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8章番外:染色合體(235)

發佈時間: 2023-01-07 19:00:57
A+ A- 關燈 聽書

請雪姨哄著孩子們睡了,喻色獨自一人開車駛往馬戲團,雖然季唯衍曾經答應過曉衍的,可是那條蛇,她必須要還回去。

這世上很多事情都是口說無憑,必須要拿出證據才行,人證物證均可,而這件事就只能是人證,然,那個人證的人的心已經不在她這兒了,孩子們再有道理也沒用了。

快到了馬戲團的駐地了,想到與阮菲菲的約定,喻色遠遠的停下了車,再打電話給阮菲菲,這次阮菲菲接得很快,“送回來了嗎?”

“我在大門外面五百米左右的位置,看看是你派人出來拿呢,還是我送進去。”她想,阮菲菲是絕對不會答應讓她送進去的吧,阮菲菲怕她見到季唯衍。

不想,結果出乎她的意料之外,阮菲菲居然道:“你進來吧,我們的人差不多都睡了,這個點叫我哪裡找人去接你?”

“好。”喻色也不廢話,開了車就駛向了駐地大門,大概阮菲菲才放了話,所以她的車一到,門衛問了她是誰就放行了,甚至還有人迎上來騎著機車帶路,這待遇,讓喻色一陣咋舌,阮菲菲這是腦袋秀逗了?

她什麼時候對自己這麼客氣過?

還有,那帶路的人直接把蛇帶走不就解决一切了嗎?

可見,她這是要讓這騎機車的人帶她去某個地方。

車子終於停在了一幢玻璃屋前,機車上的人跳了下來,從她的後備箱裏拿了蛇就繞過了玻璃屋,轉而送去了其它地方。

喻色看了一眼黑咻咻的玻璃屋,以為自己剛剛的猜疑猜錯了呢,搖了搖頭,她這才啟動了車子,然,她才要開走,手脚就全都凍住了一般不會動了,一雙眼睛靜靜的透過車子外的透明玻璃望進了眼前這間突然間亮開了夜燈的玻璃屋。

真美。

裡面有很多飛鳥,應該都是馬戲團裏的,除了飛鳥外其它的就是真正吸引喻色注意力的東西了。

是花。

滿目的玫瑰花海。

阮菲菲一身雪白的婚紗徜徉在花海中。

這大晚上的,又不是要舉行婚禮,她這是不是有點瘋狂了?

然,緊接著還有更瘋狂的。

季唯衍出現了。

離得遠,她看不清他的表情。

可,借著玻璃屋裡的燈光反射在他發上的光線,那一個個的小水珠告訴喻色,他應該是剛剛沐浴完。

或深或淺的疤痕印在他的臉上,襯著那張臉一點也不美,可,那些疤痕卻彷彿刀斧一般讓他的臉冷硬中帶著濃濃的男人味。

頎長的身形在花海的陪襯下款款走進了玻璃屋,那是喻色幻想過無數次的畫面,從前總幻想她和他再次相遇就是以這樣完美的花海來完成邂逅的,結果,她沒有享受到那樣絕美的完好,卻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另一個女孩在她的面前與他大秀恩愛。

兩個人,一個款款而行一個悠然慢跑,季唯衍就象是一個尊貴的王子,而阮菲菲提著裙擺緩緩跑動的樣子也絕對象極了一個公主,喻色告訴自己該離開的,她再笨也知道這是阮菲菲故意的引著她來這裡看這一場恩愛秀的,然,她的脚底就象是生了根般,只要是遇見季唯衍,她就沒辦法移動脚步。

兩個人越來越近,喻色的目光靜靜的落在兩個人的身上,一黑一白,卻是堪稱經典的黑白配,終於,黑與白碰撞在了一起。

喻色的眼睛瞪大了。

阮菲菲兩隻雪白的藕臂軟軟的就纏在了季唯衍的脖頸上,同時惦起脚尖,小嘴就凑近了季唯衍的。

火紅的玫瑰花海。

悄然飛舞的各種五彩的鳥兒。

目光穿過透明的玻璃屋,一切就只剩下了唯美。

黑與白,兩個人看著是那樣的般配,然後,阮菲菲的額頭就抵上了季唯衍的額頭上,兩個人貼得太近,近得讓喻色再也看不清楚他們接下來的互動。

眼睛,模糊了。

喻色垂下了頭,再也不敢看下去,阮菲菲的額頭是抵著季唯衍的,她的就只能抵著冰冷的方向盤。

眼淚撲簌簌的往下掉落,其實他若是肯認她,哪怕阮菲菲真把曉越拿蛇的視頻給公佈了,她也認了,她也要與他一起。

然,他不認她。

那不管她多麼的肖想他也沒用。

淚水,滴滴嗒嗒的落下,打濕了她薄薄的衣褲,走吧,他再也不屬於她了。

喻色咬牙,掉轉了車頭便離開了,從她垂下頭的那一刻開始,她就再也沒有去看過玻璃屋裏的那個男人。

如果看了只剩下了痛,那她不如不看。

如果看了只剩下了疼,那她不如不愛。

然,愛是你想要怎樣就怎樣的嗎?

