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7章番外:染色合體(224)

發佈時間: 2023-01-07 18:57:32
A+ A- 關燈 聽書

“他***,這分明是沖著老子來的。”眼見中型客車又一次被迫停下車來,男子到這時才回過味來,對方根本不可能是瘋子,不然,哪裡有可能連著三次都精准無誤的攔住了他的車。

那要是瘋子,也是個天才瘋子。

幾個人氣咻咻的打開中型客車就全都下了車,徒留喻色一個人在車裏,可她還是嘴不能說身不能動,想要逃都不可能。

“***,老子滅了他。”中型客車的車門大開著,讓喻色得以清晰的看到外面聽到外面的一切,這樣足够了。

此時的喻色就想知道那輛越野車裏的人是什麼人?

這還沒出場就酷畢了。

酷。

除了酷,還是酷。

他這樣的冷酷讓那幾個混混全都沉不住氣了,一股腦子的沖了過去,“下來,給我下來。”

狂吼的聲音,卻根本沒啥力度。

越野車還是紋絲不動的停在那裡,冷冷的氣息從車裏迸射出來,可,那氣場卻在無形間强大的不能再强大了,强大的讓喻色直咋舌,就算是先做些鋪墊攢聚起來的氣場也不如這越野車裏的那人來的强大吧。

喻色佩服了。

在小城裏,黑道上的事情她搞不定,可是商場上的事情她一向處理得來,但,此時此刻,她自認不是這越野車裏的人的對手,那樣的强大氣場,她可做不到人還沒出場就强烈的爆發出來了。

簡非凡好象也不可能吧。

至於簡非離,她還真是不太瞭解。

那麼,難道真的是簡非離?

喻色想起之前那個替簡非離接電話的女人叫他‘阿郎’時的稱呼,不知怎麼的,她下意識的就否决了那越野車裏的男人是簡非離。

不是他,絕對不是。

可是這麼篤定真的有證據嗎?

答案是肯定的,她沒有。

全都是第六感給她的感覺。

她認定了那車裏的人不是簡非離。

可到底是誰呢?

她不知道。

“***,抄傢伙,給我砸了這車。”男人耐不住了,手一指越野車狠氣的嘶吼後,便握緊了手裡的一個搖車扳手,另幾個小混混也趕緊的各自抄傢伙,鐵棍,刀片,手裡沒有東西的乾脆向周遭尋去了,一會兒的功夫,沒傢伙的混混們手裡就多了幾塊石頭,大小不一,全都準備往那越野車上招呼。

然,此時的越野車還是沒有任何反應,彷彿車子也需要睡眠一樣,安靜的停在那裡,安靜的沉睡著。

這還沒動手呢,可那男人卻呼哧呼哧的喘了起來,被氣的。

“給我上,統統都上,一起上,老子滅了他宰了他,老子要喝他的血吃他的肉,沖啊……”一邊喊,一邊倒騰著兩條看起來有點軟的短腿就朝著越野車奔了過去,其它的人都是他一夥的,這個時候自然也不能被看扁,全都隨著男人一起沖向越野車。

幾個人距離那車本來就很近,再加上小跑,不過是秒秒鐘的時間就到了車的周遭,越野車的車前車後各個方位都有,喻色的眼睛裏都是驚懼,那些人真的要動手砸下去的話,那可真完了,好好的一輛拉風的越野車,真帥呀,若是被砸了,豈不是可惜了那車?

喻色忍不住的替人家擔憂起來了,倒是忘記了還被綁著的自己個的危險。

“動手,砸。”男子低吼,傢伙已經落下去了。

一寸。

兩寸。

落下的速度要多快就有多塊,眼看著就要落在車子上了,突的,越野車駕駛座那一側的車門猛的一開,就在撞飛了車門前的一個人的同時,一聲冷冽的聲音也低吼了出來,“慢著。”

那聲音清,冷,沉,帶著些微的嘶啞,也透著男人特有的味道。

聲音不高,卻足以震懾住那些正在把傢伙落下去的混混們,只見他們不由自主的全都隨著男人的一聲‘慢著’而停下了手上的動作,那場面看起來滑稽而驚險,之所以說滑稽,是因為那幾個混混突然間停下動作的畫面有些可笑,什麼姿勢的都有,之所以說驚險,是因為那些傢伙只差那麼一點點就要招呼到越野車的車身上了,只要一想到那後果,喻色就驚出了一身的冷汗。

然,讓她吃驚的不是那驚險,而是,那個聲音的主人。

季唯衍。

他還沒有下車,打開的車門依稀可辯他的身形。

還有,那徐徐從車門處飄出來的長髮,那飄動的髮絲所劃過的畫面在這夜色裏特別的唯美。

是他,就是他。

喻色驚訝的瞪圓了眼睛,很不相信他會出現,他是來救她的?

