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2章番外:染色合體(219)

發佈時間: 2023-01-07 18:55:34
A+ A- 關燈 聽書

“唉呀,喻總什麼急事要離開呢?我覺得你眼光好,不如留下來陪我挑挑衣服,挑好了我和阿哲請你吃飯,怎麼樣?”

喻色倏的轉身,恨不得掐死阮菲菲,季唯衍就是她的死Xue,毋庸置疑,阮菲菲這是沖著她來的了,回想早上曉衍見過季唯衍後跟她說過的話,那時季唯衍還問孩子‘我們很熟嗎?’,不熟悉他之前還帶曉衍去看馬戲團的那些動物?

想到這裡,喻色微微一笑,“季先生,阮小姐,我們很熟嗎?”

“這……”阮菲菲一下子語結,她跟喻色還真是稱不上熟悉吧。

喻色冷冷笑開,“既然不熟,阮小姐憑什麼讓我陪你逛街呢?若是阮小姐對於衣服質量款式有什麼問題,我們這的售貨員都可以解答的,沒什麼事我先走了。”大聲的出口,理所當然的語氣讓阮菲菲在人前特別的沒面子。

直到喻色消失在視野中,她才回過神來,“阿哲,你瞧瞧她……”說著,她小手還委屈的扯了扯季唯衍的衣袖。

季唯衍淡淡的避開,輕聲道:“她說的對,我們與她,確實不熟,不熟悉的人怎麼好意思讓她幫忙選衣服呢,我們自己來就好了,走吧。”

季唯衍這樣一句,阮菲菲瞬間就完滿了,讓喻色死心,讓季唯衍的心都系在她身上,她就算是達到目的了,想著從此季唯衍就是屬於她一個人的了,她美美的挽上了季唯衍的手臂,由他陪著她逛著商場,他買什麼她就要什麼,連從前一點也不喜歡的白色在季唯衍買了之後也喜歡了呢。

雖然素淡,可是看起來顯得清靈,白色適合她這樣的女孩。

果然,最能改變一個人的就是她所深愛的人。

喻色很快就走出了佳都大百貨。

專車就停在大門口,司機看見她便下了車,恭敬的替她打開了副駕的車門,不想,喻色根本不買帳,小手一伸,“車鑰匙給我。”

“喻總,您這是……”司機有些懵,平日裏喻色巡視的時候都是他來開車的,這現在她跟他要車鑰匙……

“你下班啦,我有事要去處理一下。”

“喻總……”司機瞄瞄腕表,這才上午十點鐘,這麼早就讓他下班?司機不信了。

“我讓你下班,你沒聽見嗎?今天一天都不必過來開車了。”喻色一伸手就搶下了司機手裡的車鑰匙,大步的轉身到了駕駛座的車門前,開門,上車,打火,開車,離開,所有的動作一氣呵成,彷彿身後有怪物在追著她,讓她不得不快些離開一樣。

司機站在原地愣了愣,喻總從來沒有這樣過的,今個的她真的很奇怪,搖了搖頭,他快步走向公車站,放假了也好,正好去與女朋友約會,這可是千載難逢的大好機會呢。

喻色的車漫無目的行駛在小城的大馬路上,她根本不知道要去哪裡,不想去公司,也不想回家,她腦子裏亂糟糟的,就是怎麼也想不通季唯衍的變化,一個人的轉變不可能是一夜之間的事情吧,昨天他還與自己那樣的親近,可是今天……

這才剛剛相認,結果,他就與另一個女人在她面前大秀起了恩愛來,彷彿一點也不記得她了呢。

不記得她了?

喻色被腦海裏突然出現的這個可能給震撼了。

然,這個可能Xing也不過是在腦子裏轉了一下下,喻色就否决了,不可能的,就憑他從前為了她而不顧一切的擋住Zha彈的行動就證明,他心裡是有她的,若沒有她,他這次也不會來到這座小城,若不是他毀了面容,他早就與她相認了,昨天,他就是這樣說的,她記得清清楚楚。

可,他今天的轉變到底是為了什麼呢?

難道是他有不得已的苦衷,他有什麼把柄在阮菲菲的手上,所以,不得不順從阮菲菲?

“哢……哢嚓……”突的,耳邊傳來刺耳的汽車喇叭聲和車子的急刹車聲,喻色頓時驚醒,這才發現車子一側急停下來的一輛小車,然後,是大大的十字路口,天,她闖紅燈了。

喻色搖下車窗,剛想對那輛小車的車主說報歉,人家已經甩過來話了,“神經病,你色盲呀,紅燈綠燈分不清楚?”

