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錫紙戒指

發佈時間: 2023-01-07 15:24:41
A+ A- 關燈 聽書

躺到床上,目光靜靜的追隨著藍景伊,她歡快的像是小鳥似的,“傾傾,這是你的車還是你租的呀?又漂亮,又寬敞。”尤其是那車身上的薰衣草花海,她的大愛呀。

“給晴姨用的,你不過是借光罷了。”江君越走到小吧台前,兀自倒了一杯紅酒,隨即悠閒的坐到了轉椅上,輕輕晃動著轉椅,手裡的高腳杯裏酒液不住的漾起一個又一個的漣漪,那紅色的酒液佑著藍景伊站了起來,“我也要喝。”

她伸手就去搶,卻被江君越一手打掉,“坐車喝酒容易暈車,不許喝。”

真霸道呀,“那你為什麼還喝?”

“我試過,我喝這紅酒不會暈車。”

“那我也要試。”

“若你暈了呢?讓我照顧你是不是?那晴姨呢?你也不照顧了也交給我?”江君越揶揄的瞟了她一眼,振振有詞的道。

藍景伊賭氣的坐到了沙發上,再也不理江君越,小小的空間裏,藍晴睡著了,藍景伊無聊的靠著沙發生著悶氣,獨有江君越繼續品著紅酒,悠閒自在。

幾個小時,竟是那樣的難捱,藍景伊翻著露營車裏的小書架,居然還有言情的小說,翻開看了,看著看著人便睡著了。

車外的黃昏悄去,夜,漸深沉了。

午夜時分,薰衣草露營車抵達了巴黎,藍景伊醒來的時候,車裏只剩下了兩個人,一個她,一個江君越,司機沒了,藍晴也沒了,“我媽呢?”她詫異的問,雖然知道江君越不會對藍晴怎麼樣,可是看不見媽媽,她就不由得擔心了。

“哦,晴姨去飯店了,要不要陪我去個地方?”

他笑起來真好看,就這樣轉過頭輕晃著高腳杯對她說話的時候,那神情像是帶著盅惑一樣,讓她不由自主的就點了點頭,“去哪兒?”

“去了你就知道了。”

不得不說,江君越是最會給人驚喜的,此時的他又成功的吊起了藍景伊的好奇心,“走吧。”

“披件外套。”一件淡藍色的長款外衣披在了她的肩上,質地柔軟的料子,穿著真舒服,懶著去問他從哪變來的,他這一路上給她的驚喜太多了,多到她有些應接不暇了,這樣的時候,她把什麼都忘記了,只想著跟他一起來探訪神秘的巴黎,甚至,連遠在T市的簡非離都給忘記了。

藍景伊呀藍景伊,她真的白眼狼了。

可是,突然間的出國,突然間的面對這麼多的新鮮事物,她就是被徹徹底底的攪動了好奇心。

下了車,眼前的塞納河彷彿被披上了一款黑紗,神秘的妖嬈在夜色中,路兩旁是一排排的梧桐樹,樹影斑駁在青石地面上,踏著梧桐樹影,兩個人並肩朝前走去,這一刻,藍景伊只覺自己像是在做夢一般,也是這一刻,她終於想起了簡非離,轉首看向江君越,非常煞風景的道:“傾傾,我想給非離打個電話,一分鐘就好。”她沒瞞他,因為這時想起簡非離的她心底裏已經滿滿的都是歉意了。

“不許。”卻不曾想江君越直接的就否决了,伸手一牽她的手,十指相扣的走在那條馬路上,歲月靜好,時光悄悄從身邊溜過。

藍景伊咬了咬唇,這才輕聲的道:“傾傾,我都跟你在一起了,給他打個電話報個平安也不好嗎?”她終是認命了,不管賀之玲怎麼威脅她,可是這一刻,被他牽著手走在這異國他鄉的馬路上,她就真的再也不想放弃他了,不很,很不想。

“那戒指呢?”他笑,魅惑的有點欠扁。

“沒了。”

“沒戴戒指就沒誠意。”

“那你也沒戴呀。”她咬牙,一針見血的指著他的不是。

“你的要我買,可是我的呢,是不是要你送給我才對呢?”他說著,忽而停下來,優雅的一轉身,不遠處塞納河上遊船的霓虹燈正好閃爍在他的臉上,讓他看起來不真切似的處在迷幻的燈影中,而他的手心裏,不知怎麼變的,居然就多出了一枚戒指,正是那枚被她自己從手上摘下來的他曾經强行給她戴上的訂婚戒指,指上一凉,那漂亮的戒指就套牢了她的手指,“若是再摘,你再想要也沒有了,就只有這一枚。”

“誰會再想要呢。”她嘟嘴,卻沒耍小Xing子的摘下,而是朝著一旁的一個小攤販跑去,很快就選了一盒巧克力,卻是沖著正悠閒走來的江君越道:“傾傾,你來付錢。”

