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1章番外:染色合體(218)

發佈時間: 2023-01-07 18:55:17
A+ A- 關燈 聽書

“哦,去吧,我來幫你挑衣服。”季唯衍巴不得阮菲菲不在身邊呢,這樣他會自在許多,一邊應著一邊奇怪著,阮菲菲是他女朋友,可為什麼她在他身邊他會有不適感呢?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想了又想,可他還是想不明白。

“喻總來了,快看,在那邊。”

“真美。”

忽而,兩個售貨員低聲的喃喃自語吸引了季唯衍的注意力,視線朝著那邊看過去,卻沒想到,他一眼就看見了曉衍的媽咪喻色,她一身淡粉色的職業套裝,修身,合體,襯著她纖瘦的身形S型曲線玲瓏有致,絕美。

不知為什麼,季唯衍移不開視線了,那是一種他也說不出來的感覺,就是想看著她,一眼接一眼。

喻色款款走在大賣場的過道上,對於公司裏的員工對她的竅竅私語,她早就已經習慣了,見慣不怪。

都說男人喜歡看漂亮的女人,其實女人也一樣,她就是呢,漂亮的女人她也愛看。

那些女員工看她的眼神就與她看漂亮的女人一樣一樣的吧。

這沒什麼的。

“咦,那件衣服怎麼丟在那邊沒掛上?”賣場的規矩是,顧客試過的衣服若是不買單就要馬上理好重新掛上去上架,這樣亂七八糟的堆放著是不被允許的,也要被扣薪水的。

“喻總,顧客去洗手間了,還沒定下來要或者是不要,等她定下來要了,我就給顧客包起來,不要我再掛上去。”售貨員迎上前小心的解釋著,差不多每個月喻色都會來賣場裏巡察一次,她們已經習慣了。

“先掛上,等顧客出來再說。”喻色有些慍怒,她今個心情不好,一大早的讓她撞見了季唯衍和阮菲菲的大秀‘恩愛’,此刻的她心裡亂糟糟的,一直不明白那兩個人身上發生了什麼,可是她等了半天,也不見季唯衍的半個電話,彷彿昨天與他發生的一切都不是真的,而只是一場夢而已。

她做夢了嗎?

恍惚的說過,喻色盯著那件被脫下來的裡子朝外的裙子,然後一雙小手不由自主的就要去拿起來親自掛上,不想,她的小手落下的同時,一隻大手也落了下去,剛好擋住了她的小手,也讓她的小手落在了那只大手上,“阮菲菲已經試過了,她穿這件不錯,包起來吧。”這話,季唯衍是對著她說的,彷彿她只是這裡的一個小小售貨員而已。

喻色懵住了,這聲音,太熟悉了。

“阿染?”她抬頭,驟然對上季唯衍的時候,心猛的狂跳了起來,怎麼會這麼巧?她來這裡,他居然也來了。

“包起來。”季唯衍冷聲說過,大手已經不著痕迹的移開,然後目光也轉向了洗手間的方向,完全把喻色當成不存在了。

喻色回味了一下他的話,他的意思是說阮菲菲試過了這件效果很不錯,所以他要了,那就說明他是陪著阮菲菲一起來的,想著昨天他還與自己一起恩愛纏綿,現在他就讓自己‘侍候’他的新歡了,不由得一張小臉漲得通紅,“你真的要讓我給她包起來?”

“嗯。”季唯衍眉頭輕皺,他聽喻色說話時,心裡一直不舒服,那是一種他自己也形容不來的感覺,明明‘不是很熟悉’的女人,可他又莫名的覺得她親近。

“報歉,我不賣了。”喻色惱了,恨他對自己的態度,昨天一個樣,今天又一個樣,說完,她拿起那件衣服就開始整理了起來,先撫平了皺褶,然後便動作俐落的要掛起來。

“這就是你們賣場做生意的態度?”季唯衍煩躁了起來,伸手就要搶下喻色要掛起來的女裝。

“對,這就是我對季先生做生意的態度,若換個人,不會。”喻色越發的氣憤了,恨不得咬死季唯衍,他太過份了。

這還沒過二十四小時呢,他對她的態度就一百八十度大轉彎了。

裝,他就裝吧,不過,她可不奉陪這樣的他了,從此以後,他們橋歸橋路過路,再也沒有關係了,她若是再理會他,她就不姓喻,改跟他姓了。

季唯衍瞧著她咬唇的小模樣,忍不住的微笑了起來,“我得罪你了?”談不上喜歡,可他看著這樣的喻色忍不住的就有點好奇了,這個女人咬牙切齒的樣子很可愛,彷彿他欠了她多少錢似的。

“哼。”喻色懶著理他,這樣對她還問她這樣的話,他是不是腦子秀逗了?冷哼了一聲,喻色硬是把衣服掛上,“季先生請便吧,這裡不做你的生意。”