那麼,就是她打給他的電話打通了?

一瞬間的心思百轉,喻色興奮的想要唱歌,若是真有人給她把嘴裡的布撥拉出去,她一準放聲高唱的。

被人救了是好事,然,被誰救也沒有被季唯衍來救她讓她更歡喜了。

他來了,那就證明他心裡是有她的,什麼阮菲菲,都扯蛋去吧,她的阿染回來了。

欣喜,喻色欣喜的覺得天都不再黑了,哪裡都是光明的。

阿染真的沉得住氣呢,人家都要砍上他了,他居然還是不急不慌,還沒下車,又一次把氣場臌脹的淋漓盡致。

她果然沒有愛錯男人。

不止是酷,還帥呢,帥呆了。

喻色定定的看著季唯衍,恨不得要把他看到自己的骨子裡,她的阿染從來都沒讓她失望過的。

“你是誰?”抄著傢伙的男子手微微顫著,連他自己也不明白,明明自己手裡有傢伙,還有幾個同伴,明明對方只有一個人,而且手無寸鐵,而且他們幾個人是站著的,那人一頭長髮是坐著的,可是偏偏,他一點居高臨下的感覺都沒有,倒是覺得是那個男人在居高臨下的看著他們。

這簡直是逆了天了。

這是什麼狀況?

“季哲。”輕輕兩個字,卻擲地有聲,喻色的眼睛頓時潤了,眼淚不由自主的流了下來,有他這樣出現來救她,她所有的委屈都值了,所有的氣所有的怨,就隨著他報出名字的那一刻瞬間煙消雲散,不留絲毫了。

她又覺得自己傻,可是傻的開心那就好了,誰也管不著。

“季哲?哈哈哈,季哲是什麼東西?”一聽季唯衍報上的名字,男子先是愣了一下,隨即應是仔細回味了一下這名字所能帶來的效應,當什麼也想不出時,不由得仰首一笑,不屑的嘲諷的看著季唯衍,“就憑你,也想跟老子玩花樣?你這不止是嫩了,還有點不自量力了,就跟你那張臉一樣,要多失敗就有多失敗。”

“是麼?”季唯衍淡清清一笑,頎長的身形先是探出再徐徐落在了車外,站起,長髮飄飄間他不經意的掃向了中型客車的方向,可也只一下,就轉過了頭去,讓喻色才提到嗓子眼的心再度掉了下來,七上八下的,亂糟糟的。

見幾個混混沒反應,季唯衍微微笑開的繼續道:“也是喲,連簡非凡的女人都敢動手,那象我這樣一個無名小卒在你們眼裡更不算什麼了,不過呢,這漂亮女人,應該是見者有份吧。”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呸,你休想。”仗著人多,男子不服氣的吼過來。

“休想不休想的說著多沒勁兒呢,我覺得,男人要得到一個女人,那得看本事。”季唯衍不溫不火的說著,把氣氛緩和的似乎到了很容易談判的時間點。

“不需要,老子要她,就是她的福氣,她幹也得幹,不幹也得幹。”

“那是她,那可不代表本人,她同意不同意都是她的事兒,我不同意就不能把她交給你們,這女人,本人要定了。”季唯衍頎長的身形斜倚在車身上,那氣場不止是强大,還格外的優雅尊貴,宛若一個貴公子走進人間來瞭解人間的疾苦似的,讓人不由自主的想要臣服,可是心底裏的感覺是一回事,面子上卻是另外一回事,男人死都不肯認輸。

“不行,她是我的,我要定了。”

“呵呵,還挺情有獨鍾的,也行,不過,既然我們都看上了那女人,不如,就以本事論結果好了,你若打贏了我,我就把車開到一邊,或者乾脆給你開道送你和那女子到你的住處,可若你輸給了我,那就別怪本公子把人帶走了,怎麼樣,這位兄弟不會是不敢跟我比試吧?”

季唯衍不屑的聲音氣得男子的臉上青一塊紅一塊的,差點氣炸肺了,可是想到自己人多,季唯衍他才一個人,他膽子又大了,這世界從來都是撐著膽大的餓死膽小的,光天化日之下,他人多他怕什麼?

“我今個生病了,這不公平。”

“呵呵,既然這位兄弟生病了,那為了公平起見,一會兒,你們幾個一起上,這樣,總行了吧?若是你們連這樣都不敢接受挑戰,我覺得呢,你們還是自動自覺的把女人放了的好,也免得給男人這個稱呼丟臉。”

“說什麼屁話呢,老子若不是病了才不怕你呢,來呀,都準備好了,咱們一起上。”男人是從季唯衍的身上感受到了點什麼,此時已經不敢輕敵了,只是,他再不輕敵也已經晚了,季唯衍這個敵人,他今天算是遇定了。

二更到,澀澀乖啦!!不過比不上某染酷,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