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3章番外:染色合體(230)

發佈時間: 2023-01-07 18:59:30
A+ A- 關燈 聽書

喻色一愣,原本要出口的‘謝謝’二字一下子咽了回去,“季唯衍,你***有種以後別來找姑NaiNai。”說完,她“嘭”的一聲掛斷,然後,氣哼哼的在警察局外的梧桐樹下轉著圈圈,她要氣死了,氣死了。

季唯衍,他不氣她能死嗎?

分開五年了,再見面就這樣對她,他真是討厭。

“喻總,要不要上車?”那邊,看著喻色已經轉了一百單八圈,宋倫再了不能無動於衷了,也不知道喻色身上發生什麼事了,但是對於下屬來說,替上司分憂是必須的,所以便開了車門叫了一聲。

喻色這才找了臺階下了,“嗯,找地吃飯吧。”上了車,看看時間,已經正午了,正是吃飯的點。

“喻總喜歡哪家餐廳?我送你過去。”宋倫是個會看眼色的,一看喻色心情不好,就投其所好了。

喻色眉頭輕皺,剛剛真的是被氣的不行,可是說要去吃東西,她腦子裏第一個出現的居然是小出租旁的那家麵館,以前她還沒有嫁給簡非凡的時候,季唯衍也沒有出事的時候,他們很恩愛的時候經常去那家吃面,那時,他們很窮,可那時,他們一起很快樂,就那家吧,他雖氣她,可她也要去吃。

宋倫開著車,喻色發著呆,很快就到了目的地,可不管喻色怎麼邀請,宋倫都沒有與她一起吃,理由很簡單,她是領導他是下屬。

喻色也就不勸了。

她喜歡一個人安安靜靜的坐在從前與季唯衍經常去過的地方,安靜的回味那些從前的過往,那種感覺很美。

點了她最愛吃的牛肉刀削麵,喻色就擺弄起了手機,看看新聞看看時事,無聊的時候,這些最能打發時間了,不然,越想季唯衍她的心越疼。

低頭看著手機的時候,就覺得周遭有視線不住的朝她射過來,她也沒在意,只等面好了吃完了午餐就去樓上轉一轉,季唯衍他應該不會再去小出租屋了吧,他都裝成不認識她了。

“牛肉麵一碗。”忽而,跑堂的喊了一聲,喻色以為是自己的,便道:“我的。”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我的。”

不想,與她異口同聲的居然還另有其人。

喻色歪頭,瞪著眼睛看著那個才出口的男人,“誰讓你來這裡吃面的?”

“整座小城,就這裡的中餐最道地,你可以來,我為什麼不可以來?”季唯衍嫌弃的看著喻色,越看越是討厭,她一定是悄悄跟著他來的,不然,怎麼他才到這裡才點了牛肉麵她就也進來了呢,這世上的事,沒有這麼巧的吧。

可偏偏,事情就是這樣巧,巧的讓喻**哭無淚。

端盤子的看看季唯衍,再看看喻色,季唯衍太冷酷,一看就是惹不起的主兒,想了一想,便小小聲的對喻色道:“這位小姐,是那位先生先點的,你看,你的那份也快好了,估計再有三兩分鐘我就給您端上來了。”

人家這樣低聲下氣的說話就是不想把事情鬧大,看看周遭那些看過來的眼神,喻色也知道不能無理取鬧,好象她進來後是沒看見季唯衍進來的,應該是他先來的,可,她就是氣不打一處來,伸手就搶過了那個託盤,把面碗往自己面前一放,“我就要這碗了。”季唯衍他愛怎麼著就怎麼著,她大爺的不管了。

喻色說完,拿過筷子挑了一筷子就入了口,可入了口,她根本吃不出味道了,腦子裏亂糟糟的,這會又覺得季唯衍來這樣的地方有些奇怪了,他這是來這裡回憶他和自己的過去嗎?

若是,那他真沒必要這樣對自己吧,她是女人,他讓讓她不行嗎?讓讓她能死嗎?

越想,越是憋屈。

“沒教養。”那頭,男人中氣十足聲音不高不低的說了一句。

她沒教養嗎?

喻色更氣了,“啪”的一聲把筷子擱在了桌子上,轉頭就指著不遠處的季唯衍,“我沒教養你當初還看上我?還跟我住在一起?季唯衍,我那時若是沒教養,那你也是沒教養的。”

氣急攻心,喻色有些口不擇言了,從前的阿染從來也沒有這樣對她的,這簡直是逆天了。

可偏偏,她越是躲他越是能碰見他,好象她到哪裡他就會在哪裡等著她一樣。

“那是我瞎了眼。”季唯衍淡清清的一句,眸光瞟向又端了一碗面出來的跑堂的,“這邊。”

“先生,是您的面呢,快吃吧,才煮好的面最好吃了。”