江君越的唇角微微抽搐了,敢情他跟在她的身後是成了她的提款機了,卻還是取出錢夾付了錢。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藍景伊打開漂亮的包裝摸出一塊巧克力,擰開外層的金色錫紙,再把巧克力往江君越的嘴裡一塞,“快吃,很甜的,巧克力味。”

江君越很無言,巧克力當然是巧克力味,自然也是很甜的,她說了跟沒說一樣,不過,還是勉為其難的含入了口中,卻覺得這巧克力比往常所嘗的那些都尤其的可口。

藍景伊的小手飛快的動作著,很快的,手裡就有了一個手工製作的小圓圈圈,她居然就用巧克力的外包裝錫紙弄了一個自製戒指,被燈影映得迷離的小臉上寫著興奮,人就站在那梧桐樹影下,一把捉過他的手,那小圈圈就被套在了江君越的手指上,金色的‘戒指’,輕的仿若沒有戴上一樣,絕對是江君越生平所戴過的最特別的一枚,無價呀,絕對‘無價’,“漂亮吧?”藍景伊仰起小臉愉悅的問道。

“還行,湊合著吧。”沒見過這樣往自己臉上貼金的,江君越翻了翻手,把那戒指從手心再從手背看了一個遍,“藍景伊,你算盤打得真精。”

“一般一般也不行,好了,手機借我。”

江君越抬頭掃了她一眼,隨即大步的走到河邊,頎長的身形如豹子一樣慵懶的靠在欄杆上,再挑眉睨著她,“怎麼,就這‘無價’的戒指就想**我了?”

“這樣行不行?”藍景伊追過去,惦起脚尖就在他的臉頰上親了一下,這男人,給她太多的驚喜了,他總是能揪住她的心,讓她的心裡滿滿登登的只裝著他一個。

“好吧,准奏。”說完,江君越慢香香的手送進了褲袋,眼看著他的動作,藍景伊乾脆直接自己伸手去掏,撥開了他的手便伸進了他的褲子口袋,入手,果然是一手機,可當拿出來看時,她才發現是一款女款手機,“江君越,這誰的?”這款跟他的是同一款,可是顏色差了十萬八千裏,他的是黑色的,這款是粉色的,難不成手機也會變色?

“你猜。”

藍景伊的腦中電光火石般一閃,隨即動作迅速的打開了手機荧幕,電話薄裏都是她熟悉的號碼,其實就那麼幾個人,果然是她的手機號,只是那荧幕讓她特無言,居然是某男的全身照,不得不說,江君越還是真有賣相的,她當初以為他是小受一點都不委屈他,直接就撥通了簡非離的號碼,心,突突的跳了起來。

此時的藍景伊就覺得自己跟江君越像是在這異國他鄉**一樣,很對不住簡非離。

“景伊……”輕柔的一喚,簡非離先於她開口了。

“非離,你沒事吧?”她輕聲問過去,卻是拿眼睛狠瞪了一眼江君越,那天他讓兩個型男圍攻簡非離,害她一直擔心呢。

“沒事兒,在喝咖啡,要不要來一杯?”那輕揚的語調,溫文的讓人的心尤其的平靜。

“不了,非離,我……我最近離開T市了。”

“哦,去哪兒了?”

“我和我媽在一起,我們很好,你放心吧。”說完,她就想掛斷電話了,簡非離沒事就好,這樣,她也就安心了,至少可以安心跟身前的這個壞男人走在一起,她是真的中了他的盅了,明明知道他有時候壞到外婆家了,可還是忍不住的還想跟他在一起。

可,手機還沒掛斷就被一隻手給搶了過去,“簡先生,幸會兒,改天回去一定請你喝一杯。”江君越說完,直接手一按就掛斷了手機,他這分明是要告訴簡非離他是跟藍景伊在一起的。

“江君越,你混蛋。”眼睛瞪著他,明明氣他氣得牙癢癢,可是這一刻,在這異國他鄉的馬路上,她怎麼也對他下不出手去。

“快走,不然來不及了。”江君越卻是伸手一攬她的纖腰,帶著她朝前走去,很成功的就又轉移了她的注意力,“什麼來不及了?”

“嘭”一枚石子朝著藍景伊的方向飛來,一個小男孩氣惱的邊踢石子邊道:“好不容易來一次,居然不亮燈,真掃興。”

“小心。”江君越倏的抱起藍景伊一閃,剛剛好的避過那一枚石子,石子雖小,可是若這樣打在人身上,免不了會傷了人的。

“先生小姐,真對不住,孩子生氣呢,這不,一不留神差點闖禍了。”小男孩的媽媽立刻奔過來道著歉,讓藍景伊的火氣還沒竄頭就消去了,她也不是得理不饒人的主兒,只是好奇道:“什麼居然不亮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