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9章番外:染色合體(226)

發佈時間: 2023-01-07 18:58:18
A+ A- 關燈 聽書

她踐?

她是不是幻聽了?

這真的是季唯衍這個男人親口說出來的?

***。

喻色仰頭,費力的站了起來,吸了口氣,一雙眼睛也冷冷的回敬了過去,“姓季的,你才踐呢,你全家都踐。”

“你罵我什麼?”季唯衍滿臉黑線,想殺人,這世上,還沒有哪個女人敢這樣跟他叫板跟他說話呢,喻色絕對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第一個,她可真敢呀,那他就要讓她付出代價,讓她後悔。

“你踐。”喻色不怕死的重複了一遍。

“哢嘣”一聲響,是季唯衍捏響了指關節的聲音,一聲又一聲,不過是秒秒鐘的時間,他十個關節都捏出了響,然後,再沒了,“喻色,你找死是不是?你才犯踐呢。”

“呵呵……”喻色笑了,事情已經是最壞的了,沒有比這個更壞的了吧,所以,她還真不介意了,“姓季的,誰要你來救我的?你來了,那就是犯踐。”

咬牙切齒的說完,她才解了些氣。

“你……是你撥打了我的電話。”季唯衍咬牙,想殺人。

看他急了,喻色反倒輕鬆了,身體上的麻痛也消减了一些,她巧笑倩兮的道:“是我的手機沒錯,可我的手機被人搶走了,是那些人不小心按了快速鍵撥打了你的號碼,那與我有什麼關係呢?我可沒有請你來救我,季先生,你太能往自己臉上貼金了。”

“你……”季唯衍只覺臉上熱燙了起來,若不是全是疤痕,此刻一定是紅透了,這個小女人太過蠻橫不講理了,“你很過份。”他救了她,她居然半點也不領情,世界上怎麼就有這樣的女人呢?

她就過份了怎麼著?那還不是被他給逼的,明明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此刻卻裝成完全陌生人的樣子,她受不了他的樣子,“我就過份了,反正,我沒請你過來,走開。”小手一推他擋在身前的身軀,她大小姐不受他的氣了。

季唯衍唇形微開,愣愣的看著喻色的小身板就這樣的張揚的在自己面前朝右側一個方向走去,愣是不知道要怎麼開口叫住她,這地方是在郊區,她走的方向很偏僻,越走越少人烟,她這是要去哪兒?

然,喻色一點也不知道自己的方位,大黑天的,她睹氣的往前走著,腮幫子氣得鼓鼓的,每走一步都在心裡默默的念上一句,“阿染壞蛋,阿染壞蛋。”她恨死他了。

喻色越走越遠,眼看著她轉了彎看不見了,季唯衍這才掃向周遭,那幾個小混混趁著他和喻色起內訌的時候早就猫起了腰作鳥獸散的逃了,他們熟悉這裡的地形,逃走的速度相當的快,就連那輛中型客車也不要了。

季唯衍苦笑了一下,瞧瞧他,真是瘋了,就因為接起了喻色的電話,聽到了電話裏的內容,腦海裏不知怎麼的就不放心這個小女人了,總是覺得她跟他有莫名的熟悉感,那種熟悉感最終催促著他到底還是開了車找來了,也到底是救了喻色,只是,他有些奇怪自己意念中的那種與她的熟悉感到底是怎麼回事?還有,她為什麼有自己的手機號碼?

他是想要知道這些問題的答案的。

結果,一個也沒問到,相反的,倒是被喻色給厭棄了。

上車吧,她應該是沒事了。

她愛怎麼就怎麼吧,一個與他無關的小女子,他能做的已經都做了。

現在開始,她是死是活都與他沒關係。

季唯衍幾個大步就上了自己的那輛越野車,酷酷的啟動了車子,一個倒U型飄移,便掉轉了方向往市區駛去。

靜夜裏車子行駛的不僅通暢,還可以想要什麼速度就什麼速度,很爽。

然,他開車的時候,腦子裏卻怎麼也揮不去那個踉蹌而行,離他越來越遠的女孩的背影,他雖然不喜歡她,甚至於還有點討厭她的‘投懷送抱’還有時時的勾;引他的做法,但,她畢竟是一個女子,把她一個人丟在大馬路上,而她手上好象還沒有拿手機錢包什麼的,他是不是太沒公德心了?

再有,若是那些好象是離開了的小混混們看見他走了就重新回到了他們的中型客車上,再去追找喻色,那他,不是白費勁的救了她了嗎?

