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8章番外:染色合體(215)

發佈時間: 2023-01-07 18:54:12
A+ A- 關燈 聽書

喻色低頭看向手機荧幕,當看到是季唯衍的號碼時,喻色一陣驚喜,小手按下接聽鍵的時候,指尖一直在輕輕的顫抖著,“你好,我是喻色。”

“喻色?原來這號碼是你的呀,你找阿哲嗎?”電話那頭,響起的卻不是季唯衍的聲音,而是那個讓人討厭的阮菲菲的聲音。

喻色一愣,她是打了電話給季唯衍,可是那邊不是占線就是不接電話,一直以為他是在那個‘小花’身邊,沒想到他居然是在阮菲菲的身邊,甚至還是阮菲菲替他回的電話,心裡一陣氣惱,轉頭看了看三個寶貝,她淡淡的道:“孩子們淘氣,拿我的手機玩來著,可能是不小心撥錯了,我不找他。”誰要找他,最好一輩子也不要見他,喻色氣惱的說完,直接就掛斷了電話,原本的驚喜也一掃而空,季唯衍,他好討厭。

“媽咪,誰的電話呀?”她的表情和反應一一的落在孩子們的眼裡,曉美關切的問過來,有點擔心她了。

“不認識,打錯了,都睡覺吧。”喻色直起身形,所有的耐心都消耗殆盡了,轉身就回了自己的房間。

聽著她把門怦的關上,三個孩子面面相覷,“媽咪怎麼了?誰得罪她了?”

“是她公司的人吧。”

“我覺得不是,媽咪是公司的總經理,公司的人誰敢得罪她呢,我覺得有可能是公司的客戶。”曉越在理Xing的分析著。

“也不盡然,也許是媽咪熟悉的人。”曉美也在猜測著。

可孩子們猜了半天,誰也猜不出最後的結果來,哈欠一個接一個的打,不知不覺間,全都困了,各自回了各自的房間,房間裏都響起了淺淺的呼吸聲,曉越和曉美睡沉了,曉衍卻是皺著小鼻頭,一副睡不踏實的樣子。

別墅裏喻色與曉衍的狀況一樣,她強迫自己睡了,可睡了跟沒睡一樣,根本沒睡沉,喻色一直在做夢,夢裏,季唯衍正在舉行一場大婚,他手牽著穿了白色婚紗的女子,款款步入一間教堂,莊嚴肅穆的場合只讓人感覺到了愛情的神聖,喻色一直一直的想要看清他手牽著的女子是誰?是她嗎?

夢裏的她特別的期待。

然,當她伸長了脖子看了又看之後,喻色失望了。

是阮菲菲。

季唯衍牽手結婚的女子不是她,而是阮菲菲。

他要結婚了,可對象居然不是她呢。

“不要……不要……”喻色低喃著,整個人在大床上打著滾,身體狂顫著,她真的沒辦法接受這樣的結果,哪怕是在夢裡也不要接受。

“走開,阿哲已經不喜歡你了,你這個有夫之婦怎麼這麼不講道德,居然來勾;引我男人,真不要臉。”穿著婚紗的阮菲菲趾高氣揚,一臉歹毒,一把推開喻色,“以後,再也不要出現在我和季哲的面前,否則,我整死你。”

喻色一個趔趄,身體不受控制的往旁邊一歪,剛好撞到一旁的柱子上,“啊……”

一聲驚叫,喻色吃痛的驚醒。

醒來,下意識的掃過周遭。

漆黑的臥室裏,她正躺在臥室正中的大床上,原來,剛剛是一場夢,可這場夢,卻驚了她一頭一臉的汗,看看時間,才淩晨三點多鐘,距離她平日起床的時間還有好久呢,然,喻色卻再也睡不著了,腦海裏走馬燈一樣走過的全都是季唯衍,以前那個俊帥的季唯衍,現在這個一頭長髮的季唯衍,總之,全都是他,怎麼揮也揮之不去。

喻色很早就起了,反正睡不著,進了廚房開始做早餐,她就是想要讓自己忙碌起來,不然,她時時的都在想季唯衍,想得她快要瘋了,打電話過去是不行的,那邊,阮菲菲掌控著季唯衍的手機她打過去也沒意義,可讓她找過去更不可能,瞧瞧,她連他實際住在哪裡都不知道。

小出租屋那裡應該只是他偶爾的臨時的落腳點,她相信他還有另外的住處的,只是,她不知道,更沒辦法去找他。

大清早的,喻色做了一桌子的早餐,別墅裏飄著烤麵包的香,雪姨是第一個醒過來的,換了衣服到了廚房,看見喻色正忙活著,不由得迷糊了,“家後,怎麼這麼早?”

喻色微微有些不自在,“今早給你放假,我來吧。”

“哦,好的。”眼看著廚房都準備的差不多了,她再伸手也沒有意義了,雪姨看了一眼有些古怪的喻色搖了搖頭,家後這是怎麼了?

不過,她也只能在心裡問問自己,絕對不敢直接問喻色的。

喻色一向貪睡,從沒見她早起過,今早上,太陽這是打西邊出來了?

