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3章番外:染色合體(220)

發佈時間: 2023-01-07 18:56:16
A+ A- 關燈 聽書

喻色先是一愣,隨即皺起了眉頭,唇起,她低低開口,“就是你手上這部手機的主人。”

“哦?原來是他呀,想不到他的名字還挺好聽的。”女孩大笑,轉而手機離開了唇,不過,喻色卻還是聽她清楚的叫了一聲,“阿郎,你過來,有人找你。”

阿郎?

簡非離何時有這樣一個聽起來很璦昧的稱呼了。

怎麼感覺像是牛郎?

“你好。”低淳的男低音悄然飄來,還真的是簡非離的聲音,不過,一想起剛剛那女孩叫他阿郎,喻色就忍不住發笑,“呵呵,阿郎真的是你呀。”

那頭先是一陣沉默,許久才道:“喻色,好久不見。”

是呀,真的好久不見了,非凡都被送進去有幾天了,“簡非離,你這是在哪快活呢?”喻色惱了,她打不通他電話,原來他是在玩女人呢,還阿郎阿郎的被女人叫著,想想就噁心。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有事說事,沒事我掛了。”不想,簡非離一點也不給她面子,冷冷的聲音彷彿拒她於千里之外,這一定是惦著才替他接電話的小女生呢。

“呃,大哥真忙,你若不想接,大可掛了,反正,也不是我喻色要求你什麼,是你弟弟出了事現在非你出面不可了。”喻色冷嘲的說完,隨手就掛斷了電話,反正是他們簡家人的事情,她何苦多管閒事呢,她不管了。

喻色坐在沙灘上,狠狠的握了一把沙,再狠狠的甩向大海,沙落,濺起圈圈漣漪。

就在這時,喻色的手機響了。

那鈴聲在這清靜的岸邊顯得格外的清越悅耳,喻色低頭看了過去。

簡非離三個字閃過再閃過。

他還在打,不停的打過來。

那聲音催促著喻色到底還是接了起來,“簡先生有事兒?”這次,換她不屑了,不是她要矯情,實在是剛剛簡非離的表現讓她很無言。

“非凡怎麼了,你說。”還是低沉的男聲,透著一股子令人心安的男Xing味道,讓她不由自主的想起季唯衍,男人都是這樣善變的嗎,季唯衍是,簡非離也是呢,他不是喜歡藍景伊嗎,如今,卻與那不三不四的女人勾搭在一起了。

“我這會已經沒有說出來的**了,簡先生。”

“你……”

“阿郎,給我。”之前熟悉的女聲飄了過來,聲音很飄,她不是正對著手機說話的。

很快的,喻色嗅到了手機那頭女子淺淺的呼吸聲,“喻色姐,你別怪阿郎,是我連累了他,有事你跟我說一樣的,他有點心煩。”

“心煩?”

“嗯嗯,那個……那個……”喻色看不見對面的女人,卻能感覺到這時候女人似乎是看向了簡非離,彷彿他身上真的發生了什麼重大的變故一樣。

“到底怎麼了?”

“哦,阿郎受傷了,所以,他情緒不好。”小丫頭一口氣說完,呼吸也喘了起來,“都是我害他的,有事你快說吧,可不能再耽誤他的正事了。”

“他弟弟被抓進警察局了,你讓他最好來我們這裡把非凡弄出來,嗯,我講完了,就這些。”喻色還是皺眉,說完就掛斷了電話,再聽著手機裏的盲音,回想剛剛那小女生帶著些卑微的話語,突然間就覺得自己剛剛是不是說得過了?

可過了就過了吧,誰讓他們先對她冷淡來著,這可不關她的事兒。

喻色發呆的在沙灘邊坐了許久許久,直到太陽下山了,她才發現她該回去了,不管心裡有多少的不痛快,三個寶貝還在家裡等著她呢。

平日裏這個點正是她準備下班回去陪寶貝們的時候,想了想,喻色拿起手機撥給了雪姨,那頭很快接起,“家後,你好。”

“接到孩子們了嗎?”

“接到了,正往家裡趕呢。”

“媽咪,我在車上,媽咪,你什麼時候下班?曉衍想你了。”雪姨的電話已經被小東西給搶了過去,聽小東西的語氣似乎心情很不好,喻色心裡一怔,想著早上發生的事情,難道,小人又是因為季唯衍不理她了?