不,愛是沒辦法讓人為所欲為的。

車子駛出了馬戲團,暗黑的夜裡,她一路狂飆著,伴著的只有無盡的淚意。

說不在意,那是假的。

明知道她傷心她流淚就是中了阮菲菲的計,可她還是忍不住的輕輕啜泣,淚灑滿襟。

真傻。

回家了,孩子們早就睡得沉了,她鞋子一踢,疲憊的就倒在了床上,仰頭看著天花板,腦子裏卻是空空如也,她不會思考了,大腦已經麻木了。

一夜到天明。

天已經朦朦亮了,喻色終於有了困意,然,她才要睡著,門鈴就響了,喻色本能的跳了起來,然後直奔可視電話,當看到簡非凡時,這一刻的她悲喜交加。

他終於出來了。

喻色開了門,然後,光著腳丫就跑下了樓,“非凡……非凡……”她狂喊著他的名字,只想把自己的委屈在他身上徹底的釋放了。

其實,她只是一個普通的小女人,她需要有人疼有人愛,她根本不要做什麼有錢人,之所以經營染色,完全是因為那是屬於他季唯衍的產業,他沒辦法回來經營,她就替他經營,但是現在看來,他根本不要染色了。

他那樣的男人,只要想成就事業,那只需稍加努力就可以化腐朽為神奇,沒有他做不到的事情。

算了,從此他有他的人生,她也有她的人生。

非凡回來了,五年的放不下她也該放下了,註定了有緣無份,註定了她的良人就是簡非凡。

喻色沖進了簡非凡的懷裡,不管他的鬍子有沒有刮,也不管他的臉有沒有洗,更不管他是不是一臉滄桑,反正,她就是掛在了他的身上,“非凡,我想你了。”小狗一般的在他的身上蹭著,蹭著簡非凡的衣服瞬間就皺了,輕拍了拍她的背,“小色,誰又欺負你了?”

“沒……沒誰。”抽噎著,喻色繼續把頭埋在簡非凡的肩上,她現在有些相信日久生情了,與他在一起久了,他若不在,她還真是挺想他的。

雖然,那種想念與思念季唯衍的感覺並不一樣,可她是真的想他了,這並不假。

她軟軟的嬌身,一顫一顫的抖動在懷裡,簡非凡輕輕一笑,突的一彎身,帶著她也一起傾倒過去,不等她驚叫聲起,他只一用力,喻色整個人就被他打橫抱了起來,他的薄唇貼在了她的耳朵邊,輕啞的聲音在這晨曦裏卻格外的清透,“哥哥在呢,還要繼續嗎?”

喻色驚跳了起來,一張小臉如兔子一樣的迅速從簡非凡的懷裡移開,這才看到在一旁不知站了多久,此時正四顧望著這別墅園子裏花草樹木的簡非離,喻色臉紅了,小身子一掙,一邊落在地上一邊低低嗔道:“那你還抱我?”

“你第一次這樣主動。”簡非邪氣的一笑,輕挑的樣子讓喻色要抓狂了,她怎麼就把簡非離給忘記了呢,局子裏都說了,要簡非離來才放簡非凡的,是她大腦秀逗了,把這個給忘記了,不過,今個她這樣對簡非凡,還真的是第一次如此主動的跳到他的懷裡,這男人還真是不会,大大方方的也不管有沒有人在看都抱起了她。

當真是不放過任何機會。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哥……”喻色禮貌的喚了一聲哥,不管怎樣,簡非凡都是她老公,她叫簡非離哥哥是應當的。

“嗯。”簡非離徐徐轉身,喻色看著他黑沉沉的臉皺了皺眉頭,“哥,你很久沒睡覺了吧?”那張臉真够憔悴的了,就是化上濃濃的妝也遮蓋不了。

“嗯。”

又一個字,他這樣與阿染還真有些象,惜字如金了,也玩起深沉了,“哥,謝謝你帶非凡回來,走,我們進去吧,我這就去做早餐。”來者是客,她可不能怠慢了。

簡非離卻還是站在原地,目光緩緩掃過喻色,最終停留在她的小臉上,“不了,我還有事,非凡就交還給你了,我走了。”

“哥,你這是怎麼了?”喻色還沒反應呢,簡非凡不樂意了,一把就扯住了簡非離的袖子,“誰讓你走的?我不許。”

他霸道的樣子彷彿他是簡非離的老子一樣,不過這哥倆個在一起時簡非凡一向這樣沒大沒小,每次都是他占了上風,然,今個的簡非離不知是不是不在狀態還是心情很不佳,他只一甩,便甩了簡非凡一個趔趄,“下次再這樣進去,我不會再接你出來,蠢。”這最後一字,他說完時看了一眼喻色,彷彿在說他弟弟簡非凡為了喻色而殺了人是傻瓜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