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0章番外:染色合體(227)

發佈時間: 2023-01-07 18:58:30
A+ A- 關燈 聽書

“有人嗎?”

“有沒有人?”

喻色聽到喊聲時,整個人往草叢深處縮了縮,然後,側耳仔細的聆聽著,很快,她聽到了女子的聲音,這才略略的放鬆了些,只要不是那些青一色的小混混就好。

眼看著那些人照過的燈光越來越亮,喻色這才緩緩從草叢中站了起來,天空已經泛起了魚肚白,就要天亮了,她要是能趕在孩子們醒來之前回去那最好不過了,也免得孩子們替她擔心,所以,她决定求救了,雖然不知道這麼多人在找什麼人,可想來都是好人,不會見她這樣不管的吧,機不可失,失不在來,喻色就這樣跨過草叢走到了馬路上,小手圈成了嗽叭狀,朝著那邊正進行地毯式蒐索的人喊道:“有人,我在這兒,救我。”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很快的,她的喊聲就被人聽見了,“瞧,那邊有人,是個女的。”

這一嗓子,很快就有人圈了過來,等那些人近了,喻色才發現是警詧,男的女的都有,“你們再找什麼人?”

“你叫什麼名字?”警詧們卻是全都看向了喻色,每個都上下的審視著她,覺得她與報警的那個男人所描述的分明就是一個人,所以一個個的臉上都現出了興奮的神情,這找到人可太好了,他們也就不用繼續頂著熊猫眼的找人了,大半夜的把人從被窩裏扯出來尋人,每個人臉上的起床氣都還沒過去呢。

“喻色。”喻色見他們是警詧,就覺得沒必要掖著瞞著,直接說出自己的名字好了。

“真的是喻小姐呀,太好了,快點打電話告訴季先生。”一旁,一個女員警興奮的吩咐另一個同事,大清早的,不用再找人了,他們解脫了,真高興。

“季先生?是誰?”喻色有些懵,怎麼這些警詧知道她是喻色後要打電話給姓季的呢?難道是季唯衍?“怎麼回事?”

“喻小姐還不知道吧,你失踪了,季先生打電話報了警,警方這才派了我們往這個方向進行地毯式蒐索,還好,你出現了,不然,我們還得繼續找……”

喻色聽著解釋,那邊,季唯衍的電話也接通了,打電話的女警員興奮的告訴了季唯衍找到了她人的事實,然後報了方位,很快就掛斷了。

喻色先是愣愣的站在原地,她在消化這些警詧所說的事情,很快的,她反應了過來,一把捉住了站在自己面前的女員警的手,“你們所說的姓季的是叫做季哲嗎?”季唯衍現在在這座城市裏的稱呼是叫季哲的,並沒有恢復他的真名季唯衍。

“對,你們一定很熟悉吧,不然,他不會那麼急的找你的,聽說他把我們局長的電話都打爆了呢,打到局長的家裡了呢。”

喻色有些囧,一時間不知道要怎麼回應了,她實在是不明白季唯衍這去而複返的不止是親自來尋她又讓別人來尋她是什麼意思了。

想著他說自己‘踐’時的語氣,對他才起的好感又刷刷刷的在减少了,哼,她才不屑理會他呢。

“我跟他不熟悉,也不認識,謝謝你們來找我,能不能送我回家呢?”她想孩子們了,現在,孩子們才是她的天和地,男人什麼的根本不可靠,指望不上。

“這個……”才放下季唯衍電話的女員警遲疑了一下,“能不能再等會兒,好不好?”

“為什麼?”喻色懵,不懂他們這是要做什麼,這人已經找到了,她要回家不可以嗎?她又沒犯法,怎麼就不許她回家了呢?

“那個……那個季先生說他馬上就開車過來,讓我們在這裡等他一會兒他就到了。”

呃,他來幹什麼?

她才不想看他滿臉的黑線外加數不清的階級鬥爭呢,“我不想見他。”

“你們……你們是不是吵架了?”

