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4章番外:染色合體(231)

發佈時間: 2023-01-07 19:00:02
A+ A- 關燈 聽書

“再見?”喻色愣愣的,傻傻的,呆呆的回味著季唯衍離開前所說的那兩個字。

再見,他們還會再見嗎?

她不知道,什麼也不知道,這兩天,她和他總是不期而遇,她剛剛還覺得是老天爺在跟他們開玩笑,非要讓他們相見,現在又覺得老天爺是在故意的折磨她,見了又如何?他好象越看她越不順眼了。

睡意就這樣被季唯衍的突然出現徹底的攪和沒了,她整理好自己,擺好兩個人各自的拖鞋,他們的拖鞋還是一起去商場買的情侶款的,擺在一起看著特別的看好暖融,可現在,也只能看看了,他來了,也走了,無情的走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他們,應該是不會再有交集了。

手機響了。

她迷糊的接起。

“喻總,你在哪兒?要不要我過去接你然後送你去公司?”

聽到宋倫的聲音,喻色才發現這個點已經過了上班的時間了,宋倫一定是等她很久等不到,這急了才打電話給她的,“不必了,你自己先回去公司吧,跟梅副總說我今天不會回去公司了,遇到點事情,我去處理了。”她最近,總是在開小差,身為公司的總經理這樣開小差真的不好,可她管不了了,她現在這樣的精神狀態哪裡可以打理生意呢,若是要打理,也只會越做越糟糕。

那,還不如不做。

“喻總,你的公事包還在車上呢,要不,我給你送過去吧。”宋倫又試著問了她一遍。

喻色想了想,那個公事包的檔案既然已經在宋倫的車上了,多一會兒的時間和少一會兒的時間也沒差了,“不用,你拿回去交給梅副總就好了,剩下的讓她來處理,嗯,就這樣了,掛了。”她有些煩躁,生怕再多說話就管不住自己而語氣重了,所以,急急忙忙的說完就掛斷了。

從小出租屋裏出來,喻色便坐上了公車,有了昨晚的經驗,她再也不敢一個人了,公交車裏人多,她就有安全感,就想這樣在人多的地方安安靜靜的坐著,什麼也不想最好了。

可那也只是她的想法,她腦海裏怎麼也揮不去季唯衍,他對她的好他對她的壞如走馬燈一樣的閃過再閃過。

閉了閉眼,一片潮潤。

就這樣一路公車坐到了終點,再坐回來,一個下午已經過去大半了,打個電話給雪姨,她今天要親自去接孩子們,與孩子們一起就能少些想他了吧。

非凡就要出來了,等他出來,她就跟他一起好好的過日子,再也不想那個男人了。

“媽咪,我今晚還想去看馬戲。”三個寶貝出來了,喻色迎了上去,看見他們三個,她鬱悶了一個下午的心情也好了些許。

可這會兒,當又聽到‘馬戲’兩個字時又開始鬱悶了,她現在最不想提的就是與季唯衍有關的事情,而那馬戲團明明就是與他有關的,“曉衍,昨晚咱們不是才看過了嗎?”

“媽咪,可是小朋友們都說馬戲團只有今晚和明晚的最後兩場演出了,然後,就要離開咱們這裡了呢,那以後我是不是就再也看不到那麼好的馬戲表演了?媽咪,你就答應我吧。”

喻色幾度要岔開話題可曉衍的小嘴速度極快,根本不給她機會,愣是把她的意思强行的給表達完整了,見她沒反應,又扯上了她的衣袖,撒嬌的道:“媽咪,你就答應我吧。”

“媽咪,我們也要去。”曉越和曉美也參和了進來,看來,三個小東西在幼儿園裏的就决定好了的。

現在這樣的請求,不過是先斬後奏,早就决定了的。

可她真不想去,不想再見到季唯衍了。

不然,好象真的是她刻意的要去勾;引他了一樣。

“媽咪最最好了,媽咪,我一定乖乖的什麼也不要,不要爆米花也不要可樂。”見她猶豫,曉衍立刻摟住了喻色的大腿,小臉仰得高高的討好的說到。

“嗯,我也不要雪碧。”一旁,曉越强力支持著妹妹。

“可我想要橙汁。”不過,曉美卻扯後腿了,小小聲的想要橙汁。

這三個鬼東西,就是讓她哭笑不得,孩子們這麼想去,她要是一味的不同意真是傷了孩子們的心了,他們也不知道簡非凡的事情,她和雪姨一起騙他們說簡非凡是出差了,於是,孩子們就信了,所以,才這麼有心情的想著出去玩吧。

