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0章番外:染色合體(237)

發佈時間: 2023-01-07 19:01:36
A+ A- 關燈 聽書

黑色的保時捷徐徐行駛在馬路上,駕駛座上是簡非凡,副駕上是喻色。

車裏靜靜的,只有輕音樂舒緩的流淌著,聽起來特別的安逸,可是喻色的身上卻像是長了刺一般,怎麼坐都不舒坦,孩子們才被他們兩個一起送去了幼稚園,只開一部車,這是喻色的建議,想了又想,思量了再思量,終於,喻色再也耐不住心底裏瘋狂滋長的野草了,“非凡,我想出去散散心,公司就交給你了,行嗎?”

“把染色交給我?”簡非凡先是一愣,隨即歪頭看了她一眼,不確定的問到。

“嗯。”那是季唯衍的公司,如今他已經不可能再回頭要了,既然如此,她又何必那麼拼命的替他經營呢,心底裏守護了五年的希望沒有了,她便再不想每時每刻的都見著那與他有關的一切,不然,心就會驟然加痛。

“行,幫你打理個三天五天沒問題。”簡非凡輕笑,一邊開車一邊抬手拍了拍身側喻色的手臂,“有心事?要不要為夫的替你解决?”

“沒有,就是覺得最近太累了,我想出國去散散心。”

“為什麼要出國?不能在這裡嗎?”簡非凡有些遺憾,他現在在取保候審階段,就連這座小城都出不去,禁止出城禁止出境呀。

喻色翻了個白眼,“這裡有什麼好散心的,我閉著眼睛都知道從東到西要走多少步,太小了。”也太熟悉了,還有,就是有那個男人的回味太多了。

而那個,才是她最想摒弃的。

簡非凡點了點頭,喻色說的也沒錯,這小城裏能去的地方都去過了,的確是再沒什麼可去的地方了,“那你想去哪裡?”

“都五年多了,非凡,我想去看看沁沁和壯壯,還有他們家那個跟曉衍一樣調皮的小三,沁沁壯壯都上學了呢,再過兩年咱們家的孩子也要上學了,我去向藍姐姐取取經,回來後好把孩子上學前的準備都做好,你看怎麼樣?”

“呵,你這還帶著任務去的?那行,我同意,不過你一定要保證散心的質量,出去就好好玩,孩子們這裡你不用擔心,我帶他們絕對不會比你差。”

“好。”其實她很想帶上三個寶貝的,可,又想來一場獨自一人的旅行,這幾年她的身心全都在公司和孩子們身上,從來也沒有為自己活過,就趁著這次機會一個人走一走,也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有多大。

也把放不下季唯衍的心悄悄的釋放去了,然後,再回來後她就還是一個好媽媽,也,可以是一個好妻子的是不是?

“非凡,謝謝你。”身子一歪,第一次的,喻色主動的靠在了簡非凡的肩膀上,輕閉著眼睛,依靠著他的感覺其實真不錯,這男人對她是說不完的好。

“又孩子氣了。”簡非凡寵愛的摸了摸喻色的頭,孩子都生了三個了,可她說話做事還是孩子一樣,尤其是在他面前,想到這裡,他心底裏甜了起來,喻色今天這樣的變化是他所最為樂見的,他是要守得雲開見月明了嗎?

然,也不過是十幾分鐘的甜蜜,當車子停下來,當他看到染色公司大門前那個踱步走來走去的男人時,他的臉頓時黑了,“小色,你的桃花開來了。”

喻色的腦子裏先是空白了一下,隨即就跳出了季唯衍,他又想清楚她是誰了,來找她了?

然,當她下意識的看向車前時,不由得立碼就失落了。

不是季唯衍。

是洛嘉旭。

不得不說老天對洛嘉旭是厚待的,幾年不見了,他還是老樣子,想著他對曉衍說過的話,這麼幾年,他早就已經放下她了吧,他再來,不過是來敘敘舊罷了,那她就沒必要忸忸怩怩的。

“非凡,要不要你陪我一起去和嘉旭喝杯咖啡?”喻色坦蕩蕩,對季唯衍她不敢確定,可對洛嘉旭絕對敢,從頭至尾,即便她認識洛嘉旭早些,她喜歡的都是季唯衍,從來也沒有變過。

簡非凡撓了撓頭,“你呀,人家要見的是你,可不是我,行了,快下車吧,我去忙了。”

“哦耶。”喻色推門就要下車,壞心情也收起藏在心底了。

忽而,簡非凡又拽住了她的手臂,“小色,染色你真心讓我打理了?”

