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驚喜

發佈時間: 2023-01-07 15:24:54
A+ A- 關燈 聽書

“先生小姐,真對不住,孩子生氣呢,這不,一不留神差點闖禍了。”小男孩的媽媽立刻奔過來道著歉,讓藍景伊的火氣還沒竄頭就消去了,她也不是得理不饒人的主兒,只是好奇道:“什麼居然不亮燈?”

“埃菲爾鐵塔唄,今晚沒亮燈,掃興。”

“哦。”若是來旅遊的,也許今個來明個就走了,這是有些掃興。

“再等等,也許很快就亮了。”江君越卻是眨眨眼,手摟著藍景伊的腰愈發的緊,手指上還套著那枚金色的錫紙戒指,他居然一直戴著呢。

“真的會亮嗎?”小男孩眼睛一亮,“我聽人說埃菲爾鐵塔燈亮起的那一刻特別美,好想看呀。”

“來,咱們等著,很快就會亮了。”江君越停下了脚步,隨手在手腕上的腕表上按了那麼輕輕的一下。

淩晨了,巴黎的夜景尤其的美,不遠處的埃菲爾鐵塔沉浸在夜色更顯神秘莫測,突然間,那高高的鐵塔驟然而亮,亮起的一瞬漂亮的讓人仿若走入夢幻中的感覺,太美了,那是一種無法形容的美,小男孩歡呼著跳起來,“好漂亮,好漂亮呀。”

藍景伊卻是歪頭看著江君越,彷彿想從他的眼睛裏看出什麼似的,他說要送給她一個驚喜,或許,就是這個了。

她喜歡,很喜歡。

心,被甜蜜盛得滿滿的,他到底要給她多少的驚喜呢?

步行了幾分鐘就到了塔底,一路上去,站在塔頂的最高處俯瞰巴黎的夜景,一切都美的無法言說,她靜靜站在那裡,身後,是緊擁著她的江君越,就那麼的靠著他,不知怎麼的,腦海裏居然一閃而過飛機上看過的那個電影,她想起了那男女主,便一下子緊握住了江君越的手,彷彿要將這一刻永遠停伫一般,“傾傾,你會撇下我離開我嗎?”她的聲音極輕極輕,輕的就連自己都有些聽不清。

“嗯?”江君越微微皺眉,手環在她的小腹上,她最近好象長了些肉,觸手的感覺特別的舒服,讓他愛不釋手。

“傾傾,回吧,不然我媽該擔心我了。”她卻不知,她和他在巴黎只有這一夜的美好,過了這一夜,便再也走不出這夜的深沉了。

“不急。”江君越還是緊擁著她,這個時候,T市那邊已是天亮了,他的手機剛剛一直在響,索Xing就關了機,此刻雖然清靜了,可是,卻總是覺得有什麼不對。

風,乍起,吹起藍景伊的髮絲再度的拂上他的臉頰他的頸項,他忽而一轉她的身體,薄薄的唇便俯首印在了她的唇上,那畫面,就象是一幅畫,寫著優雅寫著絕美,手緊扣著她的腰,不想放過她,那便不放。

周遭,有人三三兩兩走過,那低低的腳步聲卻一點也不影響他的心情,果然是浪漫的國都,吻在別人的眼裡除了浪漫就是深情,一點都不被人指指點點,以至於,讓他越發的心安理得,還是緊扣著她的腰讓她緊貼著他,她微仰的小臉在夜色中有些不清晰,黑亮的眸子裏閃爍著光茫,執起了她的手,他這才道:“走吧。”

沿著原路而回,藍景伊特別的喜歡那夜色中的梧桐樹影,格外的美麗。

一路走到露營車那裡,正有人倚著車身拍照,大概是取那薰衣草之意,那車身上大片大片的紫色薰衣草被一抹抹的白襯托的彷彿就只剩下了浪漫的氛圍,真美。

他開車,她就坐在他的身側,頭倚著他的肩膀,也不問他要去哪裡住,反正,跟著他就好,他會把一切都安排的妥妥當當,不需要她去Cao什麼心。

果然是巴黎最好的飯店,這男人,不管去哪裡都要是最好的。

他拿了房卡牽著她的手進了電梯,藍景伊看著樓層,不由得道:“我媽住幾樓?”

“你媽不住這兒。”卻不想,他慢條斯理的給了她這麼一個答案。

“那我媽住哪兒?為什麼我媽不跟我們一起住?”心,開始突突的跳起來,那種感覺藍景伊無法形容,只是不安,很不安。

“呵,明早你就知道了,來吧,上樓睡一覺,睡醒了,天還是藍的,雲朵還是白的,藍景伊還是藍景伊。”“叮”,他的話落,正好電梯門開,飯店頂樓的總統套房,他一晃卡,便有服務生殷勤的接過替他開了門,“江君越,你很有錢是不是?”這得多少錢呀,也許她賺一年也賺不到他這房間一晚上的錢吧,還有那露營車,他在國內有錢也就算了,出個國也能這樣闊氣,彷彿這巴黎就是他的大本營似的。

“沒,反正又不是我出錢,有人請,住進來就是,不然,就是浪費了,浪費可耻的你知道不知道?”

