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1章番外:染色合體(228)

發佈時間: 2023-01-07 18:58:38
A+ A- 關燈 聽書

喻色翻了個白眼,他這是把與她有關的都忘記了嗎?

抿抿唇,咬咬牙,喻色悲哀的閉上了眼睛,“好話不說二遍,XX街XX號的別墅就是我家,開車。”

聽著她如女王般命令的口氣,季唯衍的心底裏莫名的又湧上了一股子說不出來的熟悉感,靜靜的看著她足有三秒鐘,這才重新啟動了車子。

車內,除了兩個人的呼吸聲,再無言語,他不說話,她自然也不說。

才不會傻傻的犯踐了呢,她喻色也不是非他不可的女人,她也有老公的,又不是嫁不出去沒人要的老姑娘。

再不濟,她還有三個寶貝蛋呢。

賭氣的想著,喻色的小臉上全都是黑線。

“哢”,她正迷糊在自己的世界裏,突的,季唯衍刹車了,這突然間的行為讓她一個不穩,小腦袋瓜隨著慣Xing往前一送,“嘭”,喻色的額頭撞在了車上,“啊……”好疼。

“別動。”喻色才要伸手去揉,季唯衍一拉她的手,霸道的不許她碰。

“我痛,為什麼不讓我揉揉?”喻色小臉漲得通紅,就象是一隻小鬥雞一樣,恨恨的怒瞪著季唯衍。

“我來。”沙啞的男嗓,透著他身上她曾經很熟悉的味道,喻色的小心肝亂跳了,迷朦的睜著一雙醉眼,只見季唯衍徐徐傾身,然後,便貼近了她。

喻色想要拒絕的,可是,又抵擋不了此時男人的佑惑,於是,就在她心底裏兩個聲音交替上升的時候,季唯衍已經抽了張濕巾落在了她的額頭上,“嘶”的一聲,喻色咬牙,太疼了,也是這個時候她才驚覺出不對,這男人不讓她自己動手而非要親自動手,也許根本不是因為他有了憐愛她的心,而是……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撞壞了?”她輕輕問,嗓音發顫,真的很疼呀。

“嗯,出血了。”季唯衍淡清清的說過,濕巾已經移開,喻色看過去時,果然濕巾白色的背景下血紅色一片,“就知道你沒好心。”喻色搶過了一張乾淨的濕巾,再打開車上自帶的鏡子,認真的擦拭了起來,一邊擦一邊小聲的嘟囔著,“連個車都開不好,無用。”

季唯衍見她自己動手了,便坐直了身形,淡淡的道:“要不要去醫院檢查一下?”

他這是在徵求她的意見嗎?

半點誠意都聽不出來。

“不用。”不過是擦傷碰撞罷了,三個小朋友也經常這樣流點血的,她早就司空見慣,不覺得有什麼了。

“真不用?”季唯衍很認真的又問了一遍。

“真不用。”喻色仔細的擦掉了額頭的血,正準備讓季唯衍開車送她回家,不想,身側的車門倏然而開,另一側的男人淡幽幽的道:“既然不用,喻小姐請下車吧。”

喻色轉頭看車外,天色還灰朦朦的,並沒有大亮,她全身上下半毛錢也沒有,他這是存心要讓她自己走回去嗎?正氣惱著,可下一秒鐘,她明白了季唯衍的選擇,“喲呵,原來是女人找上門來了,呵呵,真看不出,季先生很愛你的女朋友呀。”諷刺的語氣,這世上,大概也就只有季唯衍能做到前天還與她親密無間,今個的眼裡就再也沒有她了吧。

他刹車原來是因為阮菲菲來了,此時,那女人正氣勢洶洶的站在越野車前怒瞪著她呢,瞧瞧,那眼珠子恨不得要在她身上挖兩個洞,可惜了,她做不到。

“下車。”季唯衍的語氣淩厲了起來,那眼神也陌生了,陌生的讓喻色心裡一悸,“下就下,姓季的,早晚有一天你會後悔的,你還欠了我一條命呢,早晚,我要向你索回來。”她說得咬牙切齒,這男人變得太快,快的讓她想砍人,說完,她彎腿下車,轉身走人,再也不看季唯衍一眼。

“姓喻的,你又來勾;引我男人了。”阮菲菲抱著膀子氣鼓鼓的看著喻色,恨不得撕爛喻色,明明都給季唯衍下了盅了,可是,他們兩個居然三更半夜的還能走到一起,若不是她打的士追來,季唯衍還不放人呢,她氣壞了。

“誰勾;引你男人了?”喻色氣不過了,這明明是阮菲菲勾;引她男人,不想這女人倒打一耙,摁在她頭上了,這口氣,她不能咽。

“就你就你……說的就是你……”阮菲菲趾高氣揚,季唯衍現在只愛她一個,她有男人給撐腰,她才不怕喻色呢。

喻色眯起了眼睛,上上下下不屑的掃視著阮菲菲,美,不得不說這女人挺美的,妹到了骨子裡一般,是那種讓男人動心的女人,可她比起洛嘉芝就差了一截了,可當年,季唯衍是看不上洛嘉芝的,她就不明白了,他為什麼會看上阮菲菲?