“嗯,真心。”

簡非凡臉上的笑容越來越陽光越來越燦爛,眼見著喻色一陣風似的奔向洛嘉旭,他的心情卻大好,她把染色放手了就證明她對季唯衍的心已經起了變化。

眼看著喻色與洛嘉旭有說有笑的離開了公司大門前,簡非凡這才摸出了手機,打開了手機微信,當看到手下阿濤發過來的一個個的資料時,他的臉上又染上了黑線。

也是這個時候想起了哥哥簡非離接他出來時的警告,“喻色那裡,你還是看緊些比較好。”

她和季唯衍,見過幾次。

而且,兩個人一起逗留了一些時間。

說是一些,其實是很長了。

甚至,還一起留在小屋裏過夜了。

只不過中途季唯衍被阮菲菲以小花受傷了的理由給叫走了。

沒想到他還活著。

更沒想到受了傷毀了容的季唯衍還有這樣的魅力能讓女人為他瘋狂。

簡非凡突然間就吃味了。

他的老婆,除了那‘唯一的一次’意外,他後來再也沒有得到過她。

“簡總,你好。”簡非凡一臉階級鬥爭的下了車,剛掛斷喻色電話的梅琴已經不情不願的迎了出來,“簡總,你好。”

“有什麼需要我來處理的就拿過來吧,不然,我很快就要離開。”

“呵,這幾天也沒什麼要緊的事情,簡總要是忙就先去忙別的,不忙了再過來這裡也可以的,若是遇到緊急的我解决不了的事情,我再打電話給簡總,就是要叨擾了。”

“行,那就這樣吧。”簡非凡也不会,這才剛剛到,他甚至連應應景都不應,轉身就走了出去,向不遠處的自己的公司走去,那才是屬於他自己的私人領地,今個不想辦公,就想喝幾杯,不然,他心裡煩躁。

領帶一扯,便歪到了一邊,黑著臉進了公司,一路所遇見的員工都象老鼠見猫一樣,不是躲著他就是與他戰戰兢兢的打過招呼轉向就跑。

簡非凡只當不見。

只有才剛剛趕到的阿濤亦步亦趨的緊跟著他,見他到了辦公室前,便恭敬的為他推開了門,“總裁,有什麼吩咐嗎?”

“把我珍藏的那幾瓶六零的紅酒還有那幾瓶白蘭地拿過來。”那麼多,够他喝一整天的了。

“好。”阿濤先應了,但是,並沒有馬上走開去取。

簡非凡不耐的扯下了領帶就丟在了辦公桌上,“怎麼還不去拿?”

“簡總,你這是要在辦公室裏喝酒嗎?”簡非凡被抓進去的這幾天,他也沒少忙活,關於季唯衍還有錢永海的事情他也都查到了,所以,簡非凡一出來,他第一時間就告知了簡非凡,也是在他的幫助下,簡非離才能以最快的速度接出簡非凡,他這個手下也不是吃乾飯不幹活的。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突然就有些後悔把喻色和季唯衍的接觸告訴簡非凡了,不然他也不會向自己要酒,不過,他自己女人出了軌,他這個人居然不知道,那豈不是太沒面子了。

阿濤就覺得老大的這個綠帽子非摘下去不可,反正他真的看不下去,所以,才告訴了簡非凡,可,他又不想簡非凡借酒澆愁。

“是,趕緊去拿,別站這礙眼。”

“簡總,你這要是想較勁,應該去跟總裁夫人,而不是跟酒吧。”喝酒傷的是他簡非凡自己的身體,可沒傷到喻色,阿濤看不過去了。

“啪”的一聲驚響,簡非凡拿起辦公桌上的水杯就狠狠摔了下去,“讓你拿你就拿,是不是不想幹了?想跳槽了?”

阿濤立刻無言,歎息了一聲,轉身去拿酒了。

他這是怎麼做都錯,可也不能不作為呀。

那是消極的表現。

不是男人的表現。

於是,同一座小城裏,喻色在與洛嘉旭喝咖啡,簡非凡一個人躲在辦公室裏喝悶酒。

這一喝就是一個上午。

喻色與洛嘉旭一起用過了午餐,想著明天就要離開,知道簡非凡在他自己的公司,就想過去陪他坐坐,白天交待一下孩子們的習慣,晚上再交待一遍,怎麼也要交待兩次,她才能放心,畢竟,雪姨再熟悉孩子們的生活起居也是一個外人,簡非凡熟悉了才是正解。

中午下班的時間點,公司裏只有警衛在執勤,警衛自然是認識喻色的,凡色和染色兩個公司中的‘色’字全都是因為她的名字,這已經是公司裏不是秘密的秘密了,隨她自由出入這是總裁的意思。

怎麼也是總裁夫人呢。

喻色輕車熟路的就到了簡非凡的辦公室門前,輕敲了一下門,裡面沒有任何回應,難道是簡非凡不在?

可是她早些時間打給阿濤,阿濤說他在公司呢,說是今天不會離開公司,想到這裡,喻色隨手一推門,不想,門開了。

頓時,沖天的酒氣撲面而來,還有辦公桌上一個又一個的酒瓶,簡非凡喝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