“誰請你呀?男的女的?”話一出口,藍景伊就想咬掉自己的舌頭,她這話像是在吃醋一樣。

“若是我說是女的呢?你還要不要跟我一起住?”

“不要。”想也不想的直接回應,女人給他開`房間,他再來請她,那種感覺太怪異了。

“好吧,那我告訴你,是男的。”他說著,已經脫了外套遞給她,“給我掛上。”

真够大爺的,“江君越,你欺負我。”

“行,那換你欺負我,脫吧,都脫了,我幫你掛。”他停下來,一本正經的站在那裡,一雙黑亮的眼睛彷彿透過了她的衣服把她的全身都看光`光了一樣。

“你硫氓。”她伸手就去呵他的癢,兩個人很快扭打在一起。

原本是她要呵他的癢的,可是,扭來打去,最後,那個哈哈笑個不停的卻換成了藍景伊,“哈哈……哈哈哈……你放手,放手啦。”

“你說,誰硫氓?”江君越一手鉗制著她,一手呵著她的癢,她兩手被他一手制著,半點反抗的能力也沒有了。

“沒……哈哈……沒誰硫氓……哈哈……”她只好求饒的說道,只想他放過她,不然,她要笑暈了。

“那你說,是誰先動手的?”她笑得快岔了氣,他卻平平穩穩,半點事兒都沒有。

這個……這個自然是她啦,“那又怎麼樣?”

“誰先動手誰就是硫氓,你說,誰硫氓?”

“嗚嗚……哈哈哈……哈哈哈……”她笑得眼淚都要流出來了,“江君越,快放手,哈哈哈……”

“不說誰硫氓我就不放手。”

好吧,她真的受不了了,“我……我硫氓還不成嗎?”氣喘的說過,一張小臉因大笑而漲得通紅通紅,就如同一朵才開的紅牡丹,妖嬈著美麗。

“這還差不多。”江君越這才慢香香的松了手,最後,還在她的小臉上擰了一下,“硫氓就是這樣練成的,小硫氓,下回動手前先惦量惦量自己的份量,不是每回都好命的會遇到我這樣的紳士放過你的。”

見過無恥的,沒見過這麼無恥的,藍景伊狠狠的往江君越身上一撲,那力道猝不及防的帶著他一起兩個人便倒在了地毯上,幸好這是總統套房,地毯的質地絕對良好,才不至於讓身先著地的江君越痛了,伸手摟過倒在他身上的女人的腰,氣喘中,剛剛好的,她的唇正對著他的唇,四片唇,相距不過一根手指的距離,藍景伊只覺江君越身上那股子男Xing的氣息正猛烈的襲擊著自己的身體,她又有了一種暈眩的感覺,“江君越,那天早上你誑我是不是?”一想起自己的主動,她就小臉紅了起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有嗎?”不給她任何思考的空間,他的唇已經倏爾抬起就印上了她的……

褲子裏的手機偏就在這時煞風景的響了起來,一聲聲刺著江君越的耳朵,是誰這麼執著的非要他接起來呢?

這個號碼很少人知道的,屈指一數一隻手都數不完。

江君越聽到了,藍景伊自然也聽到了,唇從他的唇上移開,“快接電話,我去洗澡了。”從T市到這裡,那麼久的時間了,再不洗個澡,她覺得自己快要成泥人了,渾身都粘膩膩的難受,他接電話,她剛好洗個澡舒服一下。

藍景伊打開了帶來的行李拿了睡衣就去了洗手間,到底是總統套房,那感覺就是不一樣,洗手間比她平常住的臥室還要大,浴缸就象是一個小型游泳池,水已經在她和江君越住進來的時候就已經注滿,溫溫的熱氣飄浮在空氣中,帶著嫋嫋的煙氣,讓人彷彿置身在仙境中一般。

浴室外,江君越拿起了手機,看到那個號碼眉頭皺了一皺,他有多久沒有接到這個人的電話了,他似乎已經忘記有他這個人的存在了,手機又響了幾聲他才接起,只為,心底裏有一種預感,一定是出了什麼事,否則,江涵予從不會主動打電話給他的。

“說吧,什麼事兒?”接通,他冷聲的問過去,他這個父親,有等於無,便是因著他的無情,所以賀之玲才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

“老爺子病重,趕緊回來,少在外面金屋藏嬌,那丫頭,你藏不起。”江涵予說完,“嘭”的就掛斷了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