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8章番外:染色合體(225)

發佈時間: 2023-01-07 18:57:46
A+ A- 關燈 聽書

喻色就覺得自己像是在做夢,怎麼也不相信是季唯衍來了。

這一切太過神奇了。

定定的緊盯著他的身形,她恨不得跳下車跑到他的身邊趴在他的懷裡大哭一場,以此來宣洩這一整天來從早到晚的委屈。

以一敵眾。

昏暗的路燈悠悠的映著那打在一起的幾個人,亂馬人花,一切都像是不真實似的,馬路上偶爾有一輛車駛過,卻半點也沒有停下來的意思,喻色初時還擔心季唯衍一個對幾個不是對方的對手,可是很快的,她的心情雀躍了,對方人再多,可都不是阿染的對手,他真棒,這才打了幾分鐘的光景就已經處於上風了,估計再打一會,那幾個小混混就會哭爹叫娘的求饒了。

帥呆了。

酷畢了。

阿染真帥,真酷。

尤其是配合他一頭的長髮,把那畫面渲染的更加好看。

喻色一直知道季唯衍很能打,卻沒想到這樣能打。

那幾個小混混多少也是有幾手的,可也只有被他打得哭爹叫娘的份兒。

“嘭”,一聲悶響,最後一個與季唯衍打鬥的混混被季唯衍給踩在了脚下,季唯衍只是輕輕一使力,那男人就殺豬般的狂叫,“饒命,饒命呀。”

“叫爺爺。”輕輕一聲,如Chun風拂過,彷彿,這只是一個很平常很普通的場合,他是在跟認識的人說話似的,可聲音雖輕,那聲音裏透出的氣場卻一點也不容小覷。

男人一個抖擻,顧不得臉面了,顫著聲音求饒,“爺爺饒命。”

喻色笑了,雖然不能出聲,可是真解氣呀,這些人就得這樣治他們,還是阿染有辦法,幾手拳脚下來,全都栽歪著倒地服服帖帖的了。

“以後還敢不敢了?”

“不……不敢了,爺爺饒命,小的們再也不敢了。”打不是對手,那就只能做孫子了,古往今來的鐵定規律,沒有幾個人能免俗,此時那個先前要拿喻色的男人所有的面子裡子都丟盡了,可為了保小命,他嘴裡抹了蜜似的向季唯衍求饒,讓人越看越噁心,越聽越想煽他幾個巴掌。

季唯衍又一脚落下去,狠狠的在他的胸口輾了一下,“再有一次,爺爺派送你去見閻羅王,記住沒有?”

“記住了,小的都記住了,爺爺饒命呀。”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哼。”冷哼一聲,季唯衍這才移開被硌了的脚,轉身,再也不理會身後那些如哈巴狗一樣的混混們了。

喻色的呼吸刹那間一窒,他朝她走過來了。

他真高,那頎長的身形在這暗夜裡彷彿天神般一步一步朝她徐徐而來。

長長的發飄舞在他的身前身後,陪襯著他不但沒有失掉丁點男Xing魅力,相反的,襯著他更男人了。

就在她還傻傻的盯著他看的時候,他已經停了下來,人就在大開的車門前,黑眸如一汪幽潭般的徐徐掃落在她的身上,從上到下,再從下往上,最終,停留在她的小臉上,他的眼睛幽黑的怎麼也望不見底,看得喻色直發毛,她想說話,可是嘴裡還塞著東西,根本說不出來,只好‘嗚啦嗚啦’的示意他趕緊的解放她身上的束縛。

他這不是來救她的嗎?

那怎麼還不行動呢。

“你怎麼得到我的電話的?”不想,男人是開口了,可是這開口的問題有些欠扁。

喻色一愣,大眼睛又染上了水霧,他這還是不肯承認他認識她嗎?

透過水霧,喻色回看著季唯衍,他的表情似乎不像是假裝的,他好象真的不認識她了一樣。

原來,他來這裡根本不是為了救她,而只是為了問詢她。

喻色又嗚啦了兩聲,季唯衍這才後知後覺的伸手一扯,便扯下了她嘴裡的布,“說吧,怎麼得到我電話的?”

能說話了,喻色卻不急著說了,先是深深的呼吸了一下,這才仰起小臉很認真的看著季唯衍,眉宇間全都是苦笑,貝齒也咬上了略顯蒼白的唇瓣,想了想,她還是準備實話實說,至於季唯衍承認不承認那就是他的事了,她不想撒謊,“季先生,是你先打給我的。”所以,她才存了他的手機號碼。

“我?”手指著自己的鼻子,季唯衍一臉茫然,一付不相信的表情,讓喻色看著特別的彆扭,難不成,他以為是她先招惹他的?