“媽咪這就下班,這就回家,回見。”‘啵’了一聲,給孩子定心丸的時候,她的心裡卻是亂糟糟的,此一刻,她放不下孩子們也放不下簡非凡了。

老天爺或許是對的吧,讓她從此放弃季唯衍,從此把心全撲在她的家上,這樣才是圓滿的人生吧。

開著車,這次,喻色再不敢走神了,可每每想到季唯衍的失信於她,她就恨不得找上他好好的理論理論呢,既然不想幫她,那又何必答應她呢,給了她希望再收走,那種感覺真的不好。

有緣而無份,或者,這就是她與季唯衍的命吧,她再番不想認,卻又不得不認。

“媽咪……”才一開門,客廳裏曉越和曉美就沖了過來,倒是曉衍靜靜的坐在沙發上看著她和曉越曉美,那幅畫面給人一種特別的陌生感。

曉衍從來都不是這樣的。

那個,她一開門就沖過來要抱住她的從來都是曉衍呀,可是今個,她坐在那裡一動不動,宛若雕像。

“曉衍,怎麼了?快過來讓媽咪看看。”喻色一手一個的擁住曉越和曉美,兩個寶貝一向不用她Cao什麼心,倒是曉衍,太過精靈古怪,讓她有Cao不完的心。

“哇哇……”突的,小人哭了,還哭的很大聲,驚天動地的,就差沒把這客廳給哭掀起了蓋。

喻色急忙鬆開曉越和曉美,快步的沖過去,一把抱起曉衍,把她舉得高高的,得以與自己平視,眼睛看著眼睛,曉衍的小臉花花的,眼淚一雙一雙的往下掉,這哪裡是記憶裏的曉衍,分明是一隻水娃娃,手指不由自主的就落了下去,“怎麼了?誰人欺負我家曉衍了?告訴媽咪,媽咪一定好好教訓他。”

可,她越是哄,曉衍的眼淚越是嘩嘩的掉。

“嗚嗚……嗚嗚……”曉衍哭的更大聲了,抽噎著委屈著,彷彿全天下的人都對不住她了似的。

喻色歎息了,知道這樣一直哄著曉衍絕對不行,你越是哄她,她越是不回應越是哭,還不如把她給曬在一邊呢,到時候,你不問她她都要自己說出來了。

人呀,就是這樣的心裡,想著,她便放下了曉衍,“乖,你去沙發上坐著,哭夠了再來找媽咪。”

她淡淡的語氣讓曉衍越哭越凶,她也不管了,扯上一邊不明所以的曉越和曉美就往餐廳去了,“走,咱們去廚房給雪姨幫忙。”不管季唯衍要不要她,不管生活怎麼樣的不如意,她都還得吃飯穿衣還得好好的活著。

活著,就有希望。

活著,就是人生。

“媽咪,曉衍今天心情不好,她一直打電話,可是人家不接,問她也不說她是打給誰。”

“對呀,我也問了呢,可妹妹不理我,不過,我悄悄的抄下了她打過的電話號碼,媽咪你快查查,她白天這是打給誰了?全都是一個號碼。”曉美眨著一雙大眼睛,一付發現新大陸的表情,對於曉衍的瘋瘋顛顛早就見慣不怪了。

是的,曉衍從小就是一個小魔頭。

不,是大魔頭,大大的魔頭。

喻色伸手接過了曉美手中的小紙條,這才展了開來,可當看到號碼,她的眉頭越皺越高了。

號碼是季唯衍的。

原來曉衍一直打的電話是季唯衍的電話。

看來小傢伙還是不死心呢。

喻色心裡酸酸的,他那個人真的不該招惹曉衍的,招惹了又放下,小傢伙的心是玻璃做的,回過身沖到沙發前,緊摟了摟小人肉呼呼的小身子,“乖乖不哭了,一會兒吃過了晚飯,媽咪帶你去看馬戲表演好不好?”

小人身子一扭,頓時從她的懷裡扭出了小臉,一本正經的擦了擦眼淚,然後,嚴肅認真的道:“媽咪是說真的還是假的?”

“真的。”擦擦她一串又一串的小眼淚,喻色心疼了。

“哦耶,媽咪最最好。”小人一下子就開心了,泥鰍一樣的從喻色的身上滑了下去,“我去擺碗筷,雪姨要快點煮好喲,我餓了。”

其實,她才沒餓呢,她是急著去看馬戲表演了,那個‘超人’叔叔,即使他不接她的電話,她也還是沒辦法不喜歡他,他不理她,她也是喜歡他呢。

廚房裏忙活開了,曉越和曉美聽說要去看馬戲,也積極了。

看來,是孩子都喜歡馬戲表演的。

她之前不是不帶他們去,實在是最近事情太多。

最後,為了節約時間,早點趕到馬戲團表演的大廣場,喻色和雪姨决定晚餐一切從簡,就煮面了。

不過,最簡單的面,三個小人卻吃的比從前哪次都歡快,彷彿那面是山珍海味一樣。

吃飽了一抹嘴,全都乖乖的去換好了衣服。

喻色看看曉衍,心病還需心病醫,曉衍的心病還要季唯衍出手才能治好。

這有點難,可她真的看不得孩子這樣委屈。

早先的决定放下,就因為小傢伙的眼淚被徹底的洗白了,她終究,還是要去面對季唯衍,不管他如何的冷漠如何的不近人情,她都要為曉衍討一個說法。

PS:兩更,澀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