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6章番外:染色合體(233)

發佈時間: 2023-01-07 19:00:25
A+ A- 關燈 聽書

喻色開車,副駕空著,後排被三個小寶貝給承包了。

喻色一邊開車一邊關注著後面的動靜,可三個小傢伙除了偶爾貼耳朵耳語幾句外就全都安靜的坐在那裡,讓她完全沒辦法猜出這沒看完馬戲就回來的原因了。

可越是猜不出,她越是好奇呢,就憑曉衍對馬戲表演的鍾愛,能讓她半路離開那一定是有什麼特別吸引她的原因了,否則,她不會乖乖的同意回家的。

然,直到車子停進了車庫,喻色也沒有任何發現。

一進了客廳,三個小東西就東倒西歪的全倒在了沙發上,“媽咪我累了。”

“媽咪我困了。”

“媽咪,我好想睡覺呀。”

喻色無言,怒瞪了三個明顯有‘心事’的小人,“行啦,都去洗洗睡了吧。”說完,連她自己個都覺得彆扭,這三個小壞蛋,一定在預謀一件大事情,她今晚要‘小心’了。

果然,不必她動手幫洗也不必她催促,今晚,就連曉衍這個小懶人都自己乖乖的洗好了澡換上了睡衣,“媽咪,你也累了,早些睡吧,今晚就不用你講故事了。”小手捂著小嘴打著哈欠,可那哈欠怎麼看怎麼假,喻色也不揭穿,真的回去房間休息了,她估摸著,那三個小壞蛋今晚即便是有行動,也會在以為她睡著了以後,所以,她現在‘乖乖’的裝成睡著了就對了。

喻色躺在床上發呆,腦子裏一忽是季唯衍一忽是簡非凡,按照洛嘉旭的說法她是不該忘掉季唯衍的,可是若非凡出來了,她還是應該與他好好的過日子,畢竟,他們已經是夫妻了,雖然,只是有名無實的夫妻,想想,就覺得對不住簡非凡。

一絲光線就在這時候悄悄的射進了房間,來處,正是房門的地方。

喻色當沒發現,靜靜的躺在床上的同時,眼睛也悄悄的閉上了。

一會兒的功夫,便有躡手躡腳的腳步聲傳了來,三個小東西來到了她的床前。

喻色依然緊閉著眼睛,大抵是以為她睡著了,三個小人又躡手躡腳的退了出去,很快,房間裏的光線沒了,又只剩下了喻色一個人。

當最後一絲光線撤走的刹那,喻色睜開了眼睛,然後,飛快的跳下了床換好了衣服,這才悄悄推門走了出去。

走廊裏很安靜,雪姨也早就睡下了,老人家一向睡得早。

不過,樓下客廳裏卻傳來了隱隱的腳步聲和興奮的童聲,“曉越哥哥,你真的捉到那條蛇了?”

喻色的大腦先是空白了一下,隨即被曉衍字面上的意思給嚇了一跳,曉越捉蛇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她居然什麼也不知道。

孩子們出去了客廳,玻璃門輕晃著,喻色並沒有跟出去,而是轉身就返回了房間。

孩子們出去大廳的時候身上什麼也沒帶,那就說明他們不是要離開別墅,而只是要到園子裏。

偷蛇能從哪偷?

除了馬戲團和動物園,或者是飯店美食館這座城市裏再沒地方可偷了吧。

而他們今天只去過馬戲團,其它幾個地方可以用排除法直接排除了。

再聯想起看馬戲時曉越的離開,然後又突然間提出回家,喻色瞬間就已經猜了個七七八八,小東西們,想跟她鬥,他們還嫩著呢。

陽臺的一角,喻色悠閒的躺靠在籐椅上,對面的車庫裏已經有了動靜。

先是車燈亮了,然後是小傢伙們摁了車的開關。

不過,他們可沒有打開車門,而是,摁開了車子的後備箱。

喻色頓時了悟了,那蛇,原來是藏在後備箱裏了。

曉越這小東西,算是給她報了仇了,他偷了季唯衍的馬戲團裏的蛇呢,真解恨。

然,當想到自己才用到的‘偷’字時,喻色一愣,小小年紀,與這個字扯上關係的確不好,而且,很不好。

不行,不管怎麼樣,她都不能允許自己的孩子做出這樣的事情來。

是的,不論有多喜歡那條蛇,也不能‘偷’來。

喻色靜靜的靠在陽臺上欣賞著三個兒女們擺弄著那蛇,曉美是有些怕怕的,就在一邊看著熱鬧,曉衍和曉越一點也不怕,瞧曉衍那樣子哪裡象個女孩子,比男孩子還猛,彪悍著呢。

“小寶貝,終於又能看見你了,來,讓我摸摸,乖啦,不許咬我喲。”曉衍象哄小孩似的哄著那條小蛇,那小蛇就乖乖的在她的手上纏著她的胳膊玩著,熟稔的彷彿是好朋友一樣。

看得一旁的曉美羡慕極了,“曉衍,你見過它幾次呀?”

