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6章番外:染色合體(223)

發佈時間: 2023-01-07 18:57:17
A+ A- 關燈 聽書

鬆軟的墊子隨著喻色落下的衝力再將她彈起,喻色反手一抓,就抓到了一側的車門把手,求生的本能讓她下意識的按下了把手,以前也被洛嘉芝和溫簡算計過,只是那時有季唯衍救她,如今,只怕她只能自救了,可就憑她這嬌弱的小身板,根本不是人家的對手。

車門開了,她才探出半截身子,兩隻脚踝就被男人給扯住了,硬生生的往車裏扯,她想抗拒,卻根本抗拒不過。

轉眼間,才出了車子一半的身子又被拉了回來。

小嘴也被堵上了破布,兩個男人不由分說就捆起了她的手脚,喻色成了人肉粽子,悲哀的看著車子啟動悲哀的覺得自己再也沒救了。

真希望簡非離這個時候趕來這座小城,那她就有希望了。

可是,遠水救不了近火,簡非離今天才知道簡非凡出事的事情,即便他買了機票趕過來也要時間的。

這麼晚,他根本不可能到的。

喻色後悔死了。

恨不得咬舌自盡。

可當想到三個寶寶,她咬了咬牙,安靜的靠在了椅背上。

從剛剛的奮力掙扎,到突然間的一動不動,喻色的變化吸引了男子看了過來,“妞,這才對嘛,女人就要這樣乖巧,才會有人疼愛你,你瞧,你長得這樣青葱水靈,以後,無論哪個男人都會愛你寵你入骨的,你會有享不完的Xing福。”

喻色的眼睛瞪圓了,這樣惡劣的話對她來說就是一種侮辱,偏偏,她連反抗的能力都沒有。

口不能開,身不能動,那種無力感讓她特別的無助。

男子越說越得意,“聽說你是染色集團的老總呢,哈哈,給公司起了那麼一個名字,不就證明你很愛色嗎,一心想染指在色字之中,嗯嗯,今個老子算是成全你完成你的心願了。”

“嗚嗚……嗚嗚……”喻色又掙扎了起來,她想罵人,集團的名字不過是借用了她和阿染的名字中的一字罷了,至於那個‘色’字,那能怪她嗎?要怪也要怪她的父母吧,是他們留給了她喻色這個名字。

“想了?”男人一點也不在意她痛苦的想說卻說不出的表情,手指又是勾起了她尖巧的下頜,邪笑的看著她因為生氣而漲紅的一張小臉,“瞧瞧,這小臉紅的,想了吧?”

她沒有,真沒有呢。

“來,先讓爺親一個,是親小嘴呢,還是親小臉呢?”男人把她的臉蛋和小嘴盯看了好半天,最後,皺了皺眉道:“還是先親親小臉吧,不然你這小嘴一點也不乖,老子可不想再被你咬了,等到了地方,爺給你吃些好吃的,到時你的小嘴就會乖乖的任由爺擺佈的想怎麼親就怎麼親了。”煞有介事的說著,男人的臉上全都是Yin笑,灼燙的氣息不住的吐落在喻色的肌膚上,讓她難受死了。

噁心,很噁心。

喻色想起那天醉酒,結果稀裡糊塗的就被季唯衍給就地正法了,可今個,她可真不想被這個男人給吃乾淨了,不然,她後半生真不想活了。

不可以。

真的不可以。

然,她卻沒有任何辦法封锁男人對她做什麼。

“啵……”男人帶著惡臭的嘴唇真的落了下來,狠狠親了一下她的臉蛋,還好只是一下就移開了,不然,喻色真的要吐了。

小臉別過去,只想離這男人遠些再遠些。

“怎麼,嫌弃老子是不是?老子的樣貌不比簡非凡差吧,再說了,常年一個口味你就不膩歪嗎?這偶爾換換才新鮮吧。”

呃,就憑這男人的長相,給簡非凡提鞋都不配,醜死了,這會子,喻色寧願被簡非凡要了也不願是這個男人,可惜,簡非凡因為她而被抓了,一想到這個,她就覺得自己對不住簡非凡。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她最近太倒楣了,喝口水都能塞牙。