“沒有。”喻色睹氣,小小聲的哼了一聲。

可,那模樣看在別人眼裡分明是在告訴眾人,她就是與季唯衍吵架了。

女員警也不生氣,看上去像是過來人,家庭主婦了,這無聊的等季唯衍的空檔,乾脆就打開話匣子教育起了喻色來了,“看你也不太大,二十幾歲吧,正是年輕的時候,我跟你說呀,這夫妻吵架都是床頭吵床尾和,他這樣興師動眾的來找你,那就證明他是擔心你的是在乎你的,你呢,順著這臺階也就下了,不要再跟他嘔氣了,女人跟男人不一樣,男人說離婚就離婚,說找新歡就找新歡,可是女人一旦愛上男人,那就死心眼了,心裡都是這男人了,想改變是很困難的事兒,我就覺得你與季先生一定是相愛的,所以,凡事得過且過,忍一時風平浪靜,退一步海闊天空,以後你們的好日子長著呢……”

喻色就這樣被迫的成了聽眾,可聽人家說的,也在理兒。

她還真是還喜歡著季唯衍,哪怕分開了五年,也絲毫也沒有减少那種喜歡。

可他現在……

然,這些她也沒辦法與這些警詧解釋,解釋不來。

就這樣聽著聽著,那邊,季唯衍的車駛來了。

越野車酷酷的停在他們一群人的週邊,他來的速度很快,也就幾分鐘的樣子,看來,他也是在這附近的,並沒有離她很遠,顯然,他也在尋找她人的大隊伍中。

想到這裡,喻色的心柔軟了許多。

他沒有把她丟在這荒郊野外的就好。

她也該知足了。

或者,他身上真的是發生了什麼事情讓他突然間記不起她是誰了吧。

可是他潛意識的還是要救她呢。

這些,足够了。

喻色的心甜了起來,她打算慢慢查探出來他為什麼變成這樣,而在查出來之前,她還是先將就些他吧,誰讓她喜歡他來著,誰讓他始終都是她的最愛,誰讓他的臉變成現在這個樣子都是為了她呢?

她沒辦法撇去兩個人之間的過去,那些太美好,美好的讓人根本不想舍去。

季唯衍打開了車門,高大的身形幾步就穿過人群走了過來,一眼看到喻色的時候,他長長的吐了一口氣,她沒事就好,“走吧,我送你回去。”為免她再出意外,他第一次放下身段的要送一個女人回家,還是讓他討厭的女人,就當是他上輩子欠她的好了。

喻**在那裡不動,他說要送她就同意了,那她是不是有點太不矜持了?她可不是他的什麼人呢,她還是簡非凡的妻子,這些警詧現在是還不知道,若是知道了,一定會懷疑她和季唯衍的關係的。

不對,他們已經懷疑了,懷疑他們是一對了。

可,又不對了,她其實是願意與他是一對的。

天,越想越亂,越難以理清。

算了,不想了,再想她要發瘋了。

“喻小姐,快跟他回去吧,快天亮了呢,大家可是找你找了半天累壞了。”一旁一個女員警說著,調皮的就推了一把喻色。

喻色一個趔趄,一下子就撞在了季唯衍的胸口上,她想要逃開,可是那些警詧根本不放過他們兩個,被折騰了半天,總得找回點場子平衡一下心裡,“季先生,還不抱她上車,小心再跑了。”

一大幫人推搡著,於是,季唯衍也不知道是怎麼發生的,反正,喻色一不小心就到了他的懷裡,而他則是抱著她走向了他的越野車。

一切,自然的再也不能自然了,彷彿,他這樣抱著她就是天經地義的,哪個男人也不能代替的。

可,她不是有男人了嗎?

據說那個男人還是這座小城裏的一個人物,叫簡非凡,他記得自己好象與簡非凡還有過一些交往,只是再細想,又想不太清楚了。

季唯衍不再多想什麼了,象他這樣的男人,既然想不明白那就不想,索Xing凡事順其自然了。

喻色很輕,根本沒多少重量,這女人不食人間煙火的嗎?

還是簡非凡少她吃少她喝了?

可,她自己還開著一家公司呢,那家公司,他聽著也耳熟,彷彿自己曾經與那家公司做過生意似的,“送你回家嗎?”開了車門,季唯衍將喻色放在了副駕的位置上,放在這裡只是想方便她看路帶路,她家在哪裡,他不知道。

“啊?”喻色走神了,確切的說是被季唯衍的懷抱給電到了,這懷抱太過溫暖太過熟悉太過讓她依戀,以至於,她糊裡糊塗的就被季唯衍給抱了起來,而且,不止是抱了起來,還給抱上了車,這些,她這會才清醒過來也才發現,“什麼?”至於他才說了什麼,她真沒聽見。

“送你回家,還是……”

“回……回家吧。”喻色收了收心思,那邊,季唯衍已經繞到了駕駛座上穩穩的坐下了,他的氣息就籠罩在她的周遭,輕嗅著,她心裡頭小鹿亂撞,卻很甜很甜,“你知道在哪裡的。”不由自主的,就說了這麼一句,因為,她的家就是他親手建起的要與她大婚的別墅,結果,根本沒有那場大婚。

“你說什麼?”季唯衍才啟動的車子‘哢’的停下,他知道她住哪裡嗎?怎麼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