“三次,嘿嘿。”曉衍得意了,季叔叔派人去接了她三次,不過都是悄悄的偷偷的,每次都在午休時間,等曉越和曉美醒了,她也被送回來了,所以,她的笨蛋哥哥和姐姐現在才知道她以前經常Xing的偷偷離開幼稚園呢,那時,季叔叔真好,可惜他現在不認她了。

“來,給我抱一抱,它會不會也這麼乖?”曉越手癢了,他去馬戲團後臺拿這條蛇的時候可沒這麼溫順呢,是他强行的帶出來的。

“會的吧,你放心,我會保護你的,再說了,它不咬人的,也沒毒,季叔叔說它不具有攻擊Xing,很溫和。”曉衍小大人般的把她知道的顯擺著說出來,很是自豪。

喻色邊上靜靜看著,看著他們開心,就想著先由他們玩一會兒開心一會兒,然後,她就要閃亮出場了,收回蛇不說,還要立碼給馬戲團還回去,不然,若是馬戲團的人發現蛇沒了,不知是怎樣的擔心呢。

再有,被人找過來也不好。

其實,她真想馬上就把小東西們給扭送去馬戲團的,可看著他們那開心玩蛇的小模樣,到底沒忍心馬上行動。

然,就是她的一念之間,事情發生了。

孩子們擺弄著那條被拔了毒牙的蛇還不到十分鐘,別墅外的馬路上就遠遠的響起了警笛聲,一聲接一聲,直奔別墅這邊駛來,喻色頓時驚跳了起來,她錯了。

轉身就進了房間,摸出手機就撥給了季唯衍,先把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畢竟是孩子,她不想給孩子們的心理留下陰影。

“喻色是吧?”然,接電話的不是季唯衍,而是阮菲菲,對方也不等她回答,直接就道:“我正要找你呢,我們馬戲團的蛇丟了,報了警,警方說是被你家的孩子給偷走了,姓喻的,你就是這樣教育孩子的嗎?”

阮菲菲幾句話丟過來,喻色頓時啞口無言,咬了咬牙,為了女兒兒子只好道:“要不這樣,我讓孩子們給你送回去,你就別讓警察局的人過來拿蛇了,好不好?”

“不好。”

喻色沉默了,耳朵裏全都是警車的笛聲,已經越來越近了,再不制止,孩子們看見警詧一定會嚇壞的,他們的本Xing並不壞,只是調皮罷了,先把蛇還回去,她再好好教訓教訓他們,想到這裡,她只好低聲下氣的道:“只要你肯讓警詧放過他們,你讓我做什麼都可以。”

“真的?”阮菲菲冷哼一聲,更得意了,沒想到這喻色的孩子們這是幫她呢,還幫了一個正著。

“真的。”

“嗯,讓我想想呀,這一時半會我還真想不到有什麼事情需要你做的,我們馬戲團的工作呢,除了打掃衛生,其它的訓獸餵養動物什麼的你也做不來,要你打掃衛生呢,你堂堂染色集團的老總做那個總是有點掉身份了,對了,你丈夫快出來了吧?”

“是。”只要簡非離到了,非凡很快就出來了,這是局子裏的人已經與她確認了的。

“可他現在沒有出來,嗯,我想到了,除非你答應我以後永遠不勾;引我男人,不跟我男人單獨相處,否則,警察局的的報案,休想我撤銷。”阮菲菲冷笑著,無毒不丈夫,况且,她也不是大丈夫,她是小女人,她只要守住季唯衍就好,其它的,她什麼也管不了了,回頭看了一眼洗手間的方向,那男人正在洗澡呢,她看不見他的人,不過就聽著這水聲都覺得渾身都酥了,今晚回來早真的回來對了,不然,就沒辦法把來向季唯衍彙報丟蛇的人給擋在外面了,現在,季唯衍還不知道,她正好可以利用這個來威脅喻色,這樣才能解除後患,不然,即便是將來離開了這裡,也保不齊他和喻色會不會以通訊手段勾搭在一起,有個防範總是好的。

喻色咬牙,輕輕閉了眼睛,心底裏在掙扎著,一個聲音讓她說可以,另一個聲音卻又說不可以,於孩子們來說她必須要答應阮菲菲,可是於季唯衍那邊來說她又不能答應。

“喻色,他們可是要到了喲。”阮菲菲唯恐天下不亂的說到。

喻色聽著已經近在咫尺的警笛聲再也禁受不住這樣的煎熬了,她自己受多少苦都可以,可是她捨不得三個寶貝,她不能讓他們受半點委屈,她可以教訓他們,卻不允許別人對他們訓斥,在孩子們與季唯衍之間,她的天平蕩來蕩去,最終,想到季唯衍根本不認她了,一咬牙,她豁出去的道:“好,我答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