“媽咪,你就答應了吧,我答應你只要你讓我去看馬戲,從今天開始,我三個月內不吃KFC不吃雪糕還不行嗎?”曉衍呲著小牙,笑嘻嘻的哀求著。

喻色心裡就不自在了,瞧瞧,季唯衍弄的馬戲團是多有吸引力呢,從前不管她怎麼威逼利佑,就算是答應曉衍一星期去一次遊樂場,小東西都不肯答應她戒了KFC和雪糕,如今,就為了去看馬戲,連她最愛的‘美食’都不要了呢。

“媽咪,你行行好,我以後一定乖乖的,再也不惹您生氣了,其實上次我是和一個小朋友偷跑去玩了,然後被季叔叔遇到的,是他收留了我,他對我沒有惡意的,而且,之前對我可好了呢,媽咪,對一個人要記得他的好,不要總記得他的壞,所以,即便他現在裝作不認識我了,我也不能抹去他從前對我的好對不對?再說了,我去看馬戲並不是去看他,只是因為我喜歡那些動物罷了。”曉衍不怕死的居然在這個時候提起了季唯衍。

然,這些話卻字字滲進了喻色的心底裏,字字都在敲打著她的心,這哪一句都像是在告訴她,她不應該只記得季唯衍現在的壞,而應該只記得他從前對她的好的是不是?

喻色彎身蹲了下去,大眼睛對上了小東西,看著曉衍骨碌碌轉個不停的眼睛,怎麼也不能相信這樣的大道理是出自她這個才五歲的孩子之口,“是誰跟你說這些的?”

“沒有誰,都是我自己想的。”曉衍一本正經,挺胸收腹,一付絕對是她自己想出來的樣子。

喻色更加不信了,這孩子就知道調皮,哪裡會想出這樣深奧的道理呢,“快說實話,不然,今晚我就不帶你去看馬戲表演了。”

“耶,媽咪的意思就是說只要我說了,你就帶我們去看馬戲表演對不對?”曉衍眼睛一亮,跟喻色確定呢。

這小東西,順杆子爬比誰都爬得快,不過,有點急功進利了,“嗯,拉鉤鉤,只要你說了,媽咪一準帶你去。”她就不信挖不出曉衍背後的那個人來,這人怎麼處處都向著季唯衍說話呢。

小手指立刻就勾上了她的,“拉鉤上吊一百年不許變,誰變誰就是大壞蛋,大壞蛋。”說完,小人一撒手,轉向曉越和曉美,“哥哥姐姐要給我作證喲,若我說了媽咪不帶我們去可不行的。”

“嗯,我作證。”

“我也作證。”

喻色悲哀了,顯然的,這三個小東西是一條心,恨恨的點了點頭,“說吧,媽咪是大人,說話自然算話。”

“咳咳咳……”曉衍咳了又咳,像是想了又想,最後才朝著喻色揮揮手,示意她彎身下來,那要保密的樣子可愛的像是巴比娃娃,喻色的耳朵這才‘迫不得已’的貼上了小人的小嘴,“說吧,不然我反悔了喲。”

“那啥,就是一個叔叔,嗯,我說完了。”

“就這樣?”喻色懵,可以被曉衍叫叔叔的人多了去了,大千世界只要是個男的,只要是成年人了都可以做她叔叔,那得多少人呀,她去哪裡找?可她現在就對這人起了好奇心了,一門心思的現在就想知道是何許人也,這大道理講得太有哲理了,弄得她現在就想去見季唯衍,不管他怎麼不喜歡她,她都要死皮賴臉的纏上去,誰讓他們以前是最最親密的人呢。

想想,她臉紅了。

“嗯嗯。”曉衍拼命點頭。

“再沒了?”喻色還是不死心。

“沒了。”曉衍繼續篤定。

這算答案嗎?

跟沒說一樣。

“名字?”

“不知道。”

“年紀?”

“不知道呢,媽咪我真不知道,反正,他就一叔叔。”

喻色真的快要洩氣了,不過,還是不肯放手,“你瞧著他大概多大年紀?比如是二十幾歲或者三十幾歲?”

曉衍能叫叔叔的,大概應該是這個年紀吧,喻色猜著,特別的累。

曉衍搖了搖小腦袋瓜,又揉了揉額頭,最後,輕聲的道:“應該是二十幾歲吧,我瞧著是那樣的,我猜的。”

好吧,孩子小,對於大人們的年紀也就只能用猜的了,“你怎麼沒問?”

“問了,他不說。”

“那他都說什麼了?”

“他就說來看看我,然後跟我說起了爸爸媽媽還有季叔叔,說著說著,就說了那些話喲,嘿嘿。”曉衍不好意思的撓著頭,“後來,我就把他的話說來給媽咪聽了。”

那人不止是認識她還認識簡非凡,而且聽曉衍的口氣那人好象還知道季哲就是季唯衍的樣子,更知道他們的以前和現在,這是誰呢?

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