喻色抿了抿唇,小臉通紅一片,她不是分不清,她是走神了,壓根就沒去注意十字路口沒去注意紅綠燈,“對不起。”她不是故意的。

“對不起有用嗎?幸好我手快脚快,若是再晚點踩刹車,早就出事了。”男司機義憤填膺,恨不得掐死喻色。

“對不起。”除了說報歉,喻色也不知道要說什麼了,她心裡再亂,別人也不知道。

“算了,女人開車都是這樣的,走吧,大雄。”男司機車裏另一個男人大抵是看著她小女人一個,便搖了搖同伴的胳膊勸到。

“哼,再有一次,你自己怎麼死的都不知道。”怒斥了一聲,男司機這才氣咻咻的把車子駛走了。

就這麼一會兒的功夫,十字路口已經亂了,十幾輛小車堵在一處,方向各不相同,喻色吐了吐舌,都怪她,這還引起交通堵塞了,這扣分事小,給別人帶來不便就是大事了,急忙的開車,先走吧。

才駛離了路口,喻色就嗅到了海的氣息,恍惚中看出去,竟然是她從前救起季唯衍和自己被父母拋弃的那片海的方向。

她想去那裡了。

所以,不知不覺中車子就駛向了那裡。

海風徐徐,吹起她一頭長髮,喻色輕轉著方向盤,當車子終於停下來的時候,她才長舒了一口氣,剛剛在馬路上,她還真是一次次的從鬼門關裏走過呢。

她壓根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把車開過來的。

回想中,一切都是驚險。

粉色的職業套裝襯著這海邊的景致與她格外的不搭,來這裡,應該是要休閒的才對,可她卻一身**的職業套裝。

高跟鞋踩在沙灘上,深一脚淺一脚彆扭死了,喻色乾脆一彎腰就脫下了鞋子,丟在車旁往海邊走去。

海水越來越近,浪潮打著沙灘泛起一波又一波的白色花朵,真美。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可喻色卻無心欣賞。

記憶如排山倒海般襲過來,就是在這片沙灘上,她發現了季唯衍,她也救下了季唯衍,從此,再也沒辦法與他分割開來,從此,她的世界裏少不了了那個男人。

喻色靜靜的坐在沙灘上,就象她當初發現季唯衍的那一天,她也是這樣靜靜的坐著的,然後,就在那片浪花間發現了幾乎沒有了呼吸的季唯衍。

她馱著她一步一步的走到馬路上,再把他艱難的送到醫院,那時幾乎所有人都說他活不成了,要她放弃昏迷不醒的他,可是看著他英俊的一張臉,她彷彿被他盅惑了一般,即便不相識,也想讓他醒來。

還記得他初初睜開眼睛的那一刻,正是她為他擦身的時候,不著一物被她給脫個精光的他就那般怔怔的看著她,只一眼,她就淪陷了。

從那以後,阿染從來也沒有讓她失望過。

就這樣,喻色坐在沙灘上,從前發生的一幕幕不停的在眼前晃過,彷彿就在昨天。

可如今,她已經是三個孩子的媽咪了。

想到孩子們,喻色的心一片陰霾,孩子們是簡非凡的,難道是老天爺認定是她錯了,認定她是簡非凡的妻子,所以讓季唯衍轉了Xing的忘了她?

喻色的心亂了。

輕輕捧起一片沙,沿著指縫間悄悄的灑下去再灑下去……

看著細沙,她心頭湧起一份說不出的惆悵,幸福不是指尖沙的,幸福是要長長久久的擁有,而不是只有短暫的回味,她走過的人生中幸福太少了,少的只有那些與阿染相處的日子。

想到簡非凡,喻色到底還是站了起來,眼下,她要先把季唯衍的事情放一放,把簡非凡弄出來要緊。

季唯衍昨天說過簡非凡這一兩天就會出來的,可到現在都沒有消息,也不知他是幫她做了還是沒做。

他不理她,那她就去找許山好了,山不就人人就山,她從不是迂腐的人,更不是放不下身段的人。

想到就做,喻色從來都是痛快的人。

然,無論她怎麼打也打不通許山的電話,一遍又一遍,那頭都是關機。

手機掉在了沙灘上,喻色懵懵的,這是要變天了嗎?

看來想要簡非凡出來又要費一番心事了,季唯衍不止是不理她,也不幫她了。

商場上的事她都可以獨當一面,可是這道上的事,她就是外行了,想了想,喻色再次打給了簡非離。

聽著那熟悉的手機鈴聲,這一次,那頭終於沒有關機了,也讓喻色終於松了一口氣。

“你好,找誰?”不想,電話雖然被接了起來,接電話的卻不是簡非離,而是一個陌生的女孩的聲音。

“我找簡非離,麻煩請他接電話。”喻色皺眉,簡非凡出了那樣大的事,身為哥哥簡非離居然不管不問,他這可是過份了呢。

“簡非離?簡非離是誰?”女孩輕挑的笑開,淡淡的問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