自己倒楣不說,還連累了簡非凡。

她真是個壞女人。

“你,瞅什麼?還不快點開車,一會兒老子要是爽了,你也有福利。”眼看著開車的看著倒視鏡怎麼也移不開視線的把車速降低了,男人歪過身去點了點開車的腦門邪氣的說到。

完了,她真完了。

喻色沮喪極了。

耳朵裏全是車裏的幾個小混混下流至及的話語,她想要不聽,卻全都聽進了耳朵裏,那種不得不為之的感受真不好過。

車窗外的天色黑沉沉的,黎明前的黑暗最是壓抑,壓抑的讓呼吸都顯得沉重了起來。

喻色認命的閉上了眼睛,還在做最後的考量,努力想著能脫身的辦法。

漸漸的,那些擾人的難聽的話語被她拋到了九宵雲外,彷彿,她的人她的大腦已經到了別處一般,聽不進那些人的對話了。

那是一種說不出的境界,她達到了,卻也與外界隔離了。

恍惚中,就覺得身下一震,好象是車子急刹車的感覺。

喻色下意識的睜開眼睛,果然,車子是突然間的降低了速度,“哢嚓”一聲停了下來,那刺耳的聲音刺著她的耳膜特不舒服。

好在,不舒服的感覺很快就被視野裏看到的一幕給抵消了。

喻色的眼睛亮了。

原來,中型客車之所以停下來,是因為一輛越野車攔住了中型客車。

是簡非離來了嗎?

喻色欣喜的想著,眼神裏也迸出了希望。

“混蛋,給老子讓開。”男子搖下了車窗,朝著那輛靜而不動的越野車吼了過去。

越野車靜靜的停在那裡,彷彿一點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似的,安然的停靠在馬路中央。

“大哥,是個瘋子。”

“***,不能讓瘋子阻了老子的好事,今個爺心情好,就不跟瘋子一般計較了,倒車,咱讓著那車從一邊開過去。”

“好咧,大哥你就等好吧。”開車的一聽到命令,頓時手脚動了起來,開始倒車。

“臭娘們,你看什麼看,以為那車是來救你的?你做夢吧,簡非凡是不會來救你了。”男子眼看車子倒車了,便放輕鬆的轉過頭,正好看見喻色正盯著車前的那輛車看,忍不住的揶揄了起來。

喻色再看那車,還是一動不動,那越野車裏的人她看不清楚,不過人家根本沒有下車的意思,看來,她的希望又破滅了,喻色垂下了眼瞼,失落極了。

中型客車倒退再倒退,喻色也不看外面,不過耳朵裏卻是清楚的傳來車前車後的聲音,先還只有倒車的聲音,然,很快就摻雜進了其它的聲音,閉著眼睛的人對聲音特別的敏感,喻色真的聽到了。

喻色好奇的又次睜開了眼睛,就見開車的又在緊急刹車,“大哥,那瘋子居然也倒過來了,***,擋了咱們的車,怎麼辦?”

“***,這是要擋老子的好事嗎?撞,給我撞死他。”男子冷怒的一指那輛拉風的越野車,狠氣的樣子很有氣場,不過,他再有氣場也沒用,他的同伴全都耷拉下了腦袋,其中一個小小聲的道:“大哥,你看咱們這車……”

喻色被這一提醒,這才明白了過來,這中型客車要去撞那輛越野車,那不就是拿雞蛋往石頭上撞嗎,最後毀了個稀巴爛的不是對方而是自己,喻色頓時樂了,那車有點意思,這分明是沖著這輛麵包車的人來的,不知道是沖誰呢?

這簡直就是她的救星,若是這越野車裏的人今個救了她,以後讓她為那人做什麼她都願意,當然,這可不包括以身相許,她喻色還不是那樣的人。

端坐著看著熱鬧,可是,兩車又是僵持了下來,中型客車被迫停下來,那越野車也靜靜的停著,一動不動。

場面一下子給了喻色詭異的感覺。

那車越是不動,她越是迷糊。

這是要做什麼?

總不會是老天爺真的天降了一個瘋子來拯救她吧。

喻色快要暈了。

“大哥,不能就這麼被那車給堵著呀,傳出去好說不好聽。”

“再倒車,然後突然轉彎掉頭開走,趕緊給我甩掉那破車。”男人氣急敗壞的吼道。

“大哥,那是越野車……”開車的小聲嘟囔了一下,除非那車裏的人不想追這中型客車,若是想追,他們十臺中型客車也不是人家一臺越野車的對手。

沒辦法,排氣量在那擺著呢。

框框的。

“不試試你怎麼知道?不然,你死開,讓老子開。”

“哎呀,大哥別發火,我開還不成嗎,放心,我一定拼了力的都要甩了那車。”開車的一咬牙,發誓賭咒的說到。

於是,中型客車又啟動了,這一次,喻色沒有閉眼睛了,透過後視鏡的一角她看著外面,那輛越野車還是一動未動,可很快的,就在中型客車突然間轉向掉轉車頭要跑時,越野車突的動了。

動力太好,只是一個啟動,就象是長了眼睛一樣眨眼間便串到了中型客車的前面。

“他***,這分明是沖著老子來的。”眼見中型客車又一次被迫停下車來,男子到這時才回過味來,對方根本不可能是瘋子,不然,哪裡有可能連著三次都精准無誤的攔住了他的車。

那要是瘋子,也是個天才瘋子。

猜猜誰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