喻色弄好了早餐,就去叫孩子們,三個小房間,一一的打開門,一一的推著三個小東西,“起床啦,吃早餐上幼儿園啦。”

三個小傢伙醒來後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揉眼睛,動作出奇的一致,看著他們軟濡濡的在床上膩著不想起來的小身子,喻色看看時間,也覺得自己叫早了他們,該讓他們多睡會的,可是,她無聊呀,就想叫醒他們。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媽咪,讓我再睡會兒。”曉衍翻了個身,不想動了。

“不行,媽咪今個親自起來做的早餐,快起來去嘗嘗,不然凉了不好吃。

到底,三個寶貝蛋還是被她給折騰醒了,不醒也不行呀,挺不過喻色一間房一間房的連番轟炸,想睡也睡不成了。

孩子們洗臉刷牙,喻色就在一旁看著,看著他們,她有時候就覺得自己與季唯衍之間才發生不久的事情就象是一場夢,一場根本沒有發生過的夢,他的出現是那樣的不真實,還是她的寶貝們一直都在踏實的走入她的人生。

或者,他們終是有緣無份吧。

“媽咪,想啥呢?趕緊從實招來。”曉衍洗漱完畢,沖到她的面前就搖起了她的胳膊,小人個頭小,仰起的小臉讓她看起來更加的可愛好看。

看著曉衍的眼神,喻色先是愣了一愣,隨即道:“你們爹地今天回來,媽咪在想著要給他做什麼好吃的呢。”她撒謊了,她根本沒在想簡非凡,所以,說完的時候,她的臉紅了。

可她總不能說她是在想一個已經與她不會再有交集的男人吧。

那不現實。

她再說起季唯衍就是犯踐了。

昨個,他在小出租屋時說過的話一定都是假的,什麼時候開始,那男人居然不潔身自好了,有了阮菲若非還來招惹她,她討厭他。

餐桌前,三小一大一一的坐好,曉美的小手拿起了一塊烤麵包,看起來顏色挺好的,聞起來也香香的,雪姨很少做這個給他們吃的,雪姨喜歡做中餐。

曉美小嘴一張就咬了一口,“啊……”才嚼了一下,張嘴就全吐到了桌子上,“好鹹。”

“鹹?”喻色懵了一下,瞧瞧,她烤好了都沒自己嘗嘗,拿起一塊小麵包也咬了一口,然後,她也吐掉了,這是放了多少鹽在面裏?鹹死了,半點麵包的味道也沒有了。

她一定是把鹽當成了糖。

“吃粥,粥稠稠的,一定好吃。”喻色有些不淡定了,連自己也沒法子相信了,瞧瞧,她一早上烤的麵包白烤了,白忙活了。

曉越拿過小勺子舀了一口粥送進了嘴裡,喻色就見他先是愉悅的吃著,可粥入口後他的小臉也變了,只是,曉越一向沉穩,再沒有其它的表情,“不好吃嗎?”喻色越來越不淡定了。

“媽咪,你放堿了吧?”

“嗯嗯。”喻色承認,她是真的放了,放堿可以讓粥更粘稠些,吃起來口喊更好些,從記事起她每次做粥都放一點點食用面堿的,這個早上自然也不例外。

“媽咪,你放了幾次呀?”

喻色急忙嘗了一口,真的放多了,她也不知自己放了幾次。

最終,喻色帶著孩子們出去吃早餐了,她做的,根本沒辦法吃,難吃死了。

開著車駛向他們經常去的那家餐廳,也是那次她遇到與簡非凡打架而意外死去的‘喻染’的地方,孩子們喜歡吃那裡的早餐,所以,只要家裡不煮,他們就去那裡的,這已經成了習慣。

喻色一邊打哈欠一邊開車,一整晚都沒怎麼睡呀。

“媽咪,你沒睡好嗎?”

“哦,沒有,我睡得挺好的。”

曉越就搖頭,喻色這明顯沒睡飽的樣子,“媽咪,你慢點開,我們不著急。”說著不著急,可是大眼睛卻低頭看起了兒童腕表,幼儿園雖然不象讀小學那樣嚴格,可是遲到了小朋友會笑話的,他們三個從來不遲到呢,不過,這話他可不敢說,就以喻色現在的狀況,讓她開快車根本就是自己不拿自己的命當回事,太危險了。

好在,喻色終於把車穩穩的開到了餐廳前面的停車場,三個小人彷彿到了自己家一樣的沖進了餐廳,自己去盛自己的早餐,很熟練呢。

喻色停好了車進去時,三個小人已經開吃了,“媽咪,你的在這兒。”

乖乖,這速度真的有够快的,她停車的功夫,他們連她的那一份也都盛好了,正招呼她吃呢。

“阿哲,這個現炸的黃花魚很好吃,你嘗嘗。”喻色正要開動,忽而,身後響起了女子熟悉的聲音,讓她下意識的轉身。

清晨的陽光下,那個男人安靜的坐在靠窗的一角,他的面前,正是阮菲菲。

PS:人還在外面,再過幾天就回家了,到時一定穩定更新,全體麼麼噠,理解理解喲,理解萬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