跑堂的趕緊打圓場,生怕兩個人打起來,喻色氣鼓鼓的狠狠瞪了一眼季唯衍,不理他了。

好女不跟男鬥,她是有教養的女人。

一碗面,囫圇的吃完,喻色付了錢看也不看季唯衍的就離開了麵館,她要去小出租裏小睡一會,下午還要上班呢,不能因為這個男人而壞了自己一天的好心情。

那不值得。

喻色沒有驚動宋倫,早就叫他吃過了午餐去車上午休去了,她一個人徒步到了小出租屋的小樓下,這小樓早就被季唯衍買下了,如今都在她的名下。

上了樓,摸出鑰匙開了門,喻色便進去了,小屋裡面一如從前,若不是那個男人現在變了心,其實什麼都沒有變。

簡非凡要出來了,她不該再想著季唯衍了,可當進了這小屋,心底裏的委屈就‘蹭蹭蹭’的往上漲,拉上暗色窗簾,頓時一屋子都黑了,喻色倒在了床上,象記憶裏那樣蜷縮著窩到了床裏,迷迷糊糊的像是睡著了又像是清醒著的。

時間,就在這小屋裏悄無聲息的走著,忽而,她聽到了异響,好象是有人開了門,好象是有人走了進來,伴著的還門外清新的空氣和一股熟悉的氣息。

是阿染。

可,喻色隨即就否定了這個可能。

季唯衍不可能來的。

他現在最討厭的就是她了,每次看見她都是厭惡至及的眼神,讓她很受傷。

對的,不是阿染,不可能的。

喻色又調了一個舒服的姿勢,悶頭的睡了起來。

幽暗的小屋讓才走進來的季唯衍還真是沒有看見床裏蜷縮成一團的喻色,他上午突然間就記起了喻色,然後,不由自主的就做了現在的事情,走近了從前與喻色交往過的地方。

不過,他還是不喜歡她,記起了也不喜歡。

再過兩天就要離開這座小城了,所以,趁著還沒走他就想來這裡看看。

季唯衍輕輕的落坐在了小床上。

床墊有些硬,跟他現在住的用的根本沒辦法比,可他靠上去居然就覺得舒服,乾脆脫了鞋子躺了下去。

慢慢習慣了黑暗,他發現這裡與記憶裏的沒什麼差,一點也沒有變。

不過,他跟喻色完了,他不喜歡她了,他喜歡的是阮菲菲。

以前喻色一定是天天死纏著自己,不然,他那時怎麼就迷上她了呢?

一個姿勢久了,身體有些僵,季唯衍動了動,又換了一個姿勢,這一次,他的兩條長腿伸展的有點開,靠床裏的那條腿還沒落穩,便聽得床裏傳來“啊”的一聲驚叫,“誰?”

季唯衍下意識的抬手就摁開了床頭燈,頓時,一頭長髮的女人慌裡慌張的出現在自己的視野裏,她就坐在自己身邊,此時,正吃驚的看著他,彷彿他是洪水猛獸一樣,“你……你……”手指著自己,面前的小女人臉色難看極了。

“你早猜到我今天會來這裡是不是?”所以,她果然是個很會勾;引男人的女人,瞧瞧她現在的模樣,衣衫不整的樣子要多佑人就有多佑人,尤其是胸口的那片白,真是引人犯罪呀。

奇怪了,他見別的女人為什麼沒有這樣的感覺?

偏偏見了這樣的喻色整個身體都不對了,緊繃的彷彿要炸開了一樣,季唯衍喉結湧動了幾下,強壓下心底的火氣,目光依然淡清清的幽冷無比的睨著喻色,彷彿要將她給凍住一般。

“啊……啊……”喻色抱著頭大叫了起來,她是見了鬼了嗎,怎麼走到哪都能遇到這個男人。

“難聽。”季唯衍皺眉,身形已經立了起來,穿上了鞋子,居高臨下的看著床上依然風光外泄的女人,“以後別這樣了,女人要自重。”

她怎麼樣了?

喻色低頭看向自己。

頓時,她傻了。

她睡覺的時候最討厭束縛了,可能是睡著瞭解開了衣服扣子,可這是她的地盤,她解了也沒關係吧,哪裡會想到會有一個**者進來呢,完了,她被季唯衍那個臭男人給看去了大半,他還數落她呢。

可是從前,她做過比這個更大膽的呢,她與他的第一次,就完全是她主動的。

原因無它,姓季的太冷感。

可是那第一次之後,他哪一次不是如野獸般的催殘她的小身板呢?

喻色氣鼓鼓的回想著,突然間就聽到了小屋裏的腳步聲,她猛的抬頭,只見那個男人的背影正不疾不徐的走向門口,“再見。”以後,再也不見這個女人了,開門離開的刹那,季唯衍就是這樣告訴自己的,他為她,該做的已經都做了,包括她的丈夫。

她再來糾纏他,就是她的錯了,她有丈夫,不守婦德的女人最是無恥了,他看不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