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7章番外:染色合體(214)

發佈時間: 2023-01-07 18:53:33
A+ A- 關燈 聽書

搶救室裏一片混亂,每一個醫生和護士都處於極度緊張的狀態,手術臺上,小花安靜的躺在那裡,身上的血已經讓人無從分辨它身上皮毛的顏色。

“輸血,快。”一個醫生表情嚴肅的催促著。

“張醫生,已經輸不進去了。”正輸血的護士皺眉的回應著。

“鼻孔和嘴角都在流血。”一旁的護士補充說到。

是的,小花的鼻子和嘴角真的在流血,那畫面讓人心驚膽顫,膽小的早就轉過了身去避開了,那是馬戲團的馴獸師,不過可不包括醫生和護士,此時的他們全都敬業的盡自己最大能力的搶救小花。

一分鐘過去了。

五分鐘過去了。

……

季唯衍一直安靜的站在角落裏,他在淡化自己存在的同時,一雙黑眸緊緊的盯著搶救臺,他比任何人都緊張,只是被長長的發掩去了他面部的表情。

手術室外,匆匆趕來的阮菲菲也緊張極了。

“小姐,你別擔心。”陳嬸不停的安撫她,可是沒用,她還是緊張。

“放心吧。”陳嬸瞄了一眼身側的一個阿婆,緊握了一下阮菲菲的手,示意她真的不必緊張。

“阮小姐,他不會把你怎麼樣的,我會讓你心願得償。”一旁的阿婆摸了摸鼓脹脹的包,眼角上佈滿了菊花笑,俗話說,拿人錢財替人消灾,通常拿錢的人都會有這樣的職業Cao守的。

“不好了,不好了,獅子停止呼吸了……”搶救室裏,到底還是傳來了讓阮菲菲心驚肉跳的喊聲,是護士的。

阮菲菲心口一跳,隨即顫抖著身體轉過了頭,沖著阿婆點了一下,這一點,便是决定了一切,她已經沒有退路了,小花死了,季唯衍絕對不會放過她的,因為,的確是她推下了小花,她當時的目的只有一個,讓季唯衍從喻色那裡離開,結果,她的目的達到了,卻也囙此而激怒了季唯衍。

或者這是得不償失,可是女人狠起來的時候其實一點也不比男人遜色,只為,她一定要得到自己想要的。

喻色她憑什麼呢?

論年輕,她比喻色青Chun靚麗,喻色那個孩子媽太老氣橫秋了。

論美貌,她也覺得自己完勝喻色,就憑她要身材有身材,要臉蛋有臉蛋,喻色她憑什麼跟她爭?

可她不知道,這只是她自己的感覺,她與喻色是完全不同類型的女子,而且在季唯衍眼裡,她連與喻色相比的資格都沒有。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搶救室裏一片混亂,醫生和護士還在做著最後一撥的搶救措施,電擊,敲打,總之,各種能用的都在使用著。

終於,一直處於安靜狀態的季唯衍開口了,“停。”

他只一個字,輕輕的,低低的,而且聽不出任何的情緒,可是在場的每一個人都不由自主的停下了手上的動作,目光一致的轉向季唯衍,只想從他的表情中尋找出點什麼。

可,他們什麼也看不出來。

季唯衍平靜的站在原地,只是目光靜靜的落在小花的身上,眼神裏根本沒有之前所說的若是他們救不起小花要整死他們的意思。

或者,那時的言語只是他緊張小花的表現吧。

“都出去吧。”就在眾人還處在迷惑中的時候,季唯衍再度開口,依然是低低的輕輕的,略帶著沙啞的味道,可在場的人彷彿被他施了魔法一般,全都脚步悄悄的轉身退出了搶救室,只留季唯衍一個人面對已然不動了的小花。

叫它小花,緣於它一身的皮毛是花色的,調皮可愛。

它是森林的王。

卻死在了人類的手中。

在勇猛與陰謀的較量中,它輸了。

小花輸給了阮菲菲。

雖然在他趕回來時炮轟過醫生和護士,可當心緒平靜下來,當他理Xing的分析了事情的來龍去脈後,他知道他沒有理由責備這些已經盡了力的醫生和護士。

選擇接受小花的死是他唯一能做的事情。

此刻,他只想一個人留在這裡靜靜的陪上小花一晚。

是的,一夜就好。

這一夜真的不足什麼,當初,不知小花守了他多久才拯救了他的一條命。

這一刻,他忘記了喻色,也忘記了他許下的要回去她身邊的承諾,不是心裡沒有她,而是不想小花的死與她有什麼牽連,雖然那種牽連是間接的,可他能猜到阮菲菲推下小花的用意,為的,就是把他從喻色身邊拉回來。

這些,根本不需要再去揣測,他就都知道了。

手術室裏越來越靜,靜的,連掉根針都清晰可聞。

季唯衍一直保持著原本的站立姿勢,頎長的身形在越來越空寂的室內顯得越發的高大。

呼吸,低而淺,彷彿這房間裏沒有任何生命迹象了似的。

門外,才走出的醫生和護士全都長出了一口氣,以季唯衍現在的反應,應該是不會對他們追責了,但一個個的還是誰也不敢隨便離開,全都走到了角落裏小聲的交流著,語氣中全都是為著季唯衍的反應。

“他與那頭獅子有什麼關係?馬戲團裏不是有很多動物嗎?他全都這樣關切?”