論這個,她第一次見他倒是她先招若他的,她救了他,可是最近,是他先招惹她的,他還惹上了曉衍,現在對曉衍也不理不問了,這男人,這變化來得太快,快的讓她有些跟不上他的節奏,也想不明白都是為什麼。

“對。”喻色很肯定的給了一個答案,“季先生,不管你的出現是不是要來救我,能不能都請你現在幫我解開繩子?”被綁著與他對視著,這種感覺很不好,她就想解開繩子,好好的活動活動腿脚,然後再與他坐下來回答他的質問,這樣不行嗎?

“哦。”淡應了一聲,季唯衍淡清清的彎身把上半身探進了車內,然後兩手快速的三兩下就解開了她身上的繩子,繩子鬆開的刹那,喻色舒服的伸了一個懶腰,真好呀,她從不知道身體自由的感覺是這樣的好,想著不管怎麼樣都是他來為她解開的,她還是禮貌的道了一聲,“謝謝。”

“不必,下車吧。”他黑眸一轉,還是淡悠悠的彷彿在看陌生人一樣的看她。

喻色試著動了動,糟糕,可能是太久不能動,讓她全身都麻了,一動之下,就覺得全身上下都是小星星,這會要她下車,無異於是要要了她的小命,她根本沒辦法頂著一身的‘小星星’下車呀。

看著她呲牙咧嘴的模樣,季唯衍皺了皺眉頭,“怎麼,想讓我抱你下來?”此時的他的腦海裏閃過的都是阮菲菲白日裏對他的警告,阮菲菲說喻色最近一直在想方設法的勾;引他,讓他務必要小心些,絕對不能被這個女人給盅惑了,所以,他把喻色此刻的表情自動自覺的歸類為她這是故意的想讓他抱她了。

“誰要你抱,想得美。”喻色咬牙,顧不得漫身的‘星星’了,腿一伸就落在了地上,然後費力的直起了小身板,就是這樣平日裡簡單的不能再簡單的動作,此刻卻彷彿要了她的小命一樣,讓她難受極了,咧著嘴,她覺得自己要死了,那麻痛的感覺真的很不好,她現在是真的徹底的領教了。

然,她的故作堅持也不過是維持了幾秒鐘而已,落地的兩腳那種虛飄的感覺讓她根本站立不穩,以至於,她脚才試著讓自己站穩,小身板就不受控制的向一旁歪倒而去,而那方向,不偏不倚,正是季唯衍所站立的方向……

“啊……啊……”喻色驚叫,叫聲在這夜色裏特別的響亮。

季唯衍的眉頭皺了起來,冷冷的看著喻色往他這邊倒來,他非但沒有扶她,相反的,身形還快速的一撤,就由著喻色往地上倒去,管她是不是要狗啃泥,那都是她自己自作自受的,與他何干?

然,就在喻色的小臉真的要貼到冰冷的水泥地上的時候,他還是不受控制的一抬腳,鞋子剛好探在了喻色的胸口下,總不能鞋子貼上她的臉吧,這樣不禮貌,所以,他就這樣伸鞋的硬生生的封锁了喻色的倒地,想讓她不至於那麼狼狽,畢竟,她是一個女人,好男不跟女鬥,他不跟她一樣的。

可,喻色覺得自己更狼狽了。

她慘了。

季唯衍的個頭大,脚自然也大,同樣的,那雙鞋也挺大的,此時,他一隻包裹著大腿的鞋子正不偏不倚的擎在她的兩團之上,柔軟對堅硬,那種感覺……

喻色沒辦法形容了。

這男人,他壞透了,有沒有?

居然這樣對她。

漲紅的小臉上一張小嘴頓時受不了的脫口而出一句讓季唯衍臉綠了的話語,“你流氓。”

他碰到她的胸了,這是非常明顯且典型的流氓主義,士可辱孰不可辱,她不受他的了。

“流氓?”季唯衍一下子沒反應過來,一雙黑眸還是淡清清的落在喻色費力仰起的小臉上,努力在那上面尋找他想要的答案,他這明明是救她,怎麼就成了流氓了?這女人還講不講道理了?

“你起開,流氓。”喻色伸手拄地,就要站起來,以避開男人鞋子托著她胸口的尷尬,她難堪死了,要知道,這周遭那幾個倒地的混混此時正全都色迷迷的向她看過來呢。

“好,是你說的。”季唯衍冷冷一喝,真的要移開他的脚了。

可喻色根本站不起來,漫身的‘小星星’正處於非常時期,散去的只有幾個罷了,還有成千上萬個在她的身上爬呀爬,爬得她一身的麻痛,眼看著身體要沒有支撐點了,求生的本能讓她下意識的一伸手臂,兩手死死的拉住了季唯衍的褲角,以緩解身體落地時會有的痛。

“踐”,眼看著喻色終於穩穩落地,季唯衍這才狠狠撤開腿,不屑的低哼了一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