速的攀升,喻色什麼也不知道,只是一邊扶著他往休息室去一邊不停的勸著他,“你才出來,這不吃東西就喝了這麼多酒,傷神不說,最傷胃了,非凡,若是我出去了,你可不能這樣不愛惜自己,你首先要好好照顧自己,這樣才能去照顧孩子們?知道了嗎?”

她哄孩子一樣的語氣特別的軟噥,簡非凡迷迷糊糊的像是聽見了,又像是沒有聽見,整個人輕飄飄的彷彿在做夢,“小色,你對我真好,你告訴我,你開始喜歡我了是不是?”大手捉住了喻色的衣角,扯著就不鬆開了,他比喻色高,可是這樣的狀態就象是個小孩子一樣,讓人拿他特沒轍。

喻色的心酸了,都說酒後吐真言,他是太期待他們這場婚姻了吧,可她讓他失望了五年,想到現在的季唯衍,她輕聲的道:“非凡,我會努力的,不過,你要給我些時間。”她說這個,也沒想過他是不是會聽懂,他醉了呢。

然,對於對她的感情非常敏感的簡非凡來說,這話彷彿早就在他的心底裏生根了,他突的就氣了,“那你說,還要我給你多少時間?”

喻色不語,扶著他進了休息間,就往休息間的床上推去。

“一分鐘好不好?再長,我真的等不起了,等不起了……”他的聲音越來越小,整個人突然間全都掛在了喻色的身上,那重量壓得她根本站不穩,一個趔趄,兩個人一起倒在了床上,喻色輕,簡非凡重,所以落床的時候是她先落了下去,這一下,簡非凡正好壓在了喻色的身上,頓時,他的酒氣她的如蘭呼吸全都絞在了一起,小小空間裏,氣氛一下子滾燙了起來也璦昧了起來。

他很重,男Xing的氣息撲面而來,那是喻色熟悉的,也是陌生的,熟悉是因為他們曾經朝夕相處,陌生是因為她還從沒有與他這樣的貼近過,當然,除了有了三個寶寶的那場意外,可是那一晚在醫院,他們兩個後來不管怎麼回憶也記不起來了。

他的重量再加上他的氣息,讓喻色慌了,伸出小手就去推他,不過,此時的簡非凡才不管她是不是在抗拒著,繼續的壓著她,“小色,你是我老婆,老婆是什麼意思你懂不懂?”

懂,她什麼都懂,就因為太懂,所以才會因為季唯衍而對他內疚,可是,內疚歸內疚,她居然還是害怕他的碰觸,他碰她,與季唯衍的感覺一點也不一樣,“非凡,你起開。”

然,此時的簡非凡大腦完全受著酒精的控制,所有的行為完全是身體的自然反應。

多少年了,他沒有碰過女人了。

甚至於有點不記得女人的味道了。

當強壯與馨軟交聚,他身體的肌肉驟然繃緊,原本就已經開始揮發的男Xing荷爾蒙又在繼續的强行的攀升著,俯首下去,薄薄的唇滾著酒意,他這具身體是不打算放過喻色了。

“小色,你是我老婆。”伴著他行動的,是他一直低喃的話語。

她是他老婆。

這無疑是一個絕對真實的答案。

喻色逃無可逃,避無可避,只能閉著眼睛一邊在尋找機會一邊被迫的承受簡非凡給予她的一切。

休息室的門輕闔著,小小的空間裏,她還沒有來得及打開空調,在這原本就是一個一年四季都是夏天的國度,此時,那氣溫正在節節攀升,她熱的漫身都是汗意。

她覺得自己要熱死了,能不能在死之前就圓一次簡非凡的夢呢?

也做一回他的妻子?

只為,這是她欠他的。

欠了他六七年了。

是的,他們認識有六七年了。

她卻不知,簡非凡的心裡,他們已經認識一輩子了,他心裡最美好的回味永遠都是記憶裏的那個小女孩溫柔的為他綁系上傷口的那一幕,雖然黑暗中他根本沒有看清楚那時她的長相,可他就是把那個小女孩的樣子定格在了記憶裏的最深處,從來也不曾褪色過。

層層的汗意打濕了衣衫。

那衣衫緊貼在身上特別的粘膩。

喻色卻一動也不敢動。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嗓音早就啞了,她已喊不出聲來。

淚水輕輕的流淌著,沿著臉頰蜿蜒到唇角,泛起一片苦澀,那樣的苦那樣的澀,苦著澀著她的心如同才滾過苦膽一樣難受極了。

簡非凡激欞欞一跳,舌尖卷起滴滴苦澀,“小色,你怎麼了?”

她怎麼了?

她哭了。

而且,全都是他的傑作,若不是他這樣的强行的壓著她,不顧一切的對她做著什麼,讓她根本沒辦法躲開,她能哭嗎?都是他這個大壞蛋,她恨死他了。

“簡非凡,你混蛋。”她張嘴,狠狠的咬了他一口,咬著他的肩隔著衣服也滲出了血來,“嘶……”這一下,讓他徹底驚醒了,也才看到喻色臉上的淚,這樣的她看起來特別的惹人憐惜,“小色……”

“滾開……”不知道突然間哪裡來的力氣,用力一推,喻色便推開了簡非凡,也不管身上的汗水是不是打濕了衣服了,她拔腿就往外面跑去,門開,阿濤正在外面走來走去,似乎是在猶豫著要不要進去見他家主子,顯然,他應該是有事情要彙報,不然,也不會這樣急切的在門外等著了。。

喻色氣哼哼的越過阿濤,頭也不回的吼道:“你進去告訴他,我晚上不回去別墅了,明早的飛機離開。”就連孩子們,她也不想見了,只想離開。

離開。

離開有簡非凡的世界。

他剛剛,真的真的嚇壞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