“聽說是那頭獅子救了他一命。”

“原來如此,怪不得他那麼在意那頭獅子呢。”

“唉,可惜我們沒能救活它。”

“來的時候就只剩下一口氣了,就是華佗在世也沒辦法吧,這不能怪我們。”

“我們雖然盡力了,不過想到他對一頭獅子都這樣重情重義,還是挺遺憾的。”

……

竊竊私語聲響個不停,阮菲菲在一旁聽著,臉色越來越白。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醫生和護士在誇獎季唯衍的同時,其實就是在批判她的無情。

對季唯衍的‘恩獅’,她居然親手給推下了高臺,是她人為的要了小花的命。

此時的她是後悔的,可事情已經發生,再也無力扭轉,衝動果然是魔鬼,她錯了。

但讓她開口認錯,她是不會做的,女人的驕傲讓她只能儘量想辦法把事情擺平。

一整夜,季唯衍都沒有出來過,就是一個人安安靜靜的守在小花的身旁,而旁的人,就連許山也不敢走進那個沒有聲息傳來的空間裏。

他不能打擾季唯衍與小花最後道別的時間。

喻色越來越煩躁,給孩子們洗了澡送上了床,一個故事講了一半就被曉衍給打斷了,“媽咪,你這講的什麼呀?與我們老師講的一點也不一樣,女主角的名字都叫錯了。”

“媽咪,你有心事?”相對於曉衍的直接,曉美則是貼心的問候了一句。

喻色報歉的笑了笑,原諒她,她今晚一點也不在狀態,的確,連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講了什麼,她腦子裏全都是季唯衍,他走了好半天了,可連半點消息都沒有傳給她。

說好的回來陪她,全都因為那個‘小花’而成為一紙空談。

“媽咪,你是不是想爹地了?”童言無忌,曉美又繼續問到。

喻色這才從恍惚中回了些神,聽到那聲‘爹地’,想到自己想的居然是季唯衍,這一刻,她的心情是複雜的,畢竟,簡非凡是她名義上的丈夫,再番沒有愛情,可是兩個人相處了這麼些年,沒有愛情也有感情的,雖然親情和友情多些,可那些情也不是可以隨意抹掉的,再加上簡非凡是孩子們的‘親生父親’,有時候,她真的很難做出選擇。

伸手摸了摸曉美的頭,她避重就輕的道:“爹地就快回來了。”阿染答應過她的,即便他食了言沒有回去小出租屋裏陪她,可她依然相信他,他不會不管她的。

那是骨子裏根深蒂固的一種信任感。

“爹地真的出差了嗎?”曉衍又開始質疑了。

“嗯。”喻色努力讓自己笑得自然些,可不能讓孩子們看出什麼,不然,她的努力豈不是都白費了。

“瞎說,有小朋友說爹地在警察局了。”上了一天的幼儿園,也間接的接觸了外面的世界,曉衍將自己聽見的無遮無掩的表達了出來,這小東西一向有啥說啥,大膽著呢。

“是你們幼儿園的小朋友瞎說了,媽咪不會騙你們的,真的,爹地很快就出來了。”喻色只好想辦法安撫小傢伙們,孩子們對簡非凡的感情她知道,爹地和媽咪在他們心底裏的位置各占一半。

其實,誰都是不可替代的存在。

“好吧,我相信媽咪,我們有心事都是直接與媽咪溝通,那媽咪有心事是不是也應該與我們溝通呢?”一直沒出聲的曉越開口了,說得喻色一噎,懵懵的,她這三個寶貝,一個比一個能,一個比一個厲害。

深吸了一口氣,才低低的道:“媽咪沒有心事,別亂說。”可這話,她說的一點底氣也沒有,她就是有心事呀,可原諒她,她真的沒辦法告訴三個寶貝她現在心裡想著的不是他們爹地,而是另一個男人。

曉衍鄙夷的看了她一眼,小手不耐煩的一揮,“行了,媽咪,算你說真話了,你快去睡覺吧,我們不用你陪著了,我們自己會睡,瞧你,眼圈都黑了,這是有多久沒好好睡覺了?”

喻色無言了,不過,倒是很樂意這會從孩子們的世界裏消失,自然是點頭應了就走了出去。

然,她還沒有走回自己的房間,手機就響了。