季唯衍的心衝突了。

腦海裏再去找她和不去找她兩個選擇不停的交鋒著,此起彼上,一刻也不消停,終於,他再也耐不住心底裏的擔心,又一次掉轉車頭,往喻色離開的方向去了。

算了,就當是上輩子欠了那個女人的。

他卻不知道,他是這輩子欠了這個女人的。

他欠了她一條命,是她拯救了他的命,沒有她當時救他,他早就一命嗚呼在海邊了。

車子越開越快,不知怎麼的,只要看不見她安全在視野裏,他就忍不住的擔心她又被那些小混混們給怎麼了。

他這是怎麼了?

居然為了一個女人而亂了分寸。

是的,從前的他從來也不這樣的。

可是現在,他沒辦法封锁自己去追上她找上她把她安全的送回家。

喻色越走越遠,不過,其實算起來她也沒走多久,也就十幾分鐘的功夫,她就累了。

也是這個時候,緩下了速度的喻色才發覺不對,她剛剛離開的時候太草率了,居然忘記找回自己的錢包和手機了,這裡也不知道離家裏有多遠,她不能用脚步量著回家吧,她該打輛車直接回家的,那樣最快了。

可,她現在拿什麼來打的士呢?

轉頭再看身旁的馬路,咦,她好象走了這麼半天,一輛車也沒駛過去,天,這是有多冷清的路段呢,這樣下去,她即便是手頭上有錢也打不到車的。

難不成真的要走回去?

還有,她覺得自己迷路了,這個方向是往哪裡走的她壓根不知道。

就因為對季唯衍的一時氣憤,她就什麼也沒想的沿著這個方向走過來了,現在才發現情况有些不妙,她好象走錯方向了。

喻色停下來四處轉了轉,還是不知道自己走到了什麼位置,之前在中型客車上,她只想著逃了,哪裡有心思去注意中型客車是開向了哪裡呢。

小城不大,轉眼就能駛出市區。

喻色回想了一下,覺得這邊的住宅很少了,要走上半天才偶爾能發現一幢別墅或者一間舊房子什麼的,而且還都很舊,她記得好象季唯衍救她的那個地方道路兩旁的樓房不少。

看來,她應該往回走,然後遇到路牌什麼的確認一下,那就不會走錯了,主意拿定,喻色便轉了方向,朝來時的路走去。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可她越走越累,大抵是晚上沒吃什麼東西又受了些驚嚇,沒走多遠就累得走不動了。

也許,等天亮了有人經過,她再找人求救好了,不然,她走不了了。

一雙腿彷彿是別人的不是她的了一樣,她好累。

不是不冷靜,而是此時的她非常冷靜,因為,她也想起了離開時那些小混混們的中型客車好象還在原地,若是季唯衍走了那些混混們再找過來,那她更不安全,想到這些,喻色走進了路邊的草叢,找了一處平坦的地方坐下去歇了起來。

她困。

她累。

可這樣的地方哪裡是睡覺的地方。

她只能等,等天亮了找人求救。

好在,天也快亮了吧,她出來的時候就挺晚的了,這都過了大半天了,也不用等太久。

只是,她有些擔心孩子們早上醒來發現她不在,會不會毛了的報警?

報警這個詞兒,她一向覺得用在自己身上是可笑的。

不過,這個晚上,這個詞兒還真是用在了她的身上。

而那個報警的人,不是別人,正是季唯衍。

季唯衍掉轉了車頭重新找了過來,越野車動力十足,很快就到了目的地。

在掃過自己打架救人的那個位置時,小混混們的那輛中型客車果然不見了。

那麼,那車不見了的原因只能有一個,就是那些人回來開走了那輛車。

於是,他只好往喻色離開的方向追去。

然,他開了很遠也沒有發現喻色,更沒有發現那輛中型客車。

那就只有一個答案,那些人開著中型客車搶走了喻色,然後,藏起來了。

而他的車駛過再駛回的速度極快,喻色是知道有車從自己外側的馬路上駛過了,可等她開口要求救的時候,那車早就沒了踪影了。

她沒想到季唯衍會回頭來找她,而季唯衍也沒想到她會藏身到草叢中不出來,兩個人就這樣的錯過了。

“先生,你確定那個女人是朝著這個方向離開的?”開著警車趕來的警員下了車迎上了季唯衍,對上了他的一張臉,大半夜的,最討厭這樣的差使了,可,又不得不來。

“確定。”季唯衍篤定的說過,一雙黑眸有著旁人所無法忽視的淩厲,“最好找到她,不然,我不確定會有什麼嚴重的後果。”他淡淡的說著,但是心底裏卻有一個聲音在催促著他,救喻色,一定要救喻色,那個小女人不能出任何的差錯。

那是一種天生的從內心深處所湧發出來的感覺,讓他根本沒有辦法忽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