喻色的舉動和行為看得周遭的服務員都傻了,賣場強調的就是用戶至上,顧客是上帝的管理觀念,可是身為總經理的喻色居然這樣對顧客,這是絕無僅有的‘火爆’場面呢。

千載難逢。

“阿哲,這是怎麼了?”就在兩人僵持不下的時候,阮菲菲‘適時’的出來了,她一直在洗手間裏等著喻色出現呢,這樣大好的秀恩愛的時間點,錯過了可不好,早上餐廳是一次,這是第二次,次數多了喻色也就習慣了她和季唯衍在一起的事實了,反正,她就是要讓喻色退縮。

“沒什麼,這件包下吧。”季唯衍看看阮菲菲再看看喻色,這一刻,他居然不想讓事態擴大,最好兩方都能平靜下來,該買的買該賣的賣,兩方雙贏,這樣最好了。

他是一點也不知道喻色現在心底裏的惱。

喻色再也氣不過,但也不想毀了自己的形象,乾脆就是不賣了,這樣是最乾淨的做法,“不賣。”

“為什麼不賣?你們商場這不是正在開業的嗎?處於營業中的貨品沒有理由不賣吧?”阮菲菲開始咄咄逼人了,好不容易找到機會能與喻色對著幹一場了,機不可失,失不再來,這要是錯過了,以後就再難有這樣教訓喻色的機會了。

看著阮菲菲討人嫌的表情,喻色卻漸漸的平靜了下來,跟這樣的女人鬥嘴那是掉了自己的身價,不值得,輕輕一笑,她淡淡的道:“狗咬了我一口,我總不能回咬吧,索Xing,不跟狗一般見識,避開就是了。”

阮菲菲小臉頓時通紅一片,“喻色,你這是在罵我是狗嗎?”

“咦,我有指你的名字嗎?再有,我們認識嗎?”叫喻色叫得那麼順口,不知道的還以為她們很熟悉呢。

阮菲菲的小臉開始從紅到白,再由白轉青,一時之間不知道怎麼對付喻色了,“阿哲,你怎麼都不幫我?這女人她欺負我呢。”她自己應對不上,轉身就找季唯衍幫忙,一來是找個幫手,二來更是要向喻色炫耀季唯衍現在是屬於她的是站在她這一方的。

喻色的眸光徐徐落在季唯衍的身上,還是不相信他今個如此的轉變,一雙如黑葡萄般的大眼睛緊緊的盯在他的臉上,就等著他開口說話,他們之間曾經那樣深的感情,那是以死相許的情義,不是一個阮菲菲就可以隨便拆散的,阿染他不會的丟下她的,不會的。

那清亮的眸子,彷彿會說話般的落在季唯衍的視野裏,他先是靜靜的看了她足有三秒鐘,才強壓下心底裏那種奇异的感覺,不管怎麼樣,阮菲菲都是他的女友,他總要站在阮菲菲這邊的,“喻小姐,若你執意不賣,那麼,我要撥打消費者協會的電話了,做生意不能以自己的喜好來决定一切,這不是一個真正的商人的做法,你太意氣用事了。”

季唯衍平淡的說過時,語氣中都是微微的指責和歎息,似乎對喻色如此的選擇非常遺憾,那一言一行都透著他幾多的無奈。

他的話無疑透著些許的威脅,不過,其中所包含的更多的是一個商人的精彩分析,即便喻色心裡再惱再氣,也不得不承認他的話是對的。

在商言商,她沒有理由不賣。

她氣惱的就是他。

咬了咬唇,泛白的唇瓣襯著賣場中的她臉色特別的不好,那張小臉讓季唯衍不由自主的開始心疼了,“喻小姐,你看……”

喻色轉身,不再看季唯衍,他變了,變得讓她不能相信,揮了揮手,她對售貨員道:“包起來吧,按照賣場的定價給最低價。”既然已經賣了,那便不必再矯情,也不要讓人小看她喻色小氣,索Xing,她還給季唯衍打了個七折。

是的,最低價是打七折的,這個,沒有誰比她這個喻總更清楚了。

“哇哇,喻總真是大手筆,那就多謝了,阿哲,難得喻總慷慨,你就幫我再多挑幾件吧。”阮菲菲得意的高昂著頭,之前被喻色給比下去,季唯衍理都不理她,現在,她總算是扳回一局了。

“二比特請便,在下有事先離開了。”喻色再也不想看兩個‘狗男女’的嘴臉,索Xing揮手準備離開了,她輸了,可不是輸給了阮菲菲,而是輸給了季唯衍,他連看她一眼都不樂意,她再留下去就只會徒增難堪罷了。

她喻色,總也要拿得起放得下,這世上,離了誰地球都一樣轉,她不是非他季唯衍不可。

PS:親們假期愉快,澀回家了,明天開始恢復更新,麼麼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