“看什麼看?”也許是喻色的眼神太過不屑,把阮菲菲看得直發毛,出口的聲音就連底氣都不足了。

“呵,男未婚,我愛怎麼勾搭那是我的事,你自己守不住自己男人是你自己沒本事,少往姑NaiNai身上扣屎盆子,姑NaiNai不愛這個。”喻色叉起了小蠻腰,這一天多裏受的委屈就在這一刻徹底的爆發了。

“我就說你勾搭了又怎麼樣?阿哲,下車。”阮菲菲樣子蠻橫,可嘴皮子功夫卻比不上喻色,被喻色三兩句一說,急了,只想拿男人來耍橫。

“看來是一對一不行了,所以就找男人來撐場面,呵呵,阮菲菲,你也就這樣的水准了。”對人說人話,對鬼說鬼話,對潑婦就要以潑婦精神回之,事情已經是這樣了,喻色啥也不怕了,她就再觀察觀察季唯衍,看看他是啥反應。

“菲菲,上車。”不想,始終淡淡冷冷波瀾不驚的坐在車裏的季唯衍居然一點也沒給阮菲菲這個‘心愛女人’面子,拋出來的就只這一句。

阮菲菲立刻覺得自己的面子和裡子都丟光了,心虛的看向季唯衍,“阿哲,你怎麼能這樣對我?”

“大清早的,要把人都吵醒嗎?”

季唯衍這一句,喻色才發現,這周遭正在悄悄聚集的人群的隊伍越來越大,而仰頭看過去,不少的居戶都打開了窗戶看熱鬧般的看著他們這一行三人組呢。

阮菲菲撇了撇嘴,她還想發作,可是當看到季唯衍冷冽的表情後,愣是什麼也沒敢做沒敢說了,乖乖的就彎身上了車,不過,她是坐到了後排座位上,並沒有坐到喻色才坐過的位置,“阿哲,開車吧,我們走。”她打的打對了,這樣,就可以大大方方的坐季唯衍的車離開了。

只要人被她帶走,口角上輸了她才不怕,她就要季唯衍的人,死生都要。

季唯衍也不看喻色,彷彿她是陌生人似的,連摁了兩聲喇叭,晨練的人們就慢慢的散開了。

車子啟動,很快就駛離了喻色的視野,車裏,季唯衍目光直視前方,漫不經心的轉著方向盤,也是漫不經心的問了出來,“菲菲,你說實話,我以前是不是認識喻色?”那種莫名的熟悉感讓季唯衍特別的煩躁,他拋也拋不開。

“我,我不知道呢,不過,我們認識的這幾年裏沒聽說你認識這號女人。”阮菲菲恨恨的咬了咬牙,有些後悔讓下盅的阿婆給季唯衍下兩次盅了,只要讓他喜歡自己就成了,真不必把他記憶裏的喻色給消除的,這好象是沒消除乾淨,於是,後患便找上她了,還不如讓他記著喻色,然後只喜歡自己,這樣他只要越看喻色越不順眼,早早晚晚這男人都會是她的了,如今,怎麼就有點偷雞不成蝕把米的味道,季唯衍好象是在懷疑什麼了。

“哦,我們回吧。”季唯衍沒再多說什麼,繼續的啟動車子,“以後,在外面外人面前不要吵吵鬧鬧,那樣很沒形象。”

“知道啦。”阮菲菲氣惱,可又不敢表現出來,她早知道他不喜歡輕浮的女人,可今天喻色也與她吵了呀,他怎麼就不說說喻色呢?

這小城看來不能久留,為防夜長夢多,她還是儘快帶男人離開才是,“阿染,J市的邀請函來了,給的錢是這裡的兩倍,咱們那些動物很多不適應這裡悶熱的天氣,都病倒了,我想推了下周的演出,這周的兩場演過之後就離開,你看行嗎?”

“好。”季唯衍沒有猶豫,只是微皺了一下眉頭說過。

下周的演出之前就是阮菲菲提出來的,他本就無所謂,不過她在這個時候又提出取消,本能的,他覺得與喻色有關係。

兩個人一起回了馬戲團,季唯衍停車,阮菲菲下了車就找藉口說尿急的進去了。

“陳嬸,人呢?”推開了臥室的門,一邊喝水一邊喊著陳嬸,不行,她要讓那個死阿婆把季唯衍的記憶恢復了,不然,他現在是懷疑,將來很有可能就因為這懷疑而對喻色起了好奇了。

“阮丫頭,怎麼了?”可,根本不用等陳嬸叫人,堆滿了菊花笑的老阿婆顫巍巍的走了進來,“那